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73|5.10夏听音作品

73|5.10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飞驰在路上,带着速度,景物晃着从两旁风驰而过,带着胡晓非一路愉悦的笑声。

    “你到底怎么得罪庄殊了?”他从叶霓一上车就开始问,“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难为一个人。”

    “是没有见他这么明显欺负一个女孩吧?”叶霓说。

    胡晓非侧头看着她笑,脸上的笑容是从来没有在叶霓面前展现的程度,他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幸灾乐祸的孩子。

    “今天下午把常一百乐坏了,你今天不用给他生日礼物,你这礼物下午他就收到了!”他猛拍了下方向盘,“下午我知道的时候也笑死了。林赫没在真可惜呀!我们都喜欢看他俩掐架!”

    叶霓瞪了他一眼,“人就是不能熟,你以前的形象呢?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形象挺深沉的。”

    胡晓非说,“这你还不知道,那就是个对外人的样子。不过我还要谢谢你。”

    “谢什么?”叶霓眯着眼警惕地看着他,大有敢乱说话就收拾他的架势。

    胡晓非说,“我是个完美主义者,以前别人说我一句不好的,我一晚上都睡不好觉,什么事都想要做到一百分。但是认识你以后吧……”他看了叶霓一眼,极快,“我发现你也是完美型性格,什么都要好,对自己要求高,对身边人也要求高,可是有什么用呀,还不是接二连三碰壁。”

    叶霓阴沉沉地説,“你这是在谢我吗?”

    “真是在谢。”胡晓非说,“因为你令我一下想通了,这世上什么标准才是一百分,我就算做到了一百分,可是也许在你那里,一分都没有。尽力而为就好,别人喜欢说让他们说去,我们这种身份,不被人说闲话那是不可能的。”

    叶霓叹了口气,“这么一目了然的道理,亏你现在才想通,也真是难为你了。”

    胡晓非说,“那是因为我以前在乎的东西,和现在在乎的东西不一样了,以前我太执着,你也挺执着,但是身份,背景都令你怀才不遇,你比我辛苦!”

    他在路口转了一下方向,潇洒的动作好像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现在我知道,人应该知道自己的位置,找到目前阶段应该在乎的东西。”

    叶霓总算听明白了,他有些想安慰她的意思吧,她把人往好处想。

    就听胡晓非又说,“你今晚准备见庄殊怎么办?”

    叶霓说,“还没想过。”她略郁闷,“我都不认识他。”

    胡晓非说,“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庄殊和林赫的事情,由来已久,你现在最好站好队,站好队就不好再换了。他们俩都挺记仇的。不过你已经站到林赫那边了。”

    叶霓说,“那你们几个都是怎么站队的?”

    胡晓非:“一目了然,我们都是看热闹的!”

    叶霓:“……”

    胡晓非又笑了一阵,正好遇上红灯,他在路口停下,转头看了看叶霓,“其实你今天怎么不穿的漂亮点,你条件这么好,最好庄殊见到你,砰砰砰一心动,你什么仇都报了。”

    叶霓说,“这玩笑一定不好笑。”像他们这些人,什么美女没见过,能砰砰砰对女人心动的男人,交手她都不屑。

    “这样好!”换了绿灯,胡晓非重新发动了车说,“你是个真聪明的女孩!虽然咱们俩不太聊的来,但我看你也是个挺坦荡的人,心眼多,但不坏,性格光明磊落,还有些喜欢真刀真枪快意恩仇的意思……所以别对他们俩动心思。”

    说这句的时候,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你这是在夸我吗?”叶霓的手在自己的裙子上抚了下,整理了整理衣角,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会所快到了,胡晓非把车拐上车道,夜幕已经落下,有霓虹一闪从他的前车玻璃上过去,他说,“我就是想说,他们俩一直不合就是因为一个女人。现在为了你,还是个女人,你这样的性格这么要强,算你今天陪我走一趟,我当个好人,告诉你这个,外头没人知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免得伤心。”

    叶霓说,“你这话说的东一句西一句,虽然对我没用,不过我还是谢谢你。”她说完又补充道,“我和林赫是合作关系,庄殊找我的麻烦和林赫没有关系,所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胡晓非过来给她开了车门,把她扶出来,“那这样最好,不过要我说,你不如就把那地给他,让他和林赫两个人掐去。”

    叶霓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淡声说,“我的东西,谁也别想抢走!”

