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203|夏听音作品

203|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客厅

    林赫打了两个电话,就问清楚了情况。

    原来真是仇迅报警的,她告诉警方男朋友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也许原本想警方盘问向远的时候,她趁机走人,结果谁知道,警方问了几句,就发现他们俩并不熟,所以用卖淫嫖娼的罪名抓回了局里。

    加上犯事的两个人都是外地的。

    这种送上门的绩效,一般警察叔叔也是不会放过的。人家都是内行,管他们是不是一夜情,能抓到俩人不认识,不熟悉,就敢有夫妻关系,那不好意思,一律严肃处理!

    但这种事情,也无非是变相罚款。没多大的事情。

    向远是叶霓手下的员工,更是林赫手下的员工,这半年,海景城金叶的很多业务,林赫也有插手。何况调向远工作的也是林赫,此时叶霓不管了,都扔给他,反而顺利成章。

    林赫安排了人去捞他们,自己也不准备出面,走到卧室,想过叶霓说一下情况,一堆门,却发现门已经锁了!

    “你不是说换衣服吗,怎么锁门了?”

    叶霓在里面说:“我睡了,你也早点回酒店吧。”

    林赫当然不愿意,他山长水远的来,怎么能这样就去睡了。他敲着门说:“咱们早上打电话还好好的,你不是说想我了吗?”

    叶霓躺在床上,枕着软和的枕头,心里憋着一股委屈,这种委屈突如其来,又好像一直都压着,积压到了今天。

    她不说话。

    林赫继续敲门。刚刚他们俩人的话也说了一半,林赫觉得,有必要和叶霓再解释一下,他隔着门说,“我真的和她没有多熟,为了这么小的事情,不值得生气。”

    叶霓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如钢丝穿过,抽着疼。林赫自己防备庄殊,当初胡晓非家里有事,林赫就极力主张她离开海景城,后来又让自己过来负责这个项目。这明显是分区经理可以做的工作。

    她来了,樊经理也不高兴。因为这原本是人家的底盘,人家的舞台。天降个领导下来。她都知道,却为了他心里好受,她就留在这里,还见不到家里人。

    林赫在外面又说:“咱们是做大事的人,你一向都挺大气的,不是说咱们公司要多元化发展吗?既然这样,你想想,是不是更应该用一个开阔的眼光看这件事。”

    叶霓听到这里,一下笑了,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下来。

    她早就说过,看他能看到多大的富贵,所谓开阔的眼光,他开阔的定义显然和自己不一样。她闭上眼……林氏,始终不是她的金叶,这一刻,叶霓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宁*头不做凤尾!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不在乎的。是不是公司唯一的决策人不重要。

    但原来……并不是。

    林赫在外面又等了一会,看里面没动静,他觉得叶霓应该睡了。他来的匆忙,也没有带衣服,这里倒是有他的衣服,不过在叶霓的卧室里。

    他想了想,还是去骚扰姚想了。反正住的不远。

    ******

    姚想才是被从睡梦中吵醒,他不情愿地开了门,看到林赫,没有一丝意外。

    林赫走进来说:“借我套睡衣穿。”

    姚想往卧室去,他这里是豪华套房,外面是会客区,林赫跟到卧室,看到姚想的大床也觉得困了,“……可惜只有一张大床。”

    姚想扔了套睡衣给他,“自己去下面开间房睡。不到十点,明天别来找我吃早餐。”说完他就往床上去。

    林赫连忙走过去晃他,“你怎么不问问我和叶霓怎么样了?”

    姚想闭着眼说:“还能怎么样,你惹的麻烦,自然是苦苦哀求,力证自己的清白,叶霓是懂事的人,最后也会原谅你。”

    林赫盯着他看了一会,在床边坐下。姚想立刻往中间挪了挪,保证自己有足够的空间。

    林赫说:“她想我把仇万年公司的股权转让出去。”

    “嗯。”姚想闭着眼哼了一句,“她今天下午在公司放了狠话,我估计也是这个。那你准备转让给谁?我可不要。”

    “谁也不转。”林赫说:“仇万年那公司现在还没有盈利,怎么能随便转出去。之前花了那么多钱控股。”

    姚想睁开了眼睛,转身看向他,眼里的睡意都没了,“你在开玩笑?”

    “你才开玩笑。”林赫被他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好像自己错了一样。他说:“公是公,私事是私事。她这样混为一谈本来就没道理。”

    姚想说:“那公私分明,你别把外头认识的女人弄到公司来呀。”

    姚想很少有这样言辞犀利的时候,林赫有点意外,加上还说的自己的女朋友,他说,“这次是意外。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

    姚想说:“就是我了解你,才这样说。你对那女人做了什么,竟然令她可以山长水远跑到这边来给叶霓示威。”

    林赫:“……”他知道姚想不是这意思,而是在说,外头人会这样想。

    他说:“叶霓是懂事的人,这事情一目了然,我还得和董事会其他股东交代呢。她也是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她自己那么努力,不也是要和股民员工交代。”

    姚想盯着他看,做生意的事情他也不是全然不懂,选择甲,就是放弃了乙,他说,“人生时时刻刻都在妥协,叶霓不是一个任性的人,今天仇迅来闹过之后,她还在办公室里看文件,她对你公司兢兢业业,你别让她寒心了。”

