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18|5.11夏听音

118|5.11夏听音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y推开办公室的门,林赫正对着电脑听那边汇报。

    y站在对面等了一会,才见林赫关了视频,看向他问道,“有事?”

    林赫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西装,帅气的一塌糊涂,tony看着自己老板,心里不由难过,为什么要喜欢个人家有男朋友的,他说,“庄先生中午约了向远吃饭。”

    林赫靠向椅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在什么地方吃的?”

    “就是庄先生常去的那家淮扬菜。”tony说,“我估计是因为离四府不太远,开车二十分钟,约的是午餐也不能去太远。”

    林赫抬手,靠在自己嘴边,陷入思考,昨晚其实他就决定不约向远了,因为他发现,这会是一件很傻的事情。

    问清楚向远和叶霓的关系又怎么样?

    问过了如果不继续喜欢叶霓,显得很懦弱。如果问过了,还要继续喜欢,那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喜欢不喜欢,他又管不住自己……他说,“晚上的饭局,你打电话问问向远,看他忙不忙,如果他今天还要参加金叶的销售例会,告诉他,我们回头再约时间也可以。”

    y点头拿出手机。

    林赫希望向远推掉,这样他就不用见他了。既然庄殊先一步见了,他再见面,叶霓恐怕也会不高兴。

    林赫示意他出去打电话,不知为什么,他有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感觉。其实这会,他真的不想见向远,要是可以永远不见这人,他可以一直只当,叶霓和他一样,都是单身。

    门关上,他也听不到tony打电话的声音。

    他拿出手机来,屏幕一亮,上面是穿红衣服的叶霓,姚想拍的那张,他的手指,在那照片上摸了摸,迟疑眷恋,连头发丝,都曾放大都看得清楚,最后又狠狠心,把屏幕扣在桌上。

    想了想,又觉得桌子太硬,把电话右移,挪到了真皮的桌垫上,这里软一点,好像就不会隔着电话里的人了……

    门轻响,tony推门进来,站在门边说,“林少,向远刚回到四府,他说晚上有空!”

    晚上有空!

    他不能忙点吗?

    林赫说,“他不用参加今天晚上的销售例会?”

    y说,“他说不用。”按理说这种销售例会挺重要的,如果向远不是叶霓的男朋友,他也没资格参加,参加到中途又不参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tony说,“回头我打听一下,那今晚还是按行程走?”

    林赫抬手,示意他出去,拿起电话,想了想,发了条短信给叶霓,其实他是想打电话的。但是这样打电话,又有些故意和叶霓找机会说话的嫌疑。

    他看着屏幕上的短信……又按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不其然又想起老早:

    那晚他和她去四府,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心思,所以他光明正大的问过,“你和你的那男朋友,到底怎么回事。”

    他记得清楚,叶霓当时明明说,“那是一个她希望可以同甘共苦的好朋友。”

    他又翻开电话看了一眼屏幕,忽然有些羡慕那时候的自己,相当自由!——又觉得自己以前,太不拿向远当回事了,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理所应当,觉得向远是叶霓的男朋友。

    向远到底是不是叶霓的男朋友?或者他能顶着这个名头,一定有什么原因?

    而且叶霓那么护着他。

    当然,以叶霓的性格,她的东西,她都会护着的。

    林赫站了起来,觉得还是不要发短信了,应该亲自过去一趟。

    刚刚想过的,不要找借口,这一会,他已经全然忘记。心里只想着,也不说什么,不干什么,就是去看一眼,要见向远,和叶霓当面说一下比较好……

    他踩着“七彩祥云”出发,满眼,满心,都是即将见到叶霓的快乐。

    忘了那楼盘,他不应该总去。

    y跟着他,路上几次想提醒,那是中殊的楼。

    林赫开着车,甘愿给他当司机,觉得坐司机的车太慢,一路风驰电掣开到丽高。tony看到林赫走的飞快,第一次发现,爱情真可怕,那东西可以蒙蔽一个人的理智。

    *******

    “我建议你尽快去办三期的预售证,这期一定销的很快。”叶霓拿着电话,正在和庄殊通电话。

    门一响,她抬头,看到林赫站在门口。

    身上是黑色的西装,白衬衫仿佛能发光,她的耳边有一瞬间的空茫,什么也听不到,过了会才听到对面人说什么。

    她对林赫指了指沙发,对那边说道,“今天还有员工和我开玩笑,说内部认购两套房子,都赶上做楼房销售了。”

    林赫关门进来,直接把tony关在了门外,这办公室只有叶霓。他走到沙发上坐下,看到叶霓面前放着快餐的饭盒。他仔细看了看,想看清里面的菜式。

    外面的tony趴在门缝什么也没看到,转身走到了楼下,站在一楼观赏模型,顺便挡人。他想到昨晚做梦,家里给他找了份好工作,他在梦里哭的忒伤心,不舍得走。要是梦里林少也这样直接把他关门外,他一定可以硬起心肝跳槽。

    楼上,叶霓半响没有听清对面的庄殊说什么,只脑子里晃着刚刚那一眼林赫格外帅气的样子。

    叶霓回头多看他一眼,看他坐在沙发上,仍旧看着自己,叶霓觉得一种说不出的不自在。她微微转了身子,又敷衍了几句,挂上电话。

    手机捏在手里,硬硬的。她放下手机说,“你怎么过来了?”

