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远方来信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英国,伦敦郊外的小镇海默顿,圣玛格丽特女子学院。

    一间宽敞的音乐室里,两位还年幼的小姐,正在音乐教师的指导下练习钢琴,悠扬的琴声飘荡着整间教室,令人不禁放松了心神,专心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棕发的小萝莉在按下最后一个音符后,便站起来朝音乐老师行了一个屈膝礼,示意自己已经结束了。贝丝夫人笑眯眯地看着礼貌的小萝莉,和蔼地说道:“阿黛拉小姐,你的手法已经非常娴熟了。如果以后你能在弹奏中融入你的感情,那就在完美不过了。只是现在你还小,阅历还不够丰富,所以没有充沛的感情也很正常。”

    名叫阿黛拉的小萝莉捋了捋棕色的发丝,矜持地笑道:“贝丝夫人你说的没错,我以后会努力的。”

    贝丝夫人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聪慧的小姐,她已经没有谁什么技巧好传授的了,而她现在最担心的学生是另外一个小女孩。贝丝夫人将视线转朝另外一个金发的小萝莉,说道:“爱丽丝·施密特小姐,我知道你以前在家的时候没有家庭教师的教导,这不是你的错。但来到了圣玛格丽特学院后,我希望你朝着成为一个真正淑女的方向努力,而钢琴则是一个淑女音乐才艺的最直接体现,有时间的话还是多练习练习吧。”

    爱丽丝咬着嘴唇,有些沮丧地说道:“我知道了,贝丝夫人。”

    等贝丝夫人走了之后,爱丽丝才凑到阿黛拉小姐面前,说道:“阿黛拉,你的钢琴弹得可真好听,要是我能弹出这么美妙的音符就好了。”

    爱丽丝不是不知道那些同学在她的背后如何议论她,甚至有人说她是一个”粗俗”的乡下姑娘。但这确实说得没错,爱丽丝在来圣玛格丽特学院之前,只是在威克汉姆的教导下,才堪堪学了一些英文文法。至于乐器、女红、绘画、法语和舞蹈,她这个来自伦敦东区下层阶级的孩子,又怎么能接触到呢?

    这就导致了在圣玛格丽特女子学院里,她基本都融入不到那些小姐的圈子里去,这么长时间也就交到阿黛拉这一个朋友。阿黛拉则是个温柔婉约的姑娘,对谁都是一副好脾气,不仅几位老师很喜欢她,其它小姐们和她相处得也很好,这让爱丽丝感到非常羡慕。

    出了阿黛拉,爱丽丝还新认识了一个姐姐,就是和她同一时间来学校的乔治安娜·达西。乔治安娜一开始就对爱丽丝很照顾,这让爱丽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她并不认识达西小姐。不管怎么样,经过几个月的相处,爱丽丝已经将那位善良温柔的达西小姐,真正地看做姐姐了。

    阿黛拉笑呵呵搂着爱丽丝的肩膀,安慰道:“爱丽丝,其实我也就是因为练习得多而已。你不知道,在六岁的时候,我妈妈就请了一个家庭教师教导我琴艺,这么多年也就熟练了。如果你多花些时间的话,就能练好钢琴。”

    阿黛拉在爱丽丝的面前放开了很多,不再顾及那些烦人的礼节,展示出了一个少女应该有的活力。也许是因为爱丽丝没有那些贵族小姐们的做作虚伪,反而多了一些真诚的原因吧。

    阿黛拉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好奇地问道:“对了,爱丽丝。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有人来接你回家,难道你的家不在英格兰吗?”阿黛拉只是有些好奇,因为爱丽丝从来不和她们一起出去逛街,也没见她的家人来看望过她。

    爱丽丝神色一暗,小声说道:“阿黛拉,我没有家,也没有爸爸和妈妈。”说完,爱丽丝便低下了头,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在无数个夜晚,她都会回想起施密特夫人追着给她穿衣服的场景。也许,妈妈会像威克汉姆哥哥说的那样,在天堂无忧无虑地生活吧。

