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泼脏水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一番云雨过后,黛西手指灵巧地在威克汉姆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满足地看着这个男人近在咫尺的俊朗脸庞,一时间嗤嗤地笑了起来。

    这一刻,黛西感觉这一年来笼罩在自己头顶的阴云,终于一扫而空,整个人不再像一具行尸走肉般地活着,而是重新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

    威克汉姆一把抓住黛西在作怪的玉手,嘿嘿一笑:“小妖精,还敢撩拨本少爷,看本少爷不好好收拾你……”说着威克汉姆便一个翻身跃起,将黛西凹凸有致的胴·体压在了身下,一双大手不断地上下抚摸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

    黛西惊呼了一声,顿时感觉全身像失去了力气般软绵绵的。但在想起楼下的舞会后,黛西随即嗔怪地推开了准备大杀四方的威克汉姆,说道:“乔治,别闹了……我们两同时在舞会上消失了这么久,再不下去就该有人怀疑了。”

    闻言,威克汉姆腹间刚刚燃烧起的熊熊烈火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有了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小妖精,暂时先饶你一次,下次我要让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

    在黛西的翘臀上拍了一掌之后,威克汉姆继续说道:“快把衣服穿起来,皱的地方多压一压,,待会别让人看出倪端。”威克汉姆有些庆幸黛西穿的是腰线比较高希腊式长裙,三下五除二就能就地解除“武装”。要是黛西穿着复杂无比的束腰长裙的话,那他今天就只有望衣兴叹了。

    就在威克汉姆检查身上的衣服有什么不妥的时候,黛西突然从背后搂住了他:“乔治,以后你会嫌弃我吗?”黛西觉得,威克汉姆依然还是一个未婚的有为青年,而自己却不再是个单纯的少女,而是一个已经嫁过人的妇人,这让黛西的心里充满了自卑感和矛盾感,害怕威克汉姆对对她嫁过人耿耿于怀。

    感受到了对方的不安和迷茫,威克汉姆转过身来将黛西拥入怀中,轻声安慰道:“小傻瓜,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一直爱护你,照顾你,直到你厌烦了我,主动离开我的身边为止。还有,以后别让亨利·萨里奥那个混蛋碰你,我会尽快想办法把这个烦人的家伙给的解决掉。”

    威克汉姆在心里暗自寻思着,这亨利当初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而自己现在又上了他的老婆,双方的矛盾是越来越大,已经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看来得以后得找机会把这个隐患除掉才才好,不然每天被一条毒蛇盯着,心里也堵得慌。

    得到了情郎的保证,黛西心里甜蜜蜜的,娇笑着说道:“乔治,你就放心吧,自从结婚以后,我和亨利一直都是分房睡的,我才不要那个恶心的家伙碰我的身体。”

    除了新婚之夜被亨利强迫过一次之外,黛西一直都没有让自己的丈夫进过自己的房间。而亨利迫于康沃利斯家族的权势,也不敢太过逼迫黛西,所以这对新婚夫妇其实只是名不副实的夫妻而已。

    两人回到大厅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钟,盛大的舞会已经接近了尾声,很多宾客已经准备离开了。还好舞会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威克汉姆和黛西同时消失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有被人注意到。

    就在威克汉姆和黛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的休息的时候,伯特突然在背后拍了一下威克汉姆的肩膀:“乔治,你刚才干嘛去了?我刚才找了你半天了,都快急死我了。”

    伯特本来还想着和威克汉姆商量一下等会对付亨利·萨里奥的细节问题,可搜寻了一圈大厅却没有看到威克汉姆的身影。

    威克汉姆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刚才遇到了个熟人,就过去聊了一会,叙叙旧而已。”

    伯特对威克汉姆的说辞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威克汉姆进入伦敦上流圈子的时间不长,在这个舞会上哪里有什么熟人要叙旧?

    但在看到旁边满脸春意的黛西后,伯特顿时明白了写什么,语气奇怪地说道:“这位是萨里奥夫人吧,夫人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乔治在军中的同僚伯特·切尔西,我们在印度加尔各答的时候见过。”

    黛西矜持地朝伯特点了点头,点头说道:“我当然记得你,切尔西少尉。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命运真是个其妙的东西。”

    威克汉姆怕伯特这小子看出倪端,便故作轻松地说道:“萨里奥夫人,我不得不提醒你,伯特·切尔西现在已经不是少尉了,而是一位上尉了。我想你应该称呼他为切尔西上尉了。”

