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雾都孤儿”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经过医生近半天的努力,施密特夫人终于在傍晚十分醒了过来。施密特夫人知道自己命不久已,可是唯一让她放心不下就是自己的女儿爱丽丝。在她死了之后,爱丽丝将会成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虽然爱丽丝还有堂哥怀特,可她实在不敢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他,一个输红眼的赌鬼,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她可不想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在床上闪过无数个念头的施密特夫人,最后发现只有十二岁的爱丽丝,还真没有地方可去。一想到以后女儿在街上乞讨,甚至为了一块黑面包,而被那些浑身脏兮兮的水手压在身下肆意凌辱,她不禁悲从中来。

    一直守在一旁的露丝发现夫人醒过来之后,高兴地说道:“真是太好了,夫人你终于醒过来了。”

    施密特夫人肺部受了重创,只要一呼吸,便感到胸口如烈火烧过一般地疼痛难忍,所以她只好轻声说道:“可怜的爱丽丝在哪?我想跟她说说话。”

    露丝端了一杯清水喂施密特夫人喝下,才说道:“爱丽丝在威克汉姆先生那里。夫人,我不得不说,威克汉姆先生真是个好人,今天是他为你支付了请医生的费用。要不是威克汉姆先生一直在开解爱丽丝,都不知道小丫头会伤心成什么样。”

    威克汉姆?那个有着俊朗面容,时不时眺望着窗外沉思的年轻人?威克汉姆先生对爱丽丝那么好,每天都给爱丽丝将故事,还充当爱丽丝的临时家庭教师,甚至有些时候威克汉姆先生外出,还会记得专门给爱丽丝带一些小点心回来。施密特夫人回顾这些日子以来林梓涵对小爱丽丝的照顾,心中想到了个办法。

    施密特夫人知道,威克汉姆看向爱丽丝的眼神里,有着愧疚、怀念甚至是宠溺。在这之前,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里会包含着这么多复杂的感情。虽然她不知道威克汉姆先生和他故去的妹妹之间发生过什么,但也许威克汉姆先生会看在他故去妹妹的面上,收留她可怜的爱丽丝。

    “露丝,你能不能帮我把威克汉姆先生叫来?”施密特夫人虚弱地说道。没说一句话,她感觉自己的肺部像快要炸掉一样。露丝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匆匆地退了出去。

    此时林梓涵正怜惜地看着脸色憔悴的爱丽丝,小丫头明显心不在焉,很多单词都写错了,那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表现出书写者并不平静的心情。露丝隔着房门说道:“威克汉姆先生,施密特夫人让你过去一趟。”小爱丽丝听到母亲醒过来的,高兴地扔下手中鹅毛笔,对林梓涵说道:“威克汉姆哥哥,我也要去看妈妈。”林梓涵无力地点了点头,他知道那只是施密特夫人回光返照而已,因为刚才那老医生临走之前已经跟他说过,施密特夫人绝对撑不过明天早上。

    带着小爱丽丝来到施密特夫人的房间时,施密特夫人正用手巾蒙着嘴部虚弱地咳嗽着,眼尖的林梓涵发现那条手巾上已经沾满了咳出来的鲜血,那应该是肺部受伤后造成的积血。小爱丽丝扑了过去,拉着施密特夫人的手:“妈妈,你终于醒过来了,爱丽丝都快担心死了。”施密特夫人不舍地抚摸着爱丽丝柔顺的金发:“爱丽丝,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答应妈妈好吗?”小爱丽丝还在懵懂的年纪,并不知道母亲的这句话隐含了什么样的深意,只是机械地点了点头。

    施密特夫人转过头来,对着露丝说道:“你带着爱丽丝出去一会,我有事情要和威克汉姆先生单独谈谈。”露丝应了一声,带着恋恋不舍的爱丽丝出去了。

    林梓涵来到窗前,看了这个可怜的女人一眼,说道:“夫人,你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就说吧。”施密特夫人猛烈地咳嗽了几下,半响才缓过来:“威克汉姆先生,我自知我已经没救了,也不敢奢望什么。可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爱丽丝,我死了之后,爱丽丝就没处可去了。”

    林梓涵有些不解:“你不是还有个侄子,也就是爱丽丝的哥哥吗?难道他不愿意收留爱丽丝?”