    林赫说:“至于说到寒心这词吗?今天这也算个事。”

    姚想忽然也不想再劝,他躺下说:“可惜没人告诉叶霓,你都是让她惯的。下午知道这事的时候,你怕的要命,但知道叶霓能理解你,你又变得有恃无恐。你也不想想,她那样的性子,今天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林赫看他捂着被子,轻描淡写间充满对叶霓的了解,心里就有些泛酸,不能让叶霓再在这里了,让姚想看着也不合适,他说:“回头还是咱们一起回海景城。这里不用她负责,今天的事情,也没人笑话她。”

    姚想说:“掩耳盗铃,是别人笑话她,她也听不到吧。我不和你说了。你走吧。”

    林赫站了起来,忽然发现姚想在生气,他为了叶霓,竟然生自己的气?林赫有些不敢相信,姚想脾气一贯不错,对他又好,他说,“你觉得我做的不对?我应该为了她,不顾公司利益把仇万年的公司给出去。”

    姚想说,“我就知道,你不同意,不过是在变相告诉她,她不值得你做出某些妥协。”

    林赫心中涌上没由来的怒气,因为姚想的倒戈,或者因为他对叶霓言语间的维护,但还是压着火气说:“我要是大动干戈,反而显得我心虚,太把那女人当回事。”

    姚想闭着眼,忍了忍,压下了冲口而出的话,叶霓的面子呢?自始终在,有利益,有顾虑,却没有为了爱人的不委屈,不管不顾一次。

    他想说,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是会做出许多失态的举动。能够在爱人受委屈的当下,还去衡量利益得失的……也许这种商人的感情,他理解不了。所以干脆不说了。

    林赫看他不说话,决然的背影和叶霓关着的门的样子异曲同工。卧室里极度安静,他站在这里,心里想,这地方,真的不能再让叶霓呆了,明天就走!

    ******

    这注定是辗转繁忙的夜,城市的另一边。

    向远和仇迅被关着,是不是要罚款,如何定性,也得第二天再说,人家也有流程。

    第二天一早,林氏的律师来了,帮他们交了罚款,仇迅本来想让律师告这边的人,她明明是被冤枉的。但又丢不起那人,就选择了息事宁人。

    律师站在门口和他们告别,对向远说:“林先生说让你先休息一下,公司的事情暂时先不用操心了。”

    向远嗯了一声,视线始终在仇迅的身上,眼神有些怨念。仇迅咬着牙,根本不需要律师来,他们自己也可以交钱,林赫就是要羞辱她。

    律师看他们俩各怀心事,就告了别。

    一看律师离开,向远也没发脾气,拉起仇迅的手说,“走吧。”

    仇迅不想被他拉,但顾忌这里是警局,刚刚他们死咬着就是情侣,要是现在就翻脸,又怕节外生枝,真是接连打击,令她的自信心都受挫了。

    准备到酒店拿了行李走人,却没想,一到酒店,还没到门口,里面就涌出来一堆人,“哥——”

    仇迅诧异,看着那么多小子,都冲出来亲热地叫向远,她觉出不对来,这是四府村的人,从海景城追到这里来了吗?

    她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

    她连忙绕过大家要进去拿东西,向远却手一伸,拉住了她说:“一起去。”

    她想挣脱,但昨晚就是在这里,被警方带走,她恨不能此时无声无息的进去,也不和向远闹,就想拿了行李就走,要不是有几套贵重的首饰在,她都宁可不要行李了。

    *******

    到了楼上,她自然不让别人进她的屋,向远的行李在,她却不能拦着,其他人,都站在走廊里。酒店经理都头疼了。

    仇迅觉得,带着这帮人,走到什么地方都丢人。她拿了行李,看到里面的首饰都在,这才合上箱子说,“我要走了,咱们俩的事情……就算了,我是出来玩的,你别太认真了。”

    向远的行李就是一个包,里面没有衣服,昨天匆忙赶来,又怎么会有行李。

    他拎起仇迅的箱子说,“走吧。”

    仇迅站着不动,“我叫出租去机场就行,不用你送。”

    向远奇怪地看向她,“谁说我要送你。”他走近仇迅,忽然手一松,箱子掉在地上,他一下把仇迅压在床上,手就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仇迅大惊失色,昨晚一夜没睡,又脏又难受,“你要干什么?”

    向远的手,却放在她的肚子上不动,他揉着,又压着,看向她说:“那天,我们什么也没用,你要走也可以,等一个月,让我确定这里面什么也没有。我是我家九代单传,要是有了孩子,那可不能让你走!”

    仇迅只觉一个响雷劈在头顶,她竟然忙到现在还没有吃药。那天明明想过,见完叶霓再去买药,却没想会横生波澜。但随即安慰自己,反正也是安全期,不要自己吓自己,她说:“虽然没有用避孕套,但我一直在吃避孕药。所以一定没怀孕。”

    向远一听,手就停了下来。

    他说:“你现在把吃的药拿出来,如果真的有,我就让你走!”

    仇迅:“……”这她哪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