58看书网 > 拾光里的我们 > 第55章 chapter55

第55章 chapter55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主任已经第二次被徐女婿吓到了,每次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哔”地一声冒出来!安抚好一颗噗噗乱跳的老心脏,陆主任走到前头,用钥匙开了门。

    屋子还开着灯,灯光如流水般倾泻出来。

    半明半暗的楼道里,徐嘉修望了望旁边沉默不言的陆珈;陆珈没有回视徐嘉修的视线,陆主任站在屋里,咳嗽几声,笑眯眯招呼徐嘉修:“进来坐。”

    客厅光线明亮,徐嘉修目光依旧追着某人,陆珈一身夏季运动t裙,脚下是一双白色跑鞋,露出两截白嫩的小腿,不用说徐嘉修也知道她大致从哪儿回来。

    徐嘉修在老式的藤椅坐下来,老陆陪着他坐下来,明知故问:“徐同学是来找我,还是来找我家陆珈?”

    “……陆珈。”

    “哈哈。”老陆心情不错。

    教师家属楼的公寓都是两室一厅,布局很简单。客厅连着餐间,不大不小,陆家两张藤椅对面是电视柜,旁边是陆珈的“学习墙”,上面贴着各式各样林林总总的奖状。这样的老房子总让人倍感亲切舒服,满屋子都是陆珈成长的痕迹;电视柜一角还放着他和她交往那天买的花束,不过已经都已经干枯了。

    徐嘉修看得出神。陆主任笑问他要不要吃点瓜,没等他回答,陆主任转过头,直接吩咐陆珈到厨房切瓜。陆珈一声不吭地靠着客厅小书架,拒绝老陆的安排:“他不吃的。”

    这脾气!“哦,不吃啊。”老陆想了下,“那好,直接送客吧。陆珈,你送送徐同学。”

    刚坐一会就被赶走了。徐嘉修姿态翩然地站起来,心里感激了陆主任一番。

    陆珈被老陆赶过来送徐嘉修,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家属楼楼道不宽不窄,两个人并肩下楼还是有点拥挤。她走在徐嘉修后面,两人脚步声也是一前一后,很快徐嘉修在四楼楼道拐外处停下来。

    干什么?晃神的功夫,徐嘉修已经将她拉到了怀里,然后抵在了斑驳的墙面,强势又不容拒绝地看着她。

    “唔——”

    混蛋!老陆就在楼上屋里,陆珈根本没办法大声说话,只能愤愤然地瞪向这“狂妄之徒”,刚刚是谁在老陆面前装“好学生”来着,现在又这样对她,绝对是故意的。

    对,就是故意的!徐嘉修使了力气,他不要忍受和她冷战的折磨了,一分钟都忍受不了。

    耳边是徐嘉修急乎乎的呼吸声,陆珈慢慢软下来,委屈的情绪反而更强烈了。

    “对不起……”徐嘉修道歉,声音带着轻微的沙哑,主动下台。得知她在公车出事,他立马过来找她;他在这里等了很久,也想了很久,各种情绪快灼伤了他的肺腑,心疼、自责、愧疚、懊悔,他问自己好好的闹什么矛盾?他连她都不理了么?他为什么不送她回来,幸好只是普通小偷,如果是歹徒怎么办……

    “对不起。”徐嘉修又低声说一句,到底有多抱歉只有自己知道。

    陆珈说不出话来,心底的酸气迅速发酵膨胀,酸涩的,柔软的,无奈的,最后变成一个个细微的气泡。很不争气,眼泪比话先出来,他不是不理她么,他不是不信她么,现在又干嘛出现得那么快,干嘛还要过来找她……陆珈原本垂着双手,来到徐嘉修后背,狠狠地朝他捶了捶。

    徐嘉修闷哼出声,真畅快,身体里的抑郁仿佛一拍而散,这个感觉比两人相互不理会好太多了。徐嘉修望着陆珈,眼睛弥漫了温润的笑意,他替她擦掉眼泪,语言变得很匮乏,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不知道怎么哄怀里的女朋友,只有真挚的感情和眼神:“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哭了……”

