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六十五篇日记:一更君

第六十五篇日记:一更君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十五篇日记:逗比青年欢乐多。

    “裴熠,阿谦的远亲和朋友。”除夕简短的介绍了一下他自己,裴熠和除夕都是他的名字,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像上一世那样,对陌生人——准确的说是除了小时候认识的以外的人——都用裴熠自称。

    “最好的朋友。”祁谦有点不太满意除夕对他俩之间关系的定位,他们应该是彼此最亲密的人。如果有比“最好的朋友”更能显示亲密的称呼,他会毫不犹豫的使用它。

    “我以为你最好的朋友是除夕。”福尔斯惊讶道,这也是他从来没有介意过自己不是祁谦最好的朋友的原因,他觉得他争不过一个死人。而以祁谦这个性格,能被他成为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已经很不容易了。但今天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裴熠,打破了这个平衡,让福尔斯有点小嫉妒,友谊也是容不下第三个人的,最起码是容不下比自己更重要的人。

    在除夕为他融不进祁谦和他的朋友们的时候,祁谦现在的朋友其实也在苦恼着融不进他和祁谦之间。人之所以觉得苦恼,就是总在互相羡慕,觉得对方过的比自己好。

    “可除夕已经死了,你这个白痴。”蛋糕毫不客气的给了福尔斯一拳。

    “你又比我聪明到哪里去了,恩?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姐!”福尔斯虽然比蛋糕大一岁,还是个男的,却从来没有要让着蛋糕的想法。

    “那裴熠哥哥你先在哪儿上学?”蛋糕无视了福尔斯,很是自来熟道。

    “皇家大学三年级,我刚从国外转学过来。”这些内容来自裴安之为除夕准备好的资料。本来祁谦打算让2B250给除夕准备一份,但被除夕拦住了,他表示他相信裴安之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并且他说对了。

    除夕和祁谦在他们刚回到祁家的时候,祁谦房间的桌子上就已经多了一份除夕从小到大的资料,包括公民ID、护照、白卡在内的一切文件卡片资料,还有除夕在国外上的什么小学、中学、大学,做过哪些志愿工作的社会活动,以及一份转学证明,一个人一生该有的资料应有尽有,十分完备。时隔多年后的今天,除夕再一次恢复了他真正的年龄。

    祁谦当时看着那份资料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除夕记得他是这么问的,“有问题?”

    “如果我问出来你一定会觉得那是个傻问题,但我就是想不明白。”祁谦是这样皱着眉头说的。

    “嗨,你以为你问的是谁?我。那个被你问过吃橘子为什么要剥皮的人,你觉得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更囧?我不会笑话你的,相反,我会很乐意一直、一直为你解答你不懂的问题。”除夕发自真心道,他喜欢祁谦能更多的依赖他一些。

    “橘子皮很有营养,2B250跟我分析过,你们地球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实在是太浪费食物了。”哪怕是过去了十年,祁谦依旧当时的每一个细节,以及他当初为之坚持的理由,他始终觉得自己才是对的,当然,他现在吃橘子已经不会再连着皮一起吃了,那会被旁人当做异类,但那并不影响他觉得这样很浪费。

    “不要说的好像那个在吃饺子和汤圆时还想着剥皮的人不是你一样。”除夕道,祁谦过去的黑历史不要太多。

    “矫枉过正的经验我相信你也有过。”祁谦虽然嘴上不服输,但还是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回我一开始的问题,裴安之假死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你,但现如今他给你的这份资料却没有隐瞒你的身份,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把你和他的关系写了出来,包括你的父母和真实年龄,他就不怕埃斯波西托家族知道之后继续追杀你吗?这样就失去了他假死的意义啊。”

    “因为即便我们不说,埃斯波西托家族也还是会猜到我的身份。”

    祁谦摇摇头,表示不明白为什么能猜到,在他看来只要除夕不用裴熠这个名字,不写正确的年龄,那就没人能联想到他就是他。

    “一个长得很像是我父亲和二爷爷的人,与曾和我是孤儿院最好的朋友的你同进同出,你觉得呢?”除夕笑着反问,“我可以学我爷爷选择整容,又或者远离你,两者同时进行效果最佳。但那却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整容,也不想不再和你联系。鉴于爷爷自己过去的经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再让他的子孙后代体会他当年的生活。”

