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专业坑盟友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马噶尔尼勋爵这一番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英国早就对荷兰在南非的殖民地垂涎不已。事实上,在两年后,因为荷兰忙于应对法国的入侵威胁,英国以保护“盟国”海外殖民地为由趁虚而入,夺取了开普敦的实际统治权。

    只是这一计划在英国政府内部属于相当机密的东西,说给他一个小军官干嘛?难道马噶尔尼勋爵要让威克汉姆带领一百来个海军陆战队,直接武力攻占开普敦?

    别逗了,荷兰人可不是黄金海岸的莫西土著,自己这一百来人,还不够开普敦的荷兰军队塞牙缝呢,那些个布尔人(荷兰人与当地土著的混血)可是相当彪悍的存在。

    “那么,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勋爵阁下?”威克汉姆倒是要看看,这两个老狐狸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威克汉姆中尉,你知道最近班图黑人和荷兰人的两次战争吧?”马噶尔尼勋爵没有正面回答威克汉姆的问题,而是再次饶了一个圈子。威克汉姆在心里吐槽不已,谁说的外国人就喜欢直来直去?这马噶尔尼肚子里的弯弯绕绕,一点也不比含蓄委婉的中国官场老油条差。

    威克汉姆对于南非殖民地的那些事情还真不感兴趣,所以也不是太了解。还在有斯丹东男爵这个学霸级的人物在,便开口向威克汉姆解释道:“因为前往东方,和从东方返回欧洲的船只,都会在开普敦停靠补给新鲜的肉类和蔬菜水果,所以荷兰人一方面不断向内陆推进,建立畜牧场。一方面他们组织牲畜贸易远征队,不断袭击科伊人的牧场并抢夺他们的牛羊。如今除了荷兰人牧场里的那些农奴,科伊人已经快灭绝了。”

    马噶尔尼勋爵接话道:“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南非土著,都像科伊人那么软弱可欺。荷兰人在往北和往东扩张的时候,就遇到了班图黑人的一支,也就是科萨人的顽强抵抗。这些班图人使用大盾和长矛,骑着骏马,不断袭击荷兰人在边境的农牧场,让荷兰人头疼不已。而内阁交给我的任务,就是将一批军火送到科萨人那里,以帮助他们反抗荷兰人。而你,威克汉姆中尉,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王国的军人的一切优点,这样的任务交给你最适合不过了。”

    威克汉姆听完马噶尔尼勋爵的话,终于明白了英国人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这也够黑的,现在的荷兰联省共和国,还是英国在欧洲大陆最坚实的盟友。连盟友都坑,难怪小小的岛国能发展成为后世的日不落帝国,实在是这些英国人太腹黑了。

    威克汉姆想一想这样的任务就充满危险,凭什么他要去冒这个风险:“马噶尔尼勋爵,虽然我没有资格对王国的外交政策指手画脚,但是我还是有一个疑问,荷兰人现在不是王国在欧洲大陆的盟友吗?我是说如果我们向科萨人提供武器装备的行动被荷兰人察觉,那荷兰人会不会转投法国人的怀抱?”

    其实威克汉姆对荷英关系还是抱有一定好奇心的,原来荷兰人和英国可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两个国家为了争夺海上利益进行了好几次战争,可谓是世仇。而现在的法国和荷兰至少在政体上是相同的,可偏偏荷兰人和英国人就能走到一起,这让对欧洲历史一向感兴趣的威克汉姆很费解。

    马噶尔尼轻蔑地一笑:“威克汉姆中尉,你以为法国人拼命想邻国输出他的革命理念,是真心想将自由和尊严带到那些国家吗?法国人和荷兰的那些革命分子串联起来不断闹事,是为了在荷兰建立一个更自由民主的共和国吗?那些都是法国人在为自己的贪婪找借口而已!法国人经过这些年的动乱,国内生产凋弊,物价不断飞涨,他们急需大笔的资金来稳定法国的经济形势。虽然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金融业在伦敦金融业兴起后,地位下降不少,但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依然是欧洲大陆最大的金融中心,你说法国人会甘心放弃这块近在眼前的肥肉?况且,法国人在黎塞留时代就对尼德兰地区垂涎不已,荷兰人对法国人戒心很重,所以荷兰人转向法国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马噶尔尼顿了顿,继续说道:“当荷兰的东印度公司被科萨人搞得焦头烂额,又得不到本土支援的时候,王国的皇家海军就可以以帮助荷兰人平息叛乱为借口,进驻开普敦!而荷兰本土基本上,也只会当做这些事情没发生。在一个海上强国的援助面前,一块小小的海外殖民地归属问题,也就变得无足轻重了。只要革命的法兰西还存在一天,荷兰联省共和国将永远会是王国在欧洲大陆的桥头堡!”

    原来是这样!威克汉姆不由得赞同地点了点头,这场表面光鲜的革命的背后,实则是赤裸裸的利益分配问题,任何意识形态都无法左右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就像北极熊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对其它国家则实行大国沙文主义,意图控制社·会·主·义阵营里的其它国家。

    不过对于马噶尔尼勋爵的乐观估计,威克汉姆实在是不敢苟同,荷兰联省共和国在面对法国人的“解放军”时,还真没有支撑多久就崩溃了。在亲法的巴达维亚共和国成立后,英国也将失去了在欧洲大陆最后的一个立足点。

    不过看马噶尔尼勋爵那副自信心爆棚的样子,威克汉姆还真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英国人的自信心是从哪里来的,即使在大英帝国分崩离析之后,依然自视甚高。

    “那么,为什么是我,勋爵阁下?毕竟我还没有去过开普敦,对那里的情况也不是很熟悉,我想我并不是这一任务最好的人选。”这才是威克汉姆最为疑惑的地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事是无缘无故的吧。

