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少女的无奈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叶兄弟,你们商人压价那一套可别用在梓涵兄的身上,说吧,这批紫檀木,你们大丰商行出多少银两盘下?”张名夏外表儒雅,可和自己熟悉的人却十分随意,这番话说出来也十分地坦诚,没有半点拐弯抹角。

    叶文胜尴尬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叫屈道:“名夏兄,没想到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势力的商人?你放心好了,梓涵兄既然和你是过命的交情,那就是我叶文胜的朋友,我叶文胜是从来不会让朋友吃亏的。福伯,你对这方面的行情比较了解,你来说说。”

    威克汉姆有些奇怪地扫视了屋子一圈,并没有发现其他人,一时也搞不清楚叶文胜是在和谁说话。就在叶文胜的话音刚刚落下,侧墙一处青色的帘子便被人掀起,一位头发花白、身体有些佝偻的老头走了进来,朝三人打了一个千,说道:“小人见过少爷和两位公子。”

    那老头态度恭敬,完全是一副普通下人的模样。只是对上那双看似混浊的双眸之后,威克汉姆明便白,这个叫福伯的下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张名夏对老头倒是十分熟悉,笑着打趣道:“福伯,您老总是这么神出鬼没。”张名夏明白叶文胜之所以能如此成功,和这个毫不起眼的老头子有很大的关系,而且福伯的身份十分神秘,一手八卦掌的功夫神鬼莫测,所以张名夏言辞间甚是恭敬。

    福伯想了一会,然后对叶文胜说道:“如果是一百五十根紫檀木一起出售的话,应该值二十五万两库平银。如果只有一百根的话,值三十万两库平银。要是只有五十根的话,那就值四十万两!”

    接着福伯转头来,对威克汉姆说道:“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买卖,林公子您自己说了算。”

    张名夏嘶地吸了口凉气:“五十根紫檀木就能卖四十万两库平银?这大清朝的有钱人真多!只是为什么卖的数量越少,就越赚钱了呢?”张名夏在四书五经上的颇有建树,一身功夫也不差,只不过对于着商贾之事却是一窍通,所以他对福伯的说法抱有很大的疑虑,怎么也想不通。

    此时的中国贸易顺差已经持续了上千年,民间储银量巨大,和那些富商地主遍布全国的银窖相比,四十五万两库平银还真不算什么,而新的紫檀木确实两百多年都没有见的稀罕玩意。

    专业是国际贸易的威克汉姆却十分清楚,福伯说所说的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物以稀为贵,越稀有越难得的奢侈品价值就越高。有地位有钱的人都喜欢追求独一无二的东西,以显示自己不凡的品味,这条规律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有效。

    当年美国的海底打捞公司在南海捞到宋代古沉船里的外贸瓷器时,直接一口气砸了十分之九还要多!因为那些老外比谁都明白,那剩下的十分之一瓷器的价值,将是那些被砸掉瓷器价值的数十倍!还有的邮票收藏家故意将存世量只有两张的邮票烧掉一张,也是同样的道理。无论什么样的商品,其价值并不都是严格按照价值规律来的,因为它们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这个是无法估价的。

    “老人家,你说的对。原本我就没有打算将一百五十根紫檀木一次性出售,这样市场会严重低估这些紫檀木的价值。所以我只打算在广州出售五十根紫檀木,另外五十根全部做成家具,叶公子、名夏兄和我三人自己留下来用就可以了。剩余的五十根,我会全部运回欧洲珍藏起来,权当家族收藏传承下去。”

    只出售一部分紫檀木的想法,威克汉姆在还没到广州的时候就有了,毕竟这次紫檀木的量比较大,同时投放市场肯定是不明智的行为。

    而用紫檀木制作家具送给张名夏、叶文胜的想法,则是临时起意。毕竟这个财路是张名夏告诉自己的,叶文胜则是这桩买卖的实际操作人,总不能让别人白给你帮忙,连点汤都捞不上吧?

    从刚才张名夏的态度来看,直接给他银子怕是不会接受,所以威克汉姆就想了送家具这个办法。送这玩意不仅不会显得俗气,更容易让人接受,这也就是后世某些官员受贿时不收现金,而喜欢收取古董字画的原因,双方都能有快遮羞布而已。

    福伯赞赏地看了威克汉姆一眼,心想这个小伙子虽是夷人,但是脑子却转得快,而且知进退识大体,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便说道:“如此甚好,那老朽就替你跑跑两广总督府,至多后天五十根紫檀木就能处理出去。另外我会找一批能工巧匠,尽快将另外五十根紫檀木加工成三套家具,大概两个月左右就能完成。”

    林文胜本来想拒绝威克汉姆的好意,但见福伯答应下来之后,也就不再言语。对于福伯的决定,他一向还是比较信任的,福伯嫩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张名夏则连忙拒绝道:“梓涵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是不会收的!”