    黛西知道威克汉姆这是在故意在外人面前掩饰他们两人的关系,只是淡淡一笑:“恭喜你了,切尔西上尉。”

    此时伯特也顾不得细究威克汉姆和黛西之间的倪端,而是不动声色地走到威克汉姆旁边,压低声音说道:“乔治,刚才我把克朗伯爵家在门口迎宾的仆人给买通了,我们送给亨利的大礼已经能顺利进入了宴会厅,待会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说完,还嘿嘿地怪笑了一声。

    威克汉姆悄悄地瞟了黛西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听到伯特说的话,这才回复道:“嗯,那个克朗家的仆人一定要处理好了,千万别让别人知道我们两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伯特自得地点了点头,臭屁地说道:“乔治,我办事你就放心。”

    这时候,那边的亨利·萨里奥,和刚刚一起打了场友谊比赛的克莱门德夫人,一前一后地从楼上走下来。一进会场,亨利·萨里奥便看到了自己最厌恶的人威克汉姆,正和自己的新婚妻子有说有笑,心中顿时燃起了一股无以压制的妒火。

    克莱门德夫人感受到了情夫的愤怒,便顺着亨利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威克汉姆和黛西交谈甚欢,顿时扬起了嘴角,说道:“看来你的夫人并没有因为你的离去感到寂寞,人家自会找到排遣时光的方法。”

    亨利·萨里奥冷着脸,一把推开克莱门德夫人,径直朝黛西走去,他准备给这个大胆的女人一个教训,好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的丈夫。

    亨利·萨里奥刚要走到黛西的跟前时,突然从边上冲出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中年女人,那胖到有些肥腻的身躯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肉山一样,一闪一闪的。

    这女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束身衣,不过料子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档货,脸而且穿在如此肥胖的身躯上就显得更加滑稽了。虽然这女人已经青春不再,但脸上却浓妆艳抹,头顶的帽子还有一根特别艳俗的羽毛做装饰,活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这个怎么看也不像应该出现在流社会舞会的女人,看起来更像是个在码头上揽客的半老徐娘。

    “亨利,你个该死的混蛋,你要躲我到什么时候?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个交代,不然我是不会让你走的。”这浓妆艳抹的女人一声大吼,脸上过厚的粉霜开始“簌簌”地往下掉。这女人毫不含糊,上前就抓住了亨利·萨里奥的胳膊。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亨利·萨里奥也被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女人搞懵了,一时间忘了去找黛西的茬。

    “你个混蛋,你下了我的床,你就想不认账?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混蛋!”这女人立即状若疯狂的开始和亨利·萨里奥抓挠厮打起来,一边抓挠一边还大哭着撒泼。

    亨利·萨里奥本来笔挺的礼服被女人撕扯得歪歪扭扭,本来精心打理过的发型顿时凌乱无比,早就没了刚才的意气风发,狼狈极了。

    这时大厅里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本来很多正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男士和女士们,都停了下来,有些困惑地看着这边发生的厮打,想要搞清楚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以为只是中国人喜欢看热闹,伦敦的上流社会也一样喜欢八卦,尤其是那些快要闲疯了的小姐和夫人们,制造和传播八卦都是她们日常的娱乐活动之一。

    亨利·萨里奥又惊又怒,他知道自己确实喜欢比较成熟一年的女人,因为成熟一点的女人更知道在床上如何取悦男人,可不是那些青涩的少女和少妇能比的。

    可这女的胖成这副摸样,打扮又如此上不了台面,他亨利·萨里奥作为英国陆军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才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呢!

    “你这个婊子,快给我放手,在不放手我就要跟你动手了。”亨利·萨里奥惊怒交加的叫道,并伸出右手挡在前面,想要把这个疯女人给推开。

    “好啊你个亨利,上次在维尔斯特旅店,你还从我这拿走了两百英镑,没想到你拿了我的钱,竟然自己跑到这来逍遥!”这女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像亨利就是她包养的小白脸一样。

    亨利·萨里奥顿时冷汗就下来了,最近他确实去维尔斯特旅店逍遥过几次。有一次亨利在黛西那里碰了钉子,正好喝得烂醉如泥。唯一确定的就是那晚他搞过女人,但是那天早上那女人就不见了,难道就是这个女人?

    “你个臭女人别乱说,我可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亨利·萨里奥心里有些急了,受邀来到克朗伯爵家舞会上人,在伦敦的上流圈子都是叫得上号的人家,自己这次面子可算是丢大了。

    “你说我乱说?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你屁股的右边有颗痣,你敢说你没有?你要是说没有,就把裤子脱了,给大家看看,是不是我在乱说?”那女人理直气壮的大声骂道,说得有板有眼,周围围观的人开始相信,亨利·萨里奥肯定是这个恶俗的女人有一腿,不然人家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这么说出这一番话来?

