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寻人专家 > 第七十六章 离人

第七十六章 离人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佳,你父亲还好吗,医生怎么说?”站在医院的停车场的垃圾筒边上,我一边抽烟一边小心地问。

    老实说,查陈力原来身份的的事情我感觉很后悔。

    陈力或者说关飞越在恢复记忆之后,大脑和精神受到严重的冲击,再次住进了医院。看情形比上一次更严重,如果真有个好歹,我一辈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

    我心中不停自责,就因为拆迁的事情竟然害了人,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这事办不成被上级批评,大不了不要将来的前途。

    心情抑郁,我就跑到外面来抽烟,刚点燃,陈佳就红着眼睛出来了。

    陈佳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在寒风中颤着身子:“丁医生说了,这次比较严重,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爸爸需要在医院住半个月医院。还好送来得早,再迟上半小时,说不定人就没了。”

    “现在……你看这事有点复杂,陈佳,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我小心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医生说,爸爸不能再受刺激,必须保持心地平和。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听阿姨和姐姐说了,错不在爸爸,要怪就怪这老天爷吧!”

    说罢,她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我心中一痛,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道:“你妈妈怎么想?”听她这句话的意思,已经认了关荇这个姐姐了。也对,毕竟血浓于水,再说,这事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错在老天。

    陈佳低声哽咽:“妈妈说,她也不知道,反正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不愿意再去想,一切都看老天爷的安排吧!”

    是啊,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难不成还让陈力和唐芳菲离婚回到关荇母女那边去?

    不对,陈力如果恢复身份做回以前的关飞越,他和唐芳菲的婚姻就是无效的。

    可问题又来了,关飞越明明结了婚还和唐芳菲组合家庭,这不是重婚罪吗?

    我想得头疼,叹息道:“只能听老天爷的安排了,陈佳,你爸爸现在在住院,你妈妈现在又是最脆弱的时候,你要坚强起来照顾好两个老人,处理好和阿姨还有姐姐的关系。”

    “恩。”陈佳点点头,然后又哭道:“顾闯,我心乱得很,我怎么办,怎么办?”

    我把烟叼到嘴上,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首先你要把眼泪擦干,你不能倒下。”

    陈佳突然握住我的手,将头靠到我胸口上:“顾闯,对不起,对不起,以前是我的不好,上次在医院说的话都是骗你的。其实,其实……不知道怎么的,我看到你眼睛里不在乎我的样子,我心里就想生气……顾闯,我心乱得很……你,你不要再抽烟了,伤身体……”

    她将我叼在嘴上的烟扯了下来,扔到一边。

    我呆住了,半天将她轻轻推开:“陈佳,我想这事你大概有什么误会……”

    “叮叮……”突然,电话响了。

    “我接个电话,你先去守住你爸爸。”我乘机避到一边。

    “恩。”陈佳点了点头。

    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儿子,你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宫保鸡丁,放心,不是饲料鸡,是土鸡。”

    我回答:“妈,今天事多,估计要迟点回来,你们自己吃吧!”

    “昨天你就没回家吃饭,今天又是这样,我跟自己儿子吃一顿饭就那么难吗?”妈妈明显地不满:“什么你们自己吃,今天就我一个人在家,这饭吃得还有什么意思?”

    我笑道:“妈,爸爸呢?”

    妈妈:“他呀,和省城大学同学联系上了,今天要去开同学会。”

    我:“同学会啊,不带家属吗?我妈这么美,爸爸不带去显摆一下?”

    妈妈:“美什么美,能美过你爸爸念念不忘的班花吗,我才懒得去看他们呢,看到就是满肚子的火。”说到这里,她忿忿道:“同学会,同学会,暗七对。”

    我道:“好了,爸爸的人品你还不相信,他也就是去和同学喝喝酒吹吹牛而已。对了,邢云和萧萧可以陪你吃饭的,我尽量争取赶回家。”

    “我好好的要她们陪什么?你说的是那两个房客啊,她们搬走了。”

    “什么,搬走了?”我吃了一惊:“怎么会?”