    听着爱丽丝的小声啜泣,阿黛拉一时语结,她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很坚强的女孩,身世会如此悲惨。过了好一会,阿黛拉这才斟酌着语气说道:“爱丽丝,对不起……我不应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爱丽丝很快将自己的负面情绪隐藏起来,笑闹道:“不过我还有个哥哥呢,哥哥对我可好了,经常给我买小点心,还会讲很多有趣的故事呢。只是,他是皇家海军的军官,这次出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一提起威克汉姆,爱丽丝的心里便温暖了起来。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可怕的下午,施密特夫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是威克汉姆哥哥,抱着她不断轻声安慰,并将他带离了那个肮脏龌蹉的地方。

    阿黛拉为了转变刚才的尴尬气氛,故作惊讶地喊道:“原来爱丽丝还有这么优秀的哥哥,以前怎么不听你提起,是怕被我抢走吗。”

    其实阿黛拉用这么夸张的语调和表情,只是想转移爱丽丝的注意力而已。调笑了一会,才正色说道:“爱丽丝,很快就要过圣诞节了,你的哥哥能在平安夜前赶回来吗?”提到哥哥这个话题,阿黛拉便歪着小脑袋,夏天的时候她的二哥不辞而别,到现在也不见人影。每次她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父亲就阴沉着脸什么也不说,母亲也只会在一旁默默地流泪。

    爱丽丝托着精致的小脸庞,看着窗外的蓝天,喃喃道:“哥哥所这次出航的目的地,是那个遥远的东方古国呢,可能需要一年还要多的时间才会回来呢。”

    阿黛拉见爱丽丝这副寞落的样子,心下一软,便说道:“爱丽丝,要不这样,今年你就到我家来过圣诞节吧!”

    爱丽丝没想到阿黛拉会邀请她去家里做客,有些犹豫地说道:“这不太好吧,我和你家里的人都不认识。”

    阿黛拉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拉着爱丽丝的手:“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家里就我一个女孩,我大哥一见到漂亮的小姐就围上去,都不怎么陪我。爱丽丝,你就当陪我了,好不好?”阿黛拉没有提起她的二哥,她想也许她的二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爱丽丝一想与其留在空荡荡的校园来,还不如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呆一起,便答应了下来。

    就在两人讨论怎么过圣诞节的时候,音乐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娇小,披着可爱卷发的女孩走了进来,脸上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兴奋:“爱丽丝,你的哥哥来信了!看地址是从黄金海岸寄过来的。”

    爱丽丝一听是威克汉姆哥哥给她写的信,顿时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两步并做三步走来到那女孩的身边:“太好了,乔治安娜姐姐,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爱丽丝兴奋地从乔治安娜的手中接过信件,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了起来,算起来这可是哥哥给她写的第一封信件呢。

    阿黛拉也为自己朋友感到高兴,微笑着走过来:“你好,达西小姐。你能亲自来,真是太感谢你了。”阿黛拉知道这个大她两岁的姐姐,是达西家族唯一的小姐。虽然现在的达西家没有了爵位,但是在宗教界的影响力还在,据说现在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和故去的老达西先生关系很好。而他们的姻亲家族费茨威廉家族,在辉格党中间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家世,阿黛拉也不敢怠慢眼前这位看似柔弱的小姐。

    乔治安娜只是矜持地点了点头:“阿黛拉·伯克小姐太客气了,爱丽丝的哥哥在走之前,曾拜托我要好好照顾爱丽丝,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突然,爱丽丝惊呼了一声,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信件,小脑袋仰得高高的:“安娜姐姐,阿黛拉,你们快看,哥哥还在里面写了一个故事,叫做·爱丽丝梦游仙境,哥哥在信里说这是亲自为我写的的呢!

    威克汉姆没有读过爱丽丝梦游仙境这本书的原版,他之所以知道这个故事,是因为他看过一部改编自这个故事的好莱坞电影而已。一想到这个故事中的女主角和爱丽丝正好同名,威克汉姆便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专门写给爱丽丝的。反正这本书的作者,现在还没出生呢,威克汉姆也不怕有人来告他剽窃。

    如果是不太清楚音乐大牛贝多芬先生,有没有写出爱丽丝这首名曲,威克汉姆都想在回去之后,直接将这首曲子弹给小丫头爱丽丝听了。

    乔治安娜感到有些讶异,虽然威克汉姆上的是剑桥的院,但是她也知道威克汉姆的成绩实在是不怎么样,她还从来没听说过威克汉姆还有这本事。带着疑问,爱丽丝便问道:“你哥哥还会写故事?”

