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49|48夏听音作品

49|48夏听音作品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叶霓第一次来参加海景城的土地拍卖,这种地方是要交保证金的,她发现,纵然是最低价的一块地,保证金也得五百万,嗯……她现在真的只能来看看。

    “今晚的重头戏是这几块,”林赫给她讲解,“估计会有十家以上参与竞拍。”

    叶霓看着地价,“起价2.2亿?”

    林赫点头,他挑了最后排的座位,示意俩人坐,“这块地,临近m01线,你知道m01线是海景城最主要的高速,所以这块地,正在m01线的边上,旁边的楼盘均价都在三万左右。”

    叶霓随着他坐下,他们交了土地保证金,也拿了牌子,却没准备拍地。

    林赫低声对她说,“这场拍卖算是重要的,有一块,靠近你的那耕地……”他抬起彩页,挡住嘴又靠近叶霓,低声说,“老陈也来了,我有消息,他对那块地很有兴趣。”这话的潜台词是,要我帮忙修理他一下吗?

    叶霓的眼睛一亮,看着他,随即又黯然下来,“我不懂这消息对我有什么用。”

    “不懂有什么用?”林赫挑着声调,“不懂你生什么气?”

    叶霓一下又笑了,看着他说,“你想我求你是不是?”

    林赫立刻坐直,一副我准备好了的姿态。

    叶霓拿彩页挡住自己的嘴笑,眼睛转起来,放下彩页,她低声说,“……大家萍水相逢,你凭什么帮我?说不定后面又有坑等着我。”

    “这人……”林赫笑说,“你说还有比你更不讲理的人吗?有人像你这样求人吗?”

    叶霓说,“我从来不求人。我也不用你帮,以后我自己能收拾他。”

    林赫笑的更欢,“原来真的记仇!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心眼怎么那么小。——不过你要恨他,心里恨就好了,别让他发现,免得他又咬着你不放。”

    叶霓说,“哪一个人是他的?”

    林赫往前排使了个眼色,“右边第二排的那个。”

    叶霓看了看,那人长相很普通,“是他特别找的人吧。”这种地方,很多地产商自己不来,有些却是巴不得来亮相,“大地产商,今天有多少?”

    “九个。”林赫说,“不对,十个。”

    叶霓看他。

    他说,“忘了算我自己!”

    叶霓:“……”何年何月才能算她,不知道这样说她很受伤吗?——要是以前,他爸一来,这些人要全体起立了!

    拍卖已经开始,才开始是一块商业用地,大家还算积极。

    林赫趁机对叶霓说,“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今晚来的大地产商。你看,那边第一个,老陈的人,不用说了,你知道他,大型公司,不过没后台,所以纵然公司发展一直都不错,可也到头了。”

    眼神又挪到另一个,他说,“那个,戴眼镜的,他的公司有门路搞到别人搞不到的地皮。公司才有三级资质,但足够用,上升空间很大。他今天本来不来,但今天这里有他竞争对手要的地……”

    他说到这里看着叶霓,等着她追问。

    叶霓说,“他自己没地,来给对手点心理压力也是好的。我懂。”

    “还真不错。”林赫看着她点头,“有做这行的潜质。大家一起玩大富翁,比钱多而已,钱多的就是可以欺负钱少的!”

    叶霓不动声色的左右看了看,还好这地方够大,今天来的人少,他们前后都没人,只有林赫右边坐着tony,加上周围人在激烈的竞价,也没人注意他们,不然这种言论……也够醉人的。

    林赫靠在椅背等着她看,“怕什么怕,别人看我们两眼又不会掉块肉。”

    叶霓说,“人家会骂你的。”稍带着骂她,她还是小树苗呢。

    林赫笑道,“我不说,他们在心里就不骂了吗?这好像是有些人在停车场说的……”

    叶霓拿手挡住脸,是她说过的又怎么样,今非昔比,当时她无欲无求,现在她要经商,而且由低开始,她看向林赫说,“人个子高呢,过门槛的时候,也得抬头看看门框,到了一个低门框的地方,就得懂的低头弯腰过,不然一定撞得满头包!”

