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文官制度改革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老沃尔特怕弗雷德里克亲王看不透其中的关键,只好说道:“殿下,作为王室的一员,你实在不应该掺和到这件事中间去。要是重新划分了选区和议席,贵族的力量将被极大地削弱,那些乡绅和新贵们的力量将没有人来进行牵制,这对于王国的政治稳定是极为不利的。况且我泰晤士报在政治立场上一向以中立闻名,冒然偏向辉格党实属不智。”

    虽然知道希望不是很大,但亲耳从老沃尔特口中听到拒绝,弗雷德里克亲王还是有些失望。弗雷德里克不亲王是真傻,这些厉害关系他早就看出来了,可自己的哥哥铁了心要给国王找不痛快,就算他这个弟弟也劝不住。为了增加哥哥对自己的好感,他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自己的父亲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说不定过两年这不列颠联合王国就是自家哥哥当家了。

    弗雷德里克亲王眼光扫过缩着脖子降低存在感的威克汉姆,心想也许这位见识非凡的年轻人能给他一些的启发也说不定,便问道:“乔治,你觉得辉格党的改革提案怎么样,也许我们可以换一种形式,既能保证如今政治形式的稳定,又能让我哥哥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

    威克汉姆暗叫不好,真是躺着也能中枪!这种层次的政治·斗争,是他一个小能随便瞎说的?可不说又不行,要不然刚刚在弗雷德里克亲王那博得的好感很快就要损失殆尽了。

    正左右为难间,威克汉姆突然想到了他在船上翻译的《儒林外史》,以及针对英国文官制度改革写的短评,那本来就是他打算用来捞取政治资本,也许现在就是个契机。

    “殿下,议会改革这个提案牵扯太大,提出来绝对是一场政治风暴。不过对政府文官队伍的改革就不一样了,因为早在之前,就有不少议员对现今的职位恩赐制度保有异议。”

    “相信亲王殿下和沃尔特先生都十分清楚,现在政府各部门有大量拿钱不干活的官员存在,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内阁和国王陛下拉拢人心恩赐的!这些人甚至聘请文员包办他们所负责的公务,不出一分力,每年却能享受着政府提供的大笔年金。”

    这个情况也是威克汉姆今天刚从陆军部那里听说的,正好可以现炒现卖:“早几年前,托利党内的诸位大佬也提议过改革如今的政府文官制度,只是阻力太大不得已而放弃了。从这个方面来看,两党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大概是一致的,也存在有利的舆论基础,操作起来成功的可能性也比较高。”

    弗雷德里克亲王有些不太看好,因为很多人都从这个制度里获得了好处,包括两党的党员和内阁的各个大臣,很多议员甚至还兼着政府里的某些职位,想在上面东心思阻力不是一般地大。

    佛雷德里克亲王不无担忧地说道:“乔治,这恐怕不太容易。为了拉拢议员,王国陛下给议员恩赐了很多只拿年金不干活的职位,小皮特为了稳固托利党执政党的地位,也没少拿这些职位送人。我们要是把这条财路给断了,那帮人还不站出来跟我们拼命?”

    老沃尔特先生也附和地点了点头,弗雷德里克亲王所说的,正是他所担心的地方。

    威克汉姆用餐巾擦了擦嘴,胸有成竹地说道:“从其中获得好处的人,可以分为三类,那就是下议院议员、上议院大贵族和一些家道中落的小贵族。上议院的大贵族们就不用说了,谁在乡村不是拥有大片的地产,会看得上这些小钱?在政治声望面前,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些落魄的小贵族则不一样,他们靠着关系谋取一个职位,没有一份年金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但这些落魄贵族还有多少政治影响力,来反对这项改革?”

    老沃尔特皱了皱眉头,出声道:“威克汉姆先生,你忘记了下议院那群议员,他们是最大的收益群体,也不缺政治影响力。”

    威克汉姆嘿嘿一笑,说道:“下面就是我所提的改革的关键,那就是每月为所有的议员发放补助金,每个议员一年三四百英镑足以,这样不仅可以弥补他们在恩赐职位上的损失,还能补贴因为到伦敦开会的时间成本。”

    现今在英国担任议员,都是没有任何补贴收入的,类似于后世的志愿者活动,正是因为这样的特点,家资不丰厚的人是不可能去竞选议员的。威克汉姆这一招,完全可以化解掉大部分议员的反对,毕竟不是每个议员都能获得国王和首相的恩赐职位,长时间在议会耗着没有收入也不是个事。

    弗雷德里克亲王眼睛一亮,高兴地说道:“乔治,不得不说你简直就是个天才!不仅在和军事上颇有造诣,没想到在政治上老道得简直像个老政客!你这个办法一出,直接就能打击了小皮特对下议院的掌控力,甚至托利党的议员都不会站在他一边,实在是太绝了!”

