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山雨欲来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该死!小皮特真是欺人太甚,这帮虚伪抢劫犯,整天摆出一副绅士的模样,私底下也不知道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怒火攻心之下的威尔士亲王愤怒地咆哮着,过于肥胖的脸庞上透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红色,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过度饮酒的原因。

    一个打扮十分时髦,但同样和威尔士亲王一样肥胖的中年人,细啜了一口杯中的葡萄酒,用调笑的语气说道:“没想到皮特这老家伙对年轻人的婚事这么感兴趣,也许他更适合去教区里当一个为新人送上祝福的牧师,而不是赖在内阁首席大臣这个位置上不走。”

    这个人正是辉格党人在下议院里的领袖查尔斯·詹姆士·福克斯。福克斯一直梦想着能登上首相的宝座,可惜这个愿望从来没有实现过,因为他的前面是一个备受乔治三世信任、英国历史上少有的政治天才小皮特!

    威尔士亲王不满地瞪了一眼说风凉话的福克斯:“查尔斯,现在可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快给我想个办法呀!我可不想和夏洛特表妹结婚,那个女人身上充满了日耳曼式的无趣,连跳舞都是绷着脸。一想到要和他结婚,我就觉得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威尔士亲王是伦敦上流社会公认的浪荡子,九年前他和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寡妇秘密结了婚,如果这桩明确为法律所禁止的婚姻暴露出来,那简直是一场惊天大灾难!如果他答应了和来自布伦瑞克的表妹结婚,那这个秘密就真的保不住了,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他那个秘密妻子的火爆脾气!

    福克斯一点都没有将威尔士亲王的不满放在心上,相比于年轻毛躁的王储殿下,他这个沉浮政治的老油条就显得十分镇定了:“你是担心玛利亚吧?亲王殿下,只要你一口否认,有谁会相信你在九年前的和玛利亚结过婚?难道人们不相信尊贵的王储殿下,非要去相信一个死过丈夫的异教徒寡妇?况且娶了夏洛特公主没什么不好,迎娶了她,你的债务就不用担忧啦,国王陛下可是做出了承诺,只要你结婚就帮你还清债务。”

    在福克斯看来,女人只是一种附属品,无聊的时候消遣消遣即可,像威尔士亲王这种为了女人而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和地位,在他看来真不是一个好主意。那个寡妇玛利亚想要的太多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贪得无厌的人,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才好。

    威尔士亲王对自己的密友福克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知道对方说的一点没错,可他爱玛利亚,从第一眼起就爱上了,毫无道理可言:“福克斯,你这个风流的家伙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我对玛利亚的爱永远不会改变,即使她是个结过婚的天主教徒也一样。”

    有些时候威尔士亲王会想,如果自己不是不列颠联合王国的王储殿下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当一个喜剧演员,并公开他和玛利亚的婚姻。

    福克斯差点没被口中的葡萄酒给呛死,英格兰史上最为风流放·荡的王储殿下,居然一脸真诚地和他说:“福克斯,你只是个浪子,你不懂爱情!”

    好吧,福克斯承认自己确实不懂什么叫爱情。做为伦敦曾经最风流、最会玩的纨绔子弟,福克斯从纯情的贫家少女,到外表端庄内心狂野的公爵夫人,再到风骚火热的交际花,什么样的女人他没玩过?但他唯独就是没有感受到过这该死的爱情。

    福克斯在想,也许以后得找个机会把那个该死的寡妇给弄走,不然早晚坏了他和辉格党的大事!

    福克斯想到上次弗雷德里克亲王提出文官制度改革方案,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便对威尔士亲王说道:“王储殿下,还记得你弟弟弗雷德里克亲王殿下说的那个文官制度改革案吗?这实在是一个天才般的设想,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在议会上提出这个改革案,这绝对会引起一场政治风暴!或许为了躲过风暴,小皮特和王国陛下就会忘记给您联姻这件事了。”

    第一次从弗雷德里克嘴里听到这个提案,福克斯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绝对不会是弗雷德里克的想法,因为一个军人是不会有这么老练的政治手腕的!一问之下,福克斯才知道这是一个叫乔治·威克汉姆的年轻军官的手笔,震惊之余,也让福克斯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年轻人多了几分期待和好奇。

    威尔士亲王听到不结婚的办法,顿时来了精神,对在墙角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弗雷德里克亲王问道:“我亲爱的弟弟,你不是说你那位少校朋友写了一本关于文官制度改革的书嘛,赶快让他整理发表出来,为文官制度改革做好舆论准备。要是你的朋友能将这件事办妥了,我和福克斯一定会帮他争取一个骑士的爵位。”

    威尔士亲王并不傻,相反他是汉诺威王室少有的聪慧者,他明白公共舆论的重要性。只是可惜的是,他的聪明很少用在正途上。

    弗雷德里克干笑了两声:“亲爱的哥哥,这件事我会去马上办的。”弗雷德里克打定注意,办完这件事,他会立马启程前往欧洲,夹在父亲和哥哥中间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而且他有预感,这次两党之间的斗争绝对会白热化,明智的办法的就是避开伦敦这个政治漩涡,老老实实地在军队待着。

