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64|夏听音作品

164|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阳光透窗照进来,靠近窗口暖洋洋的舒服。

    林赫坐在那里,叶霓坐在他怀里,俩人对视着,中间隔着小半尺,都是黑衣服,浅色的衬衫,身条都是绝色,这样的角度,拍成海报只需要一下快门。

    叶霓说完那句,明显感觉到林赫的僵硬。她知道自己问对了。今天之前,她没有问他这件事,因为他和她没关系。

    但是现在,她该考虑是不是对这段感情认真,认真到什么程度。

    这一切,都取决于林赫本身的态度。

    她看林赫不说话,侧头看去窗外,那里大厦林立,选择多如满世界的男人,要什么样的都有,选择不尽,“不想说也没关系。”她作势要起来。

    林赫手一抬,把她摁在怀里,“什么时候知道的?”

    原来还是真的?叶霓又想站起来,感到裙子下他有力的腿部肌肉,也略不适。但刚一动,就被林赫更用力地压在怀里,“好好说话。”

    叶霓心里没由来的抗拒。无名火气,——竟然敢是真的!

    “那你说。”

    林赫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对着他,“你先说,你听谁说的?”

    叶霓看不出他的表情,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是听谁说的?”口气很不好。

    林赫看着她几秒,略微动了动,眼神在她脸上转,在叶霓快翻脸的时候,才出奇冷静地说,“就这几个人知道。”他眼神沉郁下来,“姚想,我的人。常一百,他和你没两句。庄殊,他更不会说。那还能是谁?”他看着叶霓问,“我说的对不对?”

    叶霓露出略冷的笑容,竟然一下就猜对了。但她没说话。

    林赫抬手,摸着她依旧艳红的唇,刚刚甜蜜的感觉还没褪去,“真煞风景,这时候问这个。”

    叶霓抬手打下他的手,她可不是好脾气的人。

    要当爷还是当孙子,其实男人可以选的?

    不捧她当姑奶奶可以滚!

    可惜这话她永远不会说出口,林赫也不可能面对这个真正“痛苦”的选项。如果叶二哥知道,他就会庆幸他妹的“灌溉”论了。原来但她男朋友更可怜,不止要灌溉,要被提起抵押,还得把她当祖宗。

    叶霓心里把这心思过了一遍,气就消了,他爱说不说。

    林赫眼神还是在她脸上,扣着她的腰,看她不再追着问,他的心又飘忽不定起来。手上用力,一下把她摁进怀里,“你过来我给你说。”

    叶霓挣扎一下,“爱说不说。”

    林赫看她半响,“这不像你说话的语气。”

    “我说话应该是什么语气。”叶霓看着窗外,“我这样的,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你别高看自己,谁离开谁都能活。”

    林赫:“……”

    叶霓等了一会,不见他接口,又说道,“咱俩才认识几天,别以为了解我,远着呢。”

    林赫盯着她一瞬不瞬,看她头发散在那里,比平时的样子小了不知多少,他抬手,缠着她的发梢。

    叶霓感到头发微微地被牵引,知道他在玩自己的头发,也不再说话,由着他。动一下又不会死。

    话别想她多说,点到即止,说多了一样掉价。

    林赫又等了一会,看她就这样说完了,他笑起来,“就这么说完了。我还想好好欣赏一下你第一次吃醋的样子呢。”

    叶霓冷哼了一句,“这辈子也没了。”

    一个人就一次机会。

    林赫愣住,被那语气中的冷酷决然弄的非常意外。

    他发力转她,抬手又去捏她的下巴,“这话什么意思?”

    “没意思。”叶霓说,“让我失望一次的男人,我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林赫空了几秒,用不认识般的眼神重新打量她,“原来我以前确实不够了解你。小气成这样。”

    简直五十步笑百步,叶霓说,“谢谢夸奖。以后……”话没说完,林赫的手就虚盖在了她的嘴上,他眼神危险,警告道,“别说……有些话说出口伤人。我不想听,假的也不想。”

    叶霓被捂着嘴,也不挣扎,冷漠地看着他。

    林赫被那眼神看到泛起凉意,明明什么也不说,却令人觉得胆战心惊。好像要失去她。

    自己的威势根本无法震慑叶霓,初次遭遇女孩的冷暴力,直想去捂她的眼睛,“别这样看我,让人觉得心寒。”却放开捂她的手,把她禁锢到怀里,叶霓挣扎,他死死压着,“我给你说,给你说,多大点事。”

