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血战加纳 三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阿莫联军如同海边的浪潮,看似势不可挡,但只要遇到坚固堤坝的阻隔,也只有不甘心地退回去。待加纳人撤回出发的营地之时,威克汉姆才发现,自己的亚麻衬衣已经完全湿透了。不知道是天气太热的原因,还是被刚才那千钧一发的战局给惊出的冷汗。

    随军医生是个叫莫迪的小老头,此时他正带着他的小学徒,处理那些刚才中箭的士兵。大部分士兵都比较幸运,因为箭头质地的缘故,箭伤并不深,莫迪只是将箭头拔出来,上一些药便可以了。而另外一个倒霉家伙,则被射中了颈部大动脉,猩红色的血液止不住地往外流,眼看是活不成了。也是海军陆战队独立连自成立以来,第一个在战斗中阵亡的士兵。

    威克汉姆来到第一道防线,发现伯特少尉正紧张地盯着那边加纳人的动静。刚才那一次进攻实在是太险了,要不是伯特和艾文及时控制住恐惧在士兵间的蔓延,说不准这一会第一条防线已经易手了。

    伯特见威克汉姆正朝这边走过来,连忙起立行了一礼,说道:“长官,你怎么来了?”那吃惊的样子,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是伯特少尉正嘲笑威克汉姆中尉在战斗的时候稳居后方,战斗结束的时候才出现在前线。伯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这个人对人情世故不是那么敏感,说话有些不过脑子,容易得罪人。

    威克汉姆摆了摆手,心里暗骂这小子什么意思,沉着脸说道:“伯特少尉,这是我的连队,我和我的士兵们呆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伯特见威克汉姆的脸色不太好看,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让人给误解了,连忙讪笑道:“长官,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前面比较危险,作为全军的最高指挥官,你应该呆在后方。对了长官,那两门火炮部署好了吗?”伯特对巴奈特将火炮部署在后面颇有微词,要是刚刚火炮在第一条防线上,刚才就不会那么惊险了。

    威克汉姆不可置否,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尴尬,火炮这玩意他是一点都不懂。反正那几个德意志炮兵很专业,根本就不用自己和巴奈特插手。所以有些闲的威克汉姆,便过来第一条防线转转,看看部署上还有没有什么漏洞。

    多亏前方那一片不大不小的沼泽地,这才迟滞了敌人冲锋的速度,要不然七十码的距离,还真不够英军打出这么多轮齐射。敌人要是冲了上来,那英军还真就要陷入肉搏战了。威克汉姆转了转,觉得整条防线在史坦利上尉这个老兵的安排下,十分得当,也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便返回了村子后的炮兵阵地。按照昨天定下的作战计划,穿过村子的加纳人将在这里享受到一次“金属风暴”的待遇。

    过了一会,加纳人再次发动了第二次冲锋。他们的战术和上一次相比,基本没什么变化,还是一窝蜂地往上冲。只是脚下深深浅浅的淤泥,总是让他们的速度无法快起来。通过刚才的战斗,海军陆战队的菜鸟们总算是淡定下来了,脸上不会再有惊慌失措的表情,装弹、射击都颇有节奏感。

    史密斯举着手中的枪,瞄准了加纳人跑在最前面的悍勇之徒,镇定地等待着军官下达开火的命令。在半个小时前,这些人高马大、满脸杀气的黑人战士,确实令这个老实的铁匠感到十分地害怕。而现在,他对这种没有脑子的黑鬼,却是十分的不屑。这种最勇猛、冲锋在前的人,总是死的最快的人。这应该就是威克汉姆中尉所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吧,史密斯这么想到。

    在伯特高声下达开火的命令后,史密斯迅速地扣动了扳机。刚才那个黑人战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举起了手中的木盾作为防御。只是他没想到是,能轻松防御住铁箭的兽皮木盾,竟然直接被高速的弹丸打了个对穿。已经变形了的铅弹翻滚着,射入了这个加纳战士的身体,将里面的内脏直接搅了个稀巴烂!这种变了形的铅弹,不容易贯穿人的身体,容易给人体造成最大的伤害。这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黑人战士,瞪着铜铃般的大眼,不甘地倒在了沼泽地里。