    “那我不开玩笑,等会进去你直接找姚想吧。”胡晓非说,“林赫走的时候特别说了那话,等会我也去问问庄殊……”

    叶霓摇头,“你们不用帮我。我自己能解决。”

    胡晓非其实也就是客气一下,庄殊能下这样的手,明显不是一般事情,他作为好友,应该站在的是庄殊的一方,怎么能帮叶霓当说客呢。

    显然叶霓根本也不在乎他的帮忙,他们在往里走,已经变得各怀心事。

    踏上会所台阶,叶霓挺直了背脊,她从来都只想自己解决,不想靠别的男人!

    别人说了她可以依靠,但他们,不是她的父亲,不是她的哥哥,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她没有对他们理直气壮的底气。

    她只想,自己亲近的家人“浇灌”自己,别人是否“浇灌”,其实她根本不在乎。

    何况,人家说了是“仁义”,自己不能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就算是斗到头破血流,也要骄傲漂亮地立着。

    *******

    法式铸铁的雕花栏杆绕过楼梯,里面宾客明显比平时多,叶霓说,“今天人挺多。”

    胡晓非说,“常一百生日每年都这样,多少人等着这一天来和他家攀关系呢。”

    叶霓笑了笑,手忽然一紧,被胡晓非抓住了,她愕然地想甩,“咔嚓!”一声,手已经被胡晓非放开,他看着左手的手机说,“大功告成了,看看。”他让叶霓看他屏幕上刚刚的合影。照片上,叶霓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傻样,被他握着手还放在身前。

    他对着屏幕笑,“太好了,做屏保,大功告成可以回去交差了!”

    叶霓阴测测地说,“我想把你从楼梯上推下去!”

    胡晓非大声笑起来,“来来,给你个机会,别误伤客人就行。”他一回头,眼神灿亮,“这么巧?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叶霓转身,看下面一个男人正走上来,面容英俊中带着沉郁,这人在用形象在展示,365天都没开心事是什么样。他还隔着楼梯两阶的位置站定,已经和叶霓一般高。

    庄殊。

    他的左侧,顺楼梯挂满了黑白照片,灯光是昏黄的,这一刻,叶霓觉得他有些中世纪暗黑系的气质,令她不由想后退,上一阶台阶,拉开距离。

    胡晓非微不可见的拉开了点距离说,对庄殊说,“这是叶霓。”又看向叶霓说,“这就是庄殊。”

    庄殊看了叶霓一眼,不咸不淡,对胡晓非说,“其他人呢?”

    胡晓非转身上楼,“应该都到了。”

    庄殊往楼上走,路过叶霓的时候,叶霓盯着他说,“庄先生,不如留两分钟,咱们俩把话先说清楚。我今天是为了找你谈判才来的。”

    胡晓非脚底下一打滑,差点被地毯绊倒,有这么谈判的吗?连迂回应酬一下都不愿意。直接在大厅里就等不及了。

    这一刻,他对叶霓刮目相看!

    庄殊也很意外,他以为叶霓至少会等到包间里,虚以委蛇一下,急性子他见过,急成这样的,他倒是第一次见。

    他转身来,看向叶霓,此时他已经居高临下。

    叶霓微仰头看着他,“你要人带给我的消息我已经收到了,要谈吗?不谈我就走了,还得回去找人算账呢!”

    她的语气公事公办,偏偏面容年轻,站在这充满浪漫气息的地方,竟然令人生不出反感来。找人算账,不就是她哥哥吗?被家里人拖后腿丢人,她还这样说出来,明显是把账算在他这里了。

    庄殊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转头对胡晓非说,“那等会我再上去。”

    这就是同意要谈判了吗?胡晓非顿时急了,选什么地方谈判呀,他们今天都准备好了,包间里各种监听,可是这样忽然换场地,兄弟们来不及准备怎么办?