    …………

    威克汉姆在书房里饶有兴致地练着毛笔字,通过多年的坚持不懈,威克汉姆的瘦金体越来越有风骨,要是放在后世给别人写写春节的对联绝对没有问题。

    这个时候,威廉·爱德华快步走了进来,声音略带激动地说道:“少爷,弗雷德里克亲王殿下的马车现在就停在大宅的门外,同行的还有一位叫沃尔特的老绅士。”

    威廉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王室成员,心中一片激荡,现在的威廉·爱德华就想高声大吼几声“godblesstheking”(天佑吾王),来抒发一下他对王室的忠诚和爱戴。

    “什么?”威克汉姆手一抖,一团黑色的墨汁滴在了白色的宣纸上,一下就破坏了这副字的整体美感。威克汉姆也顾不得桌上的宣纸,用丝绢胡乱擦了一下手,便让威廉去召集所有的仆人到大宅门口迎接弗雷德里克亲王,这可是一条闪闪发光的粗大腿啊,威克汉姆可不敢怠慢。

    还没来到门口,威克汉姆就看到了弗雷德里克亲王那辆简直拉风到极点的豪华马车。

    弗雷德里克从马车上下来,笑道:“乔治,我有十分紧急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希望你能谅解我和约翰·沃尔特的冒昧来访。”

    威克汉姆知道弗雷德里克亲王说的是哪件事,会心一笑道:“亲王殿下和沃尔特先生太客气,你们的来访让我感到十分荣幸。这样,我们到书房里去谈吧。”

    等三人在书房里落座之后,弗雷德里克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道:“乔治,我哥哥威尔士亲王和福克斯勋爵决定在下个月议会的首相质询会上动手啦!不知道你翻译的那本中国书准备好了没,现在时间急得很,沃尔特先生会尽快安排这件事。”

    老沃尔特神色严肃,用慎重的语气说道:“威尔士亲王殿下太心急了,尤其是那个浪荡子福克斯,或许他被小皮特压制太久,急需一个漂亮的反击来稳住阵脚。”

    老沃尔特和福克斯的父亲,也就是前任诺兰勋爵,是很要好朋友,所以对将自己老友给气死的浪荡子福克斯,可有没有什么好印象,话里也十分的不客气。

    弗雷德里克亲王叹了口气,说道:“沃尔特先生,你知道国王陛下向王储殿下逼婚的事情吧?这就是我哥哥这么波不急待的原因,不管怎么样,这个忙沃尔特先生你得帮我。等这件事告一段落,我立马就离开伦敦去欧洲!”

    弗雷德里克已经将威克汉姆看成了自己人,所以在提起他后续的计划,并没有避讳威克汉姆的意思。

    老沃尔特无奈地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要不是因为那个文官制度改革议案,我是不会和福克斯这个浪荡子搅和在一起的!乔治,稿件都准备好了吧?”

    闻言威克汉姆连忙从书桌抽屉了掏出了一堆整齐有序的稿纸,说道:“沃尔特先生,都在这里,前面的是儒林外史的稿件,后面的则是论语英文版的稿件。”

    本来这些稿件都十分混乱,威克汉姆神经实在大条得很,要不是叶诗涵的帮忙,他就该分不出那张稿纸是那本书的稿件了。

    沃尔特先生接过稿件,大概翻看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如果出版社加班加点地排版印刷的话,最快四天后就能出样书,十天后就能摆在伦敦各大书店的书架上。”

    沃尔特名下的出版社在英国排名前五,确实有这个实力在几天的时间内出版的一本字数不多的书。

    “实在是太好了。”弗雷德里克亲王兴奋地拍了下大腿,“到时候我会找几个评论家朋友,在报纸上给你的新书说点好话,顺便给文官制度的改革造造势!”

    威克汉姆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从抽屉的最下面拿出了一张稿纸,这是他搜肠刮肚写的关于英国目前文官制度的弊端,以及一些针对性的改革措施。

    这本来是他准备用来打入英国上流社会的准入证,不过现在这篇文章却变成了个烫手的山芋!手不够硬的人还真拿不起来,至少目前威克汉姆是没有这个实力。

    现在,威克汉姆准备将这篇文章交给弗雷德里克亲王,也只有这些大人物,才能在未来的政治风暴中屹立不倒:“亲王殿下,这是我的一篇拙作。但从现在开始,这篇文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

    弗雷德里克亲王将手中的稿纸看了个遍,顿时吓得冷汗连连,这剂猛药,就是贵为王室子弟的他也不敢爆出去。不过他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那就是福克斯勋爵。这个家伙在议会是出了名的激进,报点猛料也不算什么,他相信急于扩大在议会影响力的福克斯是不会拒绝这份大礼的。

    想到这,弗雷德里克便收起了稿纸,郑重地说道:“乔治你放心好了,从现在开始这篇文章和你绝无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