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一日城破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居住在黄金海岸的加纳人,有别于其他黑非洲地区,其文明程度已经摆脱了简单的氏族部落文明,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封建社会制度。为什么说只是一只脚呢?因为此时的加纳土邦,是一种混合部族政治的混合体。也就说,这些土邦说穿了就是比较大的部落联盟而已,顶多是内部的组织体制更加精细而已。

    处于此种半封建文明的莫西人,自然产生不了高水平的建筑物,或者功能齐全的城镇。威克汉姆眼前的莫西王城,明显是用版筑法修建而成,土木混合的城墙大概就在三米左右。这样城墙防御冷兵器军队都吃力,更别说进入了火器时代的欧洲军队了。

    威克汉姆心底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高兴的是这么简陋的城墙,有利于英军的进攻作战。担忧的是,这么一个更像湘西土匪山寨的莫西王城,里面能藏有什么好东西?威克汉姆现在开始怀疑,莫西王城到底像不像史坦利上尉所说的那样,里面藏有近十万英镑的财?

    莫西王城与其说是一座城池,不如说是欧洲中世纪领主的城堡。其外围是一些乱糟糟的草顶土坯民房,其核心部分就是莫西土王的宫殿,被一道高度三米多一点的土墙包围起来,上面有些粗糙的箭楼和瞭望塔。当然,莫西王城的城门,和中世纪那些包铁硬木城门相比就差远了。因为莫西人的低建筑水平,那道歪歪斜斜的城门也就是用一些厚木板,再钉上一些生铁条用以加固而已。

    在发现出现在城外的英军后,那些居住在王城外围的莫西土著,便逃入了城墙内避难。那道简陋的城门,在几个莫西士兵的合力推动下,吱吱呀呀地闭合了起来。箭楼上的莫西弓箭手,则将骨箭抽出搭在弓上,随时准备向敢于攻城的欧洲殖民者加以还击。英军士兵们甚至可以看到不高的城墙上有人影晃动,应该是莫西战士正在城墙上准备防御,不过人数并不是很多,看来史坦利上尉对莫西人再无战力的估计是正确的。

    史坦利上尉策马来到威克汉姆面前,说道:“威克汉姆中尉,莫西人的防御设施对于我们英勇的军队来说,简直就是个笑话!只要将两门火炮推进城门一百米处,用实心弹加以轰击。不超过三轮齐射,我的炮兵就能将那笑话般的大门给轰开!”

    英国殖民者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将这片地区开辟为殖民地,并不是加纳人有多强的战斗力,而是因为以现在英国在加纳的军事存在只能海岸线,远点的内陆地区就鞭长莫及了。熟知欧洲殖民历史的威克汉姆知道,直到1880年左右,加纳全境才沦为大英帝国直接管辖的殖民地。

    不过这次不一样,威克汉姆本来就只是抱着抢一把就走的念头,并不需要在该地区保持长期的军事存在。况且莫西人的兵力优势已经被破除,王城防御十分薄弱,正好是陆战队独立连趁虚而入的好时机。

    威克汉姆将陆战队士兵和黑森佣兵排成单薄的两列,直接推进到距离城墙五十码的地方,用滑膛枪火力压制城头的莫西守军,以掩护火炮抵近射击。莫西弓箭手见敌人已经攻城,便从木质的城垛后面探出头来,快速射出一波波箭雨。

    英军因为靠得太近,而且处于低势的一方,所以在莫西人射出两波箭雨后,密集的步兵线列顿时倒下了二十几人。中了箭伤的士兵,很快就被后面冒着箭雨的预备队,拖下去交给随军医生莫迪医治,以免伤兵的哀嚎声影响前方的士气。

    虽然英军这么快就伤亡了二十几个人,但莫西的弓箭手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凡是敢于露出上半身,进行还击的莫西弓箭手,基本都被英军滑膛枪发射的炙热铅弹,给打得血肉模糊、哀嚎不已。

    趁着城头的莫西守军被英军火力给压制住,威克汉姆连忙下令炮兵组,将两门三磅步兵炮推进到距离城门六十码的地方,开始装填实心弹。瞭望塔上的莫西士兵,在看到英军将火炮推了上来后,顿时着急地大喊大叫,向城墙上的守军示警。