    但任他干瞪眼,也只能看着庄殊和叶霓下了楼,往后院去了。

    这俩奸诈的家伙,天大地大,就知道后院最安全!

    ******

    院子里一路灯火蜿蜒向前,俩人选了处僻静地方,这里摆着桌椅,却没有客人。

    “大家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要什么?”叶霓开门见山。

    “应该是我问你要什么才对,”庄殊拉了椅子坐下,“从你第一次告我们公司开始吧。”他没忘,这女孩原本是他们新世界的。

    他不提,叶霓都要忘了,她也拉椅子坐下,“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我是被冤枉的。”算账需要从那么久算起吗?

    庄殊说,“是吗……”语调表达的意思是,大家心知肚明不要装了。

    叶霓用庄殊和林赫借力打力,林赫都能想到,庄殊后来怎么可能想不到。叶霓有些不耐,做大事的人,怎么这么小气。不过也明白,有时候越是高位的人越不容人戏弄,他们会觉得是一种侵犯。

    这是很苦恼的一个命题,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定位,和公众对自己定位的问题。她说,“不如咱们开门见山说那地的问题,这才是我来找你的主要原因。”

    庄殊说,“那地有什么好说的,你哥哥签字转租给我们,可是现在合同无法履行,有问题让律师跟进不就行了,”他看着叶霓说,“你又不是没有律师!”

    原来还在之前的问题,叶霓笑了,“这种官司到了法院,也压根不会被受理,因为前提条件不成立,您是行内人,那耕地转租要什么手续您怎么可能不知道,不如大家彼此节省时间,你这样折腾一场,到底要什么?要我来给你道歉吗?”

    庄殊看着她,说实在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地被叶霓搅合了,他只知道心里有气,放过叶霓,他不甘心!

    可是不放她,他又下不去手。毕竟他是个男人。

    叶霓看他不说话,有些不耐,冷声道,“您是做大事的人,四府那地的事情,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怎么样拿的地,为什么去拿地,都是从这地方说起,出了后面的事情,也非我本意。祸不及家人,您这手段也太过了些。”

    这话说的有些重,庄殊却没有生气,他说,“你觉得,如果我要收拾一个那么小的厂,能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叶霓说,“当然知道,所以我不是来了吗?你想表达的意思我已经收到了!”她看着庄殊,眼神无奈,意思你怎么不能坦白点呢。

    庄殊见过她,上次隔着屏幕看了很久,但现在他才发现,这人的表情丰富,镜头根本没办法表现,她那一目了然的不耐烦,微微皱眉的时候嘴角也会撇一下,几乎是同时的眼睛又一转,里面都是机灵,这种表情,有些令人怦然心动的纯真气。

    他说,“这么说吧,我不喜欢和人结仇,特别是结死仇,那件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已经发生了……”他也不说你打乱了我公司几年计划这种废话,直接道,“不如你想办法弥补一下,怎么样让我心里没有不高兴,找出一条最佳的,化敌为友的方法。”

    叶霓抬手,放在自己嘴边,略诧异。

    心里却飞速思考他这话的真实性,他们俩的确是结仇了,没见面就结仇!她生平也是第一次。

    她告他,无意中抢了他的地……他也反算计她!

    这一刻,她好像忽然有些明白了庄殊的想法,他不喜欢这种大家心知肚明有仇人的感觉,特别还是自己这样的敌人,因为这敌人匍匐在暗处,随时暴起可能就会咬自己一口,那确实够寝食难安的。

    其实她自己,对庄殊何尝也不是这样,她一出事,她就知道该去找谁!

    庄殊在她心里=恐怖主义组织

    随时需要对她的倒霉事件负责。

    想到这里,叶霓笑了起来,说道:“之前,大家只是欠缺沟通,其实最好的化敌为友方法,就是彼此利益一致时,这道理,您应该比我更清楚。”

    庄殊看着她,一瞬不瞬,片刻,他忽然也笑了,点了点头,“的确……非常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