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造神:溺宠小魔妻 > 第三百七十章 罂粟被虐打

第三百七十章 罂粟被虐打

作者:陈司慕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此情景,狮队们齐齐停下了手,重新落于马上,一夹马腹匆匆朝前跑。

    这狮队的领队看小宝等人还持观望的态度。

    连忙说:“贵人快走,不然等会儿可能会溅你一身污血。”

    小宝担忧的说:“你们族长真的没事吗?”

    领队:“没事,族长除了斗不过天以外,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宝微微放心,跟着他朝前飞驰而去。

    突然听到上空嘭的一声巨响。

    小宝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回头看去。

    死尸们的身体被炸成了碎片,和着漫天的血雨落下。

    一人突然腾空飞起,周身都泛着淡淡的银光。

    银光的外圈似乎还镀了一层金光。

    还有那绝世的容颜,耀眼的金眸。

    种种的种种,都让小宝移不开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小宝的目光,族长也朝她看了过来。

    冲她微微一笑,轻轻眨眼。

    小宝听到自己的心“咚”的一跳。

    连忙回过头来,继续打马赶路。

    族长微微拧眉,为什么要跑,他现在很难看吗?

    于是族长便不开心了,后果很严重。

    族长飞到面色惨白的罂粟面前。

    罂粟抬头看向他,很是识时务的说:“我错了。”

    族长泛着银光的拳头,一拳打在他的腹部,然后闪身飞到他的背后。

    拳头接二连三如雨点般的落在他的身上。

    罂粟感觉到,族长每打自己一拳。

    自己体内的魔力便消散几分,同时五脏六腑都在抽动。

    等族长终于发泄完停下来时,罂粟也支撑不住落在了地上。

    族长也紧跟着飞了下来。

    踩着他的脸上的面具说:“现在知道自己的斤两了吧?”

    “我告诉你,神始终是神,就算是落魄了,也不是你这种小河虾能欺辱的。”

    “还自封邪神?我呸!Tui!”

    罂粟拳头狠狠握紧,他以为他足够强大就可以忘记那些不堪的过往。

    可是现在那些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罂粟眼眸完全变红。

    族长一直踩着罂粟的面具,丝毫没有要松掉的意思。

    暗处本就身受重伤的山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

    拿着昆吾剑,朝族长刺来。

    族长松开了踩着罂粟脸的脚。

    而后反手接过刺过来的剑。

    山手里的剑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剑还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剑柄落入了族长的手中。

    山也被这种力量带的朝前跑了几步,最终落到了罂粟的身上。

    族长朝他屁股上踹了两脚,“什么东西你都敢用。”

    “真是不知所谓!”

    说完后,转身飞身而去。

    在距离罂粟他们的不远处,族长停下,挺直的脊背突然垮了下来。

    嘴角渗出血丝,涓涓流出,面容也重新恢复成了族长的模样。

    他盘腿坐了一会,平心静气。

    不一会,他一直骑着的那匹马,便来到了他的身边,跪了下来。

    族长睁开眼睛,笑了笑说:“还是你最好了。”

    “不像那个小没良心的,现在可能都跑了十里路了。”

    而后有些艰难的爬到马的背上。

    马站了起来,平稳且快速的朝小宝驶去。

    后面的山手忙脚乱的起来,“对不起尊主,我不是故意的。”

    半晌见他没有什么反应。

    山跑到他侧着脸的那一侧,看到他的面具已经变成了两半。

    脸上那可怖的伤痕露了出来。

    而比那伤痕更可怖的,是他的眼神。

    罂粟木然的说:“真的是我痴心妄想吗?”

    “我明明对梵梵那么好,她为何非要去找司尧?!”

    “为什么!为什么!啊......咳咳.....”

    山很是心酸,从他跟着罂粟开始,他便一直设计着梵梵。

    设下天大的局引梵梵来到他身边。

    梵梵对他从来都是冷眼相向。

    他丝毫不在乎,就连梵梵最后那些所谓的“关心”

    也不过是为了想要下山去京城,所表现的虚情假意,最终可能还是为了与司尧相遇。

    他突然有些心疼尊主了。

    轻声说:“我背您回去吧。”

    罂粟没再说话,山小心翼翼的将他背起,而后朝北方飞去。

    那厢,族长已经追上了小宝。

    小宝也及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及不可见,也让族长抓了个正着。

    族长脸上终于迎来了笑容。

    将手中的剑递给她,“喏~送你的。”

    “你们人间将此称为昆吾剑,好像还挺厉害。”

    小宝防备的看着他,“你将这么好的剑送给我?”

    “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企图?”

    族长冷笑,“企图?我要是有企图还用送剑?”

    “难道你方才没看到我有多厉害吗?”

    “你若当真不要的话,我就扔了它。”

    小宝连忙说:“要要要!”

    “爹爹说了,娘当年发现这把剑后,就送给了他。”

    “可是后来被罂粟下人所得,很是遗憾呢。”

    族长拧眉道,“你若是要了,就只能自己用。”

    “若是给你爹爹的话,我就让剑自爆。”

    小宝问道,“你让剑自爆?那你是这剑的......”

    族长:“原主人”

    小宝接过剑,“那还真是多谢了,我自己用。”

    反正爹爹也有了一把宝剑。

    据传是在一目国锻造的,也是不可多得的宝器。

    族长嘴角扬了扬,“还算你识趣。”

    见小宝将剑挂在腰间,脸颊微微泛红。

    “对了。”小宝说着回头。

    族长立即将脸转向一旁。

    小宝也没多想,直接问道,“你为何要用这副容貌啊?”

    “是方才的那副容颜太过好看,你怕行走江湖不方便吗?”

    族长金眸的光芒暗了暗,“或许是吧。”

    而后猛然回头,“你说我方才那副容貌好看?”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

    小宝:“......”神经病。

    果然是正经不过三秒,没发现她在套话吗?

    族长得意的说:“又不说话,还是默认了吗?”

    “......”

    阿十用胳膊肘顶了顶大宝,“我觉得,两人还挺般配。”

    大宝气鼓鼓的说:“我觉得一点都不般配。”

    阿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方才是在不耐烦吗?”

    “你对我不耐烦了吗?”

    大宝连忙解释,“不是的,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有些心痛。”

    毕竟妹妹要被拐跑了,好气!

    阿十拍了拍他的肩膀,“理解,是兄弟错怪了你!”

    大宝暗自腹诽,“谁要跟你做兄弟啊!啊啊啊!”

    ------题外话------

    今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