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唯我心 > 76|1.1

76|1.1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芙宓眼睛都不眨地看着眼前天地的异象,待她运足了目力去看才发现,那光柱与其说是柱子,还不如是一张铺天盖地的光网,雷电在里面交织成杀人之器,而且芙宓能感觉到那些雷电就仿佛一根一根地血管一般,在疯狂地攫取容昳用来抵抗天雷的真元。

    而这种真元又反过来增加了光网的能量,这简直就是死循环了,芙宓现下已经完全不觉得容昳有成功的可能性了。

    不过容昳即使死了仿佛对芙宓也没有任何影响,所以她虽然微微有些担心,但并不妨碍她的兴趣被眼前的光网所吸引。

    芙宓兴奋地想着,如果她能够炼制“光网”这样类似的法宝,吸收对方真元为自己所用,岂非很无敌?想到这儿,芙宓真是恨不能自己跑到光网里去亲身体会一下,然后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灵感。

    不过就在芙宓以为容昳只能化成劫灰的时候,却见容昳双手轻轻一抬,白色的袍袖微微鼓起,整个人就抬升到了半空中,而在他脚下仿佛出现了一张无形的巨网,反过来刚好包围住光网,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感觉出那巨网像是一张淡绿色的膜,看似弱不经风,但却可以自动修补。

    以生生不息的生命之网反过来包围劫云制造的光网,这就是拼谁的力量更强大。天地自有规律,不可能将所有能量都放到劫云里,而只要容昳够强大,说不定真能被他反包成功,将这毁天灭地的劫云收归己有,转祸为福。

    绿色的光膜越收越小,紫色的雷电在里面拼命的挣扎,却像困进了捕鱼网的鱼儿,无法逃脱。

    可是那绿色的光膜就像水袋一般,颤颤巍巍,晃晃悠悠,芙宓生怕它下一刻就被雷电所击破,但它偏偏似弱实强,将雷电困得死死的。

    到最后绿色的生命之光和银紫色的雷电之光交织在一起,已经不知道是谁在吸收谁的能量。绿膜渐渐合拢成一个球形,但是那颜色却逐渐便成了银白色,依然看不出究竟是容昳占了上风,还是劫云占了上风。

    突然,收缩的球体骤然爆炸,芙宓只见眼前白光一闪,就失去了知觉。劫云的力量已经毁天灭地,如今再加上容昳的力量,两种能量被压缩到极致之后的爆炸,哪怕是渡劫期的真人来只怕也讨不了好。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芙宓离那片绝地非常远,所以只是被震晕了,而那些但凡想打容昳主意的人或者妖魔,只怕都得殒灭在这场爆炸里。

    芙宓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远处的山脉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数十条山脉全部夷成了平地,只怕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区域的人也认不出它的模样了。

    芙宓第一件事就是将搜天镜掏出来看她父皇的下落。莲皇此刻正在对战,芙宓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是莲皇手里持有圣阶上品法宝“光雾兜”,性命一定无忧。那光雾兜能够隐藏莲皇的踪影,却让对方暴露于明处,而且光雾还能干扰真元运行。

    芙宓见她父皇没什么危险,眼珠子一转想看看容昳究竟死了没有,他处在爆炸的最中心,显然没有活下来的理由,但芙宓还是抱着不搜白不搜的精神,搜索了一下容昳。

    搜天镜突然变得漆黑一片,芙宓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她拍了拍搜天镜,以为它是哪个零件年久失修了,搜天镜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芙宓心想容昳大概已经死透了,连带着她的搜天镜也坏了。

    芙宓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好歹是自己认识的人,而且容昳确实帮过她大忙,算是救过她和莲皇,恩人死了芙宓虽说流不出眼泪,但是心情也还是十分低沉。容昳这样惊才绝艳的人居然就死了,她都还没见过他的脸呢。

    据说容昳是上天入地、上山下海、古往今来第一美男子,芙宓只觉得十分遗憾。

    芙宓惆怅遗憾了一会儿,想将搜天镜子收起来就启程去她和莲皇越好的碰面地点等她父皇,可就在这时,搜天镜光芒一闪,画面虽然依然还是一片漆黑,但里面却出现了一袖衣角。

    芙宓这才知道原来刚才搜天镜是一直在搜索容昳的下落,这会儿刚刚搜出来。芙宓仔细辨别了一下,容昳应该是被埋在了碎石之下。

    可是如今极目望去到处都是碎石,这么多条山脉被炸平,碎石多得不计其数,而看容昳的样子也是进气少出气多,身上没有一丝真元波动,不仅芙宓找不到他,其他人恐怕也很难发现他。

