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六十一篇日记:一更君

第六十一篇日记:一更君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篇日记:裴安之的打算。

    说时迟那时快,中秋对着裴安之的脖颈手起“刀”落,却被裴安之轻松的接了下来。一个转身,裴安之反将中秋扣在了自己身上,勾起唇角道:“你还太嫩了,小子。”

    专心致志开快艇的黑子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也不知道回去就给中秋紧急补训一下还能不能有救,主要是针对智商。

    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信心,竟然会以为就凭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能撂倒裴安之。

    裴安之十六岁之前人生可以说是平淡无奇,十六岁之后的人生才“丰富多彩”了起来。而为了应对这份“丰富多彩”,他自然是一刻也不敢松懈下对身体的锻炼和对别人的警惕之心。可以这么说,除了祁谦那个变态以外,基本还没谁近过他的身,哪怕是他的宝贝弟弟白秋也不例外。

    除夕没想到中秋会这么冲动,但他不得不承认,直接将人打晕是个好办法,如果中秋刚刚能一击命中。

    现在裴安之已经有所警觉了,那么就只剩下……除夕本来想习惯性的把目光看向祁谦的,然后紧接着他猛然意识到,他也已经变成了有一条尾巴的半α星人,他自己就足可以搞定这一切。

    而祁谦刚好也是这么想的——他自己足可以搞定这一切。

    两人因为太过相似的脑回路,反而绊住了彼此。

    “你俩谁也不许妄动,黑子停船!”裴安之很快就看破了除夕和祁谦心里的打算,对他们喊道。顺便业务很是熟练的狠压了一下中秋的手,希望借此制造点惨叫,让“人质”的痛苦能吓到对面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可惜……

    这不是搞笑呢嘛,“绑匪”绑架本身就是和自己一伙儿的“人质”,目的是不希望别人阻止他冻死在大海上。

    “不行!”祁谦和除夕同时对黑子命令道。

    但最终黑子还是选择了停下快艇,这是多年来在裴安之发号施令的背景下养成的习惯,哪怕已经很多年没再在裴安之手下讨生活,可一听到那个声音,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就照做了。

    裴安之得意的看向祁谦和除夕:“姜还是老的辣,恩?”

    你就非要这么幼稚吗?祁谦在心里腹诽,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太适合说这个,所以也就是在心里想想。

    “你就非要去送死不可吗?”除夕是这样说的。他真的很生气,上一世的今天他失去了裴安之,这一世他以为一切都会改变,没想到没有死于飞机失事的裴安之还换个花样作死。

    裴安之看着除夕关心的眼神,感受到了一种说不上来的窝心,但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他唯一能补救办法的就是不要一错再错。他想着,这也许是他难得的善心在作祟,一生一次的善心。

    不过在裴安之去做他想做的之前,他觉得他很有必要和除夕等人讲清楚:“虽然我不惧怕死亡,却不代表着我会在明明不用死的情况下去追求死亡。我又不是变态。”

    祁谦表示,最后那辩驳还真是让人无法相信。

    “这些年我闯过多少次鬼门关?不依旧活的好好的?放心吧,我有万无一失的计划。”

    “哦?是吗?那就演示给我看,你能在水面上等到救援的万无一失。”除夕明显不相信裴安之的话,他基本已经认定了裴安之就是想去送死。

    “如果我有证据能证明我会活的好好的等到迦楼罗来救我,你们会保证离开吗?”

