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76|5.10夏听音作品

76|5.10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销售,卖的就是“创意”是点子。

    叶霓一番话,直接令庄殊失去了讨价还价的权利,她报了底线,庄殊同意,就得和叶霓按三七分合作,他丧失了谈价权,叶霓把话已经说死了,“要嘛合作,要嘛这酒,就当她赔罪的!”

    庄殊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不会拉下脸和她继续扯价钱,那显得太锱珠必较。

    不同意,庄殊也不能做这个商住楼的概念了。因为这概念是叶霓现在说的,胡晓非和常一百都听到了。

    庄殊委屈,还好他之前没这个念头,如果有,他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和叶霓合作,不然让人家说他拾人牙慧,那才是没面子。

    这种手段令他明白了林赫和叶霓合作的原因,他自嘲地笑了,她可真会说话,就算不合作,之前的事情,也被她顺便“杯酒释前嫌”了,他想到这里,靠向沙发说,“这一招棋漂亮。”说完他隔着叶霓,看向胡晓非说,“你知道她聪明在什么地方?”

    常一百收回看叶霓的目光,端起杯子,把里面的酒喝了。

    胡晓非说,“最会偷换概念。”他抬手推了一下叶霓,“让你和我们喝个酒你就那么委屈,你知道外头多少人,和我们喝酒出去还要吹嘘一场呢。”

    叶霓抬手,放在自己嘴前面挡住酒气说,“和我喝过酒的人,兴奋的一星期都睡不着,那是你不知道。”

    胡晓非大声笑起来,拿起电话凑到叶霓身边,“赶紧给咱们再合影一张。”

    叶霓推皮球似的推开他。

    庄殊摇头,看向叶霓,看她因为喝了酒,脸上终于有了颜色,他说,“你这样直接把自己的创意说出来太狠了吧,还好我们公司之前没这想法,要是本来也有这想法,你这样一说,回头不合作,我们不成了偷你的创意,这名声太嘹亮,我可不喜欢。”

    叶霓挡住嘴,看着他,这个第一个灌她酒的人,她要把他放在黑名单第一位,以后花式给他挖坑,永不停歇。

    庄殊却觉得她此时的眼神特别诗意,那精灵的眼睛,里面带着倔强的水汽,写着永不服输,越战越勇,他忍不住抬手,极快地在她眼侧面碰了一下。

    叶霓愕然后闪,一下撞到胡晓非身上。

    “哎呀我的衣服!”胡公子低呼一声,人家手里端着红酒呢,叶霓连忙转身,“你怎么不看着点。”

    胡晓非:“……”他把自己的左袖子伸到叶霓面前,“你是有理村出来的吗?恶人先告状!”

    叶霓笑着去拿纸巾,“这没办法了,擦也没用,你剪成马甲穿吧……”

    “咳咳,”常一百被他的酒呛住了。

    “你还喝酒,让人给我拿件衣服去。”胡晓非把西装脱下,兜头兜脸扔向叶霓,“你的创意那么好,你拿去改!”

    叶霓拉下那西装,头发都乱了,“这事不怪我,是庄先生忽然抬手来吓我。”她说着回头瞪了庄殊一眼,谴责他神叨叨为什么抬手。

    庄殊说,“我看到你眼睛旁边有东西,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右手拇指和食指碰了碰,没有水迹,那也许刚刚是看错了。

    他的视线挪到叶霓头发上,“这下头发也乱了。”

    胡晓非挽着衬衫袖子,“来,我给整整。”说着就伸手。

    叶霓自然是立刻面露警惕,“你再这样我立刻就走!”

    胡晓非笑着继续挽袖子,其实也就是逗她一下,她刚刚那委屈的样子,看的人怪不忍心的,不然胡晓非就算和她熟,也不会这么玩。

    却见叶霓把他的西装折整齐了说,“应该洗不掉了,你再定一件,账单让秘书寄到我们公司就可以。”她转身对庄殊说,“那到底要不要合作,如果要合作,我现在就得走,回去还要叫人来加班赶计划呢。”他刚刚说过明早去他公司。

    闻言,庄殊却是笑了,他靠向椅背,选了个极其舒服的姿势说,“商住楼有些麻烦,以前一部分是住宅搬到了办公楼里,我们这个,是要把办公地点搬到住宅,首先那些来办公的,营业执照怎么办?我们现在不是卖一栋,是整个目标群体都要变。”

    叶霓想,他们这楼盘靠近商务区,拿地的时候有限制,只能盖住宅,所以也一时没想到改个用途卖,但她既然说了这个思路,庄殊就应该心里有数,他还继续问,就是考她了,叶霓说,“普通住宅不能做商业用途国家有规定,但是真正执行起来,还是有很多空间的,办理营业执照的地点可以挂靠,你不会不知道。”

    庄殊摇头笑起来,“输给你了,后天早上过来也可以。反正今天你也喝了酒,你确定还能工作?”