    虽然裴安之的脸变得比所有人都完美漂亮,甚至还要年轻很多,但午夜梦回,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他复杂的感受又有谁知道呢。

    当年裴家付诸一炬,裴安之自保,对过去自己的影像哪怕是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可那才是真正的他,他所渴望的真正的自己。他就像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只有虚假的现在,和不知道何时会被冷不丁的暗杀结束一生的未来。

    “我想那感觉一定很糟糕。所以,与其冒着即便过上了这么糟糕的生活依旧会被认出来,然后被默默杀死的危险,就像是我父亲那样,不如大大方方的把我的身份公布出来,如二爷爷一般,虽然依旧有危险,却也会因为这层身份而得到爷爷和他的组织的庇护,哪怕是在爷爷生气不明的今天,也会有不少人想要巴结我的。无论我将来想从事什么行业,都会很有利,哪怕是当国际刑警呢,爷爷也有不少欠了他人情的老朋友在那里。”

    祁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发现我在岛上的时候被你骗了!你占我便宜!”

    “啊?”除夕一愣,祁谦跟祁避夏待的太久就是有这点不好,影响脑回路!

    “在辈分上我是你叔叔!你竟然只叫我哥!白秋小爹完全没说错嘛,就应该是我照顾你的!快叫叔!要不今年不给压岁钱!”最后的这句祁谦是跟白家人学来的,每年过年他们都爱这么逗他,叫XX,要不没有压岁钱。

    “叔儿!”特别的没有节操!

    “……”

    微博上说,据国外的心理学家的调查研究表明,快乐指数是和一个人所说的废话多少成正比的。好比当一个人的废话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那就证明他是极其快乐的,当废话不足百分之五十,也就证明了那人的快乐度不高。所以真正的幸福大概就是和一个懂你的人,漫无边际又歪楼歪的很厉害的聊天,那就是你最幸福的时候。

    除夕想着,这大概就是指的他和祁谦相处的时候。

    也许祁谦的过去他没有办法参与,他不了解他的改变,不知道他的工作,更不认识他的朋友,但那又如何呢?他只知道他和祁谦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这不就够了?

    在除夕完成了一系列自我纠结并自我疏导的过程里,蛋糕正在面对除夕的学历哀怨:“又一个玩跳级的魂淡,我身边难道就不能有一个正常人吗?!学渣没人权啊!”

    蛋糕的表姨常戚戚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爱拿蛋糕和亲戚家的小孩比,这大概是所有家长的通病,哪怕是白秋、祁避夏这类儿控也不能免俗,但他们家的儿子本身就很优秀,从小都是引得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别家小孩”类型,并不会给他们造成多大压力。但蛋糕却不尽然……不是说她不好,而是和她对比的人太变态,让她总有一种自己让表姨在亲戚面前很拿不出手的愧疚感。

    现在又多了一个看上去年龄也不大,但一脸学霸精英相并且真的是个学霸精英的远亲裴熠(蛋糕的脑回路很简单,祁谦是她的亲戚,祁谦的远亲自然也就是她的远亲),蛋糕特想对上天比个中指,之后再问上一句——为什么不让我生在和祁避夏同一个时代!这样我就不会是最差的那个了啊!

    祁避夏在他那一辈儿里的地位就类似于此时此刻的蛋糕,几乎所以亲戚家同辈、同龄的孩子都比他优秀。但他依旧活的很快乐,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果然还是因为逗比青年欢乐多吗?

    蛋糕决定有空一定要去和前辈取取经。

    福尔斯在一边拍了拍蛋糕的肩,安慰道:“没事,这不还有我给你分担痛苦嘛。”他俩基本可以说是站在同一战壕的难兄难妹。

    “弯变直的给我死开,你不知道那是我的雷点吗?!”蛋糕以前是很喜欢福尔斯的,直至他甩了他在幼儿园的小男朋友,变成了一个正常向的死宅胖子。她只听过被掰弯,第一次活生生的见识到了被掰直!

    “是他甩的我!”福尔斯不得不重申道,“所以说男人女人都不是好东西!”自从他父母离婚之后他就变得很愤世嫉俗,地图炮的略严重。

    “所以你就决定和电脑又或者食物过一辈子?”

    “有何不可!”

    “我已经预感到你俩春假都不会好过了。”祁谦一句话之后,整间房子立时变得鸦雀无声,只剩下了快速翻动书页和刷刷刷下笔的声音。

    “说起来,你现在在上的学校是?”除夕在祁谦监督福尔斯和蛋糕做题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

    “我毕业了。”祁谦回答。

    “大学?”

