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朴茨茅斯军港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朴茨茅斯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港口。1191年,英格兰历史上有名的十字军战士“狮心王”,查理一世开始在波特西岛上筑城设镇,朴茨茅斯开始存在于英格兰的行政地图上。当然,后人之所以对这个城市有着非常高的熟悉度,不是因为它悠久的人文历史,而是因为朴茨茅斯港一直都是英国皇家海军最重要的母港基地。

    1496年,英格兰政府将海军造船厂设置在了这个风光迷人的军港,从此朴茨茅斯见证了一系列英国名舰的诞生。最为典型的例子,比如纳尔逊的旗舰、英国皇家海军的象征——“胜利号”,就是在此建造下水的。还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海军最先进的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也诞生于此地。

    1540年开始,朴茨茅斯就成为了皇家海军的战略性军事基地。朴茨茅斯港距离伦敦一百零一公里,是扼守英吉利海峡的军事重镇。英国之所能在欧洲数次规模宏大的大混战中独善其身,凭借的就是驻扎于此的英国皇家海军主力舰队。拿破仑战争时期,因为有了这道战略屏障,法国军队登陆英国的任何企图都以失败而告终。

    二战时期,英国和法国的残余部队就是从敦刻尔克撤退到这里,为盟军保留了宝贵的反法西斯力量。同样,二战史上最宏大的两栖登陆作战——诺曼底登陆战行动期间,盟军部队便是这里出发的。朴茨茅斯,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地映在了英国近千年的历史中,它是英国航海精神的最直接的一个缩影。也正是这种精神,将欧洲的边陲小国英格兰,带到了日不落帝国的宝座。

    出发前,林梓涵拜访了对自己帮助莫大的伯纳子爵,亲自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感谢。之后,便坐着威廉的马车,一路风尘仆仆地赶到朴茨茅斯港。因为朴茨茅斯距离伦敦并不是太远,进入汉普郡三天的时间后,两人便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要说这朴茨茅斯最为标志性的一个建筑,便是位于怀特岛上的一个巨型灯塔,这个用花岗岩建造的白色灯塔,即使在大雾弥漫的天气,也能为远航归来的皇家海军的军舰指明了进港的路线。港湾两边的山峦上设置了大概五个到六个炮台,形成了一个完备的交叉火力,那狰狞的重炮,如同在向敢于进犯朴茨茅斯港的敌国海军,发出一个危险的讯号。不过对军事略懂的林梓涵知道,这只是在暴露明面上的防御力量,但那郁郁葱葱的山间树林中,绝对隐藏着数个预备火力点。

    笔直的石制栈桥上,则停满了大大小小的风帆军舰,那桅杆如林的场面让每一个造访者都从内心里感到震撼,英国果然是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和海上马车夫荷兰的新兴海上强国。林梓涵并没有过多地在城区停留,而是找了一个熟悉此地的当地人,带着威廉的马车前往位于码头区的皇家海军军营。

    皇家海军的办公地点和营房位于军港的左侧方,是一组用红色砖石建造的建筑群,一反目前正流行的巴洛克风格,倒是有些像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简约风格。林梓涵看着守卫森严的军营,撇过头对威廉说道:“威廉,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知道你是一个值得信赖、勤恳又没有什么坏习惯的小伙子。所以,我现在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请求你帮我一个忙。”

    威廉·爱德华本来以为自己遇到一个好主顾,可以安定地一直为这位慷慨的先生服务,没想到这位先生竟然加入了海军,这让他的打算落了空。本来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可此时威克汉姆用一副商量的口吻和他说话,威廉心中的那一点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先生,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就是,我一定尽力而为。”

    林梓涵从衣服里拿出了一百五十英镑的银行本票,说道:“威廉,虽然我在圣玛格丽特学院的一个朋友,答应我照顾爱丽丝,可是我还是不太放心。这里有一百五十英镑,其中的五十英镑算是我付给你两年的薪水,另外一百英镑则是为爱丽丝应急用准备的。爱丽丝,就拜托你了。”

    威廉连忙摆着手推辞道:“先生,我不能要那五十英镑,这对于我来说太多了!我知道我根本值不了这么高的薪水,所以还是请先生收回。不过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爱丽丝·施密特小姐的。”威廉在心里直感叹爱丽丝的好命,被先生收养为妹妹后,她就不再是一个没妈妈的野丫头了,而是一个真正的小姐了。

    林梓涵摇了摇头,执意把钱塞给威廉:“威廉,你一定要收下!这只是一个朋友的请求,况且这不是你应得的吗?不收下这些钱,你还得去当马车夫,那还怎么安心去照顾爱丽丝?”威廉听听了这一席话,便默默地接过那笔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大额款项,心中为林梓涵的信任而感动:“先生放心,我一定照顾好爱丽丝·施密特小姐,直到你出海回来!”

