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我撩过的NPC活了 > 52.052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接下来他一觉到天亮, 醒来后很是遗憾,压根就没做梦TAT

    他给曲沉发了个视频,让他帮忙弄几个摄像头, 曲沉倒是很敏锐:“昨晚出什么事了?”

    喻言既然之前决定不装摄像头,不可能突然改变主意, 除非有异。

    喻言自己还没弄明白,没必要告诉曲沉让他担心:“没什么, 你说的对,做个防范。”

    曲沉把手机往自己腰上扫:“看哥练的腹肌,怎么样?”

    喻言露出嫌弃的表情:“丑。”

    曲沉:“……”

    曲沉抓狂:“这叫性感好吗!

    “喻歌是不是找你了?”喻言顺口问。

    曲沉没说话, 喻言挑眉, 看他这模样,喻歌并没有找过他。

    那喻歌是怎么知道自己新号码的?

    其实这事儿连曲沉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喻言换了手机号, 离家出走十多天,喻歌和向天岳就算不知道喻言来了海市,按理说找不到人的话,应该会打电话问他喻言有没有找过他。

    结果什么也没问,太奇怪了。

    虽然喻言长大了, 大人们不必管他,但不说其他,喻言被下药, 这种情况怎么着也应该问问吧。

    他怕喻言伤心多想, 便安慰道:“喻叔你知道的, 经常把自己关在实验室,说不定还不知道你离家出走的事。至于向叔,你没参加的那个选秀节目已经开始了,整个公司得他处理运转,估计忙的抽不开身。小时候,大人们忙起来不也经常忽略咱俩吗,别放心上。”

    喻言沉默不语。

    “曲少。”视频里传来一声极为勾人的声音,“您在干嘛呀,大清早给哪个小妖精打电话呢。”

    喻言:“……”

    曲沉:“……”

    喻言翻着白眼把电话挂了,想了想,他给喻歌拨了个电话过去,哪想却提示关机。又给向天岳拨,半天没人接,给小杨打,还是没人接。

    喻言:“……”

    本想再给原来的经纪人林业森打,奈何记不住号码。

    算了,喻言干脆去书房把昨晚梦到的真人版容词画出来,小红啾要跟着他,被喻言关进了笼子。

    小红啾:“……”

    等喻言画了差不多一半后,他让曲沉帮忙弄的摄像头到了,除了喻言的卧室,其他地方该装的都装上了。

    工人用喻言的手机扫了个二维码:“联上网可以通过手机实时监控,拍摄到的所有视频自动传到云端存储,很方便。”

    “谢谢。”

    “应该的。”工人老实,“曲少给的钱多。”

    虽是如此,工人离开时,喻言仍然给了他们一份辛苦费。

    他用手机看了看,可以将整个房子内里内外的情况一眼看清,以后若是真有小偷摸进来,拿出手机一看,对方的行迹一目了然。

    处理好这事后,喻言专心画画,画完后一看,感觉没有画出梦里真人版容词的精髓,便毫不犹豫的撕了。

    到底是梦,有些细节变得模糊了许多,如果再梦一次,应该能画的更好。

    喻言走进厨房,准备煮包泡面,顺便点开游戏,还没点进姻缘府,便看到私聊频道突突冒小红点。

    除了火鸡宝宝,没人会这么疯狂的私戳他。

    火鸡宝宝:“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火鸡宝宝:“你丫去哪了。”

    火鸡宝宝:“还有没有同盟爱了。”

    火鸡宝宝:“……你变了。”

    ……

    喻言莫名其妙:“???”

    火鸡宝宝:“哇靠,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今天啥日子。”

    喻家言言:“?”

    火鸡宝宝:“……”

    火鸡宝宝:“大哥,今天是恋人PK赛的日子喂!”

    喻言猛的想起之前火鸡宝宝对他说过的恋人PK赛,第一名可以额外再得一个姻缘子。

    火鸡宝宝提议和他一起结盟,到时候他要姻缘子服饰,火鸡宝宝要姻缘子。

    这段时间他沉溺养老公儿子,完全忘了这茬事。

    火鸡宝宝怨念很深:“我这几天很忙,没时间上线,还以为你记着,咱俩差点就错过报名了!”

    ——报名有时间限制,错过就不能报了。

    喻言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之前答应了火鸡宝宝,确实是他的错。

    火鸡宝宝:“我先去竞技场,你带着你宝贝老公过来啊。”

    喻言进入姻缘府,将恋人PK赛的事简单给容词说了遍,顺便把第一的奖品单截图发给容词:“这些衣服你穿上肯定很好看,还有这把焦尾琴,比你现在弹的这把好。”

    容词经常弹的古琴是喻言在一次活动上给他买的,而商城里标价的古琴属性都不怎么好,真正的好东西一般出自游戏的活动,每一样都是超稀有。

    想到琴,不可避免的又想到那场梦,梦里御琴飞行的感觉真的敲爽~

    恋人PK赛一共进行七天,七天后总积分排名在前三的玩家获得对应的丰厚奖励。

    喻言截图的时候没有多想,把第一名奖励的东西全截了上去。

    看着奖品名单排在位首的姻缘子x1,容词嘴角抿了起来:“一定要得到第一名?”

