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八十一篇日记:一更君

第八十一篇日记:一更君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一篇日记:我始终当不上影帝,伐开心,买包包。

    新历465年,祁谦十七岁,三木水和皇家电影公司推出了完全脱离于原著剧本的以艾斯少将青年时期为主角的科幻电影,祁谦凭借在电影里精湛而又高还原度的演技再一次获得了小金人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却最终还是没能获奖。小金球也获得了提名……依旧没能获奖。

    三度与影帝失之交臂,祁谦干脆很直白的把自己的微博名换成了“幸运E的祁谦”,并再一次上了一次微博的热门话题。

    粉丝纷纷用各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祁谦的安慰之情。

    而在微信上,祁谦的损友们则纷纷发来贺电,一次他们自然是要安慰的,两次也会觉得遗憾,三次……就只剩下好笑了。

    新历466年,祁谦即将年满十八岁,祁避夏开始秘密策划他儿子盛大的成年礼。费尔南多则回到B洲紧锣密鼓的备战这一届的世界杯,包括费尔南多的经纪人在内的大部分人之前都已经得到了的消息,费尔南多将会在世界杯之后直接退役,可以说是在他人生最顶峰的时候急流勇退,不少球迷都对此表达了惋惜之情。

    齐云静则在464年和465年的交界时就和常戚戚强势带走了齐云轩,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熊孩子欠教育。

    白言则依旧在蹦跶,祁谦也不知道白秋在想什么。

    除夕倒是知道白秋的打算,上一世他就经历过,而这正是他这一世十分期待的一幕,他喜欢他二爷爷的很大一不原因就始自于此。不过他没有告诉祁谦那是什么,只说了:“一定会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你就等着看吧,提前剧透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

    祁谦好奇心不重,也就没再追问,只等着看结果。

    恒耀那边的十二高层至今都没能找到杀害裴安之的“凶手”,埃斯波西托家族也是杳无音信,不少人的情绪开始变得浮躁起来,甚至组织内部隐隐出现了分裂割据的局面。

    祁谦倒是完全不担心,他对裴安之很有信心,觉得这一切应该都在裴安之的计划里。

    祁谦此时正在拍由他主演的第四部电影,他今年主要有两个电影主角的拍摄工作,其中一个自然就是艾斯少将这个系列电影的主角,另外一个则是他现在正在拍摄的——《神笔达生的奇幻世界》。

    祁谦在片中饰演的是一个叫达生的漫画家,有一天他发现他漫画里“可爱又迷人”的反派BOSS都会变成现实生活里的人,二次元世界和三次元的世界开始重叠、融合,年轻的反派通过漫画看到自己的未来之后一一找上了达生,笑着敲响了他家的门,礼貌的与他“商量”:“介意给我画个好结局吗?好比让我征服个世界什么的。”

    第一个BOSS找上门的时候达生发现他的画笔已经左右不了BOSS的人生,于是他就用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换一个漫画故事画。

    然后,噩梦开始了,BOSS接二连三的找上门,世界大变样。

    “这个片子也太卖腐了吧,刚刚一号BOSS给人的感觉都快亲上你了好吗?不过剧情很赞就是了,故事性好强,同居N-P什么的必须点赞!”来片场探班的蛋糕兴奋的跟祁谦如是说,“接下来是什么?不跟反派HE我都不答应!”

    “我怎么记得你今年已经是高三生了?”祁谦一边接受化妆师的补妆,一边道。

    “是准高三,准!你旁边那个吃货才是真高三。”蛋糕指了指一边从进了片场嘴就没停下,已经把他们带给祁谦的芝士蛋糕吃的只剩下一口的福尔斯。

    “所以说你们两个逃课来找我干什么?等着挨揍吗?”祁谦瞪了一眼他的两个小伙伴。

    “打孩子是绝对不可取的!”蛋糕双手交叉,在自己胸前比了个×的手势,“我小姨说了,如果有人觉得狠狠揍一顿孩子,就能转变他们错误的三观和不上进的学习态度,那不如先把那人打一顿,看看他们会不会因此转变这个想法!”

    “……”祁谦不得不承认,常戚戚有时候总会说一些让人无法反驳的奇怪道理,不过他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转移话题的,“别说废话,你们找到到底干嘛?”

    “请你吃饭。”

    “找你帮忙。”

    蛋糕和福尔斯一起笑的见牙不见眼的道。

    “你个白痴你怎么能这么直接暴露自己的目的!”

    “反正阿谦肯定能猜到,这样的曲线救国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啊!”

    祁谦扶额:“现在说我不认识你俩,晚吗?”

    “晚了!”异口同声。

    “真诚求放过。”最终祁谦还是和蛋糕以及福尔斯在片场中午休息的时候,坐到了附近环境清幽,很是隐蔽的西餐厅里,“在主动交代你俩又闯了什么祸之前,你能先解决一下你背包里一直在吼叫的那个东西吗?”