    还保证呢。陆珈撇过头,赌气说:“谁信你。”

    徐嘉修没说话,黑暗中,他慢慢牵起她的手,小拇指勾着小拇指,“我们拉钩。”

    “果然是骗小朋友。”陆珈说,小拇指还是和徐嘉修缠在一起,头顶是皎洁的月色,徐嘉修俯下头,她推开了徐嘉修,噔噔噔走下楼。

    徐嘉修跟在后面,抿了抿唇,他真像一个愣头青。

    陆珈陪徐嘉修在车里坐了一会,徐嘉修将车开到操场的西面,车内只开一盏灯照明,是浅浅的乳黄色。徐嘉修侧着头,目光温柔地看过来,自嘲问了一句:“陆珈,我这几天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陆珈坐在副驾驶座,静静眨了下眼,她想不到徐嘉修会这样问她。失望么?实诚摇摇头。“你对我呢?”她也问了徐嘉修。

    徐嘉修靠着座椅,抓着陆珈的手,认真地说:“没有。”他只是对自己失望,控制不住脾气,明知有些话会伤害她,还是像刀子一样扔了出去,他应该用更好更强大的方式将她留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将她推出去。他在骄傲什么,计较什么,甚至害怕什么……这样的徐嘉修连他自己都很陌生。

    陆珈望着徐嘉修,现在她和徐嘉修算是和好了么?她还是有些话要问他,大概心有余悸吧,有些事她连提都不敢提,比如那个人的名字。

    陆珈深吸一口气,还是说了出来:“徐嘉修,你和思芯特合作的事……”

    “陆珈,我们别提这事了。”徐嘉修开口,平静说:“都过去了,沃亚会有更好的合作对象,等忙完这阵子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玩一玩……要不就欧洲吧,最近貌似有个电视节目蛮火的,你把护照给我,我让助理办签证。”

    果然,还是不能提。

    或者徐嘉修是对的吧,有些人有些事没办法完全剔除干净的时候,只能将它掩埋,然后等它慢慢腐烂,运气好说不准还能滋润爱情土壤开出娇艳的花朵。掩饰的做法虽有粉饰太平之感,却不失一个好办法。

    陆珈轻轻“哦”了一声,徐嘉修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又找了新的话题:“你手机怎么样了,我给你打电话没人接?”

    今晚,徐嘉修一直在说话,还有故意逗她开心的嫌疑;陆珈一颗心胀胀的,有点暖有点疼。她知道,徐嘉修在修复他和她的冷战导致裂缝,以他认为最好的方式。

    他和她的冷战,不只是她心有余悸,他也是。

    陆珈笑起来,开始跟徐嘉修说她在公车发生的事情,包括很多好心人一块帮她带小偷到街道派出所发生的所有细节,她说得很有趣,还说了她因为这件事上了电视……

    徐嘉修看着陆珈,认真听着,仿佛不知道此事。

    陆珈叹叹气:“可惜手机摔坏了。”

    徐嘉修:“明天我陪你买新的。”

    “不用。”陆珈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手机,就在城南的房子里搁着。她对徐嘉修说:“我还有一个手机。”

    徐嘉修不再勉强,笑了笑说:“以后不准这样做。”

    陆珈知道徐嘉修指什么事,点了点头。

    陆珈出门送徐嘉修,最后还是徐嘉修送她回来;徐嘉修没有开车,选择下车和她一块走路,静寂的校园路,她和他走了十几分钟。快到了,徐嘉修吻了她:“晚安。”

    “晚安,回去开车小心点。”

    “好。”

    陆珈往前走了一步,随即又折回来,踮起脚尖在徐嘉修脸颊留下一个飞吻,然后快速转身跑上楼。

    一吻泯“恩仇”,他吻了她,她也吻了他;他和她的明天会是全新的一天。

    不经意的一下,蜻蜓点水般。徐嘉修本能摸下脸,直到陆珈上了楼才回过身,然后他不疾不徐走到停在路右边的一辆黑色本地牌照轿车。

    车窗放下来,里面的人朝他打招呼:“徐总。”

    徐嘉修轻笑起来,不咸不淡开口:“宋总好雅兴,大半夜在这里……偷看情侣恩爱?”