    马噶尔尼勋爵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回事,对一个下级军官竟然有如此好的耐性。首先是眼前的年轻人,和英国政坛上举足轻重的费茨威廉家族,有着分割不开的联系。再次就是因为,很少会有年轻人在自己的面前会如此不卑不亢吧。

    “因为你的面孔够生,你的职位也够低!我想再达到开普敦后,荷兰人的眼线很容易就忽视掉你。如果使团成员中的任何一人消失不见了的话,那些荷兰人难免会起疑心。”听了马噶尔尼这话,威克汉姆不禁满头黑线,被人直白地说“那是因为你只是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这才将任务交给你”,还真是是一点面子都不留。

    马噶尔尼威克汉姆有些微红的脸颊,不禁有些好笑,在他的印象里,威克汉姆一直是一个沉着冷静的年轻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能看到他发囧的样子,还真不容易啊。

    “对了,到了开普敦港之后,你就不用下船了。午夜时分我的人会用交通艇,将你送到一艘商船上,那名叫杰夫的商人是我们的人,他会负责安排你和科萨人接头。之后你的任务就是将这艘商船带来的军火,押送到科萨人的部落里,并鼓动他们立刻对荷兰人发动袭击,你能做到吗?”

    威克汉姆点了点头,这个计划还算严密,反正自己也只是一个小人物,荷兰人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但是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勋爵阁下,那批武器不会是我们军队里的制式武器吧?如果这些武器被荷兰人缴获了,对于王国来说,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马噶尔尼赞赏地点了点头,他喜欢和聪明人一起共事,这样能避免不少麻烦:“对于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威克汉姆中尉。那批武器都是法国海军在巴黎发生革命后,向外界抛售的!这批军火里的所有步枪,都是地地道道的法国货,和我们不列颠一点关系都没有。”

    “勋爵阁下,我接受这个任务。我不能像你保证什么,但是我会尽我所能去完成这件事。”威克汉姆突然发现,自从参军了之后,他越来越多地牵扯到一些事事情中,不管是他有意还是无意的。威克汉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拒绝了马噶尔尼的话,他以后在军界就不要混了。

    马噶尔尼难得地拍了拍威克汉姆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在这次任务之后,我会让印度总督,提前将你的军衔晋升到上尉,这是你应得的。”

    在中低级军官的任命问题上,印度总督有不经英国国内的同意直接任命的权力,但这也只限于印度屯驻军。马噶尔尼似乎是看出了威克汉姆的疑问,微笑着说道:“印度总督是我的朋友,你的任命只需以后向英国海军部报备就可以了,这点你可以放心。毕竟我们和本土相隔万里,不可能事事都向本土报告。”

    得到马噶尔尼的保证后,威克汉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没有那一个男人不期望着得到更高的地位,他自然也不能免俗。通过这几个月的经历,威克汉姆已经深刻认识到这个时代的欧洲阶级观念到底有多严重,如果没有相应的地位,那就是有再多钱的也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所以现在威克汉姆对在英军里服役已经不那么排斥了,说得功利一点,军队里的高级军官不仅受人尊重,还有机会用战功换取英国国王册封的世袭爵位或者终身爵位,而威克汉姆现在的目标,就是向中高级军官的行列迈进!

    道过谢并说了一堆没有营养的话后,威克汉姆便退出了舰长室。舰长室外,巴奈特焦急地来回踱着步子,脸上带着些许愧疚的表情。见威克汉姆从舰长室里出来,巴奈特便迎了上来:“长官,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来说这件事,我很不赞同舅舅的一些做法,可是.……我也改变不了什么。虽然这件事情让我难以启齿,但我还是决定告诉你,长官。”

    威克汉姆有些奇怪,巴奈特这家伙前言不搭后语的,也不知是在闹哪一出,便问道:“巴奈特,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巴奈特神色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咬牙说了出来:“长官,我知道你这次的任务,是押送一批军火去科萨人的部落。但是这项任务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布尔人的民团,已经连续对科萨人发动了一个多月的猛攻,以报复科萨人对他们边疆牧场的袭击。长官这个时候去可是很危险的!要是你被布尔人给抓住了,那绝对就没有生路。那些布尔人最紧张的就是帮助科萨人训练军队的白人,抓到一个绞死就一个!”

    威克汉姆楞了一下,难道就因为这个事情来向他道歉,那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巴奈特,自从我们成为联合王国军人的那天起,就会面临着无数的危险和死亡,但要是因为害怕危险和死亡而退缩,那么我就不配成为一个军人,如果是这一点的话你大可不必如此。”

    听了威克汉姆的话,巴奈特觉得中尉在自己心里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起来,便一股脑地将他知道的说了出来:“长官,其实这一次的任务原本是要让我去的,你也知道艾文不够机敏,而伯特又有伤在身。因为我的军衔最低,荷兰人也不会注意上我。可是因为这个任务危险性很高,舅舅担心我的安危,就把你换上去。对不起,长官……我……”

    威克汉姆眯着眼,缓缓说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这种事情并不是能随便拿出来说的,因为这也关系到马噶尔尼勋爵的颜面。

    巴奈特低垂着头,停顿了一会才说道:“长官,因为我觉得我们是朋友!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恐怕上帝也不会原谅我的良心。”

    威克汉姆这才笑着拍了拍巴奈特的肩膀,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也是我威克汉姆永远的朋友。巴奈特,你就不用自责了,其实我也是自愿接受这个任务的。中国有句话叫‘富贵险中求’,我想在任务结束之后你就得叫我上尉先生了,哈哈……”

    被威克汉姆这么一调侃,两人间的气氛也没有刚才那么沉重,巴奈特郑重地说道:“上帝保佑你,长官!你一定要安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