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桃运圣医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叫你爹来跟我说!【大结局】

第三百七十五章 叫你爹来跟我说!【大结局】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还没等梁耀辰脑袋摆正过头去,一张有些干枯却很是坚固的巴掌直接迎面呼了过来

    下一刻,随着一道响亮的耳光,他应声跌退出去好几步。

    刚稳住身形,他不禁一懵,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回过神来,心里怒气好似火山爆发一般不可遏制腾起。

    这可是在拍卖会大堂啊!上上下下多少人,还有这么多保安,就在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当着自己的女伴儿,自己竟然就这样挨了一个大耳光,这让在拍卖会从来横行无忌,众所周知的他如何受得了。

    弯着腰稳住的他,眼神不禁就变得阴狠起来,猛吸了几口气,随即站起身来,嘴里同时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拍卖会主席……”

    可还没等他说完,出现在眼前怒气冲冲的老者顿时就将他惊呆了!

    他心中如火山般喷薄的怒气,立马就被泰山压顶一般厚重的窒息感压了下去,嘴里下意识的喊道:“叔……叔公!”

    “不要叫我叔公,我不是你叔公!”见对方这么喊,老者立马就愤怒的回道。

    大口喘了几口气,老者好不容易平息了心中的怒火,一双有些昏黄的眼睛透着浑厚的压力,直直的瞪着对方道:“滚!给我滚出去!叫你爹来跟我说!去!”

    “我……我爸,叔公!这……我……”一听老者这么说,梁耀辰顿时就急了,有些口不择言的道。

    见他还想辩驳,老者一步跨上去提脚就踹,嘴上怒吼道:“还不给我滚!没听见我的话吗?”

    看老者一脚踹来,梁耀辰赶忙吓得扭头往外跑,他到现在还没搞明白为什么叔公会突然出现,还对自己大发雷霆。

    在他看来,这应该是因为自己叫保安教训曹谦,而且嘴上口无遮拦的话,可是就算这样也趁不住揍自己吧?

    不过这笔账无论如何,肯定都是要算在曹谦头上的。

    要不是这个嚣张狂妄的小子,自己也不会被叔公逮个正着。

    他现在是怕了,留在那里的女伴儿见形势不妙,也不敢多留,也赶紧灰溜溜的退了出去,只不过离开的时候,眼神很是有些惊惧的忘了曹谦一眼。

    看着瞬间扭转的局势,本来嚣张的梁家少爷和女友,顷刻之间落荒而逃,还是被拍卖会主席梁玉功亲自撵出去的。

    楼上的许多客人,还有一层的保安们全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心中纷纷猜测起来。

    这时,那老者撵走梁耀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提起一丝微笑,满怀歉意走到曹谦面前道:“曹委员,真的是对不起,家里管教不严,冒犯了你,真是抱歉,要不这……”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顿,随即道:“我们先上去吧,再在这里说话也不太方便。”

    见对方这幅样子,曹谦隐隐觉得对方似乎想要为刚刚的事儿补偿自己,随即也不多追究,直接回道:“好。”

    虽然眼前这老者没有说明身份,但是听着刚刚那梁耀辰叫他叔公,想来对方也该就是梁玉功了。

    听了他的回答,老者伸手请对方进了贵宾通道的专用电梯,随后自己跟了进去。

    而在曹谦刚刚进入电梯的那一瞬间,那站在的迎宾员心脏好像一台暴走了的锅炉,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他生怕对方多看自己一样,响起刚刚的事,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自己就不用再干下去了。

    在在背后一众西装革履的拍卖会高管,在老者的示意下,没有跟进电梯,在震惊的看了消失在电梯中的二人片刻之后,纷纷各自去忙会场的事情了。

    此时看到事件主角走了,楼上看热闹的客人也都散了,楼下的保安也被安保部的主管呵退,而那个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的保安也被拖了下去。

    只留下那个前台小姑娘,呆呆的看着已经关了有一会儿的电梯门。

    心里惊叹的道:这个之前自己甩了冷脸的年轻人,竟然……竟然是这种层次的人!

    ……

    综合大楼五楼,一间足有四十多平的办公室中。

    曹谦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着老者泡的上等碧螺春。

    那老者则坐在对面,此时喝了一口手中茶杯之后,一脸歉意的道:“真是怠慢曹委员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儿我也真是没想到,不过曹委员放心,我梁玉功绝不护短,梁耀辰那小子我回去绝对好好教训。”

    “既然他是你梁家人,我也就不多过问了,相信梁委员自己也有分寸。”见对方这么说,曹谦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道,“不过,梁委员带我来这里,想来也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吧?”

