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69|欢喜人家(57)三合一

169|欢喜人家(57)三合一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欢喜人家(57)

    老太太这个表情这个话吧, 第一感觉就是宋兰兰偷人了。

    可转念一想,林雨桐还真就不信。宋兰兰对金红胜, 怎么说呢?那大概真是爱到骨头里了。或者说, 占有欲渗入到骨头里了。那边哪怕跟萧湘生了一个孩子,她这边不也没怎么着吗?突然的, 就说偷人了?

    拿啥偷啊?

    人到中年, 体重飙升, 脸上的肉颤巍巍的……外形条件不达标。当然了, 外形不外形的无所谓, 当女人变的有钱的时候, 也会有年轻帅气且好吃懒做的男人依附过来。只要你大方, 你有那么些钱。男人有点小钱还能勾搭到条件一般的女人, 可女人有点小钱是舍不得勾搭男人的。除非这个女人特别有钱。

    可宋兰兰有钱吗?

    有!小钱有。

    金红胜没苛待她,生活费保姆开销,每月都按时给。要出去玩, 经费给你。便是这几年靠着这个生活费, 出去旅游的经费,抠唆的攒下一些,但给你的总数在那放着呢, 你能抠唆出多少来?

    就你攒的那点钱, 想勾搭一个?

    呵呵!宋兰兰的眼光在那里放着呢,真要勾搭,除非这个男人外形各方面比金红胜强,且特别会甜言蜜语。可这种男人骗啥样的女人骗不来, 非骗宋兰兰,要啥没啥的。这要是没金红胜强的,说实话,人家宋兰兰看不上。

    因此,老太太哪怕是说的暧昧,但林雨桐是一点没信。她还坐在老太太边上细问:“是您亲眼见什么了,还是别人说什么了?再说了,金家爷爷奶奶人呢?”

    老太太低声道:“老云身体不好了,都在那边看孩子呢。”

    老云是金红云找的那个有钱的老头,这才几年呀,身体说不好就不好了。之前林雨桐也没怎么见过,可看着,也不是短寿的人。

    不过老夫少妻的,那个……要是不节制,也说不好。

    既然金家老两口不在,那就是说家里只宋兰兰和保姆两个人呗。

    老太太又说:“……前几天我碰上小保姆了,那姑娘说,她有半个月的假,要回老家一趟。当时那大包小包的就走了……”

    突然给小保姆放假了。

    只剩一个人了呗。

    林雨桐就替四爷问:“那她最近跟谁走的近?”

    “其实我也不信,可小区里那些跳舞的老太太可都说了,说是看见你宋姨一到晚上就去健身房……我也说去健身房没啥,可这去是没啥,但经常就是出来之后带人到楼上去……后来还听说带了不止一个男人……”

    那这就更不可能是那种花边事了。那个年代过来的,没那么开放。保守是刻在骨子里的。

    人不可能这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没有边缘的极端呀。

    老太太就说:“我也不信呀!可你宋姨不见了!有人说半夜看见她大包小包的跟个人下楼上了一个两小汽车,走了。我今儿都去了他家好几次了……摁门铃敲门,都不见人。我这不寻思,把小业叫回来,他总有钥匙的吧,要么……咱进去看看。不管是人不在了,还是怎么的了,可别是一个人在家里,再给出事了……”

    但老太太不叫告诉金红胜,怕是更倾向于宋兰兰人不在家。要真是担心出事,早就在电话里说了,叫四爷赶紧回来上家里看看去,不会在这里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去看看去。

    林雨桐跟着四爷起身,“那要不,我们去看看。您还跟着去呀?”

    老太太拿衣服就走:“我去看看……要真有啥事,你们都是晚辈……不合适……”

    你看这话说的,当着人家儿子的面呢。

    不过想想去也行,是个证人。再有人说起闲话,好歹能堵了别人的嘴。

    大晚上的,冷的齁齁的。林雨桐搀着老太太往那边走,然后上楼,四爷拿了钥匙开了门,进去开灯。

    确实是没人。

    四爷楼上楼下的都看了,没找见人。他摸出电话,直接给宋兰兰打电话,电话关机。他又给宋家那些大姨二舅这些人打了电话……宋兰兰并没有回娘家,也没有跟娘家人联系。人家说最近见到宋兰兰还是一个多月之前,是宋家老太太过生日的时候见了。只她一个人回来的,不见金红胜,也不见这个大外孙。

    话里话外的,对四爷多有不满。可原主本来跟姥姥那边也不亲近,主要是舅舅多姨妈多,孙子外孙子一大堆,稀罕也稀罕不过来。金家却只这一个宝贝疙瘩,金家老两口还怕孙子去人家家里受委屈呢。因此,四爷跟那边也就更不亲近了。也就是过年你来我往的见几面,宋兰兰这个当面的不要求去姥姥家,四爷一般是不去的。

    没搭理那边的不满,急着挂了电话。林雨桐也觉得很没有必要在乎那些,外甥打电话问呢,那肯定是宋兰兰这边出事了,你们不说问问宋兰兰怎么着了,倒是话里话外的挤兑外甥,这是个啥意思?

