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拳脚相向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想到待会要见到自己的妹妹,达西的心情便莫名地好了起来。

    因为经常不在家的原因,达西在上个圣诞节过后便将乔治安娜送到这所女校来,一来是在学校里乔治安娜不会感到寂寞,二来也隔绝一些心怀不轨的男人接近乔治安娜。

    这次达西是来接乔治安娜回伦敦的,因为伦敦一年一度的社交季在过两个月就要开始了,达西也希望妹妹能在舞会上多认识几个青年才俊,这样才能把那个该死的乔治·威克汉姆给忘了。

    快到住宿区的时候,眼神锐利的达西,离老远就看到乔治安娜的贴身女仆格瑞斯,正不安地在花园外来回走徘徊着,而本应该和贴身女仆待在一起的乔治安娜,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达西面色阴沉地走过去,沉声问道:“格瑞斯,达西小姐她人在哪里?我不是让你一直跟着她吗,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女仆格瑞斯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主人达西后,吓得双腿瑟瑟发抖,说话也不利索了:“达西少爷,小姐……小姐她上去房间里……拿东西了,一会就下来。”她可不敢说小姐正在和一个年轻军官私会,这样一来就是她的失职,所以她只好说了一个不太高明的谎言,来搪塞达西。

    “哦,是吗?”达西狐疑地挑了挑眉,他根本就不相信格瑞斯的话。相反,通过格瑞斯似有似无地朝花园里瞟的眼神,达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格瑞斯在撒谎!

    达西没有理会格瑞斯,迈着步子就朝花园里走去。格瑞斯被达西的动作吓得面如土色,连忙挡住了达西的去路:“少爷,小姐真的在自己的房间里……”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达西便压着火气说道:“让开!格瑞斯,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说完,便不再理已经呆掉的女仆,抬腿往花园里走去。

    等达西看清楚亲密地搂着乔治安娜纤腰男人,正是消失了整整两年的乔治·威克汉姆时,内心的愤怒让他失掉了平时引以为傲的理智。达西握紧拳头,冲上去就给了威克汉姆一记重拳。正沉浸在和美人单独相处时光的威克汉姆对此毫无防备,被达西这突然一击给打倒在地,摔了个七晕八素。

    乔治安娜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惊呆了,回过神来后连忙将威克汉姆扶起来,对自己的哥哥怒目而视:“哥哥,你在干什么,这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乔治·威克汉姆,不是你的仇人!”

    威克汉姆看清对面的人是达西后,心中的怒火便不可抑制地冒了起来。威克汉姆冷笑一声,挣扎着站起来,一口吐掉嘴中的血沫子,讽刺道:“呵呵,这不是彭博丽庄园的费茨威廉·达西先生嘛。你不不是一向以冷静而著称么,没想到我还有让你失控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荣幸呢?”

    在威克汉姆残存的记忆里,达西一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家族继承人,而他则是一个一文不值、日后只能仰人鼻息过活的管家儿子。可能是因为上一世的遭遇,威克汉姆对这种富二代很难会有什么好感。

    况且一想到当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达西和费茨威廉上校还有随意的口吻商量着如何处置和乔治安娜私奔的威克汉姆,威克汉姆心中就一阵不舒服,这种命运不掌控在自己手里的滋味,他一刻也不想再尝试了。

    达西捏紧了双拳,怒吼道:“威克汉姆你这个人渣,你当初是怎么向我保证的?我给你还了赌债,而你则承诺永远不会和乔治安娜见面!现在你又再次出现在了安娜的面前,难道你是嫌给她的伤害还不够吗?”

    此时此刻的达西快气疯了,如果他当初的心肠能硬一点,听从费茨威廉上校的建议,将威克汉姆送到欧洲战场上,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发生。

    乔治安娜上前哭着抓着达西的手臂,乞求道:“哥哥,这不是乔治的错,今天我们是碰巧遇到的。但是哥哥,我和乔治是真心相爱,还请哥哥能够成全我们……呜呜……”

    达西有些生气地甩开乔治安娜的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安娜,这个该死的人渣到底给你喝了什么迷魂药,让你对他这么念念不忘!安娜,请你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威克汉姆就是个花花公子和烂赌鬼,为了得到你的嫁妆来还债,他不惜毁坏你的名誉和你私奔,你难道要一错再错下去吗?”

