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10|5.11夏听音

110|5.11夏听音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赫坐下,羊皮手套顺手放在桌上,他自己开车来的,这人矫情,他自己开车还得戴手套。

    小潘立刻给他倒茶。

    林赫看到茶杯放在桌上,才笑着又说,“不用招呼我,你们继续开会。”

    庄殊说,“我们这是内部会议。”

    “那正好,”林赫一笑,挪了挪茶杯,让茶杯的位置更顺眼了些,他说,“咱们都是金叶第三方质保的客户,也算自己人。”

    他看着庄殊笑,“我今天在公司开会的时候还想,咱们两家公司,可是越来越紧密了。”

    庄殊气的无语,他又不能多说,生怕这东西又说出别的什么来。

    但林赫这行为明显是捣乱,叶霓不能不管。人家庄殊的楼盘,他凭什么参加会议,叶霓说,“你去下面参观一下我们的样板间吧,我亲自带人设计的。让小潘陪你去。”叶霓招手。

    小潘幸福地站了起来,“林总。”这孩子第一次见到林赫就脚步发轻,她的男神。

    林赫站了起来,指了指小潘说,“要不是你们叶小姐。这面子我真不想给。”也不知道是不想给小潘面子,还是不想给庄殊面子。

    小潘笑着说,“我们板娘的人最好了。”

    “板娘?”林赫惊悚了,“这是个什么称呼?”

    小潘说,“老板娘的意思!叶小姐这么年轻,我们不能叫老板吧,当然是我们老板的娘子,虽然我们还没有老板,不过以后总会有的,所以咱们金叶的员工就提前叫了。不过老板娘太老了,咱们就叫‘板娘’。”

    林赫诧异地看向叶霓。

    叶霓手撑着额头,一副头疼至极的样子,她着急去隔壁找人吵架呀,这些人怎么还不走。

    但庄殊注意到这个称呼了。老板的位置“虚位以待”中……他看着小潘说,“这称呼不错。”

    小潘笑的喜笑颜开。

    林赫说,“什么不错,还以为是看板娘呢,怎么叫这个,赶紧换一个。”他是看着叶霓说的。他为数不多的动漫知识告诉他,那是服务生,和叶霓的形象不符。

    赶紧换,赶紧换!

    他不要喜欢一个看板娘!

    叶霓抬头,一脸无奈,不知他为什么这么怨念,“这是员工的自由,我怎么管,他们以前私底下叫我小叶子,你选一个吧。”叶霓在公司年纪最小,员工说给她起的是“爱称”,她能怎么办。

    林赫觉得小叶子更不行,他说,“谁发明的,拉出来罪魁祸首。”

    叶霓晕点,那怎么抓。她抬手,点点自己的腕表,示意真的没有时间了。

    林赫知道她忙,她忙到都没时间和自己生气。病没好就已经开始工作。想到这里,他转身带着小潘下楼,决定自己给小潘进行一个再教育。

    叶霓却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拿起电话来,看有没有短信。一看屏幕空空,她对庄殊说,“这事就交给我们,可以吗?”

    庄殊今天主要是来安排送人的,此时看人也送不出去,就说道,“你们也下去看看,学习一下金叶的销售。”

    看着大家离去,庄殊心里高兴,总算剩下了两个人。叶霓却站了起来,拿起椅子上的黑色风衣说,“我真的赶时间,和你我就说实话了,隔壁抢咱们的生意,这不能姑息,我去看看。”

    庄殊说,“那是家小公司,中殊出面不方便,你想怎么样?”

    叶霓说,“你看着就行。我谁也不要帮,这不是个事。”

    ——我谁也不要帮……

    庄殊说,“你早前才叫了林赫来帮忙?”

    叶霓系腰带的手一顿,愣在那里,彻底傻住,一天两次,omg,她中邪了!

    她话一转,说道,“我要点女明星来造势,他熟,以前请过,你熟吗?你要熟咱们就不要他了,你来叫!”

    庄殊想都没想地说,“我不熟!”他站起来,又补充道,“这事还真的只能找他!”

    楼下刚进样板间的林少,

    “阿嚏——”

    青天白日竟然打了个喷嚏。

    *******

    另一边,和金叶打对台的其中一家,“海达天地”。

    一样的售楼部,不过比金叶大的多。大是彰显气派的第一步,为了打压金叶,他们特别在一楼加建了一部分。

    二楼会议室里

    女销售推门进来,看了看屋里的人,走到办公桌后,“傅先生,傅先生,下面又签出去35套。”

    “真不错!”一个男人拍了拍椅子,“傅总,这个办法真不错,趁着他们推出新楼盘。整个楼市,都因为金叶这个第三方担保的公司热了起来。别人对楼市有了信心。可他们正好之前有那个不争气的一期工程。这些信心都成了咱们的。”