    那边不知道,四爷就跟金红胜打电话,这事不用那么曲里拐弯的,就是在外面找人了,那不正好,两人离了各过各的,还都自在了。

    金红胜那边跟人应酬喝的五迷三道的,一看儿子电话就出来了:“……你妈……你妈刚才还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出去玩一圈,人现在在国外……哪个国家……不知道呀!她那么大人了,这两年她出国出的都不稀罕了……这样你给那个之前给她找的那个出国带的翻译打电话……现在她出去也不通过我,都是自己联系的……你给那边的公司打电话,看看你妈有没有要翻译……”

    随后发了一个电话过来。

    四爷根据这个电话再打过去,还就是带了翻译走了。

    “什么翻译?”林雨桐问。

    四爷拿着电话:“英语翻译。”

    那这还是无法判别去了哪个国家了?

    四爷又问人家:“能把这个翻译的电话号码给我吗?或者,你知道这个翻译去哪了?”

    那边倒是利索:“去韩|国了!我查一下号码再给你发过去。”

    韩|国?

    隔着电话林雨桐都听到了,然后她恍然:“……这不是去旅游去了……她这是整容去了吧。”

    这谁给出的主意?你就是想整容,完了你……你把事情愣是弄的跟私奔似得。

    这事闹的。

    桐桐一说整容,四爷就想起来了,上次他说萧湘好看,说金红胜好色来着。

    就老太太不明白:“啥整容?”

    “就是那种把眼睛整大,把鼻子垫高,把身上的脂肪都给抽走的那种……”这么一解释把老太太听的一哆嗦,“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

    林雨桐就说:“人家愿意呀!您出去可别胡说去,等人回来一看,大家就都明白了,压根就不是你们猜的那么一码子事。”

    不是就好!可这整容……听着愣是比偷人还叫人觉得发毛。

    林雨桐估计四爷要给那翻译打电话,然后跟宋兰兰通话,她就扶着老太太往出走,“我送您回去,然后也得回宿舍了。”

    老太太在路上还问:“那整容还得跑人家国家去?”

    “那边的技术比较好。”她这么说着,其实心里知道,这个时期再那边,其实也没发展到那种很大的规模上。在国内整容这个概念,在普通大众中好像那都是很远的事。划拉双眼皮这种有,好像也在哪见过抽脂的广告牌,但肯定不是后来的那种在电视上但凡出现一张脸,就试图从人家脸上找用刀子雕琢过的痕迹……因此,风险其实挺大的。

    那边四爷接通了电话,借着翻译的电话给宋兰兰说呢:“……您这是要命呢,还是要脸呢?就是再胖一百斤,你在家呆着,我爸也不能把人怎么着……可一旦说上了手术台下不来,我可跟你说……那我爸明儿就会领个新人回家你信不信?”

    宋兰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翻译的手机也关机了。

    干着急你没办法。

    这边挂了电话,四爷还是跟金红胜说了一声,是不是过去找找看,这么着不是办法。金红胜说明儿就让秘书过去,顺便把宋家大姨给叫上,方便照顾。少不了再给大姨点钱,也只能这么办了。

    从楼上下来,桐桐开着车已经在楼下等着呢。四爷朝健身中心那边指了指,是说要进去一趟。林雨桐在车上等了十来分钟,四爷就出来了。

    是健身房的教练,顺带的给美容院这些地方拉客户。结果拉到一个人,人家觉得国外的技术好,真就要去国外。他们最多属于提供给了客户一些讯息,能把人家怎么着。

    牛不喝水人家也强摁不了头。

    原想着宋兰兰这一去,十天半月的也就回来了。可谁知道大概得有十天之后,宋大姨给四爷打电话,“你妈说什么都不回去,我刚才给你爸打电话了……你爸说停了这边的钱……可你妈这脾气,刚做了抽脂……如今想做个拉皮的手术,大概还得个十多万……”