    在弥漫的硝烟里,史密斯似乎看到了对面那个铁塔大汉的倒下。不过他可没有时间去思考其他的东西,只是机械地将滑膛枪递给后面的人,又接过了一支装填好了的滑膛枪。海军陆战队前后的配合愈来愈流畅,如同一部高速运转的杀人机器。

    因为这个小村庄独特的地理位置,阿莫联军要想突破英军的防线,就只能从正面突破,这加纳人流尽了鲜血。巴奈特少尉拿着单筒望远镜,观测着正面战场的态势,心里十分地焦急。每一个男人的心中,都隐藏着暴力的因子,在望远镜里伯特那家伙,正得意洋洋地举着指挥刀,不断给本排的士兵下达射击的命令。巴奈特看得心痒痒,恨不得自己也指挥着全排士兵杀上去。

    不过巴奈特总感觉自己右侧方的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似乎有人在里面潜行。想到这个可能,巴奈特虽然心生警惕,但还是没太在意。就算阿莫联军派出步兵,从侧方迂回,那也只是添油战术而已,根本不起什么作用。一直以来很谨慎的巴奈特,一番权衡利弊之下,最后还是下令自己的排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史坦利上尉骑着军马,不断在胸墙后面来回巡视。虽然本方又有十个人中箭受伤,不过总体局势还是好的,莫西人拼尽全力也无法突破第一道防线。这让他心下大定,心想右侧的伏兵和后方的火炮真是浪费了,要是都拉到第一线,那火力就更强了。

    突然,史坦利上尉只感觉地面有些微微震动,这让见识过波兰枪骑兵冲锋的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鲁尔也很奇怪,胸墙上的一些小石块,竟然在在震动中掉落在了地上!很快,英军便被这个惊变给吓了一跳:只见右侧的小树林竟然一下窜出了一队加纳骑兵,正朝这边的冲了过来!在机枪没有出现的时代,拥有高速机动和突防能力的骑兵,对上步兵那是拥有绝对的优势。

    加纳骑兵的人数不是很多,只有一百来骑。不过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英军顶多能齐射一次,这些骑兵便可以冲到胸墙面前。史坦利上尉突然想起身后,那条被威克汉姆中尉称之为“交通壕”的奇怪壕沟。昨天那些黑奴足足挖了一下下午的时间,才将那条壕沟挖到直通村子后面。

    史坦利上尉恍然大悟,如果士兵在“交通壕”里撤退,那么骑兵对撤退过程的威胁,也就小了很多。想通壕沟的作用,史坦利上尉果断地下达了从壕沟向村子后面撤退的命!

    鲁尔和史密斯也被那地动山摇的骑兵冲锋给吓蒙了,在听到军官下达了撤退命令后,忙不迭地转过身跳入了战壕。只有不到十秒的时间,加纳人的骑兵便越过了胸墙,砍倒了数个来不起跳入战壕的英军士兵。后面的加纳步兵因为没有了英军密集的弹幕阻隔,行进速度顿时快了起来,眼看第一条防线就要失守了。

    一直潜伏在侧翼的巴奈特,也被这一变故给吓了一跳。他这才意识到侧翼隐秘火力部署的重要性,对威克汉姆也多了一丝敬佩。见第一条防线的英军士兵都撤入了壕沟,巴奈特也不怕误伤到自己人了,连忙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阿莫联军还没来得及高兴,便被侧翼突如其来的火力给打蒙了。因为忙着阻止英军从交通壕中撤退,而失去速度的骑兵,顿时成了侧翼英军眼中最好的靶子!早就准备已久侧翼英军,很快就打出了三轮齐射,将那百来人的骑兵打成了个半残。壕沟中的英军趁着这个空档,顺利地撤到撤到了村后。