    施密特夫人自嘲地笑了笑:“我侄子怀特?不,他是个烂赌鬼,实话告诉你,这间旅馆已经被他抵押给了贪婪的犹太人。谁知道以后输光所有家当的赌鬼,会对自己的妹妹做出什么事情来,作为爱丽丝的母亲我实在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所以,我就想到了你,威克汉姆先生。”

    “我?”林梓涵已经隐隐地猜到施密特夫人的意思了。

    “对,威克汉姆先生。我知道我这样的请求毫无道理,可我还是得厚颜提出这样的请求。爱丽丝现在虽然小,但在过两年她便可以胜任女佣的工作。我不敢奢求先生能像对妹妹那样对她,只希望你能收留小爱丽丝,给她一口饭吃,两年后她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女佣。”施密特夫人的眼里有着对自己命运的悲哀,更多的却是请求,卑微地请求林梓涵能够在她死后收留她唯一的女儿。

    也许是不忍心拒绝一个垂死之人的请求,林梓涵竟冲动地答应了下来:“夫人你放心。我一定将爱丽丝当做我的亲妹妹,好好照顾她。我会给她找最好的女校,学习最优雅的礼仪,穿巴黎最时尚的女装,我们的爱丽丝将会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一样生活。”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林梓涵只是将小爱丽丝当成自己对那个时空妹妹的寄托的话,那么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林梓涵早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爱丽丝的可爱、爱丽丝的鬼精,这些都深深地印在了林梓涵的心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好她。

    施密特夫人欣慰地说道:“威克汉姆先生,我知道你是个品德高尚的绅士,有你的保证,我就放心了。”说完这句话,施密特夫人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刚才的一番话使她本来就受到损伤的肺部,更加不堪重负,这加速了她生命的流失。

    旅馆里一片人仰马翻,旅馆里所有的佣人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一个男仆悄悄离开了旅馆,他要把这个消息通知给旅馆的正真拥有者怀特先生知道。而一些佣人则趁着混乱,偷偷地拿了一些旅馆里值钱的东西,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爱丽丝坐在旅馆后院的台阶上,看着星星点点的天空,心里担心极了妈妈。林梓涵轻轻地坐在她的身边,看着那小小的颤抖的背影,心里满是痛惜。他小心地将手放在爱丽丝的肩膀上,感到那小小身躯的紧绷,林梓涵低声喊道:“爱丽丝?”

    爱丽丝抬着头看着夜空,低声说道:“妈妈像爸爸一样,永远的走了吗?”林梓涵抬起头,看着这个时代没有经过光污染的浩瀚星空,回道:“你妈妈只是去了天堂,爱丽丝。那里没有痛苦,没有疾病,也没有人世间的各种丑恶,也许在那里她会过得更好。”

    感觉到爱丽丝的低声啜泣,林梓涵低头一看,爱丽丝已经泪流满面:“威克汉姆哥哥,那我怎么办?我没了爸爸,现在又没了妈妈,爱丽丝以后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了……呜呜……”

    威克汉姆一把将爱丽丝搂入怀中:“爱丽丝怎么是没人要的孩子呢?你还有哥哥呀,威克汉姆哥哥以后会照顾你的。”爱丽丝没有答话,只是死死地搂着林梓涵的肩膀,放声大哭。林梓涵轻轻地拍着爱丽丝的肩膀,无声地安慰着小女孩。今天发生的事情是在是太多了,爱丽丝只是一个小孩子,又怎么能承受得起?痛哭一番后,爱丽丝在林梓涵的怀里沉沉睡去。

    ……

    第二天早上,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带着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来到了施密特旅馆。那邋遢的男人来到旅馆后,第一件事情并不是关心他姑姑的死,而是献媚地对那个男子说道:“埃里克先生,你看这家旅馆怎么样?”