    意思是宋兰兰的钱花完了,再给打点钱过去。

    四爷就跟她说:“先把人哄回来。要是真想做,那就在国内做,高价请人飞刀都行。你这在国外,真出了事,怎么办呢?人生地不熟的,手续各方面都齐全吗?跟我说也没用,我的意思也一样,先回来。我手头是真没那么些钱。”

    花钱给你请健身教练,请营养专家,请美容专家都行,但这个时期你别在国外玩那个,要命。

    四爷说没钱,那就是真没钱了。他刚刚花出去一大笔钱。这部分钱不是公司挣的,是那些专利得来的。专利肯定不卖,但是专利使用是需要费用的。技术如果在国际上都属于先进水平的情况下,那对国外的公司收取的费用更高。

    这钱以后会源源不断,但第一笔数以千万计的钱,四爷用来干嘛呢?

    全部捐给学校,要在学校建一个交叉学科研究所。交叉学科也是近些年新提出来的概念,学校也早有这个意向。有人捐赠,还是学校的学生回馈给母校的,那这有什么问题呢?

    一点问题没有。

    四爷花了那么多钱,只有一个要求,这个研究所,得以林雨桐的名字命名,不管什么研究所,前缀必须带着‘雨桐’二字。

    这也没有问题。

    具体的协议还在签署中,四爷的钱有了去向,就真没钱给宋兰兰叫她在国外冒风险做什么整容手术。

    挂了电话,四爷继续忙。

    电脑屏幕一直亮着,键盘不时的传来敲打声,隔壁通宵忙活的也不知道头儿在忙活什么。

    能进入社团,各个绷得都很紧,下来的任务,抽时间熬夜也要完成。他们听说了,好像公司已经给韩小磊单独买了房子了,这消息确实的很。还有另外两个突出贡献的,公司虽然没有给全款买,但也给按揭了,首付是公司给出的。这位才工作了多长时间?

    泡面榨菜在外面放着,一箱子一箱子的。坐在角落的小眼镜揉了揉脖子,“我饿了,要吃面,谁要吃,我一起煮……”

    马上就举起四五个手,剩下的人许是没听见,他也没管。只管去外面的走廊里煮面去了。用开水煮面,快的很。方便面拆了十包,放在两个电饭锅里煮。这边才要了那几个饭盒,都给盛上,然后一人给发了两包榨菜,就听到几声‘我去’!

    扭脸一看,嗯?

    电脑黑屏了!

    哪里出问题了?

    “是不是你煮面的时候碰到电源了……”

    可灯亮着的呀。

    小眼镜含着一口面,指着电脑屏幕叫几个人看,就见屏幕上不是全部黑屏,而是自远而近冲来了一个小亮点。这个亮点由远及近,像是暗夜天空闪过的流星,紧跟着,这‘流星’越来越多,无数的流星闪耀在暗夜的星空上,慢慢的,似乎出现了地平线,却见那地平线上,那地平线上,缓缓出现一人,这人……侧面而站,仰望着星空,像是在等谁一般,竟是让人不由的多了几个孤单的寂寥。蓦地,这男子抬起头来,屏幕前的人不由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遥远的星空冲出一颗最璀璨的星星,那星星奔着他而来,就见他伸出手,那颗星星便落在他的掌心之中,紧跟着光华一闪,那掌心中的星星,便成了一个身着霓裳衣的美貌女子,这女子侧过身来,只能看见半张侧脸,可那边的谁不由的‘噗嗤’一口给喷出来了,紧跟着咳咳咳的连声咳嗽。可没人搭理他,都盯着屏幕。就见这姑娘灿然一笑,然后如同仙子一般飘然而上,她伸出手来,像是在邀请谁,就见站在地上的男子也朝着这仙子伸出手去,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那男子的身子慢慢的飘了起来,跟那女子相对二站。女子仰起头,男子低头吻在她的眉心,周围的流行化成永恒的星辰,不知道是他们点亮了星辰,还是星辰点亮了他们,这一刻竟像是永恒。继而白光一片,宛若彩缎似得飘过一行字:

    等你来,随你去。

    翻译过来:我的世界自始至终只有你。

    这一行字飘过,然后化为漫天的飞花,飞花落处,屏幕一闪……

    正常了!

    机房的这一伙子面面相觑:什么情况。

    刚才呛住的那位仁兄默默的举起手,然后朝隔壁指了指,“你们不觉得刚才那两人有点眼熟呀?”