    “我保证。”除夕点头,他已经做好了无论裴安之怎么巧言善变都用一条“海水会冻死你”来辩驳,没有知识好歹有点常识,没有常识也该看过泰坦尼克号,不知道男主角和大部分好不容易从船上逃出生天的人是怎么死的吗?!除夕就差这么吼出来了。

    裴安之一脸果然如我所料的胸有成竹,然后他就不紧不慢的从自己的救生衣里拽出了一块说不清质地的布料,直至那布充气成型,除夕等人才明白这是快速充气式救生船的演变体,不知道裴安之操作了哪里,布料就自己开始膨胀,直至成船型,变成了一个特别小仅仅能勉强坐下一个人的救生船。科技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有很多东西都是很神奇的。

    “但这个也太神奇了,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哪怕是被压在身下,中秋也在怒刷存在感。

    “别人也不知道。”裴安之笑的得瑟极了,他就喜欢看人被他shock到的表情,傻极了,还能顺便凸显自己的高智商,“我的研究机构其实也是最近才研究出来这个的,谁也料不到它会被应用的这么快。那么,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吧?它足够保证我在等待人来的时候不会被冻死,我甚至都不用接触海水。在我的救生衣里还有压缩的食物和一点淡水,以及紧急治疗的药物。”

    祁谦突然有点遗憾自己的救生衣在从飞机上掉入海面的时候被那么毁坏了。

    “大海神秘莫测,‘有可能会被冻死’并不是你唯一需要担心的,还有天气,海洋生物……”除夕虽然被裴安之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他反应也不慢,又重新找到了阻止裴安之的理由。

    “迦楼罗已经朝着这边赶来了,不出一个小时他就会到,你觉得一个小时在接近海岛的海域能发生什么?”裴安之无奈道,黑子出海前应该是看过天气预报的,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气定神闲的直接开着快艇就出来救人。

    “你怎么就那么笃定他们肯定会在一个小时内找到你?”除夕不依不饶道。

    “这里离你们所在的小岛还有多远?”裴安之突然对黑子问了一个好像无关紧要的问道。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航程吧。”黑子估算道,眼神好的话,差不多已经可以在这里遥遥的看见远处化作一个小点的岛屿了,黑子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不该绝,飞机失事的地方真的离小岛很近,哪怕是除夕没有联系上他,他们大概也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漂流到小岛上。

    “正好,那咱们来这样约定吧。”裴安之对除夕道。

    “约定什么?”除夕皱眉。

    “你们先去小岛,把祁谦和这个弱的可怕的小鬼放下,然后你们返回来找我,前后差不多也是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们回来了,我还在这里,那我就跟你走;如果你们回来了,我和救生船都不见了,那就说明我被救走了,你接下来不能再妨碍我去做我想做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必须甩开我。”除夕勉强算是接受了裴安之其实不准备去死的这个说法,但现在他开始担心别的了。裴安之就是个有理智的疯子,这是所有人公认的事实。

    “只有我死了,想杀我的人才能没办法杀死我第二遍。”裴安之笑了,“而在我的葬礼上,人情冷暖,一眼便知。”

    “你是说……”除夕终于明白了裴安之的意思,诈死。

    裴安之点点头,想着,真不愧是裴卓的儿子,脑子转的就是快。裴安之也是从裴卓当年假死的事情上得到的灵感,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之后,他才好在暗中做些什么,好比钓出幕后真凶,也好比把埃斯波西托家族一网打尽。无论这次的失事与埃斯波西托家族有没有关系,裴安之都已经不打算再把那个隐患留下去了。

    “这是解决目前事情的唯一办法。”

    “但我已经知道埃斯波西托家族的少主在哪儿了。是真的有这个少主存在,而不是什么外界猜想的不过是埃斯波西托家族的幌子。”上一世除夕就是死在这个少主手上,在他好不容易调查清楚裴安之的飞机失事的真相之后。

    裴安之长叹一声,看着除夕,心里想着这孩子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他第一次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对除夕淳淳教导道:“你以为一个庞大的家族,真的会对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马首是瞻吗?哪怕是我如你这般大的时候,也从未敢想象年轻如斯的自己能掌握一个家族。擒贼先擒王,想法没错,但你也要确定你擒的是真王,还是傀儡。是真的少主又如何,冒牌货又能怎么样?”