    宋隽希尴尬一笑,不再假装掩饰什么,直接说:“很想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以前我就很好奇到底什么地方养出了那么好的女孩。”

    女朋友被别的男人这样惦记着,真不知道一件是好事还是坏事。徐嘉修望着宋隽希,回想这段时间宋隽希的行为,呵呵笑了两下:“宋总还真是用心良苦,我很佩服。”

    “的确啊。”宋隽希同意“用心良苦”这话,睨向外面的人,直言不讳说:“天时地利人和都让你占了个遍,我不用点心怎么赢?”

    赢?

    清辉的路灯下,徐嘉修轻挑眉头表示不屑,一双眼显得格外秀长漂亮。

    宋隽希继续说:“徐总,双方合作我的诚意是真的,我喜欢陆珈也是真的。我不认为两者是矛盾的事情,当然你认为我以这个方式接近陆珈,我也无从辩解。这世上哪个男人不贪心?我想徐总胃口应该比我还大,几个亿在徐总眼里都不算什么,我也很佩服。”

    ……

    陆珈第二天回了一趟城南的家,老陆陪她一块过去打扫卫生,中间提了一下把这套房子转到她名下的事。

    这事老陆提了不止一次,她也拒绝不止一次。

    老陆有点不满:“有区别么,反正早晚都是你的。”

    陆珈坐在客厅看全家福照片,老陆像是明白她的想法,走过来对她说:“这是你妈去世前装修的房子,留给你最合适了。你还愁我以后会没地方住么?”

    陆珈瞅着老陆:“陆主任,这可是你半身家当。”

    “别说半身家当,全身家当都给你。”陆主任笑嘻嘻,语重心长说,“这房子写到你名下还可以当做嫁妆,女孩子总要有点资产傍身。”

    陆珈笑了,低着头说:“什么嫁妆不嫁妆的。”

    “难道你不想嫁给徐同学了?”老陆问,“昨天是谁黑着脸出门,红着脸回来?”

    陆珈望望天花板,言不由衷说:“我还要看他表现的。”何况,结婚这事徐嘉修还没有跟她提一下。也对,那个男人一直有一种云淡风轻的笃定感,他就那么笃定她不会跑吗?

    原来的手机电充得差不多,陆珈蹲在插座前开了机,手机回到了原来的屏幕,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多了好多短信和未接电话。

    居然还没有停机?

    很快,陆珈明白了。她翻开短信箱的话费充值成功的消息,有人给她充值了话费,数额大到这五年内都不会停机。

    是谁?!

    陆珈隐隐预约明白是谁,短信箱里还有那人发来的几条消息。

    “对不起,陆珈,山本先生的事情我毫不知情。我刚从法国回来就得到你已经离职这个消息,实在抱歉,你还好吗?”

    “gigi,我承认自己的感情,我喜欢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动到一发不可收拾。我对你没有任何轻视之意,我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份没办法正式追求你,所以一直努力保持住我们的朋友关系,从来不敢越线一步。我爱你,更怕伤害你。”

    “……”

    最后一条:“陆珈,我离婚了。”

    陆珈看了眼这条短信的日期,原来宋隽希来东洲之前就离了婚。这些话,如果她没有遇上徐嘉修之前看到这些,可能会有所感动,就算不感动也会心生波澜。现在她看到这样的短信,只感到困扰。

    她想起那天游乐场门口徐嘉修的表白:“陆珈,我以为我们已经是了。”

    多么欠扁又讨厌的一句话,她听到的瞬间快乐得犹如得到了全世界,仿佛她活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等徐嘉修这句话。

    宋隽希这些短信呢,对她来说无疑是过期长了白毛的面包。有些感情会随着时间变得珍贵如同琥珀,有些只是过期面包。陆珈蹲在地上一条条删除了短信,中间她看着原来这个手机,怎么办,一点也不想用它。

    它没有东洲的一切,也没存着徐嘉修的号码,更没有“拾光”,还没有小达他们的联系方式……

    下午,陆珈到东洲电子市场的售后服务店修手机,整整花了1000大洋。手机修好后,她第一时间给徐嘉修发了一条短信:“我的手机弄好了,我们可以正常联系了。”

    徐嘉修很快回她,一个猪头表情。

    啊!才和好就要这样么,陆珈差点在手机售后服务店门口跳起来,然后也回了两个猪头过去。

    徐嘉修又回过来,语言太*,陆珈看得面红耳赤。徐嘉修回复的内容是——“晚上要一起生小猪吗?”

