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一百二十二篇日记:一

第一百二十二篇日记:一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篇日记:剧本与甜品。

    祁谦新接的剧本叫《时间重置》,是个以现世为蓝本制作的科幻片,听名字很高大上,其实内容……也蛮高大上的。

    用福尔斯的话来形容就是这个电影B格略高,烧钱死逻辑,粉丝不好买账的。

    这句话也是一语成偈,在电影发布会后,网络上的主流思想就是这个,大部分祁谦的粉丝都觉得这部电影一定是一个探讨人生哲学、宇宙奥秘,看完整场电影都不知道讲了点啥的艺术电影,以枯燥和乏味为主基调,能带给人一个半小时的优质睡眠。

    “我就说吧。”福尔斯正在刷着网上的评论,笑的……呃,如果他过去那一身肉还在的话就能形容为仿佛肉肉都在颤抖。

    “你敢表现的稍微不这么嫌弃自己的剧本吗?”蛋糕在一边一脸鄙视道。

    自己的剧本?

    是的,没错,祁谦要出演的《时间重置》的剧本正是出自福尔斯之手。作为电影学院的三年级生,福尔斯对自己的剧本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甚至一开始他都没打算让祁谦他们知道,只是在提前筹备四年级的毕业作品而已。哪成想他的这个剧本却被和他一直都有联系,并玩的很好的严义给看到了,这才有了这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严义就是当初祁谦拍《神笔达生的奇幻之旅》的编剧,导演是他的哥哥严正,当初兄弟俩一起堵祁谦堵了有段日子,最终反而堵到了除夕注资,然后祁谦加盟,最终电影大获成功,被誉为小成本电影的大逆袭。

    当初严正、严义兄弟曾和祁谦约定,他们一定会搞一个能让祁谦父子一起演的电影。

    现如今这对已经成功挤入一流导演、编剧行列的兄弟吃水不忘挖井人,来找祁谦兑现他们的承诺了。而电影的最初剧本就是福尔斯这个生涩的本打算当做毕业作品的剧本。

    当然,送到祁谦手上的剧本肯定是后期经过无数次修改、严义整个编剧团队共同讨论之后的成品,与福尔斯最初的剧本有很大的不同,唯一没变的差不多就是福尔斯的创意和电影名字了,目前来看,这个电影名字……粉丝不太买账。

    每一次修改时,严义都会征求福尔斯的意见,他同意了,才会真正大刀阔斧的修改。

    福尔斯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甚至是欣喜的,总编剧的名字还是福尔斯,编剧团队才是严义等人,绝对的尊重福尔斯。

    只是……福尔斯对自己还是很没有信心:“我的创意真的很好吗?我总感觉没人会喜欢。”

    福尔斯的剧本之所以能被严义看上,就是因为他的创意。

    “我不知道别人喜欢不喜欢,我只知道,我肯定会喜欢,而我的手下的兵们……”司徒卿是这么安慰福尔斯的,“不喜欢也得喜欢,这是我唯一会出钱让他们当做娱乐观看的电影。”

    “哪有你这么霸权的。”福尔斯看了一眼自己的爱人。

    “不是霸权,而是我已经为他们选择了最好。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而长官需要做的就是为他们选择最好的一条路,我相信我的选择就是最好的。”司徒卿很认真的注视着福尔斯,一字一顿道,“你就是我觉得最好的。”

    后来发生了什么就不好了,因为说了就要被河蟹,恩。

    总之,福尔斯身心都被司徒卿安慰的很舒服,终于不再那么担心了,开始改为自己吐槽自己的电影,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先把能吐槽的都吐了,也就不再怕别人说了。”

    祁谦撇了一眼福尔斯,没说话。

    只是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全家人面前都摆放着费尔南多和除夕亲自下厨做的各种美味,鱼肉海鲜应有尽有,还有皇太孙从帝都皇宫空运来的……御厨,他现场为每人制作了一道依据个人口味不同而做出的特殊甜品,奶香浓郁,柔滑顺口,让人吃了一口就回味无穷。

    只有福尔斯小可怜一个人被默默发配了角落,一碗米饭,一盘青菜,再无其他,连饮料都没给,只有白水。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QAQ”福尔斯忧伤极了,不仅是他给吃这些,还惩罚他看着别人吃大餐!

    “我要是祁谦哥哥,我连饭都不给你吃。”故意端着甜品蹲到墙角馋福尔斯的蛋糕如是说。

    “why?!!”福尔斯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蛋糕啊呜一口将甜品送进嘴里,眯眼,一脸的享受:“简直太好吃了!”

    “你想馋死我就直说!”对比着自己面前的小青菜,福尔斯觉得自己简直是丫鬟养的。

    蛋糕这才哼哼了两声回答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怪不得不让你吃饭呢。我问你,《时间重置》的主演是谁?”