    脸是侧面,其实是可以看见的,只是刚才有点没反应过来,如今想想,可不是!关键是除了大一新生,其他的人都看过去年的晚会,那身霓裳衣着实是叫人印象深刻。

    不过,电脑系统是被他给黑了吗?

    黑大家的系统干什么呀?

    就为了放那个无聊的片段呀?

    呛住还没缓过来的仁兄是有女朋友的,因此人家的脑子没那么直,再不作的女生也是女生,是女生就没有不难为男朋友的。被女朋友虐了千百遍,脑子里的环环挺多的。他又朝隔壁指了指,“老板娘被传这个那个的……这位还都没动呢。这不……来了!我猜,从明天开始,校内所有的只要用电脑的,开关机一次,就不得不看完人家给放进来的那个短片……”

    强制性澄清,不想看都不行。

    学校各个学院都有机房的,每个年级每个班每个人,每周都有计算机上机课。然后每个人观看一次,意思还不明白吗?

    不过,这学校的办公用的电脑,估计得被烦死。

    还有,黑了自家学校的电脑,真的不怕处分吗?

    因此,这会子你看我我看你,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各自坐各自的位置上去了。大家还挺不死心的,想验证一下。于是关机开机,开机完了之后,无缝衔接的,看一分钟唯美画面。画面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忍不住啊忍不住,再关机再开机,再看几遍噻。

    一早起来,最早接触电脑的就是老师了。

    办公用的,一早起来先开机。老唐抱着个保温杯子,开了机,将杯子放在边上,然后从桌子下面摸出抹布,简单的将桌子擦一下。一般这个时候,开机已经结束了。他连多看都不多看一眼,就准备点开文档了,谁知道一抬头,黑屏。低头看了看机箱,开机了呀。

    是刚才擦桌子碰到那根线了吗?

    并没有呀,一扭头再看屏幕,有反应。

    跟老唐一样的,出现在各个办公室。看完之后,有那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但老唐显然是知道的。他赶紧给学校打电话,说是社团那边做个小实验,叫大家不要慌,不是被黑了云云。

    他是社团的辅导老师,他得负责任的。

    说完了,然后老唐给这个不省心的学生打电话:“知道你们爱的深沉,但别这么张狂成吗?这回是我撒谎把这事给压下来了……”

    “您没撒谎。”四爷就说,“我张狂这个干什么呀?公司现在在做计算机系统研发……像是界面用什么样的,我们想在校内做个调研。”

    国产计算机系统研发吗?

    这个还是很有搞头的。

    好吧!这个其实一点调研的价值,但你要把你这种行为解释这个这么高大上的话,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消息传出去大家也就一笑,有个老师还说,公司都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

    老唐打哈哈哈:“努力嘛!朝那个方向努力。”

    要真弄一国产还不错的计算机系统,然后拿那个短片放在每台电脑上……他相信自己这个学生真干的出来这种事。

    网络这个东西,无处不在,这恩爱炫的……全世界得知道。

    不就是说这个那个的吗?看看那些明星,人家那绯闻从来没断过。他们也算是校园明星了,没有绯闻的明星不是好明星,没有校园绯闻的校园明星也不是好的校园明星。对大多数学生来说,八卦他们,其实跟八卦明星有啥区别?谁当真呀?之前那助拳的就有点小题大做,如今弄这一出,更有些小题大做了。

    助拳的曾华不觉得小题大做,但他也属于被迫看短片的人一直。

    坐在机房,一开电脑。

    我的天啊!先是嗡嗡嗡了一会子,然后就静下来了。曾华跟大家一个反应,可等看到地平线上露出来的人,还有那侧脸,他就认出来了,是金思业。

    然后……然后看完了,别人都议论纷纷的,就只他心里最不是滋味。以为自己反应迅速,赶在金思业之前保护了林雨桐,却原来自己做的……不如人家高明。自己做不到人人都能看到,都能注意到,就算是登报纸上新闻也不行……但在校内,这种程度的澄清,不是百分百吧,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得不看。

    至于这两人是谁,很快就有人说了:“是林雨桐……当时照片登在报纸上,校报上最多,我留了一版,肯定没错……”

    有一个人记得,就会有很多个人记得,然后像是在传染一样,这节课下了,还没走。另一节课上课的就来了。以往不关机的,但今天,临走各个都关机。有早来的说,别关了,我马上用。那不行,不给关,你不就错过了精彩了吗?