    私奔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极为有损名誉的事情,还好那件事情没有传出去,要不然达西家族将成为整个英国上流社会的笑柄。

    威克汉姆郁闷了,身体前任的黑锅他是背定了,可惜他一个出身农村的老实孩子,要被达西这样地贬低。

    不过他威克汉姆可是那种被人打脸不会反击的人,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千英镑的银行本票,还好刚才在池塘里上身没有沾上多少水迹,本票也没有受潮。接着威克汉姆没有丝毫犹豫地将钱甩在了达西的身上,痛快地说道:“这是当初你帮我的还的赌债,现在全部还给你。你放心,这些钱都是我一分一毫靠自己赚来了,可不是从父辈哪里继承来的。”

    威克汉姆此刻的心情,绝对是爽歪了。都说钱是英雄胆,要是放在两年前,他可没底气这么对痛快地羞辱达西。但现在不一样了,达西的财富都来自父辈的传承,而威克汉姆的钱则是他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自己博来的,所以威克汉姆在面对达西的时候,尽可理直气壮地挺直自己的腰杆。

    但威克汉姆一想到达西毕竟是乔治安娜的哥哥,于是便放软了态度,语气平和地说道:“达西先生,当初我对你的承诺,完全是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许下的,并非我的本意。我是真心喜欢乔治安娜,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赚了一大笔钱,也在陆军部得到了一个体面的职位,以后也不会委屈了乔治安娜。”

    达西根本没有理会威克汉姆的说辞,冷笑一声:“威克汉姆,别以为你现在一副假惺惺的样子就能骗过我,你在骨子里就是一个赌棍,一个浪荡子,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将乔治安娜嫁给你的!”

    达西并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但是当年威克汉姆和他一起在剑桥上学时候,威克汉姆那放·荡不羁、挥金如土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怎么样淡抹不掉。达西不觉得两年的时间,会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况且,威克汉姆的出身和达西家族相比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他不想让家族成为整个英格兰的笑柄。

    乔治安娜没想到哥哥会说出这番不留余地的话,便决绝地站到威克汉姆身边,说道:“哥哥,除非你就把我送到爱尔兰的修道院,不然此生我非乔治不嫁!如果你把我嫁给其它的男子,我就从彭博丽的尖塔上跳下去,以死明志!”

    威克汉姆没想到一向柔弱的乔治安娜,为了他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此生有她,夫复何求?威克汉姆紧紧地抓着乔治安娜的手,向她表明自己的决心。

    达西也被乔治安娜的话给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猛地拉住乔治安娜肩膀,大吼道:“安娜,你疯啦!今年的社交季上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没有,威克汉姆他只是个管家的儿子,人品还如此低劣,你到底是发什么疯!”

    乔治安娜蹙起眉头,低声道:“哥哥,你弄疼我了。”

    威克汉姆被达西三番五次地在语言上进行折辱,就算是心性在怎么沉稳,也不禁冒起真火来,况且刚才达西那一拳他还没打回去呢。威克汉姆怒气一上涌,便举着拳头朝达西的头部挥去:“该死,你给我放开乔治安娜!”

    威克汉姆这一拳使出了七成的力气,要是达西生生受了这一拳,恐怕得掉好几颗槽牙。达西虽然没有从过军,但是常年的打猎和骑马活动让使得他的灵敏程度提高不少,只见他身体微微向后一倒,避开了威克汉姆凌厉的一击。

    威克汉姆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达西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子弟竟然能避开他的一拳。虽然吃惊,但威克汉姆手上的动作并没有慢下来,而是顺势一拳砸在达西的胸口上。

    达西的身体本来就往后倾,受了威克汉姆这大力的一击,再也保持不住身体的平衡,仰面倒在了草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威克汉姆身体敏捷地跨·坐在达西的身上,使出了后世警察抓捕犯罪嫌疑人常用的擒拿手,将达西的双手控制住。