    喻言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嗯嗯,我和火鸡结盟,肯定能得第一。”

    容词沉默两秒:“好。”

    竞技场是一个空旷的平台,平时玩家可以在这里通过给自己的人物角色换装,和随机分配的玩家PK,胜利的话会有竞技币掉落,而竞技币可以在竞技商场购买精美服饰。

    大概是为了进行恋人PK赛,竞技场多了个版块,点进去后,出现一个漂亮的舞台,顶端有个选项是【姻缘子】,喻言一点,容词出现在他身边。

    系统提示:【玩家火鸡宝宝向你发来结盟邀请,是否接受。】

    点击接受,火鸡宝宝和木兮便出现在屏幕里。

    恋人PK赛中只能两两结盟,也可以不结盟,看自己的选择。对手随机分配,输的默认淘汰。

    旁边有个积分排行榜,随时可以查看积分,榜上的名字是队名,显然大部分玩家都选择的结盟。

    火鸡宝宝在当前频道说:“咱们也取个队名呗。”

    喻家言言:“你取吧。”

    火鸡宝宝:“相公,你来取。”

    木兮:“娘子,我不会取名,不若让容兄来?”

    容词:“……”

    火鸡宝宝:“相公,我相信你,加油。”

    木兮:“娘子,你就别为难我了。”

    火鸡宝宝:“嘤嘤嘤,你不爱我了。”

    木兮:“娘子别哭,我仔细想想。”

    喻家言言:“……”

    容词:“……”

    喻言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这哪是来比赛的,这货完全是来秀恩爱的吧!

    他怒戳屏幕:“叫必胜得了,想那么多干嘛。”

    火鸡宝宝:“……”

    木兮:“喻姑娘此言有理,必胜寓意很好。”

    队名就这么定下来,喻言让火鸡宝宝那边操作,参赛后,系统立刻分配对手,接着给出比赛题目,按照要求穿符合属性的服装,属性搭配越强,得分越高,积分排名也就越高。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喻言觉得自从他告诉容词参加恋人PK赛后,后者的反应就有点不太对劲。

    每天PK的次数是十次,系统自动计算分数,这个时候因为喻言和火鸡宝宝结盟,他们之间的资源暂时全部共享,这样方便他们给自己和姻缘子换强属性的衣服,获取最高积分。

    然而,在看完喻言的库存后,火鸡宝宝炸了,私戳他:“我靠!这么多超稀有!你哪来的!”

    火鸡宝宝翻喻言的库存翻到眼红:“你就算不和我结盟,自己一个人单挑,凭这些也能夺冠了。”

    火鸡宝宝:“你老实说,你到底在这个游戏上氪了多少钱?”

    喻家言言:“这个,我还真没算过。”反正不少。

    喻家言言:“还是别算了,算完我会心疼的。”

    火鸡宝宝:“……”

    喻言终于找到炫耀的机会:“我有二分之一的超稀有,都是我家容容给我的聘礼。”

    火鸡宝宝:“什么礼?”

    喻言:“聘礼!你没收到吗?”

    火鸡宝宝:“我特么只收到了一张高级喜帕!”

    火鸡宝宝十分冷静:“游戏不可能给你这么多礼物,还全都是超稀有,肯定是出bug了!”

    嫉妒都快从屏幕里溢出来了,喻言十分舒坦,善解人意的说:“如果你觉得这么想能让你平衡一点,没关系的,我理解你。”

    火鸡宝宝:“……”

    毫无疑问,接下来的PK他们全部获胜,最后一场随机分配的对手出现,喻言一看,乐了。

    其中一个玩家居然是咖喱花。

    真是冤家路窄。

    下一秒,系统提示:【玩家咖喱花退出此次比赛。】

    喻言:“……”

    火鸡宝宝惊讶的不行:“你对那个花做了什么,居然看到你就跑?”

    喻言朝容词看去,后者脸上有了笑容,淡淡说:“大概惜命吧。”

    火鸡宝宝:“???”

    想到梦中真人版容词一指灭杀咖喱花的模样,喻言整个人对着手机傻傻的笑了。

    “祖、祖宗,这个摔不得。”助理小杨哭丧着脸,紧张的看着喻言手中的杯子,其他东西砸了没事,“这杯子是一套,向总花三十万买的,要是摔坏一个,这套杯子就不齐了,不齐的话,价值……”

    砰!

    喻言手一松,杯子落在地上,碎成渣渣。

    “哎呀,不好意思,没拿稳。”他无辜的盯着小杨。

    小杨:“……”

    小杨的心跟着杯子一起碎成了渣渣。

    刚才砸其他东西时也是这副无辜的表情,他都快不认识无辜这个词了!

    好在身后的门咔擦一声,总经理向天岳回来了,看到办公室里的情况后,眉头极快的抽搐了下,对小杨道:“辛苦了,出去吧。”

    小杨如释重负的退出战场。

    星秀娱乐公司老总向天岳,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没有秃顶,没有啤酒肚,五官儒雅,一身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衬的他风度翩翩,气质出众。

    对外的资料是未婚,钻石王老五,有无数情人。

    都是假的。

    实际上向天岳早已结婚,结婚对象为男,喻言则是他们通过高科技试管胚胎而成的爱情结晶。

    也就是说,向天岳和喻言是父子关系,全公司知道他们真实关系的,唯有向天岳的私人助理小杨。

    “你又在发什么脾气。”向天岳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要不是这儿子长的好看,像自己,他早动手揍了。

    喻言跳下桌子,满身杀气的杀向向天岳:“你还好意思问!你给我安排的选秀节目,就是亲手把你儿子送上别人的床!向天岳,你可真是个人才啊。”

    “我回来是告诉你,这破几几的选秀节目我不参加了,还有,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断绝关系!”

    撂下狠话的喻言也不管向天岳什么表情,拉开门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