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自相残杀 一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达比一直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和周围兴奋的同伴们不一样,他只是低着头,用亚麻布将手中冰冷的滑膛枪擦了又擦,然后默默地将卡座式刺刀装好。现在军营里的气氛十分凝重,任谁都知道一定是要打仗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紧张地保养自己的手中的武器。

    达比在一个月前,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放牧人,每天都哼着古老的科萨曲调,赶着部落贵族们的牛群到草原上吃草。很很多科萨人一样,达比没有自己的牧场,也没有自己的畜生,每年也只是从大贵族那里,得到一些残羹剩饭用于维持生活而已。这样的日子,对于拥有一颗不安分的心的达比来说,早就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了。

    就在达比以为这样的日子会过一辈子的时候,他所在的牧场里来了一群神采飞扬、鲜衣怒马的骑兵。牧场的小贵族在这些骑兵面前曲意逢迎,恭维不断,这让见惯了贵族老爷们鼻孔朝天样子的他,对那些骑兵产生了一丝羡慕之情。

    这些骑兵宣称自己是王子殿下的侍卫,这次来是奉了王子殿下的命令,到这里来为新组建的军队挑选合格的士兵。达比的身体壮实得跟头牛一样,力气大得惊人,而且骑术相当精湛,这很快引起了那些骑兵的注意,那个领头的人大手一挥,直接将达比选入了火·枪队。

    刚到火·枪队的时候,达比有种被骗的愤怒感,这根本就不是威风凛凛的骑兵部队,而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步兵!这偏离了达比原本的初衷,科萨骑兵才是科萨部落真正的精锐,他想出人头地而不是当别人踩在脚下的炮灰。

    而就在他满腹抱怨的时候,这支小型军队所使用的武器,却引起了他特别的注意,让他感到震撼的是,那说不上美感的铁棍子,在扣动扳机之后竟然能击中弓箭射程以外的目标!经常使用弓箭的达比知道,因为体力的限制,一个再牛的弓箭手连续射出十几箭的时候,就不得不停下来恢复体力,而使用那种的武器是士兵却不存在这个问题,他们可以一直开火知道枪管发烫为止!

    虽然达比在参军之前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牧牛人,但是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这种武器将给整个科萨部落带来一次新的军事革命。所以在威克汉姆向火·枪队的队员,演示滑膛枪的装弹流程的时候,他很认真地记下了每一个动作,并在练习的时候做到尽善尽美。

    正是凭着这一份认真,达比成为了整个火·枪队里射速最快的人!因为耀眼的训练成绩,萨维达王子殿下还亲自奖励了他一把被祭司祝福过的战刀。达比在拿到那把战刀的时候,心中的激动之情不言而喻,那可是受过大祭司祝福果的武器,手里握着这把武器,达比相信至高无上的太阳神,一定会保佑他在战场上毫发无损!

    就在这个时候,营地里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声,这是紧急集合的号声。达比迅速地将火药筒、通条和铅弹袋挂在身上,拿起火·枪便冲出了帐篷。这个时候,火·枪队所有的队员都已经全副武装,静静地站在校场上,等待着王子殿下的命令。

    萨维达王子看着校场上那些纹丝不动,散发着一股肃穆之气的士兵,心中顿时充满了豪情壮志,有了这样一支令行禁止的部队,德西斯的那些部队又有何惧之?

    萨维达清了清嗓子,开始向他第一次掌控部队喊话到:“科萨的勇士们,据酋长卫队的骑兵们报告,我的哥哥德西斯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背叛了太阳神。他现在已经和那些贪婪的北科萨人勾结起来,正朝我们的部落杀过来!如果他们攻破了我们火·枪队的防线,那么你们的妻儿,将会成为北科萨人的奴隶,你们的牛羊将成为别人的财产!科萨的勇士们,现在请你们告诉我,你们会将自己的一切拱手让给北可萨人吗?”

    那些士兵们听了萨维达的话,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叫嚷起来。

    “要想抢走我的牛羊,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那帮该死的北科萨人,太阳神绝对会惩罚他们的!”

    “德西斯殿下已经向邪神莫萨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在战场上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看着一脸愤怒、士气高涨的士兵们,萨维达王子悄悄地朝威克汉姆竖起了大拇指,这所谓的战前动员效果实在是太好了。没错,这段话就是事先威克汉姆编篡的,然后让萨维达王子当着所有士兵的面给念出来。

    威克汉姆嘿嘿一笑,咱伟大的党可是思想动员的行家里手,他不过是拾人牙慧,小场面而已。

    德西斯和北科萨人勾结的传言,则是萨维达王子临时添加上去的,为的就是在他哥哥的身上泼上一盆脏水!如果德西斯只是内部争权的话,根本就引不起普通科萨人的同仇敌忾,毕竟这只是他们南科萨内部的争斗而已。

    但要是和被科萨人勾结起来,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因为南科萨人和北科萨人在百年间,已经结下了解不开的血仇,没有人会和出卖部落的人站在一起,即使是德西斯也不行!