    “祁谦和祁避夏叔叔啊。”福尔斯的电影是双男主,没有女主,因为电影里没有爱情线。福尔斯觉得自己这个年纪不太适合写爱情,达不到那个深度,自己理解不了,别人也很难体会,所以他果断的掐了爱情线,准备走一条很少有人走的路,故事里不参杂任何爱情,只有亲情和友情。

    “那不就得了。”蛋糕耸肩。

    “怎么就得了?”福尔斯还是有点没理解。

    蛋糕长叹一声,抬手摸了摸福尔斯的头:“以前挺聪明一个人,怎么谈了场恋爱智商就掉线了呢。祁谦哥哥以前选择过不好的剧本吗?出演过没有票房大卖的电影吗?哪怕是只出场了几分钟的《The Family》现在都要开始拍第三部了,对不对?”

    福尔斯还是有点不明白:“这些我都知道,祁谦很强,但和他罚我不吃饭……”

    蛋糕挑眉看着福尔斯,没有开口,因为福尔斯停住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他好像明白了。

    “……你是说,祁谦气的是我对自己电影的吐槽?”

    “废话!你也不想想祁谦哥哥那么自信的人,做事从来都要达到完美,永远都只会选择最好的剧本,要不宁可不演。他选了你的剧本,你说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他很看好你,觉得你一定会成功啊白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祁谦哥哥自嘲,你说他能高兴吗?你不仅是在质疑自己,也是在质疑他的眼光!”

    “我、我以为他答应出演是因为我和他的朋友关系。”跟祁谦相处久了的人都会知道祁谦的护短程度,虽然总是一副淡淡的好像对谁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他在乎着呢。

    蛋糕给了福尔斯一个鄙视的眼神:“你想太多了,你还没重要到那个程度。祁谦哥哥怎么可能在剧本不好的情况下只因为你就毁了自己的前途。”

    “……”最后这句话不加也是可以的。那一刻,福尔斯的内心复杂极了。

    最后,福尔斯还是吃上了正常的晚饭,费尔南多给他留了:“吃完之后冰箱里有甜品,阿谦特意给你留的,他其实不是有意……”

    “我知道,费尔叔叔你放心吧,我没生祁谦的气,我知道他其实也很关心我。”福尔斯抢先一步打算了费尔南多的话,笑着回答道。

    费尔南多点点头:“你是个好孩子。阿谦虽然没说,但我们都看在眼里,他真的很喜欢你写的剧本,很重视它,这样的劲头儿我只在他演艾斯少将的时候见过,他可是要靠你这部电影冲击小金人的。你对电影很期待又害怕,这我们大家也是看在眼里的。这么多天阿谦一直在想办法让你对自己有信心,想安慰你,但你知道的,他智商高,情商却……”

    等费尔南多离开后,福尔斯吃完饭在双开门的冰箱里找到了密封的很好的甜品,小小的挖了一勺,放进嘴里,他想着,蛋糕真的是说对了,这个甜品真是好吃极了。

    甜进了心里。

    ……

    对于新电影很忐忑的其实不止福尔斯一人,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回归大屏幕的祁避夏其实也很害怕,半夜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费尔南多躺在一边,心里长叹一声,安慰了小的又要来处理这个大的:“怎么了?”

    “你说我能演好吗?”

    “《天下》的第三季大获成功都没能给你信心吗?”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在我看来就是一样的,都是演,有什么区别?《天下》可是也在电影院播放的,大小屏幕都有,别跟我扯大屏幕的论调啊。”费尔南多如是说,家里都是从事这个的,他多少也有了不少了解。

    “不是电影、电视剧的区别,而是、是角色问题。”祁避夏终于还是开口了。《时间重置》里祁避夏演的是祁谦的哥哥,而不再是父亲。“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在装嫩?”

    “不用装,你本身就没长大!”费尔南多如是说。

    “跟你说正事呢,没开玩笑。”祁避夏有点不爽的鼓起脸。

    “你才多大?本身你就只比祁谦大了十几岁,当爹才反而显得不正常吧?”娱乐圈没有真正的年龄限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可以演中年人,中年人也可以演青涩的大学生,真真假假,根本分辨不出来,祁避夏这个年纪正是黄金年龄。

    “可是我就是谦宝的爸爸啊,大家都知道这个,看见我俩演兄弟不会出戏吗?”

    “那就努力演的让观众不出戏,让观众真的以为你们是兄弟,这不是你的工作吗?成功了才算是本事的,对吧?”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最重要的是,你明天还要不要陪你儿子去跑步了?现在可不早了,明天要是起不来,除夕……”

    “我睡了!安安!”斩钉截铁!

    果然就是个孩子!BY:费尔南多。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五点左右二更~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