    叶霓搓着那西装袖口的纽扣说,觉得酒劲慢慢往上,“那也行……”她低下头,其实就算真的要明天,她今天加班的效率也不会高。

    她不是一个特别能喝的人。

    胡晓非凑过来看她,“要不去洗个脸,反正你也没化妆。”

    叶霓点头,拿起电话往外去,她准备顺便给她的蔡副总打个电话,让来帮忙接她一下,胡晓非要玩,她自然不方便让人家送她。

    他们公司两辆车,她一辆,另外那辆租的,蔡庭在开。

    她一路往外走,准备先到休息室打个电话再洗脸,一路上遇上不少人,今晚真热闹,心里想着常一百真是任性,竟然不出来招呼客人,迎面一个人过来挡住她,她左手扶着墙,壁纸膈着手心,她抬头,看到一张长相精致的脸,“你怎么才来?”叶霓笑着侧身,“他们都在。”

    姚想凑近她一点,“你喝酒了?”喝酒的人笑容总是特别亲切。

    叶霓不退反近,“喝了差不多半瓶。”

    姚想后退一步,“那快去洗脸吧,嘴上有颜色。”

    叶霓看他绕过自己,她也笑着往前走,姚想这人每次说话都离她很远,也和她说话少,所以对付这种家伙,离他越近,他反而会闪的更远……看,她什么都知道,她胡思乱想着,酒精上头,她来到女休息室,她知道这里有个大露台,门刚合上,就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有什么不高兴的,常一……嗯,那公子哥脾气你是不知道。”

    “名字有什么不敢说的,这里是女孩的休息室,你还怕他听到吗?常一百也不是小气的人,就算真的听到也不会生气。”

    叶霓的脚步一停,看过去,玻璃门开着,几个女孩坐在外面的沙发上,风吹着她们的裙角乱摆。

    一个长发的女孩说,“就是,我为什么要生气,反正大头在下下周,谁都知道。”说话的女孩容貌艳丽,“不过119是迅迅看上的人,我可不敢和她争。”

    几个女孩笑起来。

    叶霓眨了眨眼,119是什么玩意?

    “林赫过生日,真是想起来就激动人心。”一个女孩说,“不过迅迅……你真的选好了?”

    原来说的林赫,但为什么说119?陡然灵光一闪,叶霓想到了,是林赫其中一家上市公司代码的后三位。叶霓好奇,往前走了一步,想看看这个看上林赫的“逊逊”什么样。

    大家都看着背对门坐的女孩,沙发背高,叶霓只能看到头顶,片刻,声音传来,“选好了,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浪漫点的男人。”

    另一个女孩立刻说,“那321可归我了。”

    “117我要!”

    “他成天板着脸,你不怕他?”

    女孩又笑成一团。

    叶霓露出微笑,她肯定了,321是胡晓非家的,117,嘛,她拿出电话搜索,几秒钟之后,她笑了,没市场的是庄殊,不过这种“分牛肉干式”的理直气壮真幼稚。

    “你听什么呢?”忽然一个女孩发现了她,人家一下站了起来,“你有没有礼貌,这样偷听人说话。”

    叶霓不认识她们,今晚因为常一百过生日,很多不是会员的人也来了,叶霓不想和她们口舌之争,说了声抱歉,转身往外走。

    走了两步,就听那女孩说,“真是什么人都有,进来也不先敲门告诉别人一下,明明知道这种地方女孩喜欢聊悄悄话。咱们开玩笑的话,让她听去了还不定怎么说咱们。”

    “别说了。”另一个女孩却是扯住她,“我好像知道她是谁。”

    “她是谁?”

    “她应该就是刚刚我说的那个,拉了庄殊去谈判的。”

    几个女孩唰一下站了起来,比羚羊还机警,可惜人已经走了,门关着。

    那背对门口坐的女孩也站了起来,“就是那个,让林赫帮她盖房的女孩吗?走,咱们去看看。”她说着话,转头来,花见花开的容貌。

    几个人从里面出来,拉住一个服务生,直接问道,“刚刚出去的那位小姐呢?”

    服务生想了两秒说,“叶小姐吗?她和姚先生出去了。”

    “姚先生?——姚想!”女孩愕然,转头问小伙伴,“她到底和谁关系好?”

    服务生站一边眼观鼻鼻观心,他其实已经很厚道,实情是,叶小姐是被姚先生抓出去的。

    ******

    后院里,刚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叶霓一把挣脱开,“你疯了,这样搂着我。”

    姚想说,“我给你留了面子,难道你想我揪着你。”

    叶霓恼火地看着他,黑名单顺位第二。

    “你是不是答应和庄殊合作了?”姚想问她,那架势,比叶霓想象中林赫的火气还大。

    叶霓秉承偶尔退一步海阔天空,淑女不和疯子斗的精神,说道,“我被他坑了一把,所以没办法,顺便坑回来一把。”她自以为说了真话。

    却没想姚想更为愤怒,“不就是四府那破地吗?你犯得上这样?就算坑他一亿,林赫知道也会生气,你这是背叛!”

    叶霓揉着自己的手腕,觉得一定被这野蛮小子刚刚抓伤了,她也怒道,“他一不是我男朋友,二不是我至交好友,我们是合作关系,说什么背叛?对了,我男朋友是四府那个!”

    向远同学如武林至尊,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作用超凡。

    姚想顿时无语。

    但随即想到林赫走前的托付,指着叶霓,“你说这话还有没有良心?林赫对你多好,你那破地,他出钱出人,你明知道他和庄殊不合你还和庄殊合作,你……你……”这孩子显然是不擅长吵架的,说的自己没词了。

    却没想叶霓忽然问道,“对了,你家上市公司代码多少,刚刚我听到几个女孩分猪肉似的在分林赫和庄殊他们的所有权,你家的多少,我看看谁选了你。”

    姚想盯着她看了一会,猛然拉住她的手腕,转身就往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