    因为事态紧急,萨维达王子便将部队的指挥权全权委托给威克汉姆,因为对火器部队的指挥,这里只有威克汉姆才是专业人士。接过指挥权后,威克汉姆便快速将酋长卫队的长矛手以单横列队形的形式,部署到火·枪队的前面,以加强对火·枪兵的防护。

    刚刚将防御阵型展开后,德西斯的重装步兵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内,那些拿着大盾踏着沉重步子的武士,给了火·枪队那些新兵以极大的震撼。那些还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在重装步兵的沉重威压之下,开始出现了阵阵骚动。毕竟他们训练也才二十几天的事,和德西斯那些身经百战的重装步兵没法比。而且部落里早有传言,说德西斯王子手下的重装步兵从从来不留俘虏,这些新兵不怕才怪呢。

    萨维达王子举起手中的弯刀,狠狠地将刀背砸在那些骚动的士兵身上,总算是压住了这些不安的情绪。别说那些普通士兵了,连萨维达王子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要是失败了,他相信他那位心狠手辣的哥哥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威克汉姆则是暗叹倒霉,从参军开始,貌似自己一直都是在指挥一帮新兵战斗,而且每次战斗都是敌众我寡,现在还没有去见上帝他老人家还真是够好运的。

    在距离火·枪队阵列两百码不到的距离之时,那些重装步兵突然停了下来,并从中间分开了一条道。德西斯骑着一匹火红色的战马越出了阵列,神情倨傲地对萨维达王子喊道:“我亲爱的弟弟,你要是现在放下武器,我可以考虑让你带着你自己人去建立一个新的部落。要不然,待会我会亲自将你的脑袋割下来!”

    萨维达王子举了举手中的弯刀:“是吗,德西斯?我觉得还是少说些废话为好,能不能将我的脑袋割下来,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萨维达满不在乎的表情激怒了德西斯,德西斯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进攻!谁抓住了萨维达,赏牛一百头!”

    随着德西斯的一声令下,刹那间那七百重步兵便怪叫着,朝火·枪队的阵列冲了过来。看着蜂拥而至的黑人步兵,威克汉姆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虽然军事专家们都对人海战术嗤之以鼻,但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种令人心悸的进攻方法,可以从心理上给敌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除了使用长矛的酋长卫队显得很淡定以外,火·枪队的士兵都有些慌张了起来。见己方士兵有些不安,萨维达王子连忙用土语高呼道:“放松,士兵们,放松!这些该死的篡位者将永远受到太阳神的唾弃,他们死后将将因为受不到神的祝福,而永远地和那肮脏的邪灵混在一起。为了太阳神,也为了酋长,请你们呢拿出你们应有的勇气来!”

    不要低估这个年代宗教对于人们的影响力,在听了萨维达这番具有宗教色彩的鼓动性话语后,原本还有些畏缩的士兵们都镇定了下来,没有刚才的慌乱。

    两百码只是一个很短的距离,德西斯的重步兵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推进到了只有一百二十码的距离。就在这个时候,有些心理素质不太好的火·枪兵,在没有得到威克汉姆的命令下匆匆地扣动了扳机。虽然也将冲锋在前的几个重步兵击倒在地,可效果远没有齐射那么杀伤力巨大,反而会扰乱己方的节奏。

    威克汉姆听着稀疏的枪声,心下大急:“稳住,稳住,士兵们!不要急着开枪,等敌人推进到地上标记的地方在开枪!”因为科萨人没有英尺这个概念,林梓涵便在战前让人在地上八十码处用石头做了标记,有点像炮台上的大炮预先在射界内做标记。萨维达则不断将威克汉姆的指令翻译给那些士兵们,以保证指挥的畅通。

    距离八十码的时候,己方的士兵甚至能看清楚对面科萨重步兵嗜血的表情。如今那些重装步兵们,心里只有两百头肥牛的赏赐,为了令人眼红的财富,他们可以不顾死亡的恐惧。

    见敌人已经越过地上做标记的石头,威克汉姆便“噌”的一声,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大喝道:“第一排,举枪,射击!”

    第一列的火·枪兵们再得到指令后,迅速地打出了一轮齐射,浓密的白烟顿时笼罩了火·枪队的阵列。而对面正嗷嗷叫冲在最前面的叛军,顿时如同镰刀下的麦子般,齐齐倒下了二十多人。

    科萨人不是没见过火·枪,只是布尔民团缺乏正规的训练,对付当地土著也没有打出过威力巨大的齐射。此时的火·枪齐射却如同金属风暴般,将阻挡在前的血肉之躯全部撕烂!

    威克汉姆一眼扫过那些惊呆了的德西斯叛军,继续高声下令道:“二排上前,举枪,射击!转身,回队尾装弹!”

    “三排上前,举枪,射击!转身,返回队尾装弹。”

    这些科萨火·枪队士兵虽然也被火·枪齐射的威力给震撼了,但在威克汉姆行云流水的命令下,也没有心思去想什么,只是上前打出一次次并不整齐的齐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