    坐在办公桌后的傅清华,四十出头,身材五短,可是人却非常善于钻营,要不然,也不敢到海景城来分一杯羹,“这也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傅清华说。

    旁边单人沙发上,一个男人一直在闭目休息,神色疲惫,闻言他睁开眼,看向傅清华说,“怕不怕出问题,毕竟那楼盘是中殊的。”

    “有什么好怕的。”傅清华身子前倾,老师,您这个人就是太守旧了。这一行,现在早就各出奇招。反正咱们做完这一次,以后也不来海景城。这个项目是好是坏,咱们把价值最大化就行。如果换个时间,开盘一定没这时候效果好。”

    被称为老师的男人叫鲁阳,已经退休,以前是位工程师,傅清华是野路子出身,当年鲁阳指点过他,后来傅清华自己出来包工,他就帮傅清华做工程监理,再后来,越做越大,俩人也就都一起。

    但这次,鲁阳总是心里有些不安,他说:“我听业内都说,那丫头不好惹,之前她连老陈的地都敢抢。”

    “那不是她抢的!”傅清华说,“我听人说就是买错了。她多大的面子,怎么敢去当老陈的钉子户。”

    “不对。”鲁阳摇头,到底人年纪大了,他想的多,“那她能让这四大地产商都为她所用,也不是简单的人。”

    “可我们现在做什么了吗?”傅清华一摊手,“做生意都是这样,难道只许她销售,不许咱们销售吗?虽然……咱们的确用了她的东风,可是这东西,告到检察院都没用,这世上,有谁规定不可以借对方东风的?”

    鲁阳,“话是没错。可我就是担心咱们这样得罪中殊。”

    “那更不用怕。”傅清华果断一抬手,“咱们是外地来的,他们是本地行业巨头,越是这样,他们越得爱惜羽毛,弄不好,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声,看他们还怎么混。”

    “就是因为咱们是外地的。你怎么还得罪人家本地的。”鲁老师想不明白。

    “反正咱们就是这一锤子买卖,弄完就走!怕他个求。”傅清华着急,说话就忘了文雅。

    旁边人说,“鲁老师,确实是这样,像中殊那样的公司,怎么可能不注重自己的身份,一般出了这样的事情,明知道咱们占了他们的光,他们也多是吃个哑巴亏,人家那么大的公司,也吃的起。”

    鲁阳摇头,“那你们也不应该提他们丽高一期工程出问题的事情,这件事,就太过了。我们如果迟点开盘,趁着人家卖的差不多的时候,再卖自己的,人家估计也不会和咱们计较。但是人家辛苦造势。这东西,你们也知道,和往蓄水池里放水一样。人家一瓢一瓢积攒的人气,让咱们一下给分去了一半。”

    “一多半。”旁边人修正。

    傅清华哈哈大笑。

    大家也跟着笑。

    “就分了他们能怎么样?”傅清华带着笑,语气得意,“我们这一片,1栋小高层,5栋18层的高层,一共665套房源。而他们,二期原本就是搞住宅,要上千套房源。怎么可能卖的过我们。等客人都买完我们的,剩下的才会去买他们的,我告诉你们。”

    “对!对!”有人符合,“他们辛苦一整,现在看来,都是替咱们打工了。那什么第三方质保。多数人也根本不懂。他们活该。”

    鲁阳摇头,他到底以前是工程师,拉不下面子,觉得这样的手法,有些太不光彩,可是他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人家这一屋子人的想法。

    他站了起来,“那我到售楼处去看看。”

    看着鲁阳离去,也没人拦他,商业社会,人家就是为了挣钱,在某些人眼里,能挣钱的一切办法都是好办法。看他离去,傅清华不屑道,“食古不化,不是我说,我们都已经是多有节操的人,你们去淘宝看看,国际大牌一出,那边作坊就来仿版,那才是不道德。一部电影一红,跟风的立刻就上,咱们这才哪儿到哪儿。”

    “傅总说的对。”旁边人纷纷附和。

    鲁阳在门口听到,摇着头下楼去了。

    楼下,一进售楼处外围,他就反常地觉出不对劲来,——人太多了。

    虽然应该火爆,但是火爆到这种程度,令他大出意外。他往内走,正好看到一辆车停下,一个他们的员工从驾驶位下来,拉开后车门,“来,咱们到了。”

    鲁阳站在门口,就见后面下来一男一女。开门的员工一边掏出工牌带上,一边往里走,“我先带你们去看我们的样板间,绝对比你们刚刚在金叶看到的要大,我们还加送阳台面积。”

    鲁阳顿时冒出冷汗来,这是……从人家楼盘“抢”过来的客人?

    虽然说楼盘开盘互相抢客人,他也听过,他们也用过,可是他以为今天他们会收敛一些。再看那一对男女,他险些没直接晕倒。连忙走过去,伸出手,“林总。”又对旁边的女士说,“我没有看错吧,是叶总。久仰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