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打苦情牌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真是两年不见的伯纳子爵。老实说,威克汉姆很喜欢伯纳子爵这个有些可爱的老头,虽然他的思想可能很老派,但为人却坦诚、爱憎分明。伯纳子爵如此,印度总督康沃利斯侯爵也是如此,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类人。

    和狡猾圆滑的政客比如马噶尔尼勋爵先相比,威克汉姆更喜欢和这些老军人们打交道,至少不用使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大家可以开诚公布地来。

    见自己的父亲从楼上走了下来,玛格丽特·伯纳如蒙大赦般地溜出了房门。玛格丽特·伯纳毕竟还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刚才的暧昧气息实在是她不知所措,所以才会像只落荒的兔子般逃开。

    伯纳子爵一会看看消失得门口的女儿,一会看看威克汉姆,接着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威克汉姆一看伯纳子爵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老头那眼神可不是看女婿的眼神,似乎带着某种警告。大家都是聪明人,只是一个眼神,威克汉姆便懂了。

    “威克汉姆,你这两年来的表现,完总算是对得起身上这身军装。过来坐吧,顺便说说你今后的打算。”伯纳子爵对刚才的事只字不提,单刀直入,果然是军人直来直往的作风。

    就在昨天,出访舰队的指挥官奥德里奇上校,在海军部述完职后,没有任何耽搁直接就拜访了老上司伯纳子爵,顺带将这两年来威克汉姆的表现跟老上司提了一遍。毕竟伯纳子爵是威克汉姆的举荐人,威克汉姆在军中表现如何自然关系到伯纳子爵脸面。

    一系列的战斗生活下来之后,奥德里奇上校最开始对威克汉姆的偏见也烟消云散了,至少能给出比较客观的评价。伯纳将军很开心,无论是突袭莫西人的王城、和法国海军的遭遇战、孤身深入科萨部落押运军火,还是加尔各答的勇闯敌穴,都说明他当时没有看错人。要是威克汉姆是个草包,毫无疑问他这个举荐人的名誉绝对会受损。

    威克汉姆重新坐了下来,也不废话,直接说道:“伯纳子爵,我非常感谢当年你对我的举荐。只是我对海军并不熟悉,我不知道海航所必备的知识,也不知道如何指挥军舰作战,甚至连大炮怎么操作都不会,所以当年奥德里奇上校才会让我去海军陆战队。现在访清的任务已经结束了,那支临时的陆战队即将撤编,我这个指挥官也干到头了。我在想,也许退出军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我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

    威克汉姆知道,如今这个节骨眼上他想要退出军队难度很大,他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之所以这么说,威克汉姆是想着看能不能调离海军。

    未来的十年,英国海军和法国西班牙的联合舰队连番大战,连纳尔逊那个战神大拿都挂了,他可没兴趣去当个炮灰。去陆军也许是个不错的差事,拿破仑战争前期,英国陆军完全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安全肯定没问题。但威克汉姆把握不准伯纳子爵在陆军的影响力,所以才出言试探。

    听到威克汉姆还有一个妹妹,伯纳子爵显然是吃了一惊,问道:“你还有一个妹妹,以前怎么不听你提起?”

    伯纳子爵记得当年威克汉姆和他提过家里的情况,双亲都去世了,也没有什么亲人,那这个妹妹是哪冒出来的,难道是老威克汉姆先生的私生女?

    威克汉姆见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便接着说道:“她的名字叫做·爱丽丝·施密特·威克汉姆,是我父亲当年留下来的私生女。我父亲在去世之前,一直嘱咐我要找到他的女儿,好好照顾她。两年前我刚到伦敦,巧合之下才找到她,便承担起抚养幼妹的责任。”

    威克汉姆已经想好了,他收养爱丽丝的事情名不正言不顺,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收养一个的十二岁的少女,别人不想歪才怪呢。所以威克汉姆临时起意,决定为爱丽丝编造一个身份,这样一来他和爱丽丝的关系就是“兄妹”关系,也就名正言顺了。

    反正老威克汉姆先生早就去见上帝了,威克汉姆说什么事实就是什么,dna检测这东西得几百年后才有,就算有人怀疑也没有什么办法。虽然说私生女这个名头不怎么好听,但总比贫民窟里的孤儿要强很多吧,威克汉姆这也是为了爱丽丝的将来好,要知道这个年代的英国阶级观念一点也不比法国弱。

    当然,私生子女的名声也不好听,主流社会的看法是私生子女从未没有受到上帝的祝福,只能是别人鄙视的存在。不过威克汉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的首要目的是先解决爱丽丝的身份问题,至于那个私生女的帽子以后在想办法解决。

    威克汉姆的话,伯纳子爵信了大半,上流社会的风气就是这样,结婚后夫妻两很多都是各玩各的,一些比较风流的家伙,光私生子女就有十几人。

    虽然老威克汉姆先生只是个贵族的管家,还够不上上流社会的标准,但玩弄几个女仆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怜的老威克汉姆,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在他死后,还要编排自己的桃色新闻,估计会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原来是这样,那孩子还在她母亲那里吗?”伯纳子爵来了一点兴趣,想要知道威克汉姆要怎么处理这个私生妹妹。