    妈妈:“怎么就不会,我今天找邢云谈过,你和她是不合适的。那丫头倒是个懂事的,已经向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来缠你,下午的时候就回来收拾东西搬走了。”

    “妈妈,你在干什么?”我厉声大叫起来。

    “你吼什么吼,我的话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和她不合适,我不答应。她和我,你选,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一个高中生,没有正经工作的,也想嫁我儿子?”

    我心中一片慌乱:“不跟你说了,我有事。”就慌忙结束和母亲的谈话,给邢云打电话。

    可是,电话却被拉黑了。

    电话不通,那只能试试微信。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微信上面有信息提示,正是邢云发过来的,时间是两个小时以前。

    两小时前我正在给陈力办入院手续,又请医生抢救,场面乱得不能再乱,就没有听到。

    “顾闯,我和萧萧走了。当你接到这个信息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座曾经带给过我悲伤和欢乐的城市。悲伤的是我已经离开自己最心爱的爱人,欢乐的是我曾经拥有过一份真正的爱情,这爱情是如此的甜蜜,足以回味一生。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牵挂一个人,然后被一个人牵挂的滋味。”

    “不不不,你不要误会,并不是我狠心。或许从表面上看起来,我是一个坚强的人,可实际上内心却是软弱的。就好象有人说过,我就是一颗铁核桃,外表坚硬,但里面却是一碰就伤。”

    “阿姨找我谈过话了,确实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勉强在一起也不合适。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之间的事情,还关系到两个家庭。我不希望因为你我因为这分爱情就和你父母闹矛盾,我想让你爸爸妈妈彻底地接纳我,成为你家中的一员。”

    “除了这个理由,还有就是,两个人相爱的时候爱情可以是人盲目,可这种不对等的男女关系一长,必然会有许多问题。正如你那天念过的那首诗,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不,这不是永别。我已经想好了,要回老家去开一家专卖店。我在外面打了许多年工,也存了一笔钱,正好可以用上。是的,我要和你站在一起。你是一颗大树,但我要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相互依靠相互激励。这样,才是真正的爱情。再见了,顾闯!”

    我回信息:“回来,马上给我回来。”

    但微信号立即就被拉黑。

    我眼睛里全是泪水,喃喃道:“真傻啊,真傻啊!你想做木棉树,可我只想你做我身边的凌宵花,只要在春风里绽放就好……只要你鲜艳地红着……就好……”

    泪水一滴滴落在手机屏幕上。

    突然,一只手拍在我肩膀上:“怎么,失恋了,刚才和陈佳拜拜了?”

    我回头看去,在朦胧泪眼中就看到宋樱立在我身后:“不是陈佳,和她没关系。”

    “不对啊,我是女人,最懂女人,陈佳眼睛里有你。”

    “不是她,是我的女朋友,她走了。”我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宋樱:“节哀,顾闯,要不要我把肩膀借你靠靠!”

    “你走开,走开!”我大叫。

    头顶又有雪花落下来,沾到脸上好冷。

    宋樱正色:“要不考虑一下我,顾闯,我对你有好感!”

    “你不要说话。”

    宋樱也怒了:“我又有什么地方配不上你,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有自己的事业,我才是可以和你以树的形象站在一起的配偶。你前女友不行,陈佳也不行。”

    “你偷看我的微信……不要再说了……求求你……”

    “想喝酒吗,我请。”

    “AA吧!”我抹了一把脸。

    当晚,我喝得酩酊大醉,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只记的那夜的雪下了一气,最后都变成了雨水淋进我的领口里。

    这个春天来得特别早。

    ……

    半个月之后,陈力出院了。

    回家的第二天,他就叫了人将家里的违建拆掉,并把屋里的家具都搬去了环球中心的房子里。有个好消息,环球中心那边的小区因为居民的投诉,政府开出一条便道,终于可以通车了。

    陈力不但带头拆了违建,还帮我说服了其他钉子户响应国家的棚户区改造,算是履行了当初对我的承诺。

    如此,让桂花镇头疼不已的拆迁问题总算在年前得到圆满的解决。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村民投亲的投亲,租房的租房。据说,这一片要建两年,到时候大家才能分到新房搬回来。城南村暂时解散,要等到那时候大家才能重新聚在一起。