    “你还没吃饭?”林赫走过来,伸手摸了下她的饭盒,“都凉了。”

    叶霓连忙盖起来,如果知道有人来,她不会吃东西的,就是因为办公室的人都派出去了,她才在这里吃。

    林赫拉过饭盒,看了看里面的菜,用白塑料勺子翻了翻,有菜花,蒜薹炒肉,“你中午就吃这个?”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这东西都不知道是不是地沟油做的。

    叶霓伸手盖住饭盒,不让他看,“中午他们买饭,我想顺便看看,他们吃什么。如果不行,我想我们金叶以后自己配员工食堂。”她语气从未有过的轻缓,很有些解释的意思。

    林赫看她合上饭盒,顺便放去一边,那细手指尾指翘着,指型可爱,柔声说道,“这种饭盒多数都是地沟油做的,你以后别吃了,昨天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我看到庄殊介绍的那家餐厅还可以。”

    叶霓嗯了一声,没有追问地沟油他怎么判断,仰头看他,问道,“你怎么忽然过来了,是不是有事?”

    林赫对上她的目光,那眼中依旧亮晶晶,却有种不自信的羞怯,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这一会,他的脑子不知道怎么就空白了,那里胡乱冒出一堆话:

    “他就是喜欢叶霓,关别人什么事,就是喜欢这样的她!这是他和她的事,不对,甚至是他自己的事,他喜欢她,关别人什么事!”

    他一笑,错开视线说,“我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们今天销售怎么样?当打探敌情。”

    叶霓弯腰从旁边箱子摸出一瓶饮料,“那我不招待你了,你要渴了喝这个。”

    林赫说,“刚刚你和庄殊打电话,知道他中午约了向远吃饭吗?”

    “知道。”叶霓把那饮料放在桌边,也不给他送过去,“向远打电话说了一次,庄殊也打电话说了一次。”

    林赫听出她语气中的郁闷,仰头笑。

    叶霓随口问,“你中午吃的什么?”

    林赫笑容急速一收说,“如果我说没吃,你有空和我去吃饭?”

    “没!”叶霓抬起手上的一个文件夹,“策划书,三期的,二期肯定不经买,你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这楼盘的成绩会令你嫉妒。”

    林赫说,“已经嫉妒了,你还敢提。”

    叶霓放下茶杯说,“说吧,具体今天是来干什么的,我不相信你是顺路。”

    林赫翘起腿,晃了晃皮鞋说,“我昨天就和向远约好的,你知道,可是刚刚知道庄殊请他吃饭。我怎么觉得,这事如果我不告诉你一下,说不过去。”

    “原来是这事呀。”叶霓翻开她的策划书,“那你放心去吧。我没什么意见,反正今晚向远没事。”

    “你们俩这恋爱谈的够励志的,一起奋斗,跟革命战友一样。”林赫放下脚,铮亮的皮鞋踩在地毯上,“上次你和我说,他是你什么的好朋友,我没记错吧?”

    “你没记错。”叶霓合上策划书,“是我说错了!和你重新更正一次,向远是我的男朋友。以后对他好点。”

    林赫的心“胡里哗啦”落下,跌了个粉碎。

    叶霓说,“其实是这样,我二月的时候和向远出去玩,掉进了池塘里,不对,鱼塘里……”她不愿说这段,能把自己蠢哭,可是没办法,“然后醒来后,我就有些失忆。”她站起来,把饮料给林赫拿过去,放在桌上。

    “跟你说这个,是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向远说给了庄殊听。向远那个人,人比较单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猜,晚上和你吃饭,万一不小心说到这个,你反而该心里不舒服。所以我提前告诉你,这不是什么秘密,就是这么回事。”

    叶霓靠在办公桌旁笑,想起来昨天饭桌上胡晓非的话,和他们做朋友会不会觉得压力很大,她心里其实门清这些人想什么,她什么也比不上他们,没有男朋友,他们也许反而要多想,以为她想在他们之间钓个蓝筹股。他们能和她成为朋友,也正是因为她令他们觉得安全。

    她敢保证,如果她露出一星半点可能招惹他们的迹象。

    那他们立刻就会把她排除在外。如同她曾经的想法一样,外头人和自己接近,还是沾光居多,所以最自在的方法,就是小圈子排外。

    她说,“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关系有些怪,是因为我一时记不起他了,但他是我的男朋友没有错。”

    林赫听完这话却笑了,不知怎么,他透过叶霓那笑容,一下就能看到她心里想什么。他站起来,走过去,站在叶霓对面,忽然靠过去,很近,近到叶霓一瞬间面露警惕,他却只是伸手拉过那饭盒,顺手扔进垃圾桶里说,“想到你要吃这个,我没办法专心和你说话。咱们出去吃饭吧。”

    叶霓:“……”

    林赫心里砰砰跳,离的近,他可以闻到叶霓身上的香水味,她涂的很少,他低头,故作镇定地说,“我生日前,你接了这个项目,当时我很生气,后来我想,如果我是你,也是会接的……”

    他抬头,看着叶霓的眼睛,里面没有半丝那种调皮,他的心跳的乱七八糟,“……如果只是依附别人,就会容易被人看轻。可你有没有想过……离的远了,别人觉得你有资源不用,也许是矫情。”

    “矫情?”叶霓茫然地重复着这个词。

    不是她夸张,这个词,真的从来没人敢给她用过……什么是矫情?!

    标准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