    听他这么说,梁玉功也不多绕:“曹委员年纪轻轻,深谙世事啊!我带你上来,其实是有重要的事情说,关于今天的拍卖会。”

    “拍卖会的事?”听对方这么说,曹谦不禁微微皱眉,疑惑道。

    在他看来,拍卖会的事儿再重要,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对方和自己说这个干嘛?

    他心里的想法估计梁玉功的也猜到了,听了他的疑问,随即解释道:“我请曹委员来参加拍卖会,本来是想梁家作为委员会老成员,曹委员新晋不就,我也没有上门祝贺,这次就请曹委员来随便转转,也算略尽地主之谊,可是没想到梁耀辰那个小混账竟然……”

    听到这里,曹谦微微一笑。

    不就是想拉拢自己吗?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他这一笑看在梁玉功眼中,完全是一笑而过的意思,不由心中也放松了几分,继续道:“不说那个混账了,不过这次他冒犯了曹委员,我梁家作为圈子里的名门世家,肯定不会就这让怠慢了曹委员的,正好今天的拍卖会就快要开始,我可以借此机会向曹委员略表歉意。”

    “哦——哦?”听到这里,曹谦才听出来对方的意思,不过听着话音,他还不清楚对方表歉意的方式。

    见他饶有兴趣的疑惑,梁玉功微微一笑道:“我是拍卖会的总负责,相信这个曹委员应该也大概知道,而我作为拍卖会主席,手上还是……”

    第三百七十六章

    见他饶有兴趣的疑惑,梁玉功微微一笑道:“我是拍卖会的总负责,相信这个曹委员应该也大概知道,而我作为拍卖会主席,手上还是有一些特权的。而为了避免曹委员今晚在拍卖的过程中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我可以先安排今晚的拍品来,给曹委员过目,若是有看得上眼的,尽管拿下,而我梁家为了表示诚意,今晚曹委员选的东西,全部由我梁家来付。”

    听了对方的话,曹谦不禁一愣。

    还可以这么玩儿?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梁耀辰倒是闹对了,阴差阳错给自己送了一份人情。

    心中稍稍思索,他随即开口道:“好啊!不过,你今晚的拍品被我提前拿走了,那随后的拍卖会怎么办?”

    梁玉功闻言,顿时哈哈一笑,回道:“这个曹委员就不用担心了,我自会解决。”

    说着,他伸起手来,啪啪拍了两下,办公室们顿时就被人推开了。

    紧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走了进来,同时嘴上说道:“梁主席,东西安排好了。”

    话音刚落,门外紧接着就走进来一排身穿金紫色绣花高开叉旗袍的礼仪小姐,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个盘子。

    乍一看去,盘子上放得都是一些石头,树根之类的东西。

    不过曹谦知道,那些应该都是药材。

    没一会儿,房间中就占满了18个礼仪小姐,每人手上端着一样拍品,最后一人则推着一辆小车。

    见人都进来了,那中间人走到门口将门关上,随后也不说话,就那样守在门口。

    梁玉功随即站起身来,笑着道:“曹委员请挑吧。”

    听他这么说,他也不可起,直接起身走上前去,走了一圈儿大致看过之后,有些为难的摸了摸下巴。

    见他这幅样子,梁玉功还以为他没看上东西呢,随即试探的问道:“怎么?难道没有曹委员看得上眼的?”

    “那倒不是,我是觉得都蛮不错,我都想要。”摸着下巴的手慢慢放下,他扭头有些挑逗的笑着道。

    一听他这话,梁玉功也不禁一愣,脸色有些僵硬。

    这倒不是他梁家给不起钱,而是如果拍品全都给对方,那今天的拍卖会还怎么开?

    如果对方只是选走两三样,甚至三四样,他都可以从藏库里调一些同类的,可是若是全都给了对方,哪儿有那么多类似雷同的来替换!

    要知道,能拿来拍卖的全都是有些分量的东西,要找类似本就很难,更何况是短时间内找齐这么多种。

    看着对方尴尬的反应,曹谦哈哈一笑道:“我开玩笑的,梁委员不要介意,我曹谦可从来就不是贪得无厌的人,这所有东西里,我只选一样。”

    听他这么说,梁玉功脸色才缓过来,呵呵一笑道:“曹委员真会开玩笑,这一下搞得我老头子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倒不是我舍不得,只是一时间这么多拍品我实在是不好安排啊!哈哈哈,哦,不知道曹委员看中的是哪一件?”