    我做为第一书记,拆迁小组工作人员,已经完成了使命,也该回福利院去上班。

    但我现在还走不成,因为我被陈佳抓了丁,过来帮她搬家。道理很简单,陈力现在因为身体原因干不了活,他有是个关键人物,早一点搬走我也早一天安心,没办法,只得过来帮衬。

    今天是小年夜。

    “来了,你也别忙乎了,先坐下喝口水,再抽支烟,剩下的事让女人们去做吧!”陈力笑眯眯地招呼我坐下,指了指茶几上的烟:“小顾,你随意啊,就当这里是自己家,等下在我这里吃饭。”

    这表情是拿我当他的女婿看了,我心中叫苦。老实说,那天陈佳向我表露心事之后我应当当场就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说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心中再无法容下另外一个人。可阴错阳差,却没能说出口,如今这情形就有点尴尬了。

    我坐下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忙碌,陈力却突然有点不高兴了:“怎么,想去帮忙做饭?男子汉大丈夫,你的位置不在那里,而是在工作上。现在拆迁已经结束,辛镇长的任命马上就要下来,你不去争取一下调回局里,向组织靠拢吗?”

    这老头这是想要出谋划策干涉我的工作和私人生活,我心中不快,就忍不住问:“老陈,或许我应该叫你老关,你的事情解决好没有?”

    陈力叹息一声:“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都是受害者。以往种种,那是回不去了,就这么着吧?现在就算我恢复以前的身份,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去管那家企业,我也没有那个精力和能力了,去教书吧,陈力就是大老粗一个,又不是关飞越,那不是误人子弟?我什么也做不了,第一次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

    就在陈力和他“前妻”还有关荇相认之后,关飞越的老婆立即在省城开了一家分公司,亲自过来坐镇,说是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再不分开。

    至于唐芳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默认他们一家三口互相往来,毕竟这事错不在老陈。只是,每次陈力去那边看关荇的时候都会陪同。

    大家都给了她足够的尊重,三个人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一辈子都过去了,也不想那么多。

    人说男人的理想是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陈力算是做到了,可我对他只有同情。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陈家吃了晚饭,因为屋中的地暖开得太大,加上喝了酒,我热得不行,就跑去阳台上吹风。这个时候,宋樱的电话打过来了:“顾闯,你在哪里?”

    “在陈力家呢!”

    “咦,在陪岳父岳母和女朋友吃团年饭啊?”

    我突然恼怒起来:“你少废话,没有的事,纯粹是工作关系。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

    宋樱笑笑:“顾闯,我是知道你的,你喜欢的是坚强的独立的女孩子,而不是陈佳那种依人小鸟,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对了,今天晚上环球中心有烟火表演,要不要过来看,我在B7停车场,车里等。”

    我也实在有点害怕和陈佳一家三口相处,相比之下和宋樱在一起,有话说话,有屁就放,倒也痛快:“有烟火表演,好,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刚放下电话,陈佳走了过来:“顾闯,等下有烟火表演,咱们就在阳台上看好不好。”

    我:“不了,我和人约了见面,马上要走。”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蓬一声,一朵金黄色的烟花在远方环球中心那巨大的圆形穹顶绽开,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

    然后是一朵两朵三朵……第十朵……第一百朵……风中隐约有音乐声传来:“看,桃花水,看,流星尾,不回头到最后天命所归还有感动久违……向着孤单如芒在背,退退退,磨去棱角,换体会。烟火,美美美,难敌七月旱天雷,人海苍茫抖落肩上的灰。”

    我精神一阵恍惚,这才记起这歌邢云曾经唱过。

    当时邢云正在给我洗羽绒服,她的胳膊已经冻得通红。

    她的歌声轻轻柔柔传出去,空中有雪花飘扬,楼下的芙蓉花还没有枯萎。高低俱出叶,深浅色不同。

    那个时候的她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