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第三次亲密接触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两天之后,英国的访华舰队从广州起航,开始了返回英国的旅途。在舰队的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两艘商船,上面载满了中国上好的苏杭丝绸和少量的瓷器,以及全套的东方风格紫檀木家具,这些就是威克汉姆此趟东方之行的全部收获了。

    一想到这些奇货可居的东方货物运到伦敦售卖的场景,威克汉姆就感到一阵热血沸腾,那些可都是金灿灿的金币啊。有了这些钱,威克汉姆的一些想法才能实现,真正地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做出一番事业。

    当然,这两艘商船还有几个特殊的东方客人,一行是要前往欧洲游历的张名夏,而另外一个则是叶诗涵以及一群随行的仆人。

    叶文胜本来是打算将自己的妹妹送到南洋,但是潘家在南洋也有不小的关系网,叶诗涵藏在那里依然有暴露的危险。但欧洲就不一样了,那是一个几乎没有中国人踏足的陌生之地,再加上张名夏打算前往欧洲游历,能就近照顾叶诗涵,所以叶文胜才下定决心让叶诗涵远走欧洲。

    这叶文胜从小就十分疼爱自己的妹妹,此时妹妹要远走欧洲,自然不会亏待了她。光随行的奴仆就有十来个人,包括那个和叶诗涵一起逃婚的丫鬟小莲。

    虽然那些仆人也不想去那“蛮荒之地”,但是他们的卖身契还在叶文胜那里,所以在叶文胜做出十年之后恢复他们自由之身的承诺后,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叶文胜还往威克汉姆的商船上搬了大量的物品,说是他这个哥哥提前交给叶诗涵的嫁妆。除此之外,叶文胜还用库平银从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广州的办事处,换了大量的巴林银行承兑汇票,交给叶诗涵。

    据威克汉姆的猜测,那笔钱应该不会少于十万英镑,不多确切数据到底是多少,他就不得而知了。

    在舰队驶离珠江口之后,威克汉姆作为马噶尔尼在中国事务方面顾问的职责也就结束了。威克汉姆对军队事务的兴趣不大,在将大部分军事事务交给艾文少尉代管后,也就闲暇了下来。

    但是海上的航行十分枯燥无聊,为了打发时间,威克汉姆也就厚着脸皮去找马噶尔尼勋爵借了一些书来看,其中一本是英国一位学者介绍中国风土人情的书。

    全书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文化差异所造成的谬误和谣传,并且很多都带有作者强烈的感情色彩,这让威克汉姆这个货真价实的中国人看起来十分地不爽。所以威克汉姆就起了一个心思,要是自己能翻译一些书,客观、公正地介绍中国历史文化的书籍,也许以后就能减少这种误解的存在。

    说干就干,威克汉姆将乾隆皇帝赐给他的那套精装版论语从杂物堆里翻了出来,打算先将这本论语翻译成英语。结果威克汉姆在抱着论语啃了一个晚上之后便果断放弃了,古文这等高深的东西,不是他一个国际贸易专业的毕业生所能驾驭的。

    不过张名夏倒是个货真价实的秀才,所以威克汉姆兴冲冲地跑去找这货请教去了。不过张名夏这家伙真忙着学习英文,根本就懒得指导威克汉姆这个对儒家经典一窍不通的朽木指点。

    再被被威克汉姆烦透了之后,张名夏便敷衍地说道:“叶小姐不同于其它只通女红的闺阁小姐,而是琴棋书画、儒家道家经典皆通的才女,梓涵兄要想学论语,找叶小姐便是。”威克汉姆一听,哈喇子顿时就流下来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向这样的美女请教,威克汉姆相信自己的学习效率一定会大大提高。

    叶诗涵的房间是这艘商船上最好的一间舱室,当时威克汉姆花了整整一百英镑,才让那个满口黄牙的葡萄牙船长,答应将自己的船长室让出来。

    威克汉姆走到舱室的门前,轻轻敲了三下,清了清嗓子说道:“请问叶小姐在吗?在下是威克汉姆,有事和叶小姐向小姐请教。”