    亨利·萨里奥这下可真是无话可说了,他的屁股上确实有颗痣。这下连他自己也迷糊了,难道自己那天真和这个女人搞过?亨利一想到自己被这个肥胖的女人压在身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赶紧放手,再不放手,我可不会客气了!”亨利·萨里奥可不敢真面回答这个女人的质问,开始破口大骂道。

    大厅里的宾客们这会大部分都集结到这里跟前,有这么劲爆的笑话可看,谁不爱看啊?一时间,大厅里正在演奏舞曲的乐队也停了下来,要不是处于礼仪克制的缘故,恐怕那些乐手都要跑过来强势围观了。

    男士们虽然在心里笑翻了天,但出于礼仪的考虑,都没有出声。而那些小姐喝夫人们可管不了这么多了,全都自发地围成个圈子,指指点点起来。

    “看不出来,没想到亨利·萨里奥娶了那么漂亮的妻子,还会和这样丑陋恶俗的女人搞在一起!”

    “谁知道呢!这年头什么人都有,也许萨里奥上校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诶,我刚刚还在那边看到萨里奥夫人呢,也不知道这位可怜的夫人能不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面对那些夫人和小姐们的议论声,亨利·萨里奥是羞愤交加,恨不得大厅里有个地缝好钻进去。穿着大红衣的女子则一边拉着亨利·萨里奥的衣服不让他走,一边坐在地上开始撒泼大哭。

    这时候,边上突然又冲出来个穿绿纱希腊长裙的中年女人。这女人姿色还可以,不过韶华已过,虽然还有依稀的风韵,可是岁月不饶人,眼角已经爬满了皱纹。可是看这却比刚才那个红色束身裙的胖女人,要顺眼多了。

    这个绿衣女子,先是冲到亨利·萨里奥的面前,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上去就和那个红衣女子厮打起来。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我说亨利从哪里惹来的脏病,原来都是你!我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都是因为你才小产了,你还我的孩子。”那绿衣女子大骂着,和红衣女子厮打起来。

    “你胡说些什么,亨利的病是你传染给他的吧!”红衣女子也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两人就这么在大厅中央撕扯起来,场面好不热闹。

    周围围观的小姐夫人们哄的一下,又炸开了锅。

    “没想到亨利·萨里奥上校是这样的人,竟然还得了脏病!”这是原来想要和亨利·萨里奥发生点什么的贵妇人。

    “希望仁慈的上帝能原谅萨里奥上校这只迷途的羔羊。”这是一名虔诚的国教徒。

    “我的上帝,谁有嗅盐,我就快要晕倒了……”这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老夫人。

    此时亨利·萨里奥已经欲哭无泪了,他实在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么两个女人,要如此整治自己。这会儿他脑子都麻木了,甚至都忘了出声辩解。

    这边威克汉姆和伯特两人早就乐得上气不接下气,黛西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完全不知道这场面是怎么回事。虽然黛西不太相信眼前这一幕,可是那红衣女人都说亨利·萨里奥的屁股上有痣,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由不得她不信。

    这么私密的事对方都知道,再加上亨利·萨里奥又吞吞吐吐的,明显是真有隐情,黛西真有些信了。黛西没想到亨利·萨里奥会是这种人,可除了看好戏的幸灾乐祸的心情,黛西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半点难受的感觉,就像这个出丑的人只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

    因为这里动静闹的实在太大,很快克朗伯爵夫人便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仆朝这边挤了过来。无奈围观的宾客太多,都是有身份的人,那些男仆也不敢挤着主人的贵客。

    那两个女人一见情况不对,立马混进了宾客中间溜走了。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一场闹剧才收场。

    原来这两个女人,都是伯特按照威克汉姆的计划请来的伦敦交际花。这两个交际花现在身材已经走了形,也失去了靓丽的容颜,早就没有恩客再包养她们。这两女人听说这么做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有两百英镑钱拿,直接就答应了伯特的条件。

    那两个女人,再加上把她们放进来的克朗伯爵家的仆人,一出门就被等在那的切尔西家的仆人,给连夜送到苏格兰的爱丁堡去,保证这次行动不会露出马脚。

    总之不管怎么说,亨利·萨里奥在上流圈子的名声算是毁了,以后出个门都要被人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