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二十四篇日记:

第二十四篇日记: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十四篇日记:感性的东西总是很难理解,好比理想,也好比语文考试里的阅读理解。

    裴越带祁谦去的music录音室是白齐娱乐在还是一家小型唱片公司时的前身,随着白齐娱乐的不断壮大,现在music录音室也已经成为了业内最顶级的录音室之一。已故或现役巨星在这里先后创造出了无数震撼世界的经典,但这里不仅限于录制流行音乐,还有电影、电视剧、交响乐等后,无数知名电影的背景配音都始于此。这些都深深的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杰出的音乐制作人和录音工程师前仆后继,很多歌迷粉丝将其视为圣地。

    十多年前,白齐娱乐决定将music录音室对别的唱片公司开放,为所有音乐制作人共享,当然,是有偿的租借形式,且价格昂贵,按分钟数算钱,但依旧趋之者众。

    这也就造成了如今无论你是多大牌的神、再鸿篇巨制的电影,想在这里录音和进行后期制作,也需要乖乖排队等日子。等不了就另寻高处,用白家大姐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又不差那一个人的钱,有的是人排了一年约,挥舞着大把钞票跪求入门。

    而就在五年前,白齐娱乐又开放了限定时间和人数的参观旅游活动。

    “咱们的安娜姑姑可是赚钱小能手,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压榨剩余价值的地方。”裴越带着祁谦从员工通道进入录音室时这样对祁谦介绍道,“签约白齐娱乐就这点好,music录音室随时都会对自家艺人开放,免费。”

    “哦。”祁谦对此兴致缺缺,只是表达礼貌的哦了一声。

    “……”裴越被噎的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自己的话了,最终他还是拿出面对他老子的耐心才说了下去,“所以你要是将来选择当明星,无论是进军影视圈,还是音乐界,白齐娱乐都是你最好的选择,先不说这是咱们自家的企业绝对放心,只冲着白齐娱乐就该选这里。”

    “你最近广告拍多了吗?开口都是广告词。”祁谦看着裴越道,“我没打算将来当明星。”

    我就是怕你将来要去当什么劳什子的科学怪人,才会积极努力的向你推荐娱乐圈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啊孩子,你感受到表哥我一颗真挚的心了吗?!“无论是商圈还是政界,哪怕是军队呢,白家都可以给你铺路,但要是科学院那种地方……世家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也有涉猎不到的领域,白家的短板就是顶尖领域的科研。”

    “so?”祁谦怎么都没能get到裴越的重点。

    所以看在表哥我这么苦口婆心的份儿上,表弟你千万别想不开啊!从刚刚祁谦提起萨门和跳级,裴越就很怕祁谦将来走上一条在他看来枯燥乏味又到处都是变态怪人的路:“你可前往别想不开的选择一个家里帮助不到你的领域当工作,好比科学家什么的。”

    “我也没说过我想当科学家。”祁谦的智商很高,却也只是高科技的α星和科技落后的地球之间的差异,他本身的性格是不适合当科学家的,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个钻研的劲头。

    裴越暗暗松了一口气:“那你长大了想干什么?”

    一时间祁谦陷入了沉思,他长大了想干什么?想救活除夕,想和他一直在一起。但很显然这并不是裴越所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事实上,从来没有人问过祁谦,你将来想干什么。在α星时,祁谦未来的路早已经被基地安排好了,基地养大了身为孤儿的他,他自然需要用将来为基地工作回报基地。初到地球时,祁谦也不需要想这个问题,自有除夕替他做决定,除夕才是那个根本不像是孩子的孩子。

    现如今,祁谦摇了摇头回答裴越:“我不知道。”

    “那好好考虑一下娱乐圈吧,强烈推荐哟~虽然这是个大染缸,却也是我和你爸爸都很喜欢的地方,我对音乐是真爱,你爸对演戏是真爱。而我觉得你会很适合镜头,至于圈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交给我和你爸爸吧,处理绯闻我们特专业。”家长面对孩子未来的就业选择一般只会有两种期许,一是与自己相同的职业,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在这个领域里帮到自己的孩子,二则是自己曾经没能去涉猎但一直视为理想的职业。

    裴越很显然属于前一种。

    祁谦深深的看了一眼裴越,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需要时间去思考,去感受。他总是很难明白抽象化的东西,好比幸福,好比梦想这些字眼,当然也好比语文考试里的阅读理解。

    针对流行音乐录音的第三号录音棚里,各路明星差不多都已经准点到齐了。

    “祁谦哥哥~”蛋糕小公主依旧热情的让人窒息。

    “谦宝~”福尔斯也迎了上来。

    祁谦冲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就被裴越自作主张的请去了和小伙伴一起“玩耍”。但他是真不知道该和他们玩些什么,于是只能实施祸水东移*:“双胞胎呢?”