    说话间,一块地流拍了,竟然没人要。

    林赫皱起眉头,低声说,“今天的势头不好,你看商业用地都成交,住宅用地流拍……住宅用地不成交,明后年的住房就会紧张。加上这两年,很多人转战商业地产。”

    说到这里,他又说,“年初成交的几块地,都会建高密度住宅。容积率也低,其实你的那别墅,我真不知推出的时候,是好事还是不好。”说完又忙补充,“不是说不好,而是一比较,对市场冲击太大。这并不是好事,我们还得考虑点别的。”

    叶霓翻看着手上的彩页,淡声说,“老百姓的生活,受社会整体的水平影响。所以作为开发商,应该有种社会责任感,影响市场格局的事情要三思而后行,这种我懂的。”

    林赫一愣,随即赞赏道,“看起来是真的懂。”

    他翻开那彩页,又低声和叶霓说起来,“一块地的规划,是有比例的,但是我们现在有了这个问题,安置为主,没有公共设施,没有生活,没有休闲……之前我说的那些楼盘,盖好都会有这些问题。”

    叶霓说,“要生活在一个地方……除了住家,更要有生活,要有球场,公园,图书馆,小孩子玩的地方,有这些东西,形成社区,才是生活。”她看向林赫,“你有话要和我说是吗?”

    林赫对上她的目光,心里惊叹她竟然这么聪明,他说,“我昨晚本来去找你是想告诉你的,你不出来,现在我不想说了。”

    这句声音略大,tony在旁边听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要录音,以后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

    就听叶霓说,“……那我不问好了。当惩罚我吧!”

    y侧开脸,他真的要忍不住笑了,不用看也知道林先生的表情。还当惩罚……这叶小姐,说话真能拉仇恨。

    就听林赫说,“你这性格,真不讨人喜欢,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告诉你好了,惩罚你晚点知道。”

    y的心顿时提起,原来趁机还可以约吃饭,一定要答应……等了好一会,听到叶霓嗯了一声……他才松了口气,还好答应了,——心里又想,自己这么紧张图什么呀。

    他却不知道,叶霓此时的心思并不在这里,她只是看着这屋里的上百人,如果全拉着分层,她一定是最底层的那一个。

    她还记得很久以前听人开过玩笑,社会可以分九级,7-9级是我们的草根,4-6是我们的高中低各种中产阶级。三级往上,就是上层,国家领导人级别。

    她以前没有算过自己现在的家庭在第几级,但此时……她知道,自己家最多算中产,而且是岌岌可危的那种,如果中产也分三级,那么自家,一定是最末那种,没有背景,就代表没有上升空间。

    她现在做了这行,如果第一步成功,才勉强是入了门,地产商比现在父亲的单纯小五金发展前景更广阔,可以算,有了些上升的空间,但做了开发商,地产商中,有上升空间和没有上升空间的,又是个分水岭。

    人生如果真的如同阶梯,到了一定程度,那每攀爬一步都太难了。

    “到那块地了。”林赫忽然对她说。

    叶霓正在思考自己的“人生大事”一时间没跟上,“什么地?”

    前面已经开始叫价,这里叫价的方式是直接写在牌子上,1.2亿,下一个可以写1.5亿,才开始,举牌的人比较热烈。

    林赫说,“只是在大桥这边,和某人想拍的那块地对着,政府几年前就想收回来,才做好安置。老陈有个楼盘和这位置很近,他想扩充一下,搞成一个大型社区。”

    叶霓这才跟上思路,

    就看前面只剩下四个人还在竞价。

    有个男人气势很足,带着一条银灰色的领带,每次举牌都坚定而痛快,简直比老陈那边派的人还利落,叶霓说,“这个人,怎么看着很有势在必得的架势?”

    林赫眼风都没扫,说道,“是不是觉得老陈那边的人都有些手忙脚乱了?”

    叶霓说,“是呀,你看他旁边的人还在急着打手机呢。”她抿了抿嘴,能想到电话另一端,老陈紧张的样子。

    “1.8亿!”最后主持人落锤!

    叶霓看了看,而后快速一算,“接近18000一平米的地价,那商品房……”她看去林赫。

    林赫说,“那商品房要卖37000左右才能获利!”

