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09|5.11夏听音

109|5.11夏听音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霓挂上电话,匆匆下楼,拐出售楼处,后面一条街,顺着马路已经停了几辆车。

    她看看表,走过去,一辆车推开门,叶嘉站在车旁,“昨晚我走了以后,你几点睡的?”

    “哪里能睡。”叶霓指了下后面,“带了几个人?”

    “二十个。”叶嘉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霓说,“旁边的楼盘。”她隔空指去,“就是那个,和我们搞不正当竞争,趁着我们打广告造势的时候,趁机开盘。还说我们的坏话,抢我们的客户。”

    “所以呢?”叶二哥看着她笑,觉得他妹这样非常的孩子气,“你准备和他们去吵架吗?”

    “当然不,”叶霓拉上他,刚想细说,看到她哥望向自己身后,叶霓一回头,顿时恼了,“我们都散会了,你们怎么还没走?”

    胡晓非笑,这三个刚刚来之前,车上打了赌,这会还没看到结果,人家怎么舍得走。

    胡晓非说,“今天你们第一天,其实这种销售,都是让员工来,你当老板的运筹帷幄就可以了,像你这样踩着高跟鞋还周围不停忙碌的,对自己的定位出错了吧。”

    叶霓气的牙痒,她昨晚都熬夜了,还装什么高冷,“你爸爸没有和你说过吗?开荒期,人人都是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个没有吃过苦的富二代。

    “所以你把林赫也当成砖了?”胡晓非笑说,看叶霓着急他们最喜欢。

    叶霓用打发叫花子的语气说,“赶快赶快,回公司忙去。我这里今天正忙呢。”

    姚想帮口道,“这是金叶的第一单生意,如果做好了,他们以后可不得了。咱们走吧。”

    叶霓对他笑笑,姚公子就是比某些人素质高。

    胡晓非却站着不动,“这次不是我们不帮忙,而是庄殊打电话,他马上就到。你知道。”他对叶霓一本正经解释,“那是我哥们。”

    叶霓立刻知道,一定是这个叛徒打了电话。

    胡晓非却先一步说,“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庄殊的楼盘出问题,你怎么可能给林赫打电话呢。现在好了,林赫给你帮忙了,你欠人家个人情。庄殊反而要不高兴了。你把他忘了。”

    他还敢恶人先告状。

    叶霓转身,一下扑到叶二哥肩头,“还有完没完!”这帮混蛋,气死她了!

    胡晓非哈哈大笑。

    拿出手机来,“生气的样子,赶快让我捏一张。”

    叶霓转过脸来,却是一脸笑,笑的红粉满面,“胡晓非,你有本事就对着我的脸照。”

    胡晓非顿时被震慑,但还是对着她的脸捏了一张,“回头我发给你,咱们朋友圈。”

    姚想侧头笑,不忍直视胡晓非在叶霓面前变来变去。

    叶霓对她哥说,“我们这里出点问题,庄先生一定是听说了,所以过来看看,你先这样……”她趴在她哥耳边,一阵嘀咕。

    姚想站的远,看叶霓和她哥咬耳朵,垫着脚,另一只脚不自觉地抬起,那动作满是娇柔的美感,他这一刻终于发现,叶霓身上有种不经意的娇气,是被人娇养大的女孩,身上才会有的,不经意的一种东西,一般她不这样。也许因为对方是她哥哥,所以他们才有幸看到她的这一面。

    她对她哥笑的样子,扑到她哥身上,虽然是轻轻地扶着肩头,包括这样翘着脚说话的样子,全都娇滴滴的。只看造型,完全不像兄妹俩。

    姚想的心里,泛起一种古怪的感觉,他拿起电话,又“偷拍”了一张,发给了林赫,这么古怪的事情,自然是要和小伙伴分享。

    他可不知道,林赫不怕向远,最怕的就是叶二哥。真是防火防盗防二哥,他一看那照片,下午的会都不开了,直接就往这边来。

    走到路上他想,应该直接发短信告诉姚想:拉开他们俩!

    ******

    金叶售楼处的会议室

    此时格局变了。

    大家都去了前面的售楼处,这里只留下叶霓和庄殊,还有中殊的几位销售人员。小潘给大家倒了茶。

    他们有协议,销售的情况,就是金叶负责,所以叶霓挺不喜欢他们这样过来,耽误自己的时间。

    刚想和庄殊私下说说。庄殊就拿出手机来,“给你听个文件。”

    他点了下播放,里面出现一个男声,“……金叶开盘的时候,咱们也准备好咱们的样板房,一定要比他们的好,不管花多少钱,反正样板房又不代表后期一定要做成那样,只要能把金叶的声势打下去,在所不惜。这次他们也算干了件好事,他们那破楼盘,敢变成商住和咱们争客源,咱们不顺着他们的声势开盘,就是对不起他们。——大家记住,不惜一切代价,打压下去金叶。”

    庄殊伸手按掉,“这是早前有人发给我的。”他看向叶霓,“你不要低估了我们在业内的影响力,有问题,应该先想着和我来沟通。”

    叶霓知道,他是指早前的事情,她真是忙糊涂了,出问题不找庄殊找林赫,庄殊脸上也不好看。平时开玩笑就算了,人家真的计较起来,这样太不给面子,显得在她心里,庄殊没有林赫有本事?

    或者,觉得庄殊处理不了,才去求助“敌人”?