    而这个时候,加纳人的步兵也翻过了胸墙,第一条防线宣告失守。巴奈特少尉见主力都撤回了村后,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便带着部下撤回村后的胸墙,已加强第二条防线的火力。

    将整个战况尽收眼底的威克汉姆,拍着胸口暗道好险,要不是在侧翼安插了一支策应的伏兵,刚才加纳人骑兵的全力一冲,英军早就陷入了混乱之中。谁也没想到,加纳人竟然将小队骑兵,沿着树林推进到这么近的地方!还好在森林里骑兵速度十分缓慢,出了森林才开始加速冲锋,这让英军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

    从前面撤回来的士兵显得惊魂未定,在军官们的呵斥下,才在第二道胸墙后快速整队,重新建立防线。出村的主要道路前,是两门已经装上葡萄弹的三磅炮,随时准备给莫西人迎头痛击。

    村子里散落的建筑物,对阿莫联军人的集结,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好一会,步兵才在残余骑兵的带领下,从村庄的主道路,朝英军的第二道防线扑了过来!因为村庄的道路有些狭窄,阿莫联军全都挤在一起,整个场面显得乱哄哄的。

    威克汉姆手心冒汗,知道这场战斗最关键的时候到了,是吃肉还是吃屎,就看这一次了!在加纳人距离胸墙一百米的时候,两门三磅炮首先开始发言了!伴随着沉闷的炮声,近两百枚小弹丸,高速旋转着从炮口喷薄而出!

    前面的加纳骑兵连人带马,被密集的弹丸直接打成了血葫芦,道路上一片猩红。因为加纳人的队形实在是太密集了,两门火炮只开火了一次,在那狭小的村口便死伤惨重,近四十多人在瞬间就倒在了地上,凄厉的叫声如同地狱的鬼魅一般。

    阿莫联军的攻势为之一顿,他们没想到英军在村后藏了两门后炮。再莫西土邦的大祭司出现之后,那些土著士兵又很快又双眼血红,悍不畏死地朝英军冲来!威克汉姆暗叫糟糕,这些加纳人在宗教精神的激励下,还真是不要命了!

    很快,集中了英军全部人马的第二道防线,很快打出了弹丸更加密集的几轮齐射,死死地将莫西人钉在村口!战斗进行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小村庄的村口便已经尸横累累,如同一台不断吞噬碎肉的绞肉机!

    阿莫联军的统领见己方伤亡惨重,便改改变了进攻的策略。加纳战士不再朝着村口一窝蜂地冲击,而是从村子边缘的建筑缝隙之间,穿插出村。这个战法的改变,虽然使得莫西人的兵力分散了,但同时也分散了英军的火力。在多个方向出现了敌人之后,威克汉姆感觉压力倍增,好几次都被加纳人冲到了阵前,还好史坦利上尉指挥着黑森雇佣兵,一顿刺刀将那些突入防线的黑人,给赶了回去。

    两门三磅小炮在炮兵的操纵下,变成了近距离大杀器,哪里人多,就朝哪里轰一梭子散弹过去,所到之处无不是断臂残肢,血流成河。最终,在这样高效率的屠杀下,加纳人终于顶不住心头的恐惧,抛下手中的长矛,朝后面跑去!威克汉姆重重地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心想这些非洲老大哥的毅力真是不一般,战损达到四成才溃退,比一般的军队要强。

    现在的阿莫联军只是被击溃,却没有被打败,如果等他们重新集结整编,一支不少于四千人的军队又将会出现。所以威克汉姆不能让加纳人有喘息的机会,英军必须一鼓作气,将这支军队完全驱散。转过这些念头的威克汉姆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对士兵们大喊道:“先生们,野蛮人正在溃退,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拿起你们手中的枪,让这些野蛮人在不列颠联合王国的枪口下颤抖吧!”

    史坦利上尉等一众军官,被威克汉姆的举动给惊呆了。这种情况下击退十几倍于己的敌人,已经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样冲出去不是徒增伤亡么?但是最高指挥官都冲出去了,史坦利上尉只好让手下的雇佣兵,跟上海军陆战队的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