    陆珈转转眼珠子,看了看人潮涌动的大街,心虚至极。她最快速度回了一个“好”,然后将手机装回包里,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青年公寓。

    ……

    周一上班,陆珈看到办公桌摆放好几盒牌子的面膜,什么金xx,什么丽xx,她拿起面膜看了看,徐嘉修送的?不过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牌子,徐嘉修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小达说:“是风哥送你的。”

    邵逸风?陆珈心中警铃大作,直到她看到、胡兰姐她们办公桌都有这样的面膜,才吁了一口气。

    小达说快递小哥今早送了整整一箱面膜过来,风哥用不完,就将它们分给了几位女同事。陆珈不解了,邵逸风干嘛要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面膜。

    一言中的:“很简单,小风风最近追的女神在卖面膜。”

    “好酸的醋味啊。”叶昂暘路过,假装嗅了嗅。

    一记飞毛腿,迪哥从酸辣粉的早饭里抬起头说:“真不明白,我朋友圈也有好多人在卖面膜,不知道有什么好卖的。”

    叶昂暘趁机说:“这绝对是朋友圈档次问题,我的朋友圈基本没有人卖面膜的,倒有几个卖劳力士和玛莎拉蒂的。”

    迪哥:“……”

    大笑,替自己徒弟说话:“小叶总,你的朋友咋那么逗,法拉利和玛莎拉蒂还能在朋友圈卖啊?不会是卖模型玩具吧。”

    叶昂暘斜眼,故意感慨一声:“小风风呢。”

    邵逸风大清早就来总经理办公室里,汇报一件他认为很要紧的事情;办公桌前,徐嘉修坐在大班椅,一边翻着助理刚整理出来的文件,一边抿着咖啡,同时还听着邵逸风的汇报。

    “……徐总,我是一个很有原则和理想的人,最看不惯别人用钱砸我。我邵逸风是什么人,以前也算是响当当的黑客,真想要钱哪儿不能来。”

    徐嘉修点头,揪出邵逸风话里的重点:“龙跃科技什么时候开始挖你?”

    “这几天。”邵逸风说,“他们要我带队开发一款和咱们‘拾光’差不多的产品,给我开出了高于沃亚三倍的报酬。”

    “三倍啊?”徐嘉修望着邵逸风,喝了口咖啡,“为什么不去?”

    不是已经说了么?邵逸风打算重复一遍,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徐嘉修突然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进来的人是陆珈。

    邵逸风望了眼陆珈,实在不明白徐总为什么要让他嘘声,他做人那么棒,他说得那么好,难道徐总是怕陆珈被他的魅力和光环吸引了?想到这,邵逸风装作不明白徐嘉修的“旨意”,继续表忠心:“虽然龙跃科技开出了更高的报酬,但是我邵逸风绝对不是一个只看钱的人……”

    邵逸风说得义薄云天,徐嘉修看了眼门口的陆珈,其实他并不想陆珈听到这件事。徐嘉修打断邵逸风的话:“风哥,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

    给风哥女朋友?陆珈瞅着男朋友,难道徐嘉修有很多女性资源吗?

    “谢谢徐总。”邵逸风拒绝好意,理由是:“我已经有心仪对象了。”

    徐嘉修:“嗯?”不会还是陆珈吧……

    陆珈也好奇地听着,邵逸风不是天天都有心仪对象么?

    不,这一次是认真的!邵逸风不好意思起来:“就是对面青年公寓便利店小妹。”

    咳咳!徐嘉修一口咖啡差点呛了出来,俊脸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