    从离开片场开始,蛋糕背包里就一直传来很细微的类似于婴儿哭嚎的奇怪声音,祁谦的耳朵很灵敏,别人未必会注意到,但在他听来就很烦人了。

    “这你也听得到?我明明已经给他塞了那么多棉花和泡沫了。” 蛋糕无奈的从自己背包里拿着脚倒吊着提溜出来了一个仿真婴儿,这是他们高二生物学的实验作业,为期一周,两人一组,分别充当这个仿真婴儿的爸爸妈妈,他们需要喂它,抱着它,抚摸它,要一刻不能离人,最可怕的是这个东西半夜会每隔两个小时醒来一次,折磨的蛋糕都快疯了,“oh,他就一点都不肯放过我吗?!”

    “我一直觉得女孩子在这方面会更有耐心和母爱一些。”福尔斯也经历过高二生物课的噩梦,不得不说,这个每个人都要经历的高二噩梦,大大降低了C国近年来未成年生子的概率。

    蛋糕随意的把仿真婴儿扔在了桌子上:“如果他是真的,我当然我会有耐心,但明知道这是个假的,还要跟他说话,抱着他,不觉得这太傻了吗?我已经过了和洋娃娃玩过家家的年纪了。我只需要等到和我一组的那个已经迟到半个小时的白痴来接手他就可以解放了。”

    “很难吗?”祁谦看着那个在桌子上继续啼哭的仿真婴儿,试着抱到了自己怀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再放在臂弯里晃了晃,烦人的糟心至此终结。

    =口=蛋糕和福尔斯一起表示:“不是人。这也行?!”哪怕是学霸也没这么逼死的人啊。

    当初福尔斯还是找了家里的保姆帮忙才过得关。蛋糕就更狠了,一直都无视她的仿真婴儿,用很多衣物和棉花堵住了他的发声部位,然后把仿真婴儿塞进自己的包里,假装声音不存在,也假装这个东西不存在。

    “你知道这个仿真婴儿上是装有记忆芯片的吗?芯片终端的电脑会如实记录下你一周的一言一行,老师则会根据那个给出评分。如果你不及格……”

    “那就意味着我要忍受这个怪兽又一个星期!独自!上帝!是谁发明了这该死的智能系统!”

    “你爸爸。”祁谦毫不留情的说出了真相。森淼和他的团队自主研发了全息网游《世界online》以及智商和情商已经很类似于真人的人工智能主脑,而由这个主脑诞生了很多更接近电影里的高科技,好比蛋糕此时手上的仿真婴儿。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太棒了!”蛋糕大大的眼睛变得亮极了。

    “你被虐的词不达意了吗?”福尔斯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我是说我可以回家让主脑帮我修改一下婴儿的芯片内容,那对于她来说手到擒来,而且她一向很乐意帮我做这些。好比篡改考试成绩。”

    “……你说什么?”祁谦看向蛋糕。

    “我什么都没说过!”蛋糕捂住自己的嘴,暗暗在心里骂着自己,明明已经保守了这么长时间的秘密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功亏一篑!

    “你篡改成绩的时候为什么不一起想想我!”福尔斯几乎都快咆哮了。

    “因为你要是改成绩肯定会改的很夸张,那岂不是一下子就都暴露了?我还指望主脑一直帮我混到大学呢!”

    “如果你每次拿回家的成绩已经是修改过的,但你本身考的是有多惨?”祁谦这才想到。

    “……我真的尽力了QAQ祁谦哥哥,你也看到了,每次我都有找你辛苦的补习,你让我做的习题我也都做了,可是考试还是不会啊。”蛋糕哭的可怜极了,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脑子笨了点,从小学习就不行,可怜见的。

    “还好你长的漂亮,而我和你爸爸的唯一继承人只有你。”三木水和森淼是这么安慰自己女儿的。

    “那你的高考怎么办?你总不能高考也靠这个吧?”

    “我倒是想,但是主脑说她没办法,就像是我一开始想找它帮忙把试卷提前偷出来她也没办法一样,她最多能做的就是修改网上的成绩单。”蛋糕沮丧极了。

    “这也是我们来找你的主要原因。”福尔斯决定帮蛋糕转移话题。

    “恩?”祁谦表示,即便他的光脑能做到这些,他也是不会帮他们作弊的,最主要的是现在的高考不像是平时学校里那样全部都是机试,还有笔试试卷的存档,网上篡改成绩很容易被发现。

    “我知道我和蛋糕的成绩不够好,但LV市的大学也会根据不同的特长和志愿者工作经历进行特招,你能给我们开具一份我们给你当过助理,同时也在世界杯上当过志愿者的证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