    说到底,达西的身手始终要不如从军两年的威克汉姆,被威克汉姆压得死死的,无法动弹。威克汉姆这家伙为了报复刚才的一拳之仇,不断地收缩自己控制住达西的双手,让身下这个家伙的手弯曲成一个奇异的弯度。达西吃痛之下,闷哼了一声,却强撑着不发出任何吃痛的声音。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等乔治安娜反应过来的时候,威克汉姆已经稳稳地控制住了达西。一边是抚养自己长大的亲哥哥,另一边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乔治安娜直觉一阵头疼,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哦上帝,你们两别打了,别打了……求你们了……”说着,便要上来拉开缠斗的两人。

    威克汉姆怕误伤了乔治安娜,连忙喊道:“安娜,你就站在那别动,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

    等喝退了乔治安娜,威克汉姆转过头来,邪笑道:“这些年过去了,达西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再怎么痛也会强撑着不吭一声,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说完,威克汉姆便慢慢地加大手上的力度,将达西的右手朝相反的方向慢慢扭曲。突如其来的剧痛差点让达西哼出声音来,额头上的冷汗也刷刷地往下淌,达西艰难地说道:“即使到末日审判那一天,我也不会向你这个恶棍求饶!”

    此时的威克汉姆,对达西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不禁升出几分敬佩之情,如果没有这么坚定的心性,达西也不会在父母相继去世后,以弱冠之年撑起整个达西的家族。看到样子狼狈的达西,威克汉姆心里的火气也消了不少,毕竟达西是讨厌行为放·荡的前身威克汉姆,他只是受了无妄之灾而已。

    威克汉姆放开了达西的手,站起身来:“算了,欺负你这个娘娘腔也没什么意思。你放心,达西先生,我不会做出什么有损乔治安娜和你们达西家族声誉的事情。不过我也不会放弃乔治安娜,总有一天,我会得到相应的身份和地位,风风光光地将安娜娶回家去。”

    达西从地上起了身,默默地整理着身上得着装,一声不吭!他知道,当年那个辜负他父亲期望和好意的威克汉姆已经变了,变得有担当,也更有自信了。

    但达西在心里打定注意,无论威克汉姆怎么变,他都不会松口,就因为当初威克汉姆利用自己唯一妹妹的天真,而做出诱拐的事情出来,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等领口的丝巾也抚平的时候,达西看都不看威克汉姆一眼,只是拉住了乔治安娜的手,沉声说道:“安娜,我们走。”

    鉴于自己妹妹那惊世骇俗的宣言,达西决定让乔治安娜从圣玛格丽特女校退学,然后把她送回彭博丽严加看管起来。乔治安娜有些迟疑地看了威克汉姆一眼,并没有随自己的哥哥的脚步走。

    威克汉姆勉强扯出了个笑容,安慰道:“安娜,跟你哥哥走吧。你不用担心,等我够了资格那一天,我一定会去彭博丽向你求婚,我相信那天不会太远。”

    等达西带着乔治安娜走后,威克汉姆心中有一丝惆怅,有一丝失落。等他调整好心情,走出小花园的时候,发现爱丽丝和阿黛拉正提着几个皮箱,焦急地四处张望着。

    等看到威克汉姆从花园出来的时候,爱丽丝一下丢掉了手中的箱子,飞奔过来扑入威克汉姆的怀里,哽咽道:“哥哥,我还以为你不要爱丽丝,自己走了。”

    威克汉姆抱着爱丽丝,心中终于感到了些踏实:“爱丽丝,哥哥只是去向你乔治安娜姐姐道别而已,你就不要多想了。”

    阿黛拉·伯克小姐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威克汉姆,对他的话实在是不敢相信。因为威克汉姆身上本来笔挺的军服此时已经是皱巴巴地不成样子了,左边的脸颊微微有些发肿,这哪里像是道别回来的样子?不过她和威克汉姆不怎么熟,也就没有出声询问。

    当天晚上,威克汉姆给爱丽丝办了退学手续,然后带着爱丽丝和万虎连夜赶回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