    上次蓉城录节目时,蛋糕、福尔斯和双胞胎玩的都不错,应该能转移他们过剩的精力。

    结果提到双胞胎,福尔斯却先萎了下来,一脸说不上来的沮丧:“他们在那边,但我不敢过去,我觉得他们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不喜欢他们现在这个样子。”

    徐森长乐也点了点头:“恩,很讨厌,我决定以后都不喜欢他们了!”

    祁谦顺着福尔斯所指的方向看去,双胞胎正坐在角落里,两人安静的联机打着游戏,一脸相同的冷漠,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圆将他们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了开来,他们不打算出去,也不打算让任何人进来,与节目里的他们有很大差别。

    “我觉得这是鬼上身!”徐森长乐十分笃定,“或者穿越、重生,我爸爸的小说里总会这么写。”

    祁谦却觉得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简单的人格分裂,就像是祁避夏一样,在镜头前和镜头后完全是两个人。裴越也说过这在娱乐圈是很常见的现象,明星荧幕前和荧幕后完全是两张皮。好比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影后,其实私下里根本就是个抠脚女汉,在知性典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猥琐大叔的心什么的。

    “说起来,我妈妈平时在家和在剧组好像也不太一样诶。”福尔斯二话不说就把他妈卖了个底掉,“她不会特别夸张的叫别人beauty、sweetheart、sunshine什么的。”

    “我爸爸就是一个样啊。”徐森长乐表示真的好难理解“人前人后两个样”的意思。

    “知人知面不知心,谦宝你们可要提防一点赫拉克勒斯的两个儿子。”祁避夏是最后到的,一进录音棚就直奔了儿子求抱抱,根本顾不得和别人打招呼,“他们老子赫拉克勒斯最会的就是伪装,虚伪的让人恶心。”

    作为被赫拉克勒斯阴过一次的人,祁避夏可以说是生理性的厌恶着那对父子,也生怕儿子着了那对父子的道。

    “以后不跟他们玩了!”蛋糕公主总是特别的直来直去。

    “如果你这么干,可就真的上了他们的当,如了他们的愿了哟,我的小公主。”祁避夏耐心解释道,尽量用一个孩子能懂的语言说,“平时你可以不和他们玩,但在镜头前,当他们表示出热情时,你一定要假装很喜欢他们,要不等观众看了节目,就会觉得蛋糕不好,不喜欢蛋糕了。”

    这就是祁避夏当年输给赫拉克勒斯的主要原因之一,赫拉克勒斯可以在私下里用最恶毒的话语羞辱他,也可以在人前表现出对他热情到不行的亲切。

    而年轻的祁避夏可以做到私底下和赫拉克勒斯针锋相对,却没能学会在人前收敛脾气,所以无论是镜头里,工作人员的眼中,又或者是报道上,祁避夏都成了那个仗着自己在影视圈中的成绩,恃才傲物,不尊重外国来的大前辈,嚣张跋扈的变“堕落”了的童星。后来那也确实变成了祁避夏堕落的开始。

    “这种当上一次就够了,小赫拉克勒斯们修炼还不到家,正是你们的好机会。”

    祁避夏被阿罗拖走去和制片人、别的明星打招呼后,蛋糕和福尔斯一脸似懂非懂的看着祁谦:“祁谦的爸爸刚刚在说什么?”

    “他在说,这是一个游戏,双面人的游戏。在镜头前和镜头里我们要对双胞胎表现出不一样的态度,私底下我们可以不搭理双胞胎,但在镜头前我们必须热情活泼,把他们当做真正的朋友。这是个很难的游戏,双胞胎表现的不错,你们有落后哦。”

    “原来是这样!”蛋糕和福尔斯恍然,“祁谦的爸爸好笨,刚刚根本没有说清楚嘛,这样说不就明白了。”

    “我们绝对不能输。”输给这样近似于圈套的幼稚挑衅。

    “不会哒!”蛋糕和福尔斯信心满满。

    当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到位,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摄像机就再次开始了运作,录音这段会插播进主题曲里,日后还有可能剪辑一些搞笑片段当做给观众的花絮福利。

    第三录音棚里是个能容纳二十名歌手一起演唱的中型录音棚(最大的那种能容纳一个百人的交响乐团),中间也有单独的歌手录音的小单间,拥有可以活动的墙面,能组成各种不规则的多面体结构,能营造出多种音乐形式所需的现场效果,好比摇滚、乡村音乐、爵士等等等。

    四组家庭,九个人分别带着可以听见自己声音的耳麦机,坐在一排电容话筒前,共同面对着透明玻璃后大量的工作人员。

    随着轻快灵动的纯音乐响起,专业人士祁避夏温柔的唱出了第一句:“我的儿子是我最骄傲的财富。”

    祁谦则在祁避夏之后唱出他的那句:“我的老爸是这世上最难懂的生物。”

    祁避夏抽空给了玻璃窗后面的裴越一个中指,他已经从他儿子的歌词里感受到了来自填词作曲的裴越满满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