    林梓涵拍了拍威廉的肩膀,笑着说道:“就这样吧,威廉。你先找个旅馆住下,在我出航前的这些天,可能还会有事情会麻烦你。”对于这个时代的出海航行,林梓涵仅有的一点认知也不过是从加勒比海盗和怒海争锋这两部电影上得来,而威廉这个家伙以前可是英国东印度公司商船的水手,正好可以询问一些航海的注意事项。

    给卫兵出示了委任状后,卫兵恭敬地敬了一个礼,然后将林梓涵带到了狮子号舰长,也是这次出使舰队的指挥官威廉·奥德里奇上校的办公室。

    林梓涵在进门之前已经询问过卫兵一些英军的礼节礼仪,所以在进入办公室之后没有显得很慌乱,而是像模像样地向奥德里奇威廉敬了个军礼:“尊敬的奥德里奇上校,皇家海军中尉军官乔治·威克汉姆向你报道。”在前世林梓涵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所以他在大学期间曾经为了一些训练补贴加入了预备役,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训练。所以在面对身着戎装的上校先生时,林梓涵便不自觉地立正站好。

    奥德里奇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抬起头来打量着站的笔直的林梓涵,心中不禁赞叹一声,好一个硬朗的小伙子,是个当军人的料。“威克汉姆中尉,请出示你的委任状。你知道的,这是例行公事。”奥德里奇上校的语气还算客气。

    林梓涵连忙将委任状,以及伯纳子爵写的亲笔信递了过去:“奥德里奇上校,这是我的委任状,还有伯纳子爵让我转交给你的亲笔信。”这封亲笔信是林梓涵最后一次拜访伯纳子爵的时候,伯纳子爵亲自交给他的,并说狮子号的舰长是他的老部下,看在他的面子上应该会对林梓涵照顾一二。

    威廉·奥德里奇检查过委任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抽出那张信件看了起来。“关系户”?奥德里奇看完信件后,心里便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个想法,对林子涵的感官也没有刚才那么好了。他确实会看在老长官的面子上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照顾一二,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关系户的深恶痛绝。因为奥德里奇的出身并不显赫,之所以在今天能做到这个位置上,靠的都是自身的努力,这让他对那些凭借着家世得到军官委任状的贵族子弟没有好感。显然,奥德里奇上校将林梓涵划到了靠父辈吃饭的贵族弟子行列里去了。

    林梓涵有些摸头不着脑了,眼前这位中年军官刚刚还和颜悦色,怎么看了伯纳子爵的信之后,脸色便黑得能滴出水来,难道伯纳子爵的面子不好使了?奥德里奇上校将信件放在书桌的抽屉里,没好气地说道:“威克汉姆中尉,伯纳子爵的信件我已经看过了。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所擅长的东西,这样能让我在给你安排职务的时候方便一些。”

    林梓涵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说道:“奥德里奇上校,我毕业于剑桥大学古典专业,不知道这算不算?”其实林梓涵对于威克汉姆的学历还是有些自豪,牛津剑桥系在英国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奥德里奇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毫不客气地说道:“威克汉姆中尉!我想我的狮子号并不缺少一个书记官,我的意思是,你以前有没有在皇家海军军校学习过专业的航海知识,又或者你会不会熟练地使用大炮,并知道怎么去指挥它?”

    林梓涵脸有些挂不住了,如果硬要说什么航海经历的话,林梓涵只有在前世和高媛媛去海南的时候坐过一艘摆渡用的轮船……咳咳……不过这和行船一点关系都扯不上:“上校先生,我……我还没有出过海。猎枪倒是挺熟练的,不过大炮还真没有操纵过。”前身威克汉姆打猎的技术不错,不过这在海军没用吧?

    奥德里奇上校心中气得快吐血了,心想老上司伯纳子爵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人也敢往皇家海军里塞?这完全就是个航海初丁啊。林梓涵看着上司那不信任的眼神,心中也是一阵郁闷,这十八世纪的老古董帆船在二十一世纪,除了体育项目和一些有钱显得蛋疼的装逼人士,谁还用啊?虽然心里有些嘀咕,不过林梓涵在外表上,却装出一副虚心指教的样子:“上校先生,我想一个人最重要的品质不是他会什么,而是要看他愿意去学什么,您说呢?”

    奥德里奇上校心中气急反笑:“年轻人,我们在二十天之后就会扬帆起航,我想即使你愿意学,短时间内你也无法胜任这项工作!”现在上校先生脑袋有些大了,这样的新人他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你说在狮子号上给他安排个职务吧,他什么都不会。你说不用他吧,老上司那也交代不过去,真是伤脑筋!

    有些心烦意乱的奥德里奇上校,无意间瞟见一张海军部签发的命令,顿时眼前一亮,心中很快有了计较。原来最近欧洲大陆的局势日趋紧张,议会和国王无意再抽调任何有关的陆上作战力量,随舰队前往远东,当然也包括仅有的三个皇家海军陆战团。可是这次前往清国的使团,又不能没有一支像样的卫队,于是海军部便签发了一张命令,委托此次使清团舰队的指挥官奥德里奇上校,就地组建一个连的陆战队,以满足此次任务的需要。

    奥德里奇不禁为自己的急智而感到得意,便对林梓涵说道:“威克汉姆中尉,我想你并不适合在皇家海军里工作。”听到这句话,林梓涵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家伙竟然真的不给伯纳子爵的面子!这让林梓涵既感到气愤,有感到有些失望。气愤的是奥德里奇上校对自己能力的否定,失望的是他不能回到中国去了。

    奥德里奇看着林梓涵因为生气而有些扭曲的脸,连忙解释道:“威克汉姆中尉,我并不会否认海军部的任命,只是我觉得你更适合去负责这次随舰队一起行动的陆战队。”

    林梓涵的脸色这才晴转多云,其实他并不在意能不能在皇家海军里任职,只要能去清国,不管是在海军还是陆战队,他都没什么意见。

    林梓涵松开了紧握的双拳,问道:“那么上校先生,我想知道我将要负责的连队在哪?时间并不充裕,我必须在短时间内熟悉我所要负责的连队,这样有利于任务的顺利完成。”

    奥德里奇上校脸色有些尴尬,不自然地摸了摸胡须:“威克汉姆中尉,除了几名军官外,这个连队只是存在于海军部的档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