    真正说了算的人,永远是那个把少主推上位的人。他们今日能拥立一个少主,明日就可以又有一个新的少主。

    除夕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比以往运转高效很多的大脑,突然有了一种被拨开迷雾的感觉。怪不得上一世,他带着裴安之最精英的旧部也始终斗不过一个埃斯波西托家族的少主,不是对方太强大,而是对方身后的人要比他强太多,最起码对方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拧成一股绳,可他对裴安之旧部的掌控力却低的可怕,四分五裂,不成系统。

    是他魔障了,执着于一人,看不清那人身后的高山、天空甚至宇宙。

    甚至当年的少主是否清楚呢?他从来都不是挥刀人,只是一个被提着线摆弄的玩偶。

    “上一辈子的恩怨就留给上一辈子的人来完成吧,你有你的未来和人生,不应该被束缚在这段孽缘里。”裴氏一族和埃斯波西托家族的恩怨由来已久,孰对孰错已经再难分说清楚,两方都是“别人泼了我一盆凉水我就要烧开了换回去”的性格,做事睚眦必报又不计后果,这才造成了今日不死不休的局面。

    裴安之曾以为他已经强大足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但裴卓却告诉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制定规则的人说到底也不过是被规则和体系牵着鼻子走而已。如果他真的能为所欲为,那当年也就不会让埃斯波西托家族苟延残喘至今,甚至差点酿成大祸。

    顽固的裴安之终于在儿子死去快二十年的今天,成为了自己的错误。并在心里发誓,他会亲自了断这个错误。

    不再有所顾忌,不再掂量自己的势力会不会过大,破坏了平衡,被别的家族联手打压,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他都在所不惜!

    只要若素(白秋)、裴熠还有那个不孝子二越能好好的。

    “如果你想明白了,那么,拜拜。”裴安之放开中秋,利索的翻身上了已经在海上漂了有一会儿的救生船,他笑着对祁谦挥手道,“你们回去之后去老地方拿一件东西。祁谦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哪里,刨去那里面你我会感兴趣的,剩下的就是我留给裴熠的。”

    祁谦听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裴安之说的只有他知道的老地方,放着的是裴安之的各种手办和同人周边,而裴安之要给除夕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裴安之竟然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一堆手办周边里,这个组织果然真的是没有未来。

    “别人肯定想不到,也找不到。”裴安之却对自己藏东西的手段很是自得。手办周边本就奇奇怪怪,什么样子都有,纵使别人找到了他放那些东西的地方,也肯定会面对那一大堆的手办和周边产生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当然,裴安之必须老实承认,他会把那东西和手办周边放在一起,也是因为那些都是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还有若素和除夕小时候的照片一起。

    祁谦真的是已经无法直视裴安之被无数人敬仰、惧怕的大佬了。

    之后除夕和祁谦就离开了,因为他们同时感觉到了就在不远处已经有船只在靠近。走了大概十分钟,除夕又让黑子折返了回去。来回二十分钟,裴安之已经消失了。他们只来得及看到一艘大船在夕阳下远去的影子。

    甲板上,海风猎猎,忠心的迦楼罗把他从望眼镜中看到的快艇上的一行四人汇报给裴安之。

    裴安之点点头道:“裴熠能救到祁谦就好,虽然有点晚了,没能来及找到我。”哪怕是面对最忠心的下属,裴安之嘴里也是不会有百分之百的实话的。

    这就是裴安之为人处事的原则,对谁都不会说真话。

    “那您?”迦楼罗自然是知道裴安之这些年有多想见到孙少爷裴熠的,也一直存着要让裴熠当接班人的想法,但是裴安之刚刚已经下达了就当他“死”了的消息,而在此之前,裴安之的遗嘱里可没有把化名为恒耀集团的组织的大权留给裴熠。

    “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我要亲自来设计自己的葬礼。”

    “是。”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祁避夏就能和儿子父子团聚,过上争风吃醋【喂】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