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201|夏听音作品

201|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看仇迅不老实,姚想立刻帮口,说找人来上镇静剂,语气还一本正经。

    仇迅顿时被吓住,老实下来。

    叶霓知道姚想是在开玩笑,但她没有兴趣笑。看一个眼明手快的保安收了仇迅的包,叶霓往办公室去。

    姚想跟上说:“这没什么好生气的。”

    叶霓气道,“林赫到底怎么说的,这女人和他什么关系?”

    姚想抬起手里的电话,示意她听。

    叶霓站着不动,看到屏幕上十几分钟,保持通话状态,原来林赫一直在和姚想电联。她冷冰冰地说:“之前收购仇万年的公司,就是为了帮这女人吧。不然她哪里来的底气,到我这里来耀武扬威。”

    姚想:“……”用不用这样故意说呀,手里的电话成了火炭,这是要急死林赫。

    果然就听林赫在那边喊起来,但传出来的声音也不大,“你扣着她……扣着她就行,我给你说,完全是造谣,我带律师团过去,告死她这次。”

    叶霓听到,姚想又把手机往她手里塞,用眼神示意给个面子。叶霓翻了个白眼,说,“我自然会押着她,说了那么多模棱两可的话,就想一走了之,把恶心留给我。这种招数我见多了,实话告诉你,这事情我没有问清楚之前,她别想离开我公司一步!”说完她转身往办公室去,步伐决断,只看那姿态,完全这里她才是一把手。

    神马集团主席林先生,完全不放在眼里。

    姚想无奈把电话放在耳边,就听那边林赫还在说:“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气,那女人有病……昨晚我就担心这火烧到我,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姚想安静地说:“叶霓走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顿止。林赫停了两秒,立刻说:“姚想,你给我看着那女的,千万别让她跑了,她跑了,我和叶霓就说不清了。”

    姚想说:“放心吧。保安都很听叶霓的,没人会放她走的,这里是密封窗,她也不敢跳楼。”

    “那就好。”林赫的声音如释重负,转而骂道,“真是太缺德了。不是缺德,是心肠歹毒,她这样随便一说就想一走了之。把麻烦都留给我,我怎么解释,叶霓心里也会难受。”

    姚想说:“没那么夸张,叶霓还是相信你的。如果不是坚信那女的在造谣,她不会把人押着等你来说清楚。她其实还是为了你。”

    对面的林赫一听,再一想,还真是这样。

    姚想说:“所以你快点就行。”

    “知道知道,我找人去接向远了,回头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姚想挂了电话,去办公室找叶霓。

    叶霓正趴在桌前看文件,他走过去,看到是一份工程质量验收方面的东西,顿觉得头大,说道:“别太辛苦了。林赫一会就过来。”

    叶霓嗯了一声。

    姚想看着她,她背光坐着,又低着头,眼睛就看不真切,只觉得嘴唇粉红色,没有涂唇膏,刚刚他们一起吃过东西,她就没有补妆,明明被别的女人欺负上门,生气归生气,还不忘继续干活。这样的叶霓,单纯,有种令人会想怜惜的冲动。

    他挪开目光说,“你都生气了,还不忘工作。这时候,不是应该把烂摊子都扔给林赫吗?罢工之类的,做个姿态也好。”

    叶霓抬头看向他,神态有点茫然,好像完全没有想过这个。

    还可以,不用干活吗?

    她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地说,“我自己一个人感情的事情是小,公司这么多人呢,都靠着我们吃饭。”

    姚想说:“对向远,你也是这样吗?一直照顾他,带着他,你有太重的责任感。”

    他从来没有和叶霓说过这样的私事,叶霓放下笔,说道:“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责任感,我和向远不止是朋友,你也知道我曾经掉进鱼塘,他救过我。”她微微挪了挪椅子,觉出一种时过境迁的惆怅来,“……其实就像你看到的,我和他,不合适……”第一次这样和外人说这个,她也略不适应,但姚想不是八卦的人,他难得说这个。

    叶霓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想向远好,处处引导,却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她说,“……我最初是想和他做可以共富贵,不离不弃的朋友。后来没有能够走下去,我有那么大的公司,帮他是举手之劳,我不知道你指的太重,是重在什么地方……其实对我而言,根本没有帮他什么。或者说,其实有些人,不是别人能够帮上的。”

    姚想说:“你不该让他去现在的质保公司,他得到的东西太容易,反而令他觉得理所应当,走到那个位置,出去别人也捧着……想保持一直冷静并不容易。”

    权利,金钱,都可以慢慢腐化一个人,令自己蒙蔽双眼,看不到真实的自己。叶霓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向远的事情有点特殊,她略尴尬地说:“你和林赫是好朋友,这件事和你说也没关系。调向远去质保公司,希望他可以在收入地位上有一个提高,当初是林赫的意思。”

    “他的意思?”姚想意外,他以为毫无悬念该是叶霓的想法。

    叶霓叹了口气,“你想想原因。”

