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抵达伦敦

欧陆风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最快更新英格兰小乡绅最新章节!

    经过两天两夜的连续赶路,林梓涵终于到达了这个时代最为宏达的城市之一……伦敦。此时伦敦还没有为数众多的使用蒸汽为动力的工厂,所以林梓涵是见识不到在后世大名鼎鼎的雾都伦敦了。

    刚到伦敦的林梓涵,对这座城市的初印象便是城区内高高低低的各式尖塔,那是教堂特有的建筑式样。在工业革命早期,英国以宗教为主体的社会组织模式和社会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这种主体地位在这个时期城镇里,便体现为大量位于市中心的教堂和大大小小的贵族私家礼拜堂。

    提到教堂,这个时期伦敦最为宏伟的两座教堂,便是皇家御用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和圣保罗大教堂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坐落于泰晤士河北岸的威斯敏斯特城内,为英王爱德华一世在1050年所修建。教堂的西门双方形塔楼是在十八世纪加建的,十分壮观。威斯敏斯特的柱廊恢弘凝重,拱门镂刻优美,屏饰装潢精致,玻璃色彩绚烂,整座建筑既显得金碧辉煌、静谧肃穆。

    为了瞻仰这座英国建筑史最为杰出的建筑之一,林梓涵特意让威廉驾着马车经过这座大教堂附近的街道。想到后世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林梓涵就有种进去参观参观的冲动。不过在这个时代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不仅是英国历代国王举行加冕典礼、王室成员举行婚礼的大礼堂,还埋葬着英国的历代国王,在社会等级分明的十八世纪,这种皇家重地可不是一介平民的林梓涵能够随便进去的。

    位于纽盖特街的圣保罗大教堂,则是英国人是十七世纪末期,模仿罗马的圣保罗大教堂所建。其高达一百一十一米高的穹顶,则是这个时代伦敦当之无愧的最高建筑。看着这座恢弘的建筑,林梓涵想到了当年在论坛上灌水的时候看过一个有趣的帖子。说的是牛顿走进这座大教堂的时候,发现了大教堂那一百米高的穹顶上照耀着一束细小却强烈的光辉,自此一代科学伟人牛顿成为了虔诚的英国国教信徒。当然,这只是一个网上的段子罢了,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没有人知道。后世中国人能知道这座建筑,还是托了戴安娜王妃的福。1981年,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婚礼并没有在皇家御用的西敏寺,而是选择在了圣保罗大教堂。

    当然,这个年代的伦敦已经有了享誉全欧洲的大英帝国博物馆,收藏了英国人从世界各地搜刮来的艺术珍品。不过已经舟车劳顿了一天,林梓涵感觉异常疲惫,没有什么心情去瞻仰这个年代的伦敦了,便对威廉说道:“威廉,你知道一些比较便宜的旅馆吗?如果你知道的话,麻烦你带我过去。”

    威廉有些奇怪,在他看来,林梓涵身上所穿的衣服做工都极为讲究,领巾也是华丽的里昂丝绸,这样的一个体面绅士怎么会去住便宜的旅馆呢?其实威廉有所不知,威克汉姆身上这身行头都是以前在彭博丽庄园的时候老达西给他定制的,和达西的衣服在价值上没什么区别,这自然将林梓涵衬托得像个大少爷似的。

    不得不说,达西一家待威克汉姆这个前管家的儿子极好,当年达西老先生甚至还送威克汉姆去上剑桥大学,区区一身体面的衣服又怎么会吝啬?林梓涵看着威廉古怪的表情,斟酌了一下才开口道:“威廉,其实我只是乡绅家的小儿子,家里的地产都由我大哥来继承。本来家父在辞世前给我留了一大笔钱,只是我那哥哥不甘心将那笔钱分给我,这才将我赶出了庄园。实话和你说吧,我现在身上根本就没多少钱。”林梓涵心中汗颜,在原著里威克汉姆污蔑达西剥夺了他教士的职,并大肆在待婚小姐中间宣扬,没想到这一次他还是给达西扣了个大黑锅,这剧情的惯性还真是强大。

