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101|5.11夏听音作品

101|5.11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行驶的很慢,遇红灯停了,蔡庭看向副驾驶,“你怎么样?如果实在太难受,不行就和他们说改时间吧。”

    叶霓靠在车玻璃的位置,摇头,她今天盘了头发,脸上就一览无遗,可以看出嘴特别红,这种不正常的潮红是发烧的表现,“不能耽误,好不容易集齐四个人,再要改时间,什么时候才能取到真经。”

    “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蔡庭说,“那现在还烧吗?”

    “应该不烧了。”叶霓拿出温度计放耳朵里试了试,看到还是38度,她说,“算了,也许等会就好了。”

    蔡庭也没说话,车拐过路口,他说,“你让我想起来了自己第一次去面试的时候,也是发着烧,又不能请假,请假了这机会就没了。现在的很多老板,把运气也算在一个人的能力之内,认为没运气的人,就活该得不到一些东西。”

    叶霓低头,她手里拿着湿纸巾,擦了擦鼻涕说,“社会就是要我们学习的地方,这地方,有各种规矩。——我以前也不知道一些东西。”她以为女孩要娇养,却不知,如果没人娇养,只能马死落地行。

    她以为自己要宽厚,不要斤斤计较,却发现,做生意原本就是斤斤计较。

    她以为,自己应该独立,优秀,却发现,这世上独木难成林,要走的路,就是一条和别人相互依存的路。

    “其实我有点担心。”蔡庭又说,“这个公司,要用的是他们四家的地位和名气,其实他们自己成立,再请一个职业经理人,根本没有咱们什么事。现在加上我们,纯粹是因为这想法源于你。”

    叶霓没说话,她掏出粉盒来,涂唇膏,无色的,长条镜子里显出的嘴唇颜色,还是不正常。她又挑出一根红色的口红,抹上,又用纸吸掉,看向蔡庭说,“这样看着怎么样,能不能看出来我在发烧?”

    蔡庭说,“看出来又怎么样?你带病,不是好事吗?”

    叶霓摇头,看着他,神色郑重,“我的身份就是咱们公司,这样带病也来,会显得对这件事太过在意和重视。虽然我们确实在意,也确实重视……”她转头看去窗外说,“可是不能把这郑重展示给别人看。也不能令别人有这种感觉……”她心里觉得有些凄凉,“我们太过在意,他们就会看轻我们。”

    蔡庭说,“那也未必,今天去的四个,没有姚先生。林先生,庄先生和咱们公司关系密切。胡先生和常先生不看僧面看佛面。”

    叶霓摇头,“这是人性……人性是人心对事自然而然的变化,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她转头看向蔡庭,笑道,“你追一个女孩子,使劲追,她不答应,你再接再厉,最后她答应了,你是不是会欣喜若狂。——可你再想想,如果你一说,她立刻就答应了,你会不会觉得,也就那样,然后意兴阑珊。”

    蔡庭笑起来。

    叶霓靠向椅背说,“女孩还是那个女孩,为什么结果会不同呢。只因为……自己的表现,决定对方了态度。态度,不止在对方那里。首先是展示的自己。”她伸手去推蔡庭,“看我,现在能看出我生病了吗?”

    蔡庭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味,出入社会的艰辛,谨小慎微,他这一刻才知道,自己以前犯过许多不该有的失误。他看了叶霓说,“你再涂个睫毛膏吧,把眼睛画精神,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

    叶霓在她的化妆包里开始翻,“那我不知道有没有带。”她现在平时最多就画眉毛和口红,林赫生日那天才画了眼影。还好,她找到眼线笔,对着粉盒镜子艰难地画……

    眼睛,是心灵表述的渠道,她现在从不刻意画眼睛,她觉得这会令她的样子失去柔和。和男人做生意,尺度是个大问题,太近了,合作关系会起变化。太远了,又显得生分。

    她看向蔡庭说,“我之前和林先生交集比较多,曾经一度还觉得,在生意上,有个比较亲近的伙伴也不错。但后来我觉得……”她放下眼线笔,拿出睫毛夹,“后来我觉得,商场上能牵绊住彼此的,始终是利益,就像林先生和庄先生,他们现在能成了统一战线,完全是因为利益一致了。”

    叶霓拿出睫毛膏,“说起来,每个项目都像是人的孩子,他们花了时间和精力。越往上,就越加不舍得中途而废。利益是表象,他们投入的东西,有时候不容他们不配合。就像我们,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进行这件事。如果现在不让我们加入,我们是不会甘心的。”

    蔡庭心里生出警惕,看向她说,“你想暗示什么?”