    姚想想了一下,向远的身份,在海景城,人人都以为他是叶霓的男朋友,不是现男友,分手了也是前男友。叶霓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至少现在在本行业,别人都要给几分面子。最最重要的,林赫这个现男友,脸上也不好看。林赫那么爱面子,这样做半点不出奇。

    这样一想,姚想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你们都是一行的。难怪要想这么多。”

    “不想怎么办……”叶霓笑。

    姚想记起去年初遇叶霓,这女孩一身嚣张,如白天都能发个的发光体,但现在的叶霓,早已不知不觉改变,俗话说的,成熟了。偏偏一起应该共富贵的男朋友,她最初想保护的人,却没能一路走下去,不是不令人惆怅的。

    “这件事你当初没想到吧?”姚想觉得向远自己当初也许都没有想到今天。

    叶霓站起来,走到酒柜那边,拿杯子给两人倒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姚想,“林赫觉得我们公司还是很有前途的。其实一直挺想栽培向远。我们有的资源太多,给他的其实也并不多。这是个双向选择的问题。”

    姚想说:“选择多不代表别人喜欢,也许他想要的,从来都是一杯水。你酒柜里展示的东西再多,对看不明白的人来说,完全没有用。”

    叶霓喝了两口水,点头,“你的观点我完全赞同。只是对于什么都不缺的人来说,就像你以前的女朋友,你也会想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对不对?”

    姚想说:“可惜这种机会有人不会懂珍惜。海景城人人都知道,向远靠着女朋友发家。你说他会不会心里也很不平衡。”

    叶霓握着杯子,这个观点倒是新鲜,她说:“多谢你提醒。但事情是这样,我口袋里有一万块钱,看到你只能啃面包喝水。我就买了瓶果酱给你。”

    姚想补充道:“后面又给我买了盒火腿。”

    “对。”叶霓笑着点头,“再加一杯咖啡。”她靠在桌旁,“你能说,我提供的这点东西,就令你乱花迷了眼吗?”

    姚想摇头说,“别人给我也许我不会,但是我女朋友这样对我。我会觉得压力格外大。”

    叶霓说:“真的?那我这样帮林赫,林赫会不会觉得压力也太大了?”

    这一点对比,姚想倒是第一次想到,他说:“好吧,果然是在自己,林赫没有那种可笑的自尊心,但不代表别人没有。”

    叶霓转身回去坐,“不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你明显也不懂。”

    姚想说:“我和你说说话,你就不用想别的了。不是吗?”

    叶霓放下杯子,忽然静默了下来,她只是不愿意多想而已,她和林赫两地,一分开就是整个月。虽然她知道林赫和她有默契,有感情,可是感情和默契,很多时候比不上近水楼台。

    可林赫偏生心眼又小,不想她这个时候回海景城,因为庄殊的关系……叶霓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人找到公司来,对她耀武扬威。

    哪怕是假的,也不能忍受!

    “怎么了?”姚想看着她,“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叶霓微微垂着目光,轻声说:“姚想,我就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林赫在外面认识的女人吵到公司来。这种事情我最厌烦。可是我还得耐着性子,等林赫来处理……我知道这种事情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等林赫的事业越做越大,我的年龄越来越大,这就像一场没有终点的战争。”

    姚想觉得这事林赫做的确实没多漂亮,仇万年有个这样的女儿,当初就不该接手仇万年的公司。叶霓恐怕心里也在不舒服这个。不过这件事他以前半点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替林赫解释。于是说道:“你知道电视上经常演,一生必须要去的五十个地方什么的。因为跨度太大,普通人,一年去旅行两次,这些地方去完,也需要二十五年。半辈子就没了。”

    “所以才要选择一个风景如画真正喜欢的地方住。”叶霓说完,忽然觉得很难过,选择什么样的事业,生活,注定人生就是什么样的,这种日子明明不是她最初想要的,却也走上了这一天。

    姚想说:“其实有些地方去过,也就是那样子。”

    叶霓知道他想宽慰自己,道理她都懂,但这会不好用。她说:“人文是生动的教育,去一个地方,才能了解当地庞大的构建。宗教,文化,政治,这些东西都可以无声无息影响自己,令自己明白,自己这一生,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姚想笑,“所以你的工作太忙了,这次过后,可以适当减少一些。”

    叶霓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林赫根本走不开,我这里也难。那些出去看看的想法,只能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了。”说完她看了下表,“还好快要下班了。员工回家,也不怕这女人再闹。

    姚想叹了口气,原来她一直还在担心这个……看了看表,真不知道还可以和叶霓说什么了,他不是她,永远无法正确的站在她的位置,想她所想。

    林赫风风火火的赶来,已经到了晚上。和他同来的还有向远。

    向远直接被带到会客室。林赫去见叶霓。

    林赫一路上,已经想的非常清楚,一见叶霓,他就大倒苦水,“我这真是倒了邪霉,她昨天半夜忽然打电话给我,还是用向远的手机,我看是向远的手机才接的电话。她劈头盖脸就说,‘向远现在睡在我旁边,我听说你喜欢向远的女朋友,算我帮你一次,不用谢。’”

