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穿成豪门女配肿么破? > 87.Chapter 087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等过了防盗时间会自动替换,或者补齐订阅比例~  另外林总他,有些洁癖。

    身上的西装通常一道多余的褶子都没有, 整个人特别没有生活气息。

    ——天生就是来干(印)大(钞)事的!

    帝企鹅幼崽和林衡?

    哼。

    企鹅生活在南半球,而林衡生活在北半球, 并且企鹅还将持续处于林衡看不见够不着的位置,是有原因的。

    林衡脸色不太好。

    商行露在心里得意地大笑。

    林衡没说好或者不好, 而是对身后的佣人说:“我要一块草莓奶油蛋糕。”

    “是。”

    商行露缩了缩肩膀。

    他是要把草莓奶油蛋糕,直接拍她脸上,并且告诉她, 她想太多了的意思吗?!

    明明咖啡、橙汁、清水, 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

    事实证明商行露是真的想多了。

    林衡要蛋糕,是用来吃的。

    一口接一口,吃完又来一块。

    表情微妙地舒展开来。

    很快他又想到什么令人生气的东西, 比如帝企鹅的幼崽,眉头再度皱回来。

    商行露眨眨眼,她这才想起来,今早玛丽琳和她说了,林衡喜欢甜食。

    PS, 是特!别!喜欢。

    ……所以,他现在是吃几口甜的压压惊吗?

    商行露不敢妄自揣度“圣意”,光速消灭两块蛋糕后, 林衡终于回话了。

    他说:“你是对润宇现在正要进行的度假区项目感兴趣吗?”

    润宇是一家上市企业公司, 项目很多元化, 美股上市,林家是最大的持股人,董事长由林衡的父亲,林茂先老先生担任。

    ——以上,原文里介绍的。

    所以商行露知道。

    可她很快就满头问号,一脸懵逼。

    商行露:“你在说什么?”

    林衡:“度假村在去年就计划实施,目前还在筹备阶段,涵盖五个园区,其中一个园区就是海洋动物园。你难道不是对那个感兴趣吗?”

    他的语气和表情,仿佛在说,你如果不是对这个感兴趣,难不成你还能真的只对企鹅幼崽感兴趣???

    商行露顶着一张花瓶脸,非常不学无术,又非常烂泥糊不上墙地说:“还难道不是?我怎么会对商业项目感兴趣。我只是对帝企鹅的幼崽感兴趣而已。”

    林衡:“……”

    林总在反思。

    他竟然又犯了这种错误——错误地高估了商行露,还高估了大约地球半径那么长的距离,人类和猿类的差距!

    然后猿行露开始不要脸地骗赖,“我要养企鹅!”

    林衡:“……”

    商行露:“我就是要养企鹅!!!”

    林衡:“…………”

    我看你是要上天。

    但他觉得他这句话说出来,恐怕商行露的下一句就是,“好啊好啊,那我要去太空玩。”

    就,令人很绝望。

    人类和猿类之间无法沟通的绝望。

    但林衡此人,心理活动很丰富,却几棍子闷不出一个屁来。

    他想了想,还是忍了。

    说出口的是,“下次再议。”

    如此平淡的反应,让商行露也拿不准,这个议题到底要不要再拿出来议一下。

    毕竟林衡都不生气了,她还有什么话好和林衡说的。

    两人继续各怀心思,吃早饭。

    商行露没消停一会,又开始作妖。

    她眼睛转了一圈,说:“昨天酒会的时候,师蕊和我炫耀说,她老公给她买了一艘新的游艇。”

    然后她沉默了。

    讲真大学毕业后她就没有找过父母要钱,独立自主这么多年,虽然养自己也艰难得很,可是忽然找个陌生有钱帅哥要钱,这心里压力……

    商行露给自己快速做了一下心理建设。

    她现在是谁?

    林太太。

    加一个定语,那就是即将离婚的林太太。

    有见过快离婚了夫妻双方还住在一起的情况吗?

    她绝不能辜负林衡对她的失望啊!!!

    商行露说:“我也想买,我是不是该加点零花钱了?”

    林衡相当大方,“要多少?”

    贪钱花瓶心里打算五千万,直接拍下私人飞机,结果本人实在太良民,开口变成,“……五百万。”

    林衡打量地看了她一眼。

    又没讲话。

    商行露真是烦死这个无口男了!

    但毕竟伸手找别人要钱,商行露从身到心再到气势,都矮了对方不止一截。

    她颤颤巍巍伸出两个手指。

    “要、要不,打个对折,两百五十万也行……”

    林衡这次皱眉了。

    商行露看他一眼,把视线收回来,又小心翼翼看他一眼,还是决定贯彻自己的计划。

    她装作不在乎,其实很气短地说:“实在不行……五、五十万也行啊……”

    然后心虚地不敢看给钱的那位爸爸。

    她听到了林衡的叹息。

    就,一下子更虚了!