    过了一会,一个身穿暖绿色衣裙的小丫鬟闪身出来,脸上带着浓浓的戒备,毕竟这船上男人占大多数,正常的女孩子都会小心些。

    威克汉姆心下一乐,这个小丫鬟正是刚见面时就为难自己的小莲。威克汉姆挂着人畜无害的笑脸,尽量显得和善些:“小莲姑娘,请问你们家小姐在吗,我有些事情要请你们家小姐帮忙,拜托了。”

    小莲在看到来人是威克汉姆之后,便绽放出了笑脸,上次威克汉姆对她的救命之恩小萝莉可记着呢:“我家小姐说船舱里有些闷,到甲板上透气去了,如果林公子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先告诉小莲。”

    可能是第一次单独和一个成年男子呆一起,小莲的脸颊因为害羞有些红彤彤的,煞是可爱。威克汉姆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萌萌的萝莉,连忙在心里狂念非礼勿视,这才控制住了自己乱转的眼睛。

    “你家小姐出去透气,你怎么不跟着?”在威克汉姆的印象里,叶诗涵这个小姑娘去哪都会带着小莲,即使是逃婚也是如此,所以才出言问道。

    威克汉姆这么一问,小莲便有些委屈地说道:“我本来想跟着小姐的,但小姐说她想自己走一走,死活不让我跟着。”

    叶诗涵和小莲的关系,与其说是主仆关系,不如说是姐妹关系,以前叶诗涵做什么说什么从来都不避讳小莲,两人一直都是形影不离。对于自家小姐的拒绝和训斥,让小莲这个小丫头颇有些伤心。

    威克汉姆则是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这叶诗涵一定是在谋划着什么事情!“小莲,我出去找你家小姐,你就在舱室里等着,如果你们家小姐回来一定要去甲板上通知我。”说完,便快步往甲板上走去。

    威克汉姆找遍了前甲板,还是没有找到叶诗涵,这让他心急如焚。威克汉姆抬起头,朝桅杆上的一个水手问道:“二等水手,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黑发姑娘?”在桅杆是全船视野最好的地方,可以俯瞰整个甲板,所以威克汉姆选择问一问桅杆上的操帆水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那操帆手看到问他话是一位军官,连忙恭敬地朝下面喊道:“上尉先生,那位小姐正在后船尾的甲板上呢。”现在桅杆上的船帆正处于半收状态,所以视野极好,何况叶诗涵那一身白色的衣裙十分显眼。

    来到后甲板,眼前的景象将威克汉姆吓了一大跳。只见叶诗涵正站在栏杆外面,靓丽的容颜上挂着两行清泪,而白色的衣裙则随着海风咧咧飘动,宛若翩翩下凡的仙子般神圣不可侵犯。

    只是那短短的船板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海水,像叶诗涵这样的弱女子要是掉下去绝对会被海水给卷走。“叶小姐,你这是干什么?”说着,威克汉姆便朝船舷边跑去,想要将叶诗涵从危险的边缘上拉回来。

    突然,叶诗涵又朝外面挪动了半步,大喊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跳下去!”见状威克汉姆立马停住了脚步,此时他也明白叶诗涵这是要跳海轻生的节奏啊。

    “叶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威克汉姆在心里翻了白眼,这场景怎么越看越眼熟,不就是泰坦尼克号里萝丝想要跳海自杀那一段么,那现在他是不是叶向杰克学习一下,来一句“你跳我也跳”,然后抱得美人归呢?

    呸呸呸,威克汉姆努力将这些奇怪想法甩出自己的脑子,镇定心神苦口婆心地劝说起来。

    叶诗涵萧索一笑,喃喃道:“好好说?呵呵……你是不会懂的。”

    威克汉姆一听这话,立马就怒了:“不懂?什么叫做我不懂?我最看不起你们这些富家公子小姐,整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普通人想不不敢想的日子,却要装出一副寂寞萧索很痛苦的样子。你以为别人不懂你的痛苦,可你又何时懂得别人的痛苦?那些普通人每天都在为了一日三餐而苦恼,为生病请不起大夫而苦恼,为了能有一座立锥之地而苦恼,你们这些富家子弟又何时能了解他们的苦?你每天都不必为了钱而担忧,还有那么关心你的哥哥,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要来跳海轻生!难道你就不能为冒着风险将你送出来的哥哥考虑一下,为担心你的小莲考虑一下吗?”