    “那。”说着,曹谦伸手指向了最后那个礼仪小姐脚下小车上的东西,回道:“就是那个。”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梁玉功发现是一块黑砂岩。

    这块黑砂岩虽然算不上极品,可是依旧是上等材料,不过却不能直接入药,只能制成器皿,用来熬制药材,从而挥发药性。

    微微顿了顿,梁玉功哈哈一笑,开口道:“没想到曹委员不光针法了得,还会精通药石器皿啊!哈哈哈,果然是不愧是圣针传人,真是样样不差!”

    说着,他就招手示意守在门口的那个中年人过来,带对方走到近前,开口道:“刘经理,你去安排人把东西给曹委员送去,还有,把今天安排在楼下迎接的人给我叫上来。”

    “是,主席。”那中年人听完,立马就转身出去了,顺便也挥手带走了剩下的17个礼仪小姐和拍品。

    这些都做完之后,梁玉功回过身来笑道:“曹委员,后面的事儿就让他们去安排吧,你我再喝杯茶如何?”

    “我看梁委员今晚也忙得很,茶就不喝了,下次吧,东西的话就直接送到委员会接待处就好,今天的事儿就谢过梁委员了。”

    听了对方的,曹谦微微一笑,回道。

    梁玉功听了,刚忙客气的道:“哪里哪里,明明是我给曹委员添麻烦了。既然这样,也好,我就先忙拍卖会的事儿了,东西随后就送到曹委员住处。”

    “好,那我也就不多留了。”

    听对方似乎确实有事儿,也不多留自己,曹谦顺势直接告辞。

    梁玉功闻言,本来还想送送,不过他婉言拒绝了。

    但还是那拍了那名礼仪小姐送他下了楼,一直送到大门口,那礼仪小姐才回去。

    出了综合大楼,刚刚走过大楼前的停车场,拐到大会会场前的马路上,还没走两步。

    顿时就从路边三辆车上呼啦啦冲下一群人来,咋一看去足有十几个,而且其中及个手上还提着甩棍之类的家伙。

    看着气势汹汹,面色不善的一群人将自己团团围住,曹谦面不改色,冷冷的看着不远处一辆玛莎拉蒂。

    此时只见梁耀辰打开车门,脸色阴狠又得意的慢慢走了过来,同时嘴上还说道:“小子,刚刚的时候算你运气好,有人通风报信告诉了我叔公……”

    说到这类,他顿了顿,不由得想起来了刚刚被当众抽的大嘴巴子,现在脸上都还余痕未消,几道有些灼热的痕迹随着心脏跳动着。

    先到这里,眼神顿时就狠毒了几分,恨恨的咬了咬牙,沉声道:“现在这里,没了我叔公,更没了那些多管闲事,背后耍手段的小人,我看谁能救得了你!哼!上,全都给我上,把那小子手给我废掉一只。”

    说着他就大呵起来,招呼人动手。

    就在这时,曹谦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救我?你还是想想,没了梁玉功,谁来救你吧!”

    他这句话,声音虽不大,声调也不高,但却有一种莫名的魔力,穿过路上嘈杂的汽车声,还有周围一种汉子的叫嚷声,字字清晰的回荡在梁耀辰耳朵里。

    听着对方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直呼自己名字。

    而且听起来自己叔公在对方眼中,就好像路人一般普通,这是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蔑视啊!蔑视自己的依靠的叔公,更是无视,甚至俾睨自己,这顿时就戳到了他那面子比天大的自尊心,嘴上顿时就怒吼道:“你找死!都他妈别留手,把这小子两只手全都废了,我看你以后生活都不能自理,还凭什么口出狂……”

    然而……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拳解决

    然而梁耀辰的“言”字还没有说出口,惊破天的一幕顿时就出现了。

    只见站在那里的曹谦,最不一动没动,只是绿光一闪,围上去抡着家伙的一种汉子,顿时就全都倒飞而出,如同死狗一般呼啦啦滚了一地。

    看到这里,梁耀辰真的是惊呆了。

    这时一个汉子终于吃力的停下了滚动的身形,翻过最后一下,停在了他的脚下。

    低头看着地上彻底昏迷过去的汉子,他两脚不由自主的开始发起抖来。

    这是什么?法术?暗器?炸弹?魔术……

    搞什么啊!你们在演戏吗?能不能……

    心底歇斯底里喊着,眼前这一幕他是完全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个不高不壮,普普通通的小子,手都被抬一下,莫名其妙就放到了自己带了的十几个壮汉。

    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直接对方身形一晃,瞬间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下一刻,一只光华如玉的拳头顷刻间就填满了眼眶。

