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登基吧,少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手笔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手笔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滁州的八月,早晚清凉起来,可中午依旧炎热。

    霍宝带着几个伴读,从书斋里出来。

    看着小胖子郭釜额头都是汗,霍宝便叫人下去预备冰碗。

    如今他每日生活很规律,上午随林师爷读书,偶尔林师爷忙时,就是宋老大人代课。

    下午就去州大营,自己操练锏法,也督促童兵操练。

    宋谦之当初不知怎么问的家人,再来州衙时没有了最初的叛逆,沉稳不少。

    霍宝选他做伴读一是成绩好,二是看在宋老大人面上。

    见他老实了,就没有换下。

    至于邬远,打小习武的缘故,身手十分出色,比童军里的百户们还强些。

    霍宝心中记下,却也没有直接安排。

    童兵那边的框架已经出来,除了还没有回来的朱强、侯晓明、李远几个,与他们身边的一百五十童兵,其他一千多人如今都收缩回来操练。就是金陵消息点,霍宝都转到老爹手中。

    有霍豹统领,还有朱刚、梁壮两个在,后进的石三、仇威等人,也都露出来,不缺人手。

    最后一人郭鬲,沉默腼腆,却是有内秀。

    霍宝之前想要用郭家,就是想要改良军粮。

    州宴过后,他还专门见了一次郭老爷、郭掌柜父子。

    如今兵卒军粮,都是金陵运来的陈粮,有谷子、稻子、豆子三种。

    营房里一日三餐,早晚是豆粥,中午一顿干的。

    在外行军的时候,就不方便了。

    霍宝想要将方便面苏出来,可想也知道,如今这年头食用油珍贵,油炸方便面压根不能大规模准备;非油炸方便面工艺更复杂,已经不算方便食品。

    那就苏一苏挂面,结果与郭老爷一聊,才晓得挂面唐朝时就有了。

    唐宋话本上的“龙须面”说的就是挂面。

    不过还真没有人将挂面普及到军粮上。

    挂面制做工艺不简单,龙须面做不成,粗面、面片却不难。

    只是原材料不足。

    为了预备挂面,霍宝还专门与马寨主提了,安排人去楚州买麦子。

    楚州挨着河南道,那边百姓生活习惯与河南一样,小麦是主食。

    除了挂面,霍宝还将炒米、炒面苏出来。

    霍宝还在主食上想法子,郭鬲已经默默就将方便菜包琢磨出来了。

    与后世的方便面调味包相似,里面是肉干碎末、蔬菜干碎末,还有研磨过的细盐。

    一斤分量的汤包,足够百人队用的。

    可以直接下挂面做汤面,也可以在吃干粮的时候当配汤。

    要不是霍宝与郭鬲相熟了,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穿的。

    霍宝就跟马寨主说了此事,给郭鬲记上一功。

    马寨主也觉得方便菜包好,除了记功,还奖励了五十两银子。

    郭鬲得了鼓励,还是不爱多话,却是一门心思往里头研究。

    有个知晓后世方便食品的霍宝在,如今郭鬲已经开始研究米线与米馍干。

    麦子采购了几回,数量有限,就只能继续在谷子、稻子这两样上想法子。

    “宝爷,我下午想请假,米线晾晒两日,早上就剩下五分水了!”

    郭鬲道:“以后一日凉过一日,三、四分分差不多就能存住了。”

    霍宝看了他的黑眼圈,点头道:“想回就回吧,只是白日里怎么研究都好,不许再熬夜了!身体是本钱,就算不去兵营,在家里也要跑上几圈,伸展伸展筋骨!”

    “嗯!我在家里跑圈去!”

    郭鬲忙不迭的应着,连冰碗也顾不得等,脚步匆匆回家去了。

    郭釜看着堂兄的背影,眼中都是羡慕。

    霍宝看在眼中,有些不忍心。

    郭釜只有九岁,在家才开完蒙。

    林师爷还在讲《史记》,对于年纪大了一截的宋谦之、邬远来说,不算吃力,对于郭釜来说就太复杂。

    下午童兵营那边也是。

    宋谦之练过体,拉弓射箭也不在话下;邬远用的是大刀,习得是前朝军中传下来的正宗刀法。

    这两人进了通兵营,就跟耗子掉进油缸。

    宋谦之与石三臭味相投,两人到一起就是比试再比试。

    宋谦之屡战屡败,恨不得拜师了。

    他是霍宝的伴读,石三怎么敢托大?

    最后两人朋友论交,倒是有些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架势。

    邬远这里,看着童兵营里的刀队也眼红。

    反而是郭釜,年岁在这里,样样不显,连小伙伴也没找到,有些可怜。

    冰碗上来,霍宝吃着,就琢磨起这个来。

    邬远是武将的苗子,只在自己身边可惜了。

    郭釜年岁还小,也该放归家,要不然说不得功课真耽搁了。

    如今郭三爷在水进麾下,郭鬲在后勤挂名,郭釜在不在不重要。

    看大家吃的差不多,霍宝便道:“郭釜这两个月辛苦,一会儿不用去大营了,明日开始回家读书!等满十三岁,就去童兵营报道!”

    郭釜瞪着圆滚滚的眼睛,惊喜道:“宝爷说的是真的?”

    霍宝笑了:“还盼着是假的?”

    “不盼,不盼!”