    威克汉姆上辈子最讨厌那些装模作样的富二代,说出什么“我视金钱如粪土”等看似高尚的话语,其实他们一点都不懂得像他这样的屌丝在社会苦苦求生的艰辛,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所以在看到叶诗涵那副样子,压在心底那股火气就爆发了出来。

    叶诗涵胸口起伏不定,双目愤恨地看着威克汉姆:“你有什么资格训诫我,我……啊……”叶诗涵话还没说完,便尖叫了一声。原来叶诗涵的情绪太激动,一下没有保持住身体的平衡的,从船舷外缘滑落了下去。

    威克汉姆刚刚在训斥叶诗涵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地朝船尾挪动了好几步,距离叶诗涵已经不太远了。在叶诗涵快掉下去的时候,威克汉姆急忙朝前一扑,右手的紧紧地抓住了的叶诗涵的手臂。

    再拉住叶诗涵手臂的那一刻,威克汉姆只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右手上传来,身子不受控制地朝甲板外滑去。威克汉姆心下一惊,急忙用脚勾住堆放在甲板上的绳索,这才堪堪稳住身体。

    叶诗涵低头一看,只见身下是一根巨大的船舵,她要是掉下去了,最有可能的就是还没等落入海水就磕死在坚硬的船舵上。

    “我不想死……呜呜……”无论什么人在面对死亡那一刻,都会显得异常恐惧,此时的叶诗涵心里全是对死亡的恐惧,早就将轻生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因为太用力,威克汉姆感觉自己的掌心已经微微出汗,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湿润的手掌抹摩擦力会大大降低,很容易就滑手了。

    果然,叶诗涵的身体在慢慢地往下滑落,威克汉姆觉得自己快抓不住她了。叶诗涵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惊恐地挣扎了几下身体,但她抓得越紧,这双手就越湿滑。

    威克汉姆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蠢女人,大吼道:“臭丫头,要想活命就别乱动!”可能是威克汉姆的眼神太过吓人,叶诗涵立马就停止了蠕动,呆呆地看着威克汉姆。

    威克汉姆感觉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便不顾酸痛的肌肉,腰部缓缓发力弓起身子,慢慢地将叶诗涵的身子给提起来,在两人双手滑开那一刻,叶诗涵的手终于能够到船舷。

    “快抓住船舷!”威克汉姆大吼道,他感觉自己的肾都快爆裂了,如果以后他威克汉姆家族断子绝孙了那一定是叶诗涵惹的祸!

    叶诗涵忙不迭地抓住了船舷,七手八脚之下终于回到了安全地带。她本来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小姐,刚才一番折腾之下已是脱了力,刚上了甲板便柔柔地倒了下来,正好倒在站在一边的威克汉姆的怀里。

    满怀温玉软香之下,威克汉姆这家伙的下体竟然可耻地硬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威克汉姆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遇到这么香艳的场景还能把持得住,那就不是正常的男人了。

    等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之后,叶诗涵顿时像受惊的小兔子般往后倒退了几步,离开了威克汉姆的怀抱。从遇到威克汉姆那天开始,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投怀送抱了。

    第一次是在马车之上,第二次是在清晨的小巷子里,而第三次则是在这前往欧洲的海船上。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叶诗涵觉得眼前这位英俊的英吉利男子,就是老天派到自己身边的守护神,每次遇到危险都是他挺身而出,就她于危难之间。虽然叶诗涵没看过后世那些言情小说,但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少女的情怀总是不变的。

    面对着无言的局面,威克汉姆尴尬地挠了挠头:“叶小姐,我……刚才只是个意外,我……我不是故意的。”这一刻,威克汉姆的舌头像打了结般,说话开始有些颠三倒四了。

    叶诗涵羞红着脸上前了一步,樱桃小嘴轻轻地在威克汉姆的脸颊上啄了一下:“叶公子,谢谢你。”说完,叶诗涵便飞快地跑开,消失在了拐角处。

    看着空荡的后甲板,如果不是脸颊上温润的印记,威克汉姆都要怀疑刚才那一幕只是一场春梦了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