    这情形仿佛上学时候被最不擅长科目的老师,点到黑板上做题,做完后心里七上八下,他也不说对还是不对,就叹气,好像在说,这么简单的题你还是不会吗?我都讲过啊!

    商行露想得气不过,怒瞪他。

    林衡更是一脸不耐烦。

    他开口说到:“五十万……”

    怎么了,哼,身为霸道总裁你也太抠门了吧!难怪你追不到殷瑶!

    林衡:“你随便哪张卡都能刷五十万,你是在小看谁?”

    商行露:“……”

    林衡更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再次叹气。

    商行露:“…………”

    ……诶???

    最后林衡早餐吃完,临走前留下了一千万的支票,说:“随便买点你喜欢的首饰衣服包包,云仕的事情和你弟弟的事情,都不要太操心,我看你是压力太大了。”

    商行露赶紧数支票后面的零。

    ……诶?!

    谁也不要拦着她改姓林,从今天起她就单方面宣布林衡是她亲爸爸了!

    商行露早餐没吃完,看着支票后面的零就饱了。

    玛丽琳到她身边来,说:“太太,您怎么老踩先生的雷点?之前云仕股价波动,您又惹怒了本来疼您的婆婆,也就是先生的母亲,外面都传家里没人支持您,您背后的靠山不稳,先生要和您离婚来着。”

    玛丽琳觉得太太,也忒奇怪了。

    以前说好听,叫自由奔放,说难听,叫为所欲为。现在虽然收敛了很多,怎么每天都像赶着去惹先生生气一样呢?

    她简直为主人操碎了心。

    玛丽琳苦口婆心,又劝:“您之前签了婚前协议,就算打官司,赡养费也不多。云仕现在经营情况困难……您之前不是还说,要从现在开始牢牢抓住先生的人吗?”

    哦,不是牢牢抓住林衡的心啊,看来林太太也很有自知之明,商行露腹诽。

    “不过我看先生心里有您,他对您是真的包容。太太您快打起精神来,好好和先生相处吧。”

    玛丽琳不知道商行露一肚子想法,并且“目光短浅”,觉得几个亿赡养费的下堂妻身份,就已经躺赢了。

    她继续问:“所以太太,您今天要去干些什么呢?其实您菜做的不错。”

    简直在赶着暗示她送爱妻便当。

    商行露微笑。

    先对着一千万笑,又对着玛丽琳笑。

    玛丽琳这次觉得,太太肯定要开窍了!

    下一秒,商行露说:“今天好好打扮一下,我们去……”

    脱口而出的不是润宇,而是——“豢龙氏!”

    玛丽琳:“…………”

    亲亲玛丽琳眼神死,似乎在说,呵,女人,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其实商行露去豢龙氏,不是为了庆祝和作死,她是去找萧在的。

    这小屁孩,也太不讲信用了。

    此账不算,她就……她就……

    让林总把名字倒过来写!

    本来是这么计划的,商行露在去美容院的路上,接到了王阿姨的电话。

    王阿姨长期在商家帮忙做事,小时候经常带商行露,在商家地位不一般。

    王阿姨在电话里告诉商行露,说商星宇因为女朋友突然分手,简曦在分手的过程中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并且商星宇事后听朋友说她已经找好了下一任。

    商星宇气不过,又知道简曦认识现任,是因为商行露带她去的酒会,商行露的姐妹给她介绍的人。商星宇觉得自己被双重背叛,遂躲在房间里,不去上班。

    王阿姨又说,云仕那边也打电话了,说今天美国那边合作的技术方公司,会和他们开一个视频会议,为表重视,商家必须派人参加。

    商父商母因为云仕的事情,都在外地出差,很是繁忙。

    因为这次会议也不需要做决定,所以之前商定的是让商星宇参加。

    哪里知道这混球小子因为恋爱这点破事,临阵脱逃了。

    王阿姨说:“你收拾小少爷,从小就有一套,小小姐,您快回来劝一劝吧,耽误了正事可不好。”

    是的是的,我家可不能破产,我才不想把赡养费用来还债。

    商行露点头如捣蒜。

    她问到:“会议什么时候开始?哪个公司参加啊,真的不能改时间吗?我怕商星宇倔起来没完没了。”

    王阿姨说:“哎,哎,阿姨不懂这些……”语气有些着急,“好像是什么史塔克……集团,还是史塔克工业?”

    商行露:“……”

    出现啦!

    又一个托尼老师!

    说好的《独宠一人:总裁的明星小娇妻》呢?!漫哔怎么又出来啦?!!!

    简曦在林衡眼中,和路人甲差不多。

    因为这个人的行为模式太容易理解,心思几乎都在脸上,所以她还是眼缘不怎么好的路人甲。

    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行为背后所代表的含义,要自己负责。

    她今天只身出现在这里的意义,商行露知道,他也知道,不过这也无所谓,她的行动随简曦自己的意愿就行。

    林衡只是对商行露最近的行为模式,感到好奇。

    说她变化很大,为了自己开心一掷千金,完全享乐主义的性格,没有改变。说没变,林衡又觉得她种种行为,透着一股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