    所以,林雨桐中午上完课,骑着自行车在食堂跟四爷汇合,这来来去去的很多人都在看她,然后带着那样的笑意。这笑意没有恶意,反而带着几分调侃,她也报之以微笑,但却完全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

    衣服没穿错,教学楼下面就有一面大玻璃镜子,她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脸上也不脏。谁知道又怎么了,管他呢。

    吃饭!

    天冷了,冻手了。四爷拉她的手塞兜里,“楼上去吃拉面去。”

    行!既有吃的,又有牛肉汤喝,再放上两勺牛油辣椒,再美没有了。

    四爷去排队,林雨桐去占座,四爷问说:“有腊汁牛肉夹馍,你要不要?”

    “要!”林雨桐感觉能塞下一头牛,饿狠了。

    两碗拉面,四爷另外各加了两份牛肉,还要了三个肉夹馍。林雨桐一个,四爷两个。

    一口汤,一口面,一口咸香脆的馍,好吃。

    她吃的香,冰凉的手贴在碗上,腮帮子塞的鼓囊囊的,嘴上油汪汪的。

    边上有看见他们的,三五结伴的路过,且朝他们笑。

    笑什么呀?

    林雨桐莫名其妙,问四爷:“又怎么的了?”

    没有啊!

    林雨桐不信了:“肯定瞒着我。”

    四爷‘哦’了一声,“专利使用费捐给学校准备建个研究所,以你的名字命名。”

    这事啊!不奇怪。

    像是以前那个‘吾桐’之类的,这都是用过的。这次更直接了一点而已。

    林雨桐坦然了,人家朝她笑,她也大大方方的朝别人笑。

    但人家背后可不是这么说的,计算机黑进去插了那么个东西,这事宣扬给这周还没上计算机课的,就越发显得神奇了。

    楚词听了一耳朵,心里跟猫爪挠似得,等到周三,打开电脑,果然就看见了大家都在说的画面。

    开始,他是在等待的。只有一个背影在苍穹之下,显得那么孤单寂寥,形单影只。然后她来了,朝他伸出了手。他随着她而去,哪怕是天涯海角,深海苍穹,他都会随她而去。

    在她来前,他一个人。

    自她来后,余生只她。

    想说的话,他表达的很明白。相信看过的,都能明白里面的意思。

    这里面没有自己或是其他任何人什么事……人家没说她一句,甚至都没碰面,可她还是觉得像是被谁甩了两耳光似得,从心里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赵为民关上电脑,给学生处的老师打了电话,说这件事,“……虽然没什么影响,但是在这一行里,我觉得还是应该加强网络安全教育……”

    那边回应,是告诉过学校的,只是做调研需要。

    “那就好!那就好。”赵为民还要再说什么,那边就道:“为民呀!你们不是朋友嘛!这样的朋友就应该多接触……他的专利费用全部捐给学校,用于新型材料研究所……这样的气魄,可不小。学生对这样的学生,非常重视。如果是科研需要,一定会积极配合的。你有你的长处,也应该好好发挥你的长处……”

    老师再说什么,赵为民没有听见。他满脑子都是专利费用,研究所……这得多大一笔钱?

    他不在乎钱,可更害怕对方也不在乎钱。不在乎钱的,都想得到更多的东西。

    他现在在意的是,能换来一笔巨额专利费用的,这得是什么样的专利,有了这样的专利,有了这样的设计能力……这将来该成为什么级别的专家,具有什么样的影响力。

    这边简政美也找林雨桐,说是齐天那边想约个时间。

    行!这个周末就行。

    周五的课一完,四爷就过来接了,得回去一趟,宋兰兰回来了:“……你跟我去看看,她这手术做的,对身体有多大的影响……”

    影响肯定会有。

    瘦是会瘦,可后遗症也很多。尤其是到了中年了,这皮肤肯定会松弛。一抓一大把……完了还得切。还有皮肤上回出现一些青青紫紫或是褐色的色斑,跟身上的灰没搓干净一样。这个去不掉。

    她胖的那个样子,按照四爷说的体重的话……从脸到脖子胳膊肚子大腿,那都是重灾区。要出现那种斑的话,短袖怕是都穿不出去。还有,她这种减肥的心理,其实还是为了男人的。你说夫妻两的夜生活,敢开灯吗?穿个睡裙都遮不住。

