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54|夏听音作品

54|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大早的,“老人院”抢地盘就成了新闻,其他圈里人也都知道了。

    庄殊的助理把报纸也给了他,虽然没有打公司名称,可是地点有,“这块地,在老陈‘金色年华’后头的那片城中村里面,你也知道他才高价拍下了旁边一块地,都连着‘金色年华’,他打算都拿下做大型开发。”

    庄殊拿过报纸,老陈那个‘金色年华’,是几年前的楼盘了,位置和他一直关注的那块空地距离并不远,早年老陈开发‘金色年华’时候,他也想参与,但那时候他公司还没有准备好。

    现在老陈要扩张,才在紧邻的地方拍了一块地,他自然是关注的。因为他有自己的计划,所以老陈那里的动作,他们一向也很关注,他说,“老陈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规划的购物中心吧?”

    “他们变了。”助理说,“购物中心又挪动了一次,这里听说要预留给一家国际学校。但这事情还在谈,没有定。”

    庄殊看着那广告,国际学校中间加个老人院,开什么玩笑,“你去查查。看是怎么回事。”

    “已经问过了。”助理说,“这块要开老人院的宅基地,是被一家叫金叶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收去的,那家负责人,就是早前在四府拿了那上千亩耕地的叶小姐。”

    庄殊看向他,空了一会,说道,“你再说一次。”

    助理说,“我也觉得这事情太怪了。这种事情在咱们业内没这么干的。知道别的公司收地,咱们业内自己人都知道互相给面子,这样中途去占一块的明显是挑衅,陈总还是那么大的工程,我就仔细打听了一下,问出来,这家中途来截胡的公司是家新公司,叫金叶发展有限公司。他们公司还有一个项目,就是‘金叶四府’。”

    庄殊有些不敢相信,如同听到蚂蚁去挑衅大恐龙,他说,“知道为什么吗?”

    “还没查出来。”助理说,“不过这家老人院就是个广告,我去问了,根本那边还没有任何后续的打算。”

    这下庄殊不明白了,这样的手段,一般就是故意惹事,可是她和老陈,不至于有这么大的仇恨呀。

    他越想越不明白,这女孩就那么个小人,怎么这么大精力,胆子更是大,四处撩事斗非,先是糊里糊涂害自己丢了地,现在又去挑衅别的大地产商,想到这里,他不由都笑了,这人简直和跳梁小丑一样,他挥手让助理出去,“这事一定有原因,那地方收地都进行到一半了,别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把地又专卖给她,你好好去问问。”

    助理点头出去了。他到了外间,能打听的地方都打听了,想到这里,他想到还有个人可以问问,他打电话给胡晓非的助理。

    胡晓非和庄殊私交好,他和胡晓非的助理私交也不错。

    那边胡晓非的公司完全没有收到消息,听到他这样说,胡晓非的助理还很意外,“我们老板一向搞商业用地,很少开发住宅,老陈的项目和我们没什么交集你也知道,——还有这事情?那我可得给我们老板说一声,叶小姐最近才租了我们公司在新城的那个写字楼。”

    于是这事情胡晓非也知道了,他茫然了一阵,觉得这事情有点大,这种虎口抢食的行为有点过分了。就没多想,又报告给了胡茂全。

    胡茂全对叶霓有好感,就觉得那人亮出爪牙都是可爱萌萌的,他对儿子说,“她知道什么呀,就是个外行,以前也没有做过房地产,家里也没做这行的。不知道谁出主意,让她弄了那块耕地。又没多少钱,现在说不定别人告诉她这办法好,可以坐地起价捞一笔,挣些钱,你快去看看她,告诉她这样不行,别得罪业内人,好好和她讲讲道理,她太小了,你慢慢和她说。”

    胡晓非目瞪口呆,这一刻他终于发现,他爸爸认为的叶霓,绝对不是他们认识的这一个,他爸认识的那个是自己脑补理想化的。

    不过他也不敢耽误,他想去问清楚,这么诡异的一件事,她为什么要干?

    所以他就风风火火赶往了叶霓的公司。

    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叶霓没钱是真的,给他们租金还是月交呢,那她用什么买的地?

    ******

    几乎是同时,老陈也接到了消息,还不是他们公司人自己发现的,胡茂全打电话过来,想着替那小姑娘说个好话,不知者不怪嘛。

    老陈一头雾水听完电话,以为真像是胡茂全说的,中间有误会,都是同龄人,他还很大度地说,“没事,我让他们去看看。”挂上电话,他却阴沉下脸,“那边收地的怎么回事,怎么有地让别人收走了?”

    派的人不一会就从那边城中村打电话过来,“那宅基地院子不大,可我刚进去,出来了一帮子人,各个凶神恶煞。”

    老陈怒道,“你们没有人吗?你们那么多人都是摆设。”涨敌人士气,灭自己威风,没用的东西!

    对面人喊,“他们都是四府的人,我们大致数了一下,差不多五十多个,都在院子里打纸牌,他们说,这是他们公司的地方。以后要办老人院,我们不是老人,让我们滚!”