    说一个谎话就要说无数个谎话去圆它,威克汉姆只好半真半假地说道:“那孩子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两年前我把她送到了圣玛格丽特女校,等我置办了产业,就去把爱丽丝接回来。这也是我打算从军队退役的原因,实在是因为爱丽丝只有我一个亲人,我继续在军队服役势必不能亲自照看她。”

    伯纳子爵听到威克汉姆将私生子妹妹送到了圣玛格丽特学院去,心中不得不高看威克汉姆一眼。那个淑女学校他也有所耳闻,是一个伯爵夫人创办的,本来只招收贵族少女。后来虽然放宽了招收的标准,商人律师和乡绅的女儿也在招收范围之内,但学费却高得吓人,一年下来的学费不会低于五百英镑!

    两年前的威克汉姆兜里有多少钱,伯纳子爵大概是知道一些的,无非就是卖断诗集版权的收入而已,也就刚刚够支付圣玛格丽特学院一年的学费而已。对一个私生子都能妹妹能做到这一步,伯纳子爵觉得对面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不过,伯纳将军不知道的是,这些故事大部分是威克汉姆瞎咧咧,和高尚可靠差远了。

    这么一想,伯纳子爵对威克汉姆的态度就更真诚了,主动说道:“这样的话,你继续在作战部队里服役确实不怎么合适。要不这样,我在陆军部有一个老朋友,明天我帮你问问,看看陆军部里有什么空缺的职位。”

    闻言威克汉姆心里大喜,伯纳子爵这么说,那肯定是有戏,这陆军部海军部和后世pla的总部机关差不多,在里面供职的军官大部分和文职没什么区别,这样一来他不仅可以安定下来多照顾照顾爱丽丝,还可以跳出海军这个作死的大坑,简直是一举两得。

    威克汉姆真诚地向伯纳将军行了一礼:“伯纳子爵,谢谢你的慷慨相助!”话虽然短,但却带着一股坚定在里面。威克汉姆知道,一个海军中尉的职位,足以报答他搭救伯纳夫人的恩情了,但这次伯纳将军却依然出手帮他,这份情他记下了。

    这时候,威克汉姆才想起了了放在一边的礼物,连忙递给伯纳子爵,说道:“伯纳子爵,这是一点小小的礼物,感谢这两年来您对我的照顾。”

    伯纳子爵笑着将被白色棉布包裹的礼物接过来,然后慢慢打开。当两层棉布完全打开,露出里面闪着晶莹剔亮的象牙和中国丝绸时,伯纳子爵神色不快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伯纳将军是个懂行的人,只是看一眼就知道这两样东西价值不下五百英镑,这个价钱足够买一个上尉的军职了。

    伯纳子爵之所以不断出手帮助威克汉姆,只是单纯地看好威克汉姆而已,想要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而不是想要得到什么好处。况且,这五百英镑在家资颇丰的伯纳子爵看来不算什么,那些帮助只是举手之劳、顺势为之。

    威克汉姆见状,连忙开口解释道:“伯纳子爵不要误会,这根象牙是我在开普敦行动中的战利品,这匹中国丝绸则是中国官员回赠的礼物,不是我花钱买的。要不是伯纳先生向海军部推荐,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这些礼物只是表示我的感谢而已,还请伯纳将军收下吧。

    威克汉姆在这里撒了个小谎,尽可能地让伯纳将军心安理得地收下这些礼物。

    果然,威克汉姆的话起了作用,伯纳子爵脸色多云转晴,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收下了。”

    自从英国开启了对外殖民扩张的战争后,很多英国军官都有收藏别国战利品的习惯,以示自己丰富的经历和卓著的功勋。威克汉姆说那根象牙是从非洲得到的战利品,一下就挠到了伯纳子爵的痒处,这才答应下来。

    见伯纳将军收下了礼物,威克汉姆放心地提出了一个要求:“伯纳子爵,我有一个从中国来的朋友,他想去伍德里奇皇家陆军军官学院学习,如果方便的话还请伯纳先生给予无私的帮助。”

    伯纳子爵一听是实在中国那边来的人,顿时来了兴趣:“哦?我听说中国人十分地傲慢,没想到他们这次会主动到我们不列颠来学习军事知识。你的那个中国朋友,是清国皇帝陛下派来的吗?”

    “额……”威克汉姆有些无语了,张名夏可不是乾隆派来的,准确来说还是“反·政府武装分子”,专门拆满清的台的。

    不过威克汉姆可不会告诉伯纳子爵这些,以免引起英国上层人士的不快。毕竟现在急于和中国通商的英国,还不想和满清交恶:“恐怕让你失望了,伯纳子爵。这只是我朋友的私人行为,和清国的皇帝陛下无关,事实上清国贵族对欧洲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

    听了威克汉姆的话后,伯纳子爵很快就是失去了兴趣,觉得颇为无趣:“你后天来的时候,我会将外交大臣的证明,以及我的推荐信交给你,你回去让你朋友拿着这些东西去伍利奇皇家陆军军官学院报道就行了。”

    办完这件事,威克汉姆也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便起身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