    芙宓将菜花和水晶貂放了出来,“去,找找这个人。”芙宓将搜天镜中容昳的样子拿给菜花和水晶貂看。

    水晶貂最擅长打洞,身子又小又灵活,让它们去地下找容昳是最佳选择,至于菜花,则是芙宓顺带安排的任务,也没指望这只一品小蝴蝶除了当保姆还能干别的事情。

    当菜花它们去找容昳的下落的时候,芙宓又拿出搜天镜看了看莲皇的情况,依然无豫,但是绝地的地形被毁,莲皇即使有“光雾兜”在手,也不可能将十几条山脉碎裂后露出的缺口全部封死,芙宓在搜天镜里看到已有人绕过了莲皇窜入了绝地。

    芙宓开始着急了,也不知道菜花它们能不能先于别人找到容昳。菜花领着水晶貂出去不到半天,就飞回了芙宓的身边。

    “你们找到他了?”芙宓有些不敢置信,这也太快了,她最乐观的估计也是需要三天菜花它们才有可能找到容昳的踪迹的。

    菜花振振翅膀,往南边儿飞去,芙宓一路随着它飞去,只见菜花停留在一处碎石滩上,水晶貂们已经凿出了一条可供芙宓通行的地道,如此一来可以想见,它们根本就没用到半日功夫便已经寻到容昳了。

    只是菜花和水晶貂不会说话,所以芙宓也问不出它们找到容昳的原因。

    芙宓在地道了只走了一小会儿,就看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容昳,浑身是血,白衣都成了血衣。芙宓跑过去扶起容昳,“喂,容昳。”

    容昳没有任何回答。

    芙宓又大力地拍了拍容昳的脸,“容昳,醒醒,醒醒。”

    芙宓之所以肯定容昳还活着,那是因为搜天镜搜生灵的时候,一旦死亡它就搜不到了,毕竟它是搜天镜,又不是九幽搜魂镜。

    芙宓叫不醒容昳,而眼下这片山河又绝不是安全的地方,所有人大概都能确定,容昳重伤之下必定逃不出绝地。

    芙宓将容昳放入囚仙笼,招呼了菜花和水晶貂走人,“菜花,你能在前面带路,让我们尽量避免遇到其他人和妖魔吗?”

    菜花虽然不能说话,但却能懂芙宓的意思,振振翅膀就在前面带路了。芙宓心想,菜花实在太有才了,真不枉费她宁愿穷自己、饿自己也要供它好好成长,那些真元石花得可太值得了,但就菜花能找到容昳这一点儿,就已经值了所有付出了。

    不知道容昳一共请了多少帮手,在爆炸之后的一日之内,虽然绝地已经成了楼筛,但芙宓这一路行来还真没遇到势力强悍的人和妖。

    至于其他实力弱小的也不敢来惹芙宓。

    芙宓就这样一路往她和莲皇约定的地方飞去,她到的时候莲皇自然还没有到,应该还在绝地边上守着,因为当初容昳和他约定过,要替他守上三天才能离开。

    芙宓和莲皇约好见面的地点是晋连山中的一处湖畔,阳光洒在湖上,像碎了一湖的金子,此刻正值初夏,湖畔林木葱郁,翠盖遮天。湖中有莲,已经长出了花苞,粉白色的箭苞在湖风里轻轻摆动,姿态娴雅动人。

    芙宓将容昳放在湖边的大石上,抱膝坐在他身边,将下巴搁在膝盖上,一脸为难的表情。

    话说唐僧肉谁都想吃啊,何况芙宓本身就是莲花妖,不算是人,所以即使吃了容昳也不算是吃同类,不会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这就好似人吃莲藕一般。

    对哦,芙宓一下就想起来了,容昳肯定也吃过莲藕,那她现在把他的肉片下来涮着吃应该也不算天理不容吧?

    不过听说人肉是酸的,并不好吃,芙宓有些嫌弃容昳无法下嘴,何况他好歹也算是自己的恩人。

    芙宓努力克服了对容昳这一身灵肉的苛求,心想她不吃他就已经算是报恩了,芙宓伸出手指搭在容昳的手腕上,发现他的伤势比自己想的还要糟糕,经脉寸断,连心脉都断了,也不知道他是有什么神通在强行续命,或者还有什么遗言没说的,所以一直断不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