    弗雷德里克亲王越发觉得自己交对了朋友,短短的一天时间,威克汉姆就接连为他解决了两个大难题。威克汉姆有些不好意思,这些可不是他想出来,英国议会数百年的改革和演变都写在书上了,他只不过是放放嘴炮而已。

    老沃尔特也赞许地点了点:“节省下来冗员年金,正好可以用来支付议员的补贴,甚至略有剩余,这样的改革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如这样的话,我的泰晤士报后天就可以为政府文官制度改革造势!不过造势还需要一篇专业性强、拥有说服力的评论性文章来支撑,我旗下的编辑对这方面可没有研究。不过……”

    老沃尔特这个老狐狸看着威克汉姆嘿嘿一笑,那意思在明显不过。

    威克汉姆本来就想把《儒林外史》译本后面的那篇评论性文章给抛出来,便爽快答应下来:“约翰·沃尔特先生,不瞒你说,在归国途中,我翻译了一本中国有关于科举制度的小说,后面就附加了一篇介绍中国科举制度和建议王国改革现今政府文官制度的文章,正好派上用场。不过我有一点要求,那就是不能透露我是这篇文章的作者。”

    小皮特可是英国近代史上的一代名臣,威克汉姆可不希望自己被快成人精的小皮特给盯上。小皮特不可能去报复佛雷德里克亲王,给他威克汉姆一个没有靠山的小军官穿穿小鞋,简直就是一如反战。如今之际,还是低调点好。

    对于科举制度,因为传教士的介绍,欧洲人早就不陌生了,只是理解得还不透彻而已。联想到威克汉姆曾经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弗雷德里克亲王和老沃尔特也就信心十足起来。

    “威克汉姆先生,你翻译的作品可以交给我们泰晤士报旗下的出版社来处理。你看,殿下和我什么时候找你拿稿子?”因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这种翻译的作品一般销量都不是太好,老沃尔特承诺帮威克汉姆出版这本书,也是回报他那篇文章的意思。

    “那明天我就在陆军部大楼等候殿下和沃尔特先生的到来。”在找到代替的文员之前,威克汉姆可不敢擅自离开岗位。弗雷德里克亲王和沃尔特对此表示理解,说定明天下午会面的时间。

    正事谈完之后,三人天南地北地聊起来,从瑞典女王和数学家迪卡福年龄差距巨大的大叔萝莉之恋,聊到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王室秘辛,着实让威克汉姆过了一把八卦的瘾。晚餐结束后,威克汉姆和两人又在起居室聊了一会英国目前一片惨淡的经济形势,这才告辞离开。

    回去的时候,弗雷德里克亲王很仗义地让自己那辆豪华马车送威克汉姆回家,他则在阿贝尔夫人家里留宿,根本没有一点要回去的意思。威克汉姆看在眼里,更加确定了弗雷德里克和他普鲁士妻子不和的传言。

    马车刚到威克汉姆大宅的时候,管家威廉·爱德华对这辆停在门外的豪华马车有些摸头不着脑,正要上前询问的时候,便见威克汉姆便从马车上下来。

    威廉打量了几眼这辆豪华的马车,等发现上面鎏金的王室徽章时,心中大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少爷,这马车是……”

    今天下午回到家里的马车夫报告说少爷被一个身份高贵的人给接走了,当时威廉·爱德华以为少爷来往的朋友有贵族,并没有没在意,最后没想到竟然是王室的人!这让威廉·爱德华心里高兴万分,因为自己服务的家族越兴旺,他作为这个家族的管家,地位才会越高。

    威克汉姆看着威廉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这是弗雷德里克亲王殿下的马车,殿下见天色有些晚,便差遣他的马车送我回家。对了,爱丽丝她休息了没?”

    威廉将威克汉姆的军装外套和的三角军帽交给后面的男仆放好,这才说道:“少爷,小姐一直都不肯休息,非要等少爷你回来,小姐现在还在起居室呢。”

    自从威克汉姆去了陆军部报到后,爱丽丝一直显得闷闷不乐,在丝绢上练习的刺绣也绣得歪歪扭扭的。威克汉姆皱了皱眉,将短马甲口袋里的怀表掏出来,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

    威克汉姆心里有些心疼,快步向起居室里走去。刚一进门,威克汉姆就发现像小猫一样蜷缩在椅子上的爱丽丝,金色的发丝凌乱地垂在耳旁,睡姿慵懒又可爱。

    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一本布道集,明显有翻过的痕迹。这种说教式的书籍一向不被小姐夫人们喜爱,看起来爱丽丝在等威克汉姆的过程中实在是无聊之极,才会翻看这种书籍。

    威克汉姆刚将一块羊毛披肩盖在爱丽丝的身上,爱丽丝便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双眼,白嫩的小手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眼前站着的人是威克汉姆。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爱丽丝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喜。

    威克汉姆宠溺地揉了揉爱丽丝的金发说道:“傻丫头,如果哥哥今天晚上不会来,你是不是不回房间睡觉了?”

    爱丽丝很享受威克汉姆的这种亲昵,一双蓝色眼睛笑成了小月牙:“哥哥你不回来,这么大的一栋房子爱丽丝自己一个人可不敢睡。”

    威克汉姆刮了刮爱丽丝的小琼鼻:“小丫头,威廉叔叔和十几个仆人也不算人吗?你这可是转着边地骂人呢。走吧,爱丽丝,哥哥带你刷上去房间休息。”

    爱丽丝顺从地搂着威克汉姆的胳膊:“哥哥能不能在睡觉前和的将一个故事,要王子和公主快快乐乐地在一起的那种。”

    威克汉姆顿时有些头大,说道:“爱丽丝,你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小淑女了,怎么还像个小女孩一样。”

    因为爱丽丝矮了威克汉姆一头,所以在她仰起头来看着威克汉姆的时候,一双大眼睛显得楚楚可怜:“哥哥,就一个故事了,像还在施密特旅馆那样,好不好?”

    听了爱丽丝的话,威克汉姆想起了当时在是施密特旅馆的那段时光,心里也柔软了起来:“好好好,今天晚上我就再给我们的小公主讲一个故事。”

    等爱丽丝睡着之后,威克汉姆看着睡颜宁静满足的小丫头,心中顿时感觉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就算是为了爱丽丝能继续快乐幸福地生活下去,他也要不停地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