    叶霓知道问题在哪里,她最近接连熬夜,其实如果只是庄殊,解释一下也就算了,但这里有外人,也不方便开玩笑,她说,“是有些问题,但我们已经在处理了。”

    庄殊说,“我知道你在尽力,这销售对你们那么重要,我相信你一定在全力以赴,但有事情还是可以来找我。”

    这次金叶要是成了,以后别人也会更相信他们,去买他们的楼盘。形成良性循环。所以庄殊自然相信她。

    “我们公司本来也有销售。”庄殊说,“要不你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叶霓自己已经有了计划,但人家带着录音和人来的,她点头说,“好。”

    庄殊示意他们开始。

    “我们觉得前期的广告太少了,虽然一直上着新闻和报纸,但我们没有大面积打广告宣传,现在海景城有的楼盘,开盘都送红包。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的人。”那人说着拿出一个红包来,“其实钱也不用多,但效果很好。”

    叶霓抬手扶上额头。

    庄殊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叶霓不说话,这是他的人,让她怎么说。

    庄殊显然知道她的顾虑,说道,“都是自己人,有话直说就行。”

    叶霓看了那人一眼,说道“能喜欢沾这种小便宜的,怎么会是咱们的主力客户群,咱们要吸引的是高阶人士,你见过哪个律师,哪一个知名作家,哪一个有名望的私人会计师,会去稀罕人家楼盘开盘的红包?”

    那人说,“那咱们始终还是住宅不是吗?”

    叶霓摇头,“比普通住宅高20%的,就已经不是住宅,这价格是和隔壁写字楼那边比的。你觉得稀罕红包的客户群,会愿意多花同类型住宅的20%吗?”

    那人有些不服气,“你们这样搞销售,强行把客户分等级,会引起别人反感的。”

    叶霓一笑,反问道,“首先客户不可能知道,其次,什么地方又不用分等级,你告诉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对待爱学习和不爱学习的学生,心里就在分等级,分班不是分等级吗?你在中殊,还要我提醒?职位本身就是等级,这世上,什么没有等级?”

    她有些生气,中殊的员工,凭什么让她撒金币。

    庄殊抬手,在她的椅子扶手上拍了拍,对那人说,“让你们来,是提出对成交量有建设性的意见,主要是配合金叶。和叶小姐说话,以后加上称呼。这部分是不是还要回去给你们培训一下。”

    他看向叶霓说,“我们做房地产是半路出家,你应该也知道。以前重心也没有在这一块,我们是控股公司,旗下很多行业都有。”

    叶霓看他完全和自己站在一边,心情稍好,本来就应该这样,她问那几个人,“还有什么想法?”

    另一个有些犹豫,说道,“因为……因为庄先生也是临时吩咐,所以我们准备的不够充分,我的想法是,咱们可以抽奖吗?”

    旁边人说,“那还不如直接降价。”

    “对,咱们的价格太高了!”又一个人,看着庄殊说,“都快要赶上同类型写字楼了,人家为什么买我们的?”

    “因为我们的产权多20年,因为我们送的精装修,因为我们请国外设计师设计的入室花园。”叶霓又动气了,这么忙,她真不想这样浪费时间。

    那人小声说,“可那花园,明明是金叶设计的,都没有国外设计师!”

    叶霓怔愣住,指着那年轻人,不可思议地对庄殊说,“销售,这就是你们公司的销售,这么老实?你送到我们公司是想来培训的吧?”或者捣乱的。

    庄殊不满地看了那孩子一眼,这人本来他真的是准备送到金叶来的,那孩子长得特别好,是这次他们招聘的新人。

    只看脸,绝对符合一表人才的标准。

    他说,“这是我们公司才招聘来的,原本我想着你们公司缺人,就想让他先过来,看能不能帮忙。”他指指,“这几个也都是。”

    叶霓立刻摇头,她现在算是明白,怪不得全不着调呢,她说,“谢谢你的好意,虽然我们缺人,但他们应该先到传销公司去培训一下。”

    几个“一表人才”表情迷茫。

    庄先生也不明白,虚心请教,“为什么?”

    叶霓看看大家,目光转向他,认真道,“销售原则第一条,自己要相信自己的产品,就算这是一块砖,我们要包装成一个金砖销售,那么在你们的心里,就应该坚信这是块金砖!”

    那少年不服气,这金叶的老板年纪太轻了,看着和他一样,大学刚毕业,他说,“那这样不是骗人吗?”

    “怎么骗人了?”叶霓反问他,神色端严,“我们金叶包装过的,自然是金砖!”

    众人:“……”

    叶霓很生气,营销本来就是这样,包装,和东西,其实是两回事,代言什么的,本身就是骗局。

    她敲了敲桌子又说,“就像之前的入室花园,你怎么敢断言是我们金叶设计的?我们的设计师就是从国外回来的,需要和你们报备吗?自己人,都不相信自己的产品,让别人怎么相信?”

    庄殊看着叶霓,看她义正言辞训斥自己的员工,

    那个花园呀……他知道是叶霓自己设计的……可是她这样面不改色,怎么就令他想起来上次她在自己会所骗邀请函的事情来。

    竟然,那么的令人怀念。

    还没想完,门一响,有人推门进来。

    修身的西装,时尚味十足,男人没有他的身材,绝对挤不进去那身衣服,林氏的林总。

    林赫站在门口,“这么多人。”他走近,屋里扫了一圈,忽然目光在那几个销售的脸上停留了一会,看向叶霓说,“这几个,不会是中殊派来给你们的吧?”

    庄殊沉下脸。

    叶霓喜道,“你怎么知道?”

    林赫一笑,意味深长地说,“庄先生最喜欢给别人送人,这样有助于同行业间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