    威克汉姆摆了摆手,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名夏兄,你就不要拒绝了,又不是给你银子。一套家具而已,也就是朋友间的正常往来而已,算不得什么。你要是在拒绝,就是没有吧我当朋友!”威克汉姆这话说得十分坚定不容拒绝,张名夏见状也就不再说什么,算是默认了下来。

    林文胜想了想,对福伯说道:“那就辛苦福伯了,您老可以跑一跑两广总督府的门路。前些天我听说福康安大人要调到京师去了,他对军机大臣的位子可眼馋了好久了。这些紫檀木高价卖给他,也方便他拿回去京师打点关系,送紫檀木总比他像个土包子一样大撒银子强得多了。这个老狐狸和广州海关监察盛住这几年可没少在海关里动手脚,我们正好给他放放血。”

    林文胜一点都不担心福康安这个一品大员会赖他的帐,广州十三行发展到今天,和朝中的诸位大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就形成了一个盘根节错的关系网络。福康安就算是深得皇帝宠幸,也不敢在地位敏感的十三行里耍横,这里面的水实在是太深了。

    约定好拿货的时间后,威克汉姆便和叶文胜告了辞,他现在可还是马噶尔尼的特别顾问,总不能老找不着人,这会让使团的其它成员生出不满。至于张名夏则没有和威克汉姆回码头,而是去了广州城内,离开广州一年多的他急需和洪门很取得联系。

    不过让威克汉姆感到遗憾的是,在他离开大丰商行之前,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妙曼的身影。

    等威克汉姆走了之后,叶文胜有些好奇地问福伯:“福伯,刚才你为什么会同意收下那林公子赠送的紫檀木家具?那也就是几万两的东西,我叶老四还犯不着为了这个欠他人情吧。”

    福伯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呵呵一笑:“少爷,这英吉利和大清的货物往来全然掌握在英吉利东印度公司的手里,而林公子却能绕开东印度公司直接和我们交易,这样的人物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吗?”

    看着深思的叶文胜,福伯又继续说道:“老爷是个耳朵根软的人,禁不住大夫人的枕头风,牢牢抓住洋货贸易这块的发言权,让叶家离不开少爷你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多个朋友多条路,少爷你和这个夷人多往来不是什么坏事,或许什么时候就用上呢。收下他的礼物,也就为下次来往打下基础,礼尚往来,有往有来嘛。”

    福伯虽然很精明,却算错了一件事——威克汉姆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人物。东印度公司的垄断贸易特权范围,包括非洲好望角到南美德雷克海峡这片广阔的区域,威克汉姆夹带私活已经是损害了东印度公司的贸易特权。

    但佛朗西斯·巴林并没有和威克汉姆等一众陆战队军官计较,这完全是看在马噶尔尼勋爵的面子上,这也是当时威克汉姆拽上巴奈特一起做这个生意的原因。

    后院的厢房里,叶诗涵捧着一本李清照的诗集,却怎么也集中不起精神来,只要一想到刚才她抱着威克汉姆的手臂大哭,双颊就羞得快滴血。不得不说威克汉姆这张皮囊非常有女人缘,东西方的审美观可能有细微的差异,但威克汉姆那张带有一丝魅惑的脸庞,就算是在中国也是相当地有杀伤力。

    叶诗涵承认在见到威克汉姆的那一刻,她有些微微愣神,虽然那个男人是一个国人不太看得起的夷人。

    丫鬟小莲怎么会看不出自家小姐的心思,好心说道:“小姐,刚才在马车里你的行为实在是太大胆,还好当时没有人在场,要不然小姐你的清誉就要毁了。那个夷人一点都不懂礼义廉耻,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小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小莲对林梓涵的敌意,让叶诗涵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得轻声说道:“小莲,再怎么说林公子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冒着生命危险跳上马车制住发疯的马,说不定我们两就不能在这里说笑了!如果以后遇到林公子的时候,你就不要老是针对他了。”

    小莲一撇嘴,不服气地说道:“小姐,我也很感激林公子对我们的救命之恩,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他看小姐的眼神,像一匹饿狼似的。反正小姐以后不要和他过多接触,要不然小姐还怎么嫁的出去?”

    说道嫁人的事,叶诗涵本来明亮的眸子顿时暗淡了下来,悠悠的说道:“嫁人?嫁给潘家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潘世杰?前先日子潘家上门为潘世杰求亲,父亲听了大夫人的话,有意把我嫁过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

    因为不是长子,不用承担起家族的责任,潘世杰从小就养成了十足的纨绔性子,成天和一帮富家子弟出入烟花柳巷争风吃醋,甚至有传言说潘家二公子为此得了治不好的花柳病。

    潘家老爷子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也是伤透了脑筋,最后想着要是成了亲潘世杰也许会收敛一些,所以这才厚着脸皮到叶家提亲。潘老爷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只响,要是他不成器的二儿子成了叶家的女婿,以后在不济也有叶家的帮衬。

    只是这潘世杰恶名在外,叶家的小姐们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嫁给这等渣男。可叶家老爷子又抹不开多年的情面,又听了大夫人的枕头风,就决定将叶诗涵嫁过去。

    十六岁的少女谁不怀春,叶诗涵也曾想象过她未来的夫君会是一个英俊潇洒,学富五车的年轻人。所以在得知要嫁给那个渣男后,叶诗涵曾几度哭晕在闺房里,可他的哥哥对此却无能为力。一想起这些糟心事,叶诗涵不禁悲从中来,低声啜泣起来。

    小莲明白是自己说错话,勾起了小姐的伤心事,有些慌乱地解释道:”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件事现在不是很没定嘛,四少爷一向都很有办法,等四少爷回老宅说道说道也许老爷就改变主意了呢。”

    这话说出来,小莲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四少爷虽然很有能力,但毕竟是庶子,这种家族大事还没有四少爷说话的位置。

    哭了一会,叶诗涵慢慢止住了哭声,表情逐渐坚定起来:“小莲,我没事了,真的。”

    小莲有些不相信:“真的,小姐?”

    叶诗涵要手绢擦了擦发红的眼眶,抓着床边的手指骨节有些发白:“嗯,我会没事的!”她已经打定注意,一定不会嫁给那个色眯眯又猥琐的潘家二少爷,就算是逃婚离开叶家也在所不惜!

    ps:终于完成今天两更的诺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