    紧接着眼前一看他就是去了意识。

    曹谦站在原地,看着飞到远处,将一辆奥迪车顶砸的深深凹陷的梁耀辰,轻哼一声。

    刚刚那一拳他已经相当程度留了手,不然刚刚飞出去的就不是对方的这个人,而是那颗欠揍的脑袋。

    随即,他看也不看身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汉子,直接从容自若的走向了接待中心。

    第三百七十八章 终结章

    当天晚上收拾了半路骚扰的梁耀辰一行人,曹谦直接接待中心,将随后送来的黑砂岩做成丹炉,炼制好了救罗老爷子的温培散。

    练完药之后刚准备休息,他通过如意神念感觉到,季欣然和那个梁牧晨在附近,随后出去查看,发现两人身怀陨石,正在被人追杀。

    之后在两人不敌,眼看被擒的时候,出手救下。

    后来他先治好了伤势交轻的梁牧晨,季欣然随即安排梁牧晨回去季家报信,虽然梁牧晨不想走,可事关重大,他还是去了。

    曹谦则带季欣然回去疗伤,结果发现她被种了蛊毒,随后费了一番力气才将他治好。

    紧接其后,追杀的人又来了一拨,曹谦全部干掉之后,通过如意神念用计找到这些人老巢,结果发现是盘踞在京华的古巫医一脉,其中就有古巫峡的人。

    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打斗之后,他将所有在场的古巫峡邪道巫医全部干掉,随后通过他们的秘密联络方式,找到残党全部清理掉。

    后来在他们的老巢找到了一块陨石,随后带走。

    回去之后,他发现季欣然竟然在自己的住处被杀了,震怒之际,寒光说出了季欣然被杀的过程,通过那些人的言语,他知道了是黄家人。

    他们的目标则是季欣然手上的陨石,此时季欣然身死,陨石也被夺走。

    原来之前追杀季欣然和梁牧晨的有两拨人,古巫峡只是前一波。

    随后他直接去往黄家,震怒之下,直接将黄家将死的老爷子送上路,彻底解决了整个黄家搜罗抢掠的根源,之后用雷霆手段逼黄如玉说出了他那块陨石的下落。

    按着黄如玉的话,他去往了黄如玉的制药厂,结果有陷阱埋伏,陪着强悍的身体,和超凡的灵识感知,他悍然突破杀局,并且拿到陨石。

    随后回到住处,结果袁乔木竟然在住处等他。

    远离袁乔木距离劫难已近,需要他来帮助渡劫。

    时间就在今晚子时四刻,午夜正中。

    等到了时间,袁乔木莫名其妙托起含光,带着曹谦升天向月。

    瞬间天地雷动,风起云涌。

    在天威之下,曹谦凭着媲美仙人的身体,护住袁乔木。

    不过也因他的反抗,上天震怒,天劫骤然迅猛。

    情急之下,袁乔木与含光发生奇异变化,融为一体,同时在年终而不可抗拒的威压下,曹谦和袁乔木相结合,身心交织。

    两人交融在一起,阴阳相合,最终从天劫下扛了过来。

    后来袁乔木解释,原来曹谦是她追寻了三生三世的恋人,而她则是昆仑山的仙子。

    上一世,为了挽留下他的魂魄,不堕入轮回,才分出自己的一缕精魂入了曹谦上一世的魂魄,而残留的精魄则化作之前那株无叶碧华,之前天劫之下,精魄本能之下融入身体。

    之前唤醒含光灵识也是因为魂魄同源,所以才相互觉醒的。

    而要想唤醒前世的记忆,就必须突破人间的限制,羽化成仙。

    现在的曹谦只是半仙之体,还远为成仙,不过因为已有身体和灵识传承,也不需要苦修千百年洗练体髓。

    经过袁乔木告知,他随即同袁乔木去搜集陨石,以助快速成仙。

    走之前他去罗家救了罗老爷子,并叮嘱罗玉祥自己杨市的事儿。

    随后同袁乔木去滇南古巫峡拿到了另外两块陨石残片,又去南海之底找到了最后一块陨石碎片。

    最后在飞升突破之前,他回到杨市,以退隐归去的借口告别了一种亲人朋友,随后同袁乔木去往氓山准备历劫飞升。

    在古氓山经过一个月的修炼和准备,通过已经突破天劫,退去肉体凡胎,成就仙识神念的袁乔木相助,短短一月内曹谦修成月华真身。

    待到下一月十五月圆盈满之时,曹谦经历天劫,最终成仙,突破了俗世的限制,找回了三生三世的记忆,最后同袁乔木脱离红尘俗世,飞升云霄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