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 > 【0378】,祁家沟(一更)

【0378】,祁家沟(一更)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眼前居然又是一个鲜活的画面展开了。

    依就是那只手。

    而同样的那只手依就是死气沉沉的白色。

    带着冰冷的温度,正在靠近着一颗正在跳动着的鲜红色的心脏。

    杜子的眼瞳狠狠一缩。

    巨大的惊恐在他的心间席卷着。

    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他想要大叫救命的,而且这个时候,他也感觉到了,之前那仿佛是扼着他咽喉的看不见的那只手,在这个时候也消失不见了。

    所以他现在可是真的迫切地想要大叫一声救命。

    只是,只是……

    他发现,自己所有的迫切,所有的迫不急待,其实不过都是徒劳无功罢了。

    杜子只觉得自己现在其实就是像是一条被甩到岸上的河鱼一般,除了张嘴,闭嘴之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重重叠叠的疑问瞬间便爬满了杜子的心房。

    这一刻,他有多希望可以真的有个人来给他解释一下呢,可是,可是没有的,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而这个时候,视角中,那只死白色的,而且冰冷的手,却是已经握到了那颗跳动着的,鲜红色的,滚烫的心脏上。

    杜子躺在床上的身子立刻就是狠狠一震。

    他现在不但看到了,而且他还感觉到了,一只冰冷的手正在狠狠地捏着自己的心脏。

    心脏现在是一种捏紧着的痛。

    但是,但是他的心脏现在其实还在跳动着,还在扩张着,还在收缩着,还在拼命地将自己的血液迸压出来。

    这样的痛苦,杜子敢说,自己这辈子也绝对不会再想要经历第二次了。

    是啊,这样的痛苦有一次便可以了。

    而这个时候一张苍白的美人脸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白惨惨的美人脸……

    在杜子的视线与其相接触的那一刻,杜子的眼珠子真的是恨不得立刻瞎去。

    这张脸,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这张惨白的脸,还有那只死白的手,他如何能忘记。、

    他还记得,是的,他其实还记得非常清楚呢,这个女人在被那根钢管刺穿身体的过程中,她的叫声是如此的凄惨,还有她那雪白的身体又是如何因为疼痛而颤抖出了一线雪白的波纹。

    但是,那个时候动手的他,感觉到的其实是一种快乐,不或者应该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才更合适。

    可是,可是现在……

    再看到这张脸,快感却已经不复存在了。

    但是一切的惊吓却还没有结束。

    惨白的美人脸上,那紧闭着的,同样也是惨白的眼皮居然在这个时候豁然张开了。

    一双死呆呆的眸子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杜子。

    甚至还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杜子的眼珠子弹了弹,白色的眼仁已经爆起了条条的血线。

    现在的他其实真的很想要昏过去。

    是的,只要昏过去了,那么这一切便过去了。

    可是他很努力很努力地闭眼闭眼再闭眼,可是他的脑子在这一刻居然是无比的清楚,无比的清明。

    从来不知道原来人世间的悲哀居然还有想昏不能昏这一点吗?

    阴测测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余下的人在哪里?”

    杜子的脑瓜皮一麻。

    但是声音却还在继续道。

    “余下的人在哪里?”

    杜子的肝胆同时就是一抖。

    而这声音却如同阴雨般连绵不绝。

    “余下的人在哪里,余下的人在哪里?余下的人在哪里?”

    “告诉我,告诉我,杜子告诉我……”

    杜子的身体再次抽搐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陈院长则是站在杜子的病床前:“这是怎么了?”

    蓝可盈微微一笑,淡凉的声音幽幽响了起来:“他应该是在做恶梦。”

    陈院长有些古怪地看了蓝可盈一眼。

    睁着眼睛做恶梦……

    好吧,现在是白天,或者也可以说得上是白日做梦吧。

    陈院长抬手按住了杜子的胸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杜子却猛然抬手,直接扣住了陈院长的一双手腕,然后就见他整个儿竟然腾地坐了起来。

    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陈院长。

    “我说,我说,那些人现在在祁家沟。”

    说完了这句话,杜子也仿佛是被人抽去了最后的力气一般,身子竟然直挺挺地又倒回到了床上。

    陈院长抬头看向蓝可盈,完全不明白杜子这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蓝可盈又哪里有空给陈院长解释呢。

    女子已经疾步走出了病房。

    她一出来,龙傲天便已经第一时间向她看了过来。

    “可盈,怎么样,他说了吗?”

    蓝可盈微一点头。

    “说了,在祁家沟。”

    “祁家沟!”白鸽皱眉:“祁家沟那片是今年市政拆迁的重点,据我所说,那边现在都已经搬空了。”

    龙傲天一点头:“所以正是因为如此,倒是让这些犯罪份子利用了。”

    说着龙傲天一挥手:“我们走,去祁家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