    老陈紧紧抓着电话,如果可以吐血,他一定吐血三升。

    第一次见面就嘲讽他怕四府,因为和他们赌气就租了四府的地,现在又弄了四府的人在自己的地方捣乱,如果这样老陈还猜不到是叶霓故意的,他就白混了。

    “你们问清楚了,都是四府的人?他们什么公司?”老陈想不通,一个房地产公司要四五十个四府的无业游民干什么。

    对面人说,“问了,我向周围人打听,他们说是四府的物业公司。现在他们那边楼没有盖好,所以在这里前期搞培训。”

    陈总气的差点直接摔了手机,他可是知道“金叶四府”那个项目,十月才能盖好,现在才三月。那个叫叶霓的女孩,怎么敢这样?

    正如叶霓说的,这世上,一个人不能独大,总得有怕的人,陈总也有怕的人,他怕四府,他怕四府那些野蛮人不讲理人的杀威棒!

    现在好了,这些野蛮人来抢他的地了……这可怎么办。

    ******

    另一边,比他还头疼的是林赫。

    林赫坐在叶霓对面,气的都无语了,别人不知道,他和叶霓都心里清楚,叶霓这是赶鸭子上架,他们俩是合伙的关系,是很紧密的合作关系。

    这种关系,短期内根本不可以改变。

    就好像合伙一起去做过贼,都怕对方暴露自己的秘密,所以只能捆绑在一起。于是叶霓也敢有恃无恐,这样逼他。

    ——逼着他保护她!

    “什么叫,我曾经也想做一个文明人,但是无缘无故总被人诽谤,又没人帮我出头……”这每一句话,骂的都是林赫。

    谁让他不帮着出头。

    谁让他看着她被人诋毁。

    还有……谁让他上次和她又耍心眼,还和她吵架。

    想明白这些,林赫简直哭笑不得,她这是硬逼着自己表态,还是想让自己道歉?作为一个商业伙伴,他没有见过比她更刁钻不讲理的。

    他说,“你那物业公司,和老人院到底什么关系?”

    叶霓反问,“那你今天来找我,除了那第一第二,有没有什么第四第五,都一起说了。”

    林赫生出无力感来,“你不能好好说话吗?”

    叶霓把刚刚秘书倒给向远的茶让了让,“你喝茶。”

    “说实话,你到底要干什么?”林赫扫都没扫一眼,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我替你担心你知道吗?”

    叶霓手腕一转甩开了他的手,皱着眉说,“有什么说的,不是明摆着吗?”

    她失了耐性,“物业公司是我的,我就是要捣乱老陈的项目!——至于为什么,原因你清楚他也清楚,我要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果再敢出言不逊,我就敢搅合他的项目!”

    林赫看她少有的疾言厉色,迟疑了一下说道,“……你才进场,这样,这样也好。起码有威慑作用。但是你怎么有钱收地?”什么都好说,他就担心这个,叶霓是不是有了别的合伙人,那绝对绝对不行。

    叶霓何尝不知他心里所想,敲着桌子说道,“我没钱,四府那边有熟人,我开始以为要费一番功夫呢,谁知道去了,好多家还都没有谈好,我就随便找了一家,和他们签了一份土地协议。”

    “土地协议?那是什么鬼玩意?”林先生觉得自己竟然孤陋寡闻了。

    叶霓说,“我也不知道,随口说的。反正村民也不知道是什么。”她看着林赫,“但他们就知道,我答应他们,一定能帮他们要到多一倍的赔偿,他们就毫不犹豫地签字了。”

    “你给他们钱了吗?”林赫追问。

    叶霓一摊手,“我哪里有钱。”

    林赫顿时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这事匪夷所思,“他们就那么相信你?”

    叶霓说,“哎……还不是为了钱,一辈子一次的暴富机会,他们和我签了协议,他们又不得罪人,因为地明面上卖给了我。回头可以多拿一倍的赔偿,换了你,你愿意吗?”

    林赫心想,我是不是愿意有什么关系,你这么手狠,转头赵总都要来和她说好话,最不济,他以后也会见你绕道走,一念至此,他追问道,“这么说来,那老人院也就是个惹他关注的借口,其实你想要个什么结果?”

    “要什么结果?”叶霓一笑,“我不是说了吗?没人保护我,我只求以后没人无缘无故欺负我。”

    林赫听她说的可怜,语气心酸,原本想安慰两句,可又觉得,这事怎么那么不对味,明明是她现在在欺负人。

    他还犹豫间,外面有敲门声,门一开,又有访客到了。

    胡晓非一身白,玉树临风站在门口,他身后的小秘书已经快要晕倒了,他一见林赫也在,走进来关上门说,“你也在,是不是也知道她又惹祸了。”他对叶霓说,“我爸一听说,让我赶紧来看看,你别是让人给骗了!”

    林赫坐在旁边,有种躺中的感觉,她哪里像是能被人骗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