    叶霓安静下来。

    他凑到叶霓耳边,埋在她发间,低声说了一阵。

    叶霓抬手去打他,“几句话的事情,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林赫低声笑着,“……你把刚刚那话收回去。我真不爱听。”

    叶霓转开脸说,“我说的真心话,你还说我小心眼呢。”她也不提醒他要记得。如果真心,他自然会记得,根本不用提醒。

    “可我就喜欢你小心眼。”林赫抬手摸她的头发,“只对我一个小心眼,别人就不用了。”

    “还说情话,半点不高明。”叶霓嫌弃的语气。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林赫的手滑到她背后,顺着她的发梢,“你看我也不喜欢你和别的男人多说话,你打他们我都嫉妒,所以咱们俩一样,你说是不是宿命的另一半。”

    叶霓想了想,想到他为了自己和胡晓非玩笑吃醋,

    为了自己和姚想说话吃醋,

    一下被逗笑。

    抬手又搂上他的脖子,眼睛滴溜溜转起来,半真半假地说,“你要是敢骗我,我一定让你后悔一辈子。”

    林赫认真道,“如果别人说这话,我一定不信。但是你,我相信!”他说完靠近她,越来越近,看她的瞳孔里自己的倒影渐渐清晰。

    叶霓一动不动,至始至终坐在他的怀里。

    他的鼻尖几乎要挨上她的,“对了,刚刚吃醋的时候为什么没提向远?”

    叶霓定了几秒,抿了抿嘴说,“……我忘了。”

    林赫用手去撩拨她的腰,“可我还是想知道,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老早就说过了。”叶霓有点烦这个话题,没办法解释,也不想解释。她没有和向远亲过,以前的叶霓有没有过,她不知道。想到这里,她说,“我失忆之前和向远的事情,不记得了。”

    林赫拉开距离,看着她,想了一会明白过来她的意思,又挨回她的鼻尖,脸对脸说:“……我其实没有吃他的醋。”

    叶霓说,“我知道,你更吃我二哥的醋。”

    林赫鼻尖挨着她的,笑。

    “我就喜欢你这样。一看就应该是我的女人。聪明。”

    叶霓说,“我最不想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

    林赫说,“为什么?”

    “招人。花花公子”

    林赫抬头,吻落在她的额头,“我不招人,女人见我都吓跑了。”

    没有惯常的不可一世,这话叶霓爱听。

    叶霓伸手搭上他的肩,软软地环抱着他,“那以后就是我的了。”言词稚气,语气温柔。林赫心中的爱意无处可表,又一吻,落在她的额头,

    而后是眉心

    轻往下,眼睛

    鼻尖

    ……

    窗外的日头越来越高,从大厦中央投下,正午的日光。

    y在叶霓外面的秘书处,大摇大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问小潘,“小潘,你全名叫什么?”

    “潘璐瑶。”小潘答,“tony哥,你都问了好几次了。”

    y说,“所以你要有点眼色,我……”手机在桌上响,tony拿起来一看,按了接听,“怎么了?”

    对面人说了几句,他立刻坐直了身体,“你确定?”

    他拿着电话,听完对方的话,挂上电话站起来,看着叶霓办公室的门,最终,还是拿电话,给林赫发了条短信。

    滴滴一声

    林赫的手机在门口会客区的茶几上,叶霓作势要站起来,林赫圈着她的腰,“我抱你过去。”

    叶霓连忙手挽上他的脖子,被林赫转眼腾空抱起,她被晃着走,觉得空气都轻薄起来,她笑着往林赫怀里靠。

    不经意的撒娇。

    林赫点头吻她的额头。

    转眼就到了沙发傍边,“快让我下来。”叶霓一使力,轻盈跳了下来。

    林赫不解,“怎么了?这都到地方了。”

    叶霓弯腰拿起手机塞给他,“看电话。”又转身拿起自己刚被林赫扔在这里的手袋,“我去整理头发。”

    林赫拿电话看,没追着问她刚刚跳下来是什么意思。

    叶霓走到会议桌那边,翻出梳子,粉盒来,自己梳头。梳了几下,她挪了挪镜子,里面有了林赫。

    林赫已经看了短信正在打电话,“怎么了tony。”

    她把镜子调稳,正对着林赫,想到刚刚他抱她,她怕他第一次抱人没经验,坐下的时候伤到腰。所以自己先跳了下来。

    笑了笑,她才不告诉他。

    她要他爱她,不是因为她对他好!

    因为一个人对自己好才爱对方,那不是爱情。

    叶霓又想她爸爸了。

    真正的爱,是那人不在,也无时无刻不活在自己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