    “博士。”蛋糕幽幽的传来一句,“doctor(医生、博士)是我最恨的单词没有之一。”她和祁谦一样大,在她还在初三混的时候,祁谦已经连博士都读完了,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让人绝望的。

    祁谦这次都不用开口,一个眼神扫过去,蛋糕就已经好像刚刚说话的不是他似的再一次埋首到了习题的汪洋大海里。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她想着,有人毕生的敌人只是绿色蔬菜,而有人——好比她——最大敌人是数理化三大魔王!根本不是一个level的好吗?!

    除夕想着以外星人的智商这个学历也算是正常的,虽然不能一起上学有点小遗憾,继续顺嘴问道:“什么专业?”

    “数学。”这次轮到福尔斯回答了,“为什么会有人能读数学读到博士!我连高一的数学都搞不定!”

    “你初一的也搞不定。”祁避夏给孩子们端来了果汁,顺便打击福尔斯道。

    “好像你就能搞定似的。”福尔斯和蛋糕来了祁避夏家很多年,早已经摸透了祁避夏表里不一的死蠢性格,和他火速打成一片,一点尊重长辈的想法都没有了,“需要我提醒你,你大学用了多少年才毕业的吗?”

    “和祁谦博士同年毕业?”这是除夕能想到的极限了。

    “从毕业时间来讲,祁爸爸是祁谦哥哥的学弟。”蛋糕很骄傲的开口,当然,她骄傲的只会是她的祁谦哥哥,在她自己被对比的时候她会很闹心,但在拿祁谦对比别人的时候,她又特别的不遗余力和乐此不疲。

    除夕睁大眼睛看向了祁避夏,他上一世一直对祁避夏的学业一直不算关心,因为他已经默认他大学毕业了,但现在看来……

    祁避夏脸颊微红:“只是晚了一年而已,一年!”

    “恩,因为我,才刺激的他决定发愤图强,用一年时间就补全了落下来快三年的课时。”祁谦给出了会心一击。

    “专业一定很难。”除夕这才想起来他还没和祁避夏处好关系,解围道。

    祁避夏的脸色却变得更僵硬了:“皇家电影学院音乐系流行音乐演唱班。”和祁避夏此时的工作简直不能更对口,又或者可以说他当初就是图省事才报了这个班,以他在业内的权威,让他去给学生上课都绰绰有余了。

    哪怕是多智如除夕都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给祁避夏说好话了。

    幸而祁避夏也不需要,他只是在心里更加坚定了除夕不是个好人的想法,他肯定是故意让他出丑的!祁避夏在给费尔南多的短信里是这样说的。

    已经回到S市球队的费尔南多看着祁避夏发来的短信,迟疑半天才用安慰的口吻回了一条。

    他知道他不该回祁避夏短信的,但在祁避夏主动找他之后,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在祁避夏没联系他之前,他还可以告诉自己,你这样是不对的,祁避夏是个直的,在过去你也算是个直的,如果你想尽快摆脱这种奇怪的感情,你就必须停止和祁避夏的联系!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祁避夏……哦,祁避夏,费尔南多发现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自己。

    ……

    晚上福尔斯和蛋糕离开之后,祁谦握着除夕的手说道:“我很不安。”

    虽然除夕很不想承认,但面对祁谦那双充满了他倒影的眼神,他根本没办法否认,甚至是欣喜于祁谦的担心。祁谦很少能感知到别人的感情变化,他能这么问他,就已经足够说明他对他的重要性了。除夕真的觉得他足够了。

    “如果你是担心我的变化让你觉得陌生不适应,那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你好,我叫祁谦,来自α星,现在在地球当明星,为了积攒尾巴能量,也因为我喜欢演戏。我想成为和你关系最亲密的朋友。”

    除夕怔在原地,他感觉他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已经渐渐压抑不住,正在快速破土。在他觉得祁谦已经够好了的时候,他总有办法让他觉得他还可以更好。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和基友们聊起来星座问题,某说某是天蝎座的,所有人一起表示,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某表示很受伤QAQ某是天蝎座怎么了?为什么某就不能是天蝎座的!回想起来,貌似每次跟基友说这个,他们大多的反应都是,你怎么可能是天蝎座这样……实在是太伤人心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