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209|夏听音作品

209|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霓拿着电话,她没想过,这辈子还会有主动和向远再打电话的时候。那一天,她以为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向远了。

    拿着电话,往阳台去。

    已经接近中午,太阳暖暖的升起,她眺望着远处的城市,这座城市,最好的景观,尽收眼底。金叶现在就算搞项目,也拿不到这么好的地块。城市加速发展,好地,都快没有了。

    电话通了,她放到耳边。

    响了几声,那边才接,“喂——”

    声音很小,像是从洗手间传来,叶霓皱了皱眉头,说:“网上出了些负面的新闻,你看到了没有。”

    对面一阵静默。

    “那就是看到了!”叶霓有些不耐向远的这股劲。

    “……对不起。”那边人说。

    叶霓微微蹙起了眉头,“为什么说对不起?”

    向远说:“一个是为了网上的事情,一个是为了仇迅。之前在分公司的事情,她也是无心的。”

    “不用说了!”叶霓打断他,“不用你替她道歉,也轮不到你替她道歉。”

    “叶霓——”向远的声音低低的,“这事……我对不起你,谢谢你这么大度。”

    叶霓一愣,说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道歉也没用。”

    “什么意思?”向远说,“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难道你不能看我的面子……”

    叶霓说:“可你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为什么要看你的面子……”

    “……”

    叶霓拿着电话,知道对面人不敢先挂。这就是法则,他不敢得罪她。她轻笑了一下,不懂法则的人,就只能被法则修理,谁不是摸爬滚打过来的,只想空口白牙一声看面子。开玩笑吗?

    她说:“我打电话主要是告诉你,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实话就可以,咱们去年已经分手。”

    向远站在厕所,对着窗户外头,听到这话,知道叶霓还是在帮他,想把他和仇迅过夜变得合理,他说:“叶霓,我知道你心眼好,心也软,你不能放过仇迅吗?”

    叶霓说:“你以后保重,没事不用和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传来忙音,向远拿着电话,意外的不知说什么好。叶霓,咋忽然好像变了个人,这么绝!

    打开厕所门,他走出去,一个热水瓶砸了过来,他一闪,瓶子砸在墙角,他狼狈的一闪,差点被烧到。

    “向远你混蛋!”

    向远在身上拍了拍,确定没烧到,看向门口,仇迅站在那里,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袖睡衣,和以前不同的是,一头长发已经荡然无存,被剃了一个光头。

    向远说:“你再闹,一会我爸妈又听见了。”

    “你还敢提他们。你们这地方都是什么人!”仇迅冲过来打他,“神经病,变态,趁我睡觉剃我的头发。”

    向远紧紧抱着她,由她在身上敲打着,“别喊,别喊!今天网上又出那种事,一会还是事。”

    仇迅趴在他手臂上咬他。向远抱她,挨上圆脑袋,手感太奇怪,他忍着疼,还是去扯仇迅。

    ******

    挂上电话,叶霓转头,看到林赫正靠在门边看着她。

    她说:“你让他停职,你猜他明不明白,你想让他自动辞职。”

    林赫走过来,把电话从她手里拿过,放在旁边的小桌上,搂上她,柔声问:“饿了没有?”

    叶霓抬手,扶住他的脸,“查不出是谁发帖的对不对?”

    林赫在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说:“你这两天,要不留在家好好休息。”

    叶霓说:“要不我先离开海景城,继续去分公司吧,上次的项目我们到收尾,功劳平白都给了樊经理。那人业务能力不行,我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顶替他,等他做大了,更不好处理他了。”

    林赫说:“没关系,将来你找到合适的人,可以调他来总公司。”

    “这样不好。你想架空他。”叶霓摇头,“他一定会辞职,然后坐高身价,趁机再找下家,他要以现在的身价找下家还行,再过一两年,我怕外头人笑咱们怎么用这样的人。”

    她说到公司的事情,思路清晰,决断明确。

    林赫把她反身抱进怀里,低头,还是枕不到叶霓的肩头,他把叶霓提了下,挨上她的肩膀,笑着说,“遇上别的事情,你都好说话,为什么独独这一次,就是不能公是公,私是私。”

    叶霓说:“你要想公私分明,就别一直抱着我说公事。咱们俩在家,是情侣,还是在工作?”