    “也不算暗示。”叶霓说,“我只是想提醒你,咱们不要头脑发热,等会谈的时候,不能被他们牵着走。他们的公司都太大了,随便指头缝里漏一点,也够咱们公司吃几年。可那不是咱们要的。”

    蔡庭明白过来,原来叶霓的担心一点不比他少,她担心,自己公司小,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今天确实很重要。如果可以以咱们金叶独立的名字去注册这家公司,但让他们四个和我们达成协议,那么以后,我们在海景城就有了自己真正的后盾,这家担保公司,能帮咱们金叶在海景城真正立稳脚跟。”说完他又担心,还是之前的问题,人家四家,凭什么给他们做。

    叶霓说,“这个我也说不准,他们四家,其实根本看不上这样一家小公司。可是给我们,我确实也希望。可是人家凭什么给我们呀。”她说完自己都笑了。

    “所以最理想的,也不过是加上咱们,五家一起,请一个独立的经理人去管理……”蔡庭说着,车拐上中殊的车道,“到了。”他说。

    叶霓往后看了一眼,看到他们公司的另一辆车也跟着。

    蔡庭停了车,下来给她拉开车门,叶霓站在车旁,整理了一下自己白色的风衣,样子干练,精神。

    蔡庭说,“挺好的。看不出!”

    叶霓笑了笑,很有些温柔,却见蔡庭看着自己身后,神色微变,“庄先生迎出来了。”他说。

    叶霓转身,看到庄殊正出来,他穿着黑色的风衣,他个子也高,平时穿的都深沉,但今天,这种风衣很显身材,竟令他多了几分时尚的味道。

    他已经走近,脸上带着亲近,看着叶霓说,“本来我想拐到你们公司,和你一路过来,顺便说说等会开会的事情。又觉得可能不太好。”

    蔡庭诧异,看到后面玻璃门一开,tony急急跟了出来。他了然。

    庄殊看着叶霓,好一会才注意到,她也穿着风衣,和自己的一样。他心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欢喜,好像投标随便写了个价格,竟然被通知中标了。

    “叶小姐好。”tony的声音传来。

    庄殊侧身,示意叶霓往里,又柔声说,“你第二名,胡晓非和常一百还没到。”

    叶霓跟着往里走,余光看到蔡庭和另外公司的两个同事也跟上,她放了心。这样的会议,她们公司的同事会紧张。

    就听庄殊又说,“早晨吃早餐了吗?”

    y:“……”

    蔡庭:“……”

    叶霓说,“……吃了。”

    庄殊又问,“那天回去有没有不舒服?”

    蔡庭立刻慢下了步伐。

    y也无奈,也跟着慢了下来。人家副总都慢了,他就是想快,现在也不行了。

    叶霓走了几步说,“没事。”

    “我那天上了车,才想起来。”庄殊说,“你当时披着我的衣服,后来又还给我,这样一冷一热,反而容易生病。但我当时就没想到这个。”

    叶霓感受到四周紧紧跟随的目光,原本她觉得这些问题不能在这里说,但现在忽然发现,其实庄殊何尝不知道,但他这话,大概也憋了一天。

    她说,“我没事。就几步路,那晚我跑着回去的。你不是也看到了吗?”

    庄殊说,“我就是看到你跑,才想起来你一定很冷。”那晚他心热,半点没冷过,“我本来第二天就想给你打电话,不对,准确是当天晚上就想打,后来觉得,还是见面说的好。”

    叶霓想到那个短信,她没有回复。

    在他问短信有没有收到之前,她停下脚步,笑着说,“我身体一向都很好。”

    庄殊点头,看着她的眼中都是欣赏,“那就好。我不想对我而说重要的夜晚,变成了对你来说,生病的夜晚。”

    叶霓抬手,唇角的笑容有些僵,她用手挡了挡,转身,正看到一行人过来。

    以庄殊这样的身份,过来一趟,自然林赫得来作陪,他们再讨厌彼此,生意场上,有生意场的规矩,这一刻,他们代表的是两家公司。

    林赫没有看他,盯着庄殊,他身上是一如既往,黑色,裁剪收身的西装,远看像定制画册上的模特,只不过比那些人,多了威势。年少得意,锋芒毕露,令人忍不住想踩两脚的意气风发。

    叶霓仿佛看到了,很早以前,那个停车场的他。

    “欢迎,欢迎,你说你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不等我下去接。”他握着庄殊的手,语气绝对的老朋友。

    庄殊右手与他相握,抬左手虚碰了下叶霓的肩膀,“正好我遇上她了。”

    林赫把视线挪到叶霓身上,笑着说,“那可是巧,正好我一次接两个。”他转身,“走走,里面坐。”

    庄殊带的人,林赫带的人,加上叶霓带的人,这里一下拥挤,变成万众瞩目。

    他们往里走着,叶霓的心里却觉得怪怪的。林赫的态度,那么热情,那么无懈可击,那么反常……反常到,对她,怎么那么生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