    先到了金家,金红胜在家呢,保姆也在家呢。宋兰兰姿势僵硬的靠在沙发上,对面的金红胜面色铁青。

    林雨桐只能看见宋兰兰从头到下巴,被缠着绷带,缠的厚实,裹的圆溜溜的。身上僵硬那样,肯定是胳膊肚子大腿都裹着呢。

    看见儿子回来了,宋兰兰就笑。又马上指挥儿子,“去厨房给我拿吃的去……你爸不让……”

    四爷拐到厨房,有话要问小保姆。

    宋兰兰见林家的姑娘盯着她身上看,“瘦了,看着胖,是裹着呢,还穿着皮裤。”她不动脖子,叫林雨桐过去坐,“……就咱们大惊小怪的,那人家医院还都排不上号呢,就是见怪不怪。”她看林雨桐,“放假了你要想去,我介绍你去。我瞅你的眼睛还能把眼角再开大一点,鼻子稍微整一下,就跟电视上的演员一眼……你的嘴唇唇形也不明显……”

    林雨桐呵呵:“我对我的长相很满意。”

    “你这小姑娘,追求美是没止境的。”

    这话说的,跟被人洗脑了一样。

    林雨桐装着把她僵硬的胳膊放在舒服的位置,然后趁机摸了脉搏……身体虚是肯定的。这后期护理在家里肯定不行。家里如今有暖气,可看宋兰兰裹的密不透风的,这成吗?能不出汗吗?按说那抽脂之后的伤口,一个月都不能见水的。这捂出来的汗不感染伤口吗?

    金红胜见桐桐在,早收起脸上的表情了。这会子还问:“才说今晚跟你爸去喝一杯呢?怎么……如今不住这边?”

    林雨桐点头:“偶尔会住回来。要是晚上没应酬,我爸就过来跟我爷我奶住。主要是两老人年纪大了,晚上八点一过就睡觉。还睡眠浅,有点风吹草动就醒来了。我爸这常不常的就半夜三更的,我爷爷还得操心我爸回来吃饭没,半夜起来一次,夜里更歇不下了。”

    也是!

    见四爷还没出来,一时没话题。林雨桐就没话找话,“听说云姑父那边,病了?”

    是说红云找的那个老头。

    金红胜更愁人:“……腰椎上长了个瘤子,才做了手术。瘤子是去了,可这神经像是受损了,手术之后,这下半身整个没知觉了……”

    啊?

    那这坏了,基本就算是瘫了。

    宋兰兰才回来,还不知道这事,一听就道:“这是彻底的瘫痪了吧。哎呦!这可真是砸手里了!有那瘫子,人家一瘫十几年几十年的都有。以老云那体格,那身体素质,躺上十几二十年的,红云这辈子就算是到头了。”

    “你闭嘴吧!”金红胜不耐烦,怎么嘴里就没好话呢。

    林雨桐看看宋兰兰,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今这个形象,实在是不好看。你说你这形象叫金红胜看在眼里,就是你整成嫦娥,他也不敢碰你。心里有障碍呀!

    四爷听了一句瘫痪就从厨房出来了,“谁瘫了?”

    金红胜解释了两句,四爷过耳就扔,“……就是说爷我奶暂时回不来了。”

    老云要红云照顾,孩子得老两口管。

    家里就剩下保姆跟宋兰兰,怎么办?

    林雨桐就跟四爷说:“……关键是这个温度……出汗,伤口感染……”

    宋兰兰点头:“我正打算叫保姆给我拿风扇出来吹呢。没事,你们走你们的。你大姨明儿还来……”说着,就带着几分幽怨的看儿子,“你说……你手里真没钱呀。本来在那边把皮也做了……”

    不要命了?

    这种抽脂其实最好是局部一点一点的做,她一次都给做了还不足兴?

    四爷回她:“让你吃让你喝,给你穿叫你玩的钱都有,但这钱绝对没有。你别跟我要这个钱……这辈子我都不给你这个钱……”

    把宋兰兰气的,冲着金红胜说话:“你看看他……他现在不少挣钱,当我不知道呀?他挣钱给小姑娘,哄小姑娘开心就行,给她亲妈就不行……”

    这是说钱全给林雨桐了。

    嘿!还把我牵扯上了。

    林雨桐还没说话了,金红胜就是一声吼:“你闭上你的嘴!你儿子的生意是人家投资的,钱是人家该拿的。你以后少给我胡说八道……我告诉你,你大姐照顾的再好,我也不要你大姐照顾了,照顾我也不给钱。以后生活费,我直接给保姆,她管着,你要什么叫她去买。另外,我再给你配个生活秘书,我宁肯多请个人来多花一份工资,我也不叫你给我这么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