    爱丽丝一脸自豪地说道:“安娜姐姐,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哥哥还会写诗歌呢。上次在离开伦敦之前,哥哥写的诗还被泰晤士报出版成册呢,诗集的名字好像叫做自由颂。”

    这一下可把乔治安娜给镇住了,自由颂这本诗集质量相当之高,令整个英国文坛惊讶不已。其中的每一首诗单独拿出来,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最近学院的小姐们组织的聚会上,大家都喜欢谈论这本诗集,她怎么会没看过呢?

    只是威克汉姆并没有留下全名“乔治·威克汉姆”,只是留了“威克汉姆”这个姓氏,叫这个名字的人在英国多的是,所以乔治安娜这才没有把诗集和威克汉姆联系起来。

    “呀呀,没想到乔治还有这样的文采,原来我还以为她就只会说些甜言蜜语呢。”说到一半,乔治安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白皙的小脸顿时憋得通红。

    在一旁的阿黛拉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她原本就觉得这个达西小姐对爱丽丝似乎也太照顾有加了,而之前她们两人甚至都不认识。刚才达西小姐提起那位爱丽丝口中的哥哥时,那娇羞的表情很快就印证了她的猜测。虽然心里很好奇,但是阿黛拉也不会鲁莽到开口询问,毕竟她和达西小姐不怎么熟。

    爱丽丝刚要将信件收起来,一张纸条便从信件都滑落了下来。“咦?这是什么东西?”爱丽丝疑惑地将纸片捡起来,才发现这是一张五百英镑的英格兰银行本票。爱丽丝有些奇怪地说道:“哥哥给我寄钱干嘛,上次威廉·爱德华先生才给了我八十英镑呢。”

    乔治安娜摸了摸爱丽丝的头发,说道:“好了爱丽丝,圣玛格丽特的学制是两年,这是你哥哥给你准备的下年的学费呢,你可要好好保管。”

    对爱丽丝叮嘱了几遍,乔治安娜这才向两人道了别,然后快步走到庭院里的一个隐秘地点,注意了旁边没人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封信,打开读起来:

    乔治安娜:

    我不知道我应不应写这封信,因为我曾经伤害过那么纯真,那么善良的你。我承认我当时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那一笔庞大的嫁妆,虽然那只是一部分原因而已。但这个念头只是在我的脑海一闪而过,我就为这个可怕的念头感到深深的羞愧。现在,我真心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

    我知道我年少的时候做了一些事情,让你的哥哥对我充满了戒备和敌意,而你的表哥费茨威廉上校,对我的社会地位和品格都深感不满。但是现在我已经打算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重新振作起来。军舰在海上航行的时候非常无聊,有些时候我会遥望着蓝色的天空和海洋,思念在千里之外的你。

    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了一战针对非洲土著的军事行动。虽然当时非常危险,但是感谢上帝我挺了过来,不仅得到了马噶尔尼勋爵的好感,而且得到了一大笔战利品分润。

    我想也许军队是个不错的地方,如果我能走了大运立下军功,得到国王陛下的授勋,那个时候我就能坦然地面对你的哥哥和表哥。虽然从军这条路很危险,但是为了能和站在同一个高度,我愿意。

    希望下次回来的时候我们会是另一番景象。

    乔治·威克汉姆

    乔治安娜慢慢的将信件合起来,泪水早就忍不住地滚落下来,她从来就没有怪过威克汉姆。但是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即使她知道威克汉姆的目的不单纯,她还是心甘情愿地和他私奔了。

    而现在,威克汉姆要为了能拥有和她在一起的资格,而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在军队中服役,这让她的心里既甜蜜又担忧,但这无疑更加坚定了她的决心。

    “乔治,我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乔治安娜握着手中的信件,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