    郭釜生怕他反悔,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般稚嫩天真,这是个有人宠的孩子。

    宋谦之与邬远望向霍宝,隐隐带了期待。

    霍宝道:“邬远的刀法正,可否愿意去刀兵队做个教头?”

    “教头?”邬远有些意外。

    少年人没有耐心,更想直接带兵杀敌。

    可是他这一个多月也瞧出来,童兵里不缺大小头目,反而教头却是不富裕,都是外借来的。

    “我愿意!”邬远立时点头。

    石三如今就是教头,身上兼着弓兵百户,可见做教头,与自己带兵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霍宝点点头道:“你做教头,就不用从小兵做起,屯长待遇,百户出缺可以补百户。”

    “嗯!”邬远连忙点头。

    霍宝又望向宋谦之。

    宋谦之身体素质不错,可到底是书香门第子弟,并没有什么擅长的。

    宋谦之带了几分紧张。

    他之前很是傲气,自诩不凡。

    可这两月接连被打击的,都开始自卑了。

    “谦之先跟在高月身边,做个文教官,也是屯长待遇……”

    “宝爷,我能不能入弓兵队?”

    宋谦之带了几分恳求。

    霍宝道:“入弓兵队,只能从小兵做起,伍长、什长一级级升上来……”

    童兵升迁规矩日益完善,宋谦之也没有石三、邬远的本领。

    “小兵就行,我会努力的,不会给宝爷丢脸!”宋谦之挺着胸脯保证道。

    霍宝点头道:“不怕苦就去吧!”

    邬远在旁怔住。

    他以为宝爷会留宋谦之在身边,连宋谦之都打发了,难道留下的伴读是郭鬲?

    就连宋谦之也后知后觉想到此处,有些失神。

    就听霍宝道:“林先生节后要忙,这边的课要停一停,就是郭鬲我也不留,直接让他去六爷那边听差……”

    实际上,是有了伴读,林师爷与霍宝两人都不方便。

    有些话反而不能课堂上说了。

    左右伴读之名,是为了拉拢安抚滁州士绅,一个多月的资历也够了。

    等到用了午饭,几人就从州衙里出来。

    郭釜回家,霍宝三人骑马往大营去。

    刚离了州衙没多远,就见前头“嗒嗒嗒嗒”来了几十骑,护着十来辆马车,缓缓而来。

    瞧着这方向,是奔州府去的。

    霍宝还在迟疑,那骑士里已经出来一骑。

    “宝爷!”

    霍宝不由一怔。

    这干巴巴的、黑不溜秋的是谁啊?

    公鸭嗓,听着有些耳生。

    来人已经翻身下马,看到霍宝表情,哭笑不得道:“宝爷,是我,小二!”

    霍宝也下了马,很是吃了一惊。

    朱强?朱小二?

    这吃了多少苦头?

    两个半月的功夫,白白胖胖的小胖子,成了这个模样了?

    这是开始嗓子变音了,怪不得听着耳生!

    车队已经停下。

    “是小宝么?”

    挑着帘子招呼的,不是别人,正是杜老八。

    霍宝顾不得与朱强叙话,连忙过去问好。

    又是吃了一惊!

    之前“瘦”成二百多斤的杜老八,眼下又圆了两圈,眼睛剩下一条缝,下巴颏都没了。

    “八叔!可算回来了,我爹与六叔他们一直念叨您呢!”

    若不是杜老八之前打发人送信回来,霍五、马寨主早就派人就找了。

    杜老八笑道:“这不是碰上你九叔了,跟着上船了……你九叔听说你想要打听盐场,直接送了你一个,说是给你的见面礼,回头你记得打发人过去接手就是!”

    送盐场,这可是大手笔!

    霍宝好奇道:“九叔在岛上建盐场了?”

    从松江出海,被当成老巢的岛屿,是显眼的崇明岛吧?

    还是虚晃一枪,实际上是舟山列岛那边?

    杜老八摆手道:“建盐场多费事!你九叔可没有那个耐心,他直接带人抢了个盐场,可不小,盐工就两千多号……每月能出一百二十石盐……你九叔说了,不够用跟他说,他再抢一个,松江盐场不少呢!”

    霍宝听了很无语,看了看后头一排马车:“这都是盐?”

    “怪沉的,马车能装多少?五哥不是之前要船么?海船太大不适合江运,你九叔之前就打发人去泉州买了几艘新船,这回从松江走的,顺道将盐拉回来,都在滨江入仓了。现在带回的这些,是你九叔给驹子你们姐俩预备的,一半是驹子的嫁妆,一半是给你补的百日礼、周岁礼啥的!”

    霍宝先是吃惊。

    新船从松江能一路到滨江?

    这中间可是有水军设卡的?

    这九叔手眼通天呢!

    至于这十来马车的礼物?

    霍宝则是囧囧囧。

    马驹子婚期定在十月底,做叔叔的提前给准备嫁妆说得过去。

    自己都十三,还收百日礼、周岁礼,不觉得很奇怪么?

    不过这九叔,还真是豪气。

    只是也说明,老爹回乡这十几年与这几个把兄弟没有往来。

    否则,这份礼也不会十几年后补。

    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

    霍宝对宋谦之、邬远道:“你们两个自己去大营,跟我爹与唐爷说一声,八爷回来了;再传话给霍豹,辅兵队长朱强回来了,让他带朱刚、梁壮回来一趟!”

    唐光这些日子在大营操练兵卒。

    霍五也在那边,带着薛孝、林瑾两个,操练杜老八名下那三千人马,还有这次征上来的四千新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