    莫西王城的卫戍将领,可不是什么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他对白人的这种可怕武器,有过惨痛的教训。他连忙让莫西弓箭手优先攻击英军的炮兵,以期能拖延英军开炮的时间。不过那个莫西守将在慌乱之中却忘记了,莫西人粗制滥造的弓箭,射程是不可能给八十码以外的黑森炮兵造成威胁的。

    很多莫西弓箭手在接到头领的命令之后,只能硬着头皮直起身来,向英军的炮兵还击。但大部分莫西弓箭手,还没来得及射出箭支,就被城墙下英军步兵给打成了血葫芦。唯一几个幸运儿,射出的箭支也只是软绵绵地落在几个黑森炮兵的身上,连挠痒痒都不够。那些黑森雇佣兵见状,纷纷用德语大声地笑骂起来,有几个家伙甚至当众脱下裤子,一边笑一边朝莫西人的方向撒出“嘲讽之尿”。

    史坦利上尉老脸一红,他手下这帮雇佣兵的军纪散漫得很,有些时候甚至是有些粗俗。以前也就算了,如今当着英国海军陆战队的面,顿时让他有种丢脸丢到外国去的感觉。不过威克汉姆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经过那几个黑森雇佣兵这么一闹,战场上的紧张气氛确实消散了不少。

    不一会儿,炮兵通过令旗通知威克汉姆,火炮已经装填完毕。威克汉姆便让自己身边的信号兵,打出了代表开炮的令旗。接到命令后,两门早就蓄势待发的三磅步兵炮,很快就发出了“战争王者”的怒吼。

    炙热的炮弹带着破空的声音,很很地击中了莫西王城的木质城门。只是莫西王城的城门,咯吱咯吱地晃动了几下,却没有轰然倒下。威克汉姆见状摇了摇头,这三磅步兵炮虽然移动和部署速度较快,但威力和六磅炮、十二磅步兵炮相比,威力就差得多了。见到城门依然无恙,莫西守军发出了兴奋的呐喊,本来焦虑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

    听着城墙上传来的阵阵呐喊声,威克汉姆嘴角上挂着一丝冷笑,这帮野蛮人高兴的太早了!三磅步兵炮原本就只是一种用来打击对方步兵的小型火炮,攻城可不是这样的小炮所擅长的。但这条作战经验只在欧洲才有效,莫西人那不怎么靠谱的城门,也许能顶住三磅炮的一轮齐射,不过两轮,三轮呢?

    那些黑森炮兵们也没有在意那岿然不动的城门,只是默默地清理炮膛、装填弹药,一切显得井然有序。在五分钟的时间里,这两门火炮再次打出了一轮齐射,两枚实心弹丸无不例外,全都轰击在了城门上。等第四轮齐射结束的时候,那一扇千疮百孔的木质城门在也承受不住如此近距离的火力轰击,在莫西人绝望的尖叫声中,轰然倒塌!

    和莫西人如丧考妣的表情相反,英军士兵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因为威克汉姆已经在攻城前,就宣布这次进城后,抢到的战利品都按照比例分配!

    鲁尔所在排一马当先,率先从已经失去防御屏障的城门口一拥而入。所有的士兵都憋足了劲头,想要先找到莫西土王所在的宫殿,相传那里的地砖都是用黄金铺成的。见英军进入了内城,本来士气就不高的莫西守军便一哄而散。胆子大点的,甚至悄悄打开了王室库房的大门,准备浑水摸鱼。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莫西王城便陷入了一片混乱,到处是冲天的火光。

    忠于莫西土王的王室卫队并没有一哄而散,而是在人手一支滑膛枪,排列在宫殿入口处,准备阻击入侵的英军。这支王室卫队虽然人数不多,但武器全部采购自荷兰,并由荷兰教官一手训练,是一只准近代军队。

    一心只想快点进入王城抢·劫的第二排,一头就撞在了莫西王室卫队构建的防线上。早已等候多时的莫西王室卫队,很快就按照欧洲的步兵战术,打出了一轮火力齐射!