    那位叫埃里克的男子用挑剔的眼光扫视了一圈,厌恶地用白色的丝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天啊,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踏入这种肮脏的地方!”那邋遢男人不悦地皱了皱眉头,可还是好言说道:“埃里克先生,这里虽然破败,可是一年赚个五十英镑还是没有问题的。你看你一百英镑的高利贷......”其实他只借了六十英镑还赌债而已,没想到这一个月都没有,债务就翻到了一百英镑。

    埃里克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怀特,你这个无耻的混蛋,这么破烂的旅店能值一百英镑?你这个混蛋,如果还不能还上那一百英镑,你就等着进债务监狱去吧!”(债务监狱是英国的一种特殊监狱,专门关押逾期不还钱的人)

    怀特脸色一阵难看,他可不想进那什么该死的债务监狱,这个犹太人埃里克真是个该死的吸血鬼!怀特虽然在心里暗骂不已,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盛了:“埃里克先生,哪能呢?我不光有这个旅馆,我还有一个漂亮的妹妹,虽然年纪小,可那确确实实是个美人胚子呢!”

    埃里克神色一动,他这个人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年龄小的漂亮女孩,如果怀特的妹妹能有他说那么漂亮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免除他剩余的债务。

    林梓涵早就听到楼下的动静,便带着爱丽丝下了楼。看着眼前那个双眼布满血丝,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林梓涵厌恶地问道:“你就是爱丽丝的哥哥怀特?”怀特看着眼前这位穿着体面的绅士,一时搞不清楚状况:“日安,先生。我就是爱丽丝的哥哥,请问你是?”

    林梓涵还没有答话,那个叫埃里克的高利贷商人便两眼放光地看着爱丽丝:“怀特,你的妹妹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只要你把她交给我,剩下的债务我就不追究了。”埃里克心里一阵激动,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实在是太少见了,他已经打定注意,回去就好好享用这个小女孩。等他玩腻了,就请人来调教几年,伦敦又必将多出个有名的交际花。

    怀特也顾不得和林梓涵说话,大喜道:“埃里克先生,你的决定是明智的。我敢打包票,整个伦敦东区都没有这么可爱甜美的女孩。”

    林梓涵声音带着些怒气,对怀特说道:“你把爱丽丝给卖了?”

    怀特听了林梓涵的话,仰着脖子说道:“这位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爱丽丝的哥哥,我现在这是为她找一个好归宿而已。跟着埃里克先生,爱丽丝就再也不用受穷吃苦了。”

    感觉到爱丽丝紧张地抓着他外衣下摆不放,林梓涵对身后的威廉说道:“威廉,过去教教这位先生什么叫做羞耻!”怀特有些紧张地看着逼过来的威廉,大喊道:“你要干什么?”

    威廉邪笑道:“干什么,当然是好好教育教育你!”说完,威廉便举着拳头冲了上去。身体虚弱的怀特怎么会是高大的威廉的对手,没几下便打倒在地,只剩下哼哼的份了。

    埃里克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面前这位年轻人一上来就动武,以他的身材,绝对是被虐的份。“年轻人,这里的治安法官和我很熟,我劝你不要冲动。”埃里克企图用的治安法官的名头吓退对方。

    林梓涵蔑视地冷笑道:“皇家海军的军官你也敢威胁?识相的话,立马从我面前消失!”林梓涵现在根本就没有拿到委任状,他现在也只是虚张声势,吓吓那个该死的犹太佬而已。埃里克一听林梓涵是皇家海军的军官,立马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因为海军军官大半是贵族子弟,他可不想得罪伦敦的贵族。“先生,刚才我无意冒犯您,我这就离开。”说完,埃里克不舍地看了一眼爱丽丝,便匆匆离去。

    威廉见林梓涵不说话,便问道:“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梓涵眼神扫视过周围看热闹的房客和佣人,沉声说道:“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