    叶霓的心,忽然急速地跳了两下,这块的成交价,可直接影响着她那块房子的价钱,这商品房37000左右一平方,而且是在现在世道不好的情况下……她的那块地,盖好之后,该订什么价?

    “想什么呢?”林赫问她,“快完了,咱们先走吧!”

    叶霓点头随着他站起来,俩人往外去,心里各有心思,刚走到外头,就遇上匆匆而来的陈总。陈总脸色不好,显然刚刚听到电话急匆匆而来。

    一看到林赫,他立刻带上笑容,可是一看到旁边的叶霓,那笑容又僵了僵,“真是巧。”他对林赫说。

    林赫说,“我陪叶小姐来看看。”

    陈总斜眼看了叶霓一眼,知道这是林赫又在护她,抹不开面子,对叶霓说,“今天成交的土地对你这种级数的人来说,太遥远了,要是真的要来看,过个十年也不迟。”他看向林赫说,“我刚刚说的大实话,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你以前不会做无聊的事情,更不会在女人那里浪费时间,明知道这种拍卖会来了也是白来,对不对?”

    叶霓诧异,这人还真是生猛地够另类,他正常说话的时候也能伤人。

    林赫却笑着说,“你是赶过来看你那块地的吧,那快进去看看,成交价1.8个亿,土地储备局要谢你了,今年世道这么不好,今天好几块地都流拍,就你这块,成交价比预期高了百分之五十。”

    陈总顿时又黑了脸,对着叶霓问道,“你的那别墅什么时候竣工?”

    开口就问,以为你是我爸吗,叶霓看向林赫,“什么时候竣工?”林赫公司盖的。

    林赫笑道,“陈总今天这块地,和你的别墅区那么近,自然关心,不过大家受众不同。”他对陈总说,“你的这块,走高端路线吧,你认识的那些明星,到时候一代言,一定是年度明星楼盘。她的那是耕地,城中村的别墅。放心,离的够远,隔着一座大桥,不会影响你楼盘的形象。”

    陈总原本不是这意思,被林赫一搅合,他也不好再追问,看了一眼叶霓,往里去了。

    林赫忽然想到一事,对着他喊,“对了,你们公司拿下这么好一块地,是不是要在会所搞个庆祝活动?”

    陈总嗯了一声,带人走的更快了。

    叶霓看他那狼狈而去的样子,一点没有高兴,这人真的像疯狗,遇上他就会被咬一口,偏生,她也觉得能理解他的想法和做法,但心里又膈应,实在是折磨。

    而林赫,好像根本没看出来她不高兴。

    他们三人出了大楼,林赫公司的车已经停在台阶下,他走的比叶霓快,到了门边,他拉开门让叶霓上了。

    他从另一边也上车,可tony却没有上,下一秒,副驾驶的门打开,上来一个男人,“林先生。”那人转头来看着林赫。

    司机开了车。

    叶霓傻了般,这刚刚上车的男人,戴着条银灰色的领带,正是会场上和陈总拼命叫价的那个人。

    她忙回头,从后玻璃上,看到tony坐在后面的车,她猛然看向林赫,说不出话。

    林赫偏不看她,他看着前面的人问,“比老陈他们公司的预计成交价,高出了多少?”

    那人答:“我们早上才收到确切消息,比他们心理预期,多了20%。我算了一下,我们举牌,他多掏了4300万!”

    林赫点头,“够了!做人别贪心。”

    他这才转头,看叶霓大眼睛直直看着自己,他身心都舒畅了,“让他多掏点钱给政府做贡献也好,这样没钱他就得去忙,免得每次话太多,你说是不是?”

    叶霓抬起手,她这次真的没想到,看到林赫这样说的浑不在意,她手扶在心口位置说,“我竟然有点感动!”

    林赫笑容一收皱眉道,“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眼皮子浅,这么小的事情,有什么感动的。”说完他又忽然笑起来,“不过你不用谢我!当我为上次惹你不开心的事情道歉,这次开心了没有,没有开心,我帮你再陷他一次!到你开心为止!”

    叶霓看着他,愣愣地说,“……我第一次发现,当无赖,原来也可以很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