    威廉了然地看了林梓涵一眼,那湛蓝的眼睛里甚至流露出了一丝同情。这个时代英国的继承法和现代有所不同,贵族乡绅所有的不动产,也就是房产和田产,只能由长子来继承,其它子女则没有这个权利。如果父母为幼子考虑的话,家中幼子在成人之后能拿到一笔钱和一个体面的职位,但也就仅此而已。所以中国的那种争夺家产的狗血戏码,在英国是不会发生的,不过也不排除有心狠之辈谋杀哥哥,好让自己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既然如此,威廉也就不废话了,直接赶着马车前往伦敦东区的廉价旅馆。马车进入伦敦东区之后,西区和北区那种洋溢着巴洛克奢华风格的建筑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灰色破败的建筑,街道也慢慢地变得狭窄起来,看得出来着附近很少会有马车经过。成群穿着破烂衣裳的孩子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时不时会为了一片卷心菜的菜叶而大打出手。一些穿着艳丽的女郎,则撩起长长的裙摆,将自己雪白的大腿露出来,并大声地和一些从港口回来的水手们调笑。

    威廉将林梓涵带到了两条街道的交叉口,指着一座四层的灰色建筑说道:“先生,这家旅店我以前住过,每天只要五便士。里面条件还不错,要不你进去看看?”说完,这位热心的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其实他在伦敦也就住过这一家旅馆,如果林梓涵不满意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梓涵不可置否,虽然这里环境确实不怎么样,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少爷,出身农村的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艰苦的环境有着超人一般的适应力,当年刚毕业的时候他还住过十五块一晚的旅店呢。

    下了马车的林梓涵拿给了威廉一先令:“威廉,非常感谢你两天来的照顾,希望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威廉也有些不舍,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和善又大方的主顾呢,如果不是这位先生说他没什么钱,他真想问问林梓涵需不需要长期雇佣马车。

    “谢谢你,慷慨的先生。我的马车挂靠在格林街的一家马车行,如果先生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过来找我。”林梓涵知道马车行是个什么样的机构,和中世纪的行会制度有些相像,想不到威廉在伦敦还有落脚点。威廉笑着解释道:“那家马车行的负责人是我以前在当水手时的一个好朋友。”威廉和林梓涵说了一会话后,便驾着马车离开了。

    林梓涵提着行李走进了这家有些破败的旅店,一个穿着露乳装,有些胖胖的女人朝林梓涵走了过来,热情地招呼道:“尊贵的先生,你需要住店吗?我们施密特旅店的价钱绝对是这附近最为公道了。”

    林梓涵礼貌地抚了抚帽檐,说道:“夫人,我想我需要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老板娘这才看清了帽檐下威克汉姆那老少通杀的俊俏面孔,立马热情地说道:“这位先生,绝对没有问题,我们的旅馆是最干净了。”

    林梓涵撇了撇嘴,没有理会老板娘的喋喋不休,径自要了一间带有洗浴室的房间。这种有着简陋洗浴室的房间,比普通的房间要贵上两便士,不过这对于有着三十英镑的林梓涵来说并不算多,每个月也就是一英镑而已。

    旅馆老板娘让女仆将将林梓涵的行李送到了房间后,便转身一脸暧昧地对他说道:“先生,我们施密特旅馆可是有很多漂亮可爱的姑娘呢。不知道先生你需不需要一个可人的姑娘,来去除一下旅途的疲惫?”说完,施密特夫人还朝林梓涵抛了个媚眼。

    林梓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尼玛,这是明目张胆地拉皮、条么?这个年代平民窟里的妓、女不知道有多脏,他可不想染上什么病。林梓涵真想将这个热情过头的老板娘从房间里扔出去:“夫人,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我更需要的是安静。”

    胖胖的老板娘看着一脸正色林梓涵,心中暗骂林梓涵装什么假正经,神色失望地说道:“那好吧,先生。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到楼下叫我。”

    看着关上的门,林梓涵松了一口气,说到底他还是个小处男啊,和一个大妈说这些真是难为情。林梓涵连衣服都懒得脱,躺在床上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梦乡,他实在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