    叶霓沉着脸不说话。坐在她的桌子后,像个领导。

    林赫走过去,靠在桌边,把她的椅子拉到自己跟前,好声好气地说,“我真的和她没有半分关系。就是去年生日的时候,她在走廊上,注意!我说的是走廊。”林赫神色很严肃,“她在走廊上,忽然撩起来裙子,拿出一个手机,然后和我要电话号码,那明显是挑逗对吧,我就没有理她,当时就下楼了。我们家有监控,这段留着呢,我让tony去找了。找到了给你发过来。我有证据证明自己。”

    叶霓说:“看来是难忘的视频,所以还要留着。”

    林赫顿时急了,“什么难忘,这种事情我有什么好骗你的。还是咱们俩之前的事情。”

    叶霓原本信了,已经不气。可是听林赫这样理直气壮说,那是咱们俩之前的事情,她又觉得心里别扭。那就算这女人说的是真的,如果发生在和她之前,那今天人家来找事,这口气,她难道就得咽下去。

    不过说这个也没意思。都过去了,就算林赫以前真的和这女人有什么,她拿什么立场去发脾气呢。

    她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心里难受,可是又说不出。觉得有些委屈。

    可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她站起来说,“人家保安加班到这时候,咱们去吧。让他们也早点回家。”

    林赫伸手拉她,“你还生气吗?”

    叶霓说:“你都说了,是你和我之前的事情,我还有什么好气的。”说完她往外去。

    林赫站在那里愣愣的。这话没错,可是听着,怎么那么不舒服?就好像,她管他太多,他不舒服。她不管他,他更不舒服,这是什么病?!

    叶霓一路来到会客室,保安都站在外面,看她走近,有人抬手敲了门,门推开,叶霓走进去。

    看到向远正搂着仇迅,仇迅在哭。

    向远有些尴尬,他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叶霓了,此时遇上,还是这个情况,真是恨不能找地缝,他说:“霓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他看到后面的林赫,他们俩一路过来的,也没话好说。

    林赫说:“人在这里,你们俩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处理吧。”他又看叶霓,不知道叶霓有没有什么要问这女人的。

    叶霓却觉得意兴阑珊,林赫都说了,他认识这女人是他们俩之前的事情。她对向远说:“你们村里面规矩多,她到我这里说要去美国。我想你们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

    “叶霓你别虚情假意。”仇迅抹掉眼泪喊道,“你竟然敢关着我。说的好听是为了向远,你给我说的什么,怎么不敢告诉他们?”

    “我说了什么?”叶霓看她也是急疯了,却不知她指的哪一句。

    仇迅喊道:“你说再也不会有人对我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过是告诉我没了我父亲,人走茶凉。你这么薄情寡义,林赫知道吗?”

    “胡说!”林赫怒了,本来不想理她,她还来劲,他道,“你今天来说的每一句话,我们公司有监控,回头你等着上法庭。”

    向远顿时急了,忙对林赫说,“她就是口不择言。心里不是真的那么想。”

    林赫连失望的情绪都谈不上,刚想说话,叶霓就抬手止住他。

    她看着仇迅,一瞬不瞬道:“做人要饮水思源。你既然提到你父亲,那我问你,知道你父亲当初为什么来找林赫吗?”

    仇迅不屑,她给叶霓说过理由,看在她自己的面子上。

    叶霓说:“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的面子还没有那么大。当初你父亲说是谈合作,不如说是来求林赫帮忙,一是因为他欠了林氏的钱。其次,他是来寻求庇护,希望对自己的妻女将来有个更好的保障。”

    仇迅的脸瞬间变的惨白。

    叶霓冷冷地笑着,“如果这事情发生在我家,我父亲一定不用去求人,因为我自己,就能撑起来我们家。你要能撑起自己家,何必要你父亲临终还去求人!我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已经是给你脸面。你以为我真的是要关着你等向远来。我告诉你,我关着你是要告诉,林赫来了,你这次闹到公司来,挥霍掉的就是你父亲给你最后的庇护。”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仇迅的心揪成了一团,又觉面红耳赤。但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恐惧,难道这事还没完?

    叶霓说:“连这些都想不到,实在不明白,你怎么敢到我们公司来找事!”不打沉这女人,恐怕以后多的是来前赴后继的,叶霓半分都没有想过手软。

    仇迅站在那里,看叶霓的神情充满誓不罢休,心里真切的担心起来。这叶霓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要干什么?

    向远喃喃地想说什么,对上叶霓的表情,他陡然害怕,转去看林赫,想求助。却发现林赫看着叶霓的样子,

    也是……蛮陌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