    鲁尔手里握着步枪,心里想的却是金灿灿的黄金,等抢到足够的战利品,他就回汉普郡,买到了一个小庄园,然后成为令人尊敬的乡绅。还没等鲁尔想到自己未来的妻子,长什么样子的时候,突然间他觉得脸上溅了温热的液体。鲁尔伸手摸了摸脸,才发现这些温热的液体竟然是猩红的鲜血!而旁边的同伴,不知什么时候胸口已经中了一枪,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软塌塌地倒在了地上。鲁尔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抬头才发现前方四十码处,正整整齐齐排列着一支手拿滑膛枪的莫西军队。

    只是一个照面便损失了七八个士兵,伯特心里肉疼得要死,这些该死的黑蛋到处都是,可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是死一个就少一个,都没有地方去补充。要是不顾伤亡,伯特有信心只需两轮对射,就能将莫西人的火·枪队给击溃,但这样的战损比,实在是让远离本土作战的英军无法接受。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伯特当机立断,让二排的士兵散到街道两旁,以免成为莫西火·枪队的活靶子。

    威克汉姆见前面的攻势受阻,眼皮止不住地狂跳,心想前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果然,一位手臂上还带着血的士兵,来到了威克汉姆的面前,说道:“报告威克汉姆中尉,伯特少尉在宫殿门口遇到了莫西人的火·枪队,伤亡过大,一时无法向前推进。”

    什么时候非洲老大哥这么聪明,都知道编练火·枪队了?威克汉姆心中惊愕,没想到对方竟然跨入了火器时代!威克汉姆不知道的是,法国在爆发大革命之后,忠于王室的法国海军断了军费来源,自然是将注意打到了堆积在布列塔尼军港的大批军械物资上。

    其中有数万支步枪,在此期间被贩卖到了欧洲各国。莫西人手中的火·枪,正是法国外流步枪其中的一批。不过卖枪给莫西人的不是法国海军,而是在此地和英国商人有着竞争关系的荷兰人!荷兰在加纳的商业势力,早就在英国的蚕食之下步步萎缩,为了给不断向加纳内陆扩张的英国制造麻烦,荷兰人不予余力地加强当地的土著力量。莫西人的火·枪卫队,就是荷兰人对抗英国人的棋子之一。

    威克汉姆心中一紧,要是关键时刻掉链子,那就之前的努力岂不白费了?想到这里,威克汉姆紧张地向那个士兵问道:“莫西人的火·枪队有多少人?”那士兵不敢隐瞒,连忙将自己所看到的,都说了出来:“威克汉姆中尉,前面的莫西火·枪队人数并不多,只有一百来人,看样子应该是莫西土王的卫队。”

    威克汉姆听到这里就彻底地放下心来,这支百来人的火·枪卫队,人数还是太少了,不足为惧。不过要如何消灭对面的莫西火·枪队,却让威克汉姆犯了难。难道要让英军按照这个时代的排枪击毙战术,和莫西人面对面玩撸啊撸?要是威克汉姆敢这么干的话,那陆战队独立连打完这一仗,也就残了。

    旁边的史坦利上尉似乎明白了林梓涵在担心什么,便开口说道:“威克汉姆中尉,要不然我们将火炮推上去?火炮的散弹射程一般都有上百米,这样的距离下,莫西人的火·枪队不能给我们的炮兵造成威胁,但我们的炮兵却能攻击到对方。”这个时代欧洲人,还没有将火炮用于巷战的经验,史坦利上尉的建议这绝对是划时代的提法。

    威克汉姆眼前一亮,这个战术不就是拿破仑在镇压巴黎王党分子的成名之战嘛。当时拿破仑受督政府委托,带领数百兵力防御国民议会所在地。面对对方绝对的优势兵力,拿破仑创造性地将火炮拖入了巴黎的街区,对着冲过来王党军队一顿葡萄弹伺候,将近六千人的王党分子顿时被杀得血流成河。

    现在的英军完全可以模仿这个战术,给大炮加上“刺刀”,近距离轰击横在莫西王宫前的莫西火·枪队!这时,威克汉姆看向史坦利上尉的目光也变得佩服起来,这家伙能相处这样的办法,绝对不简单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