    林赫松开她,“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没有想通过这种事情软化你。”

    叶霓退后一小步,感觉阳光娇艳地照在身上,生活如此美好,她凭什么受窝囊气……她说:“我知道,因为你从头到尾,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

    林赫说:“你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说的肯定句,不是问句。

    叶霓说:“纵然网上出了这样的消息,你也觉得不是你的错对吗?”

    林赫感到她语气里又渐渐加上的疏远,说道:“那女人就是个神经病,你说我这事情,和走到大街上,一个广告牌砸下来有什么区别,你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较劲。她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

    叶霓转身往里走,“那什么也不用说了!”

    林赫上前一把抓住她,“你什么意思?”

    叶霓说:“就是现在表达的意思,这件事咱们俩没办法沟通了,是眼界,性格使然,能够这么平静的讨论,我觉得是好事,至少到最后,大家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林赫只觉一盆凉水当头浇下,“你,你什么意思?”他怎么好像听到了,又都听不懂。

    叶霓说:“就是分手的意思!咱们俩不合适,你看不到我要什么,也给不了我要的。”

    林赫简直无法相信,刚刚还那么亲热,她柔软眷恋地靠在他身上,这会就要分手,他拉着叶霓,分毫不松,“别开玩笑,咱们俩怎么能分手。”

    叶霓笑了,说:“咱们俩有你看不到的差距,对我来说比天大的事情,你觉得稀疏平常。我觉得可以放手的东西,你却视若珍宝。”

    林赫听出她话中之意,“你意思我拿你不当一回事,却把公司视若珍宝?”

    叶霓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她所有的耐心也耗尽了,挂在他身上,靠在他怀里,是她最后的一点奢望。明知道不可能软化他,只是不愿意就那么什么都不做。

    如果换成对另外一个人,可能她也许撒娇玩心眼,迂回地都能把这事情砍了。可她发现,这一次是她和林赫理念上的不同。

    大家精神境界差的太远了。

    林赫等了半天,盯着她的脸,也只收获了那抹冷笑,更多的,还有种她不经意流露出的轻视,好像她,根本看不起他。

    她在公司闹要分家的时候,他没有想到他们会分手。她和他吵闹软硬兼施的时候,他没有想过,他不答应两人会分手。可是这一刻,她那一抹绝对轻视的笑容,令他发现,原来他们也是会分手的。

    原来在她的心里,会有看不起他的时候。

    别人都劝他,不能让叶霓走,因为利益纠葛太复杂,他只当那是个笑话,这事情,是钱的问题吗?

    ——显然不是。

    他低头,看着自己执着拽着她的手,仿佛不明白两个人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但他知道,他们,再也走不下去了。

    他不能死皮赖脸,求一个看不起他的女人。

    他问:“你想要什么?”

    叶霓说:“我只要金叶地产的品牌。还有……我自己的自由。”

    林赫听到这里,笑了,他松开手说:“金叶本来就是你的,没人会和你抢。至于你说的自由……”他转开头,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的地方,身后也没有脚步声追过来,他抬眼,看到门口的镜子里,自己红了眼眶。

    他换了鞋,拿起车钥匙说:“网上的事情,我会处理。你给我一点点时间。”

    叶霓站着没有说话,第一个,她爱的人,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这么廉价的原因分手,她终身耻辱。

    “你的意思是同意分手了?”她追着他喊。

    林赫的嘴动了动,却始终吐不出一个字,他拉开门,扬长而去,就算她扔下他,轻视他,他却始终,也舍不得……说那“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