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生名媛计中计 > 第3章 夏听音

第3章 夏听音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霓一回家就大惊小怪,其实那是她没有看银行里的数字,如果看了,就不会只是挑剔衣柜里的衣服。

    作为叶家的独生女,顶级名媛界的战斗机,曾经她以为,从小到大,独孤求败到“万人恨”已经够挑战,现在才知道,从高山仰止的地方跌落山脚下,重新寻找人生巅峰才是真挑战!

    她想去的地方那么高……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回到曾经的人生高度才是当务之急!她拿着自己起毛球的大衣,“哎,这些装备就当原始装备好了,赶紧找帮派要资金去……”

    饭桌上,叶霓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帮派老大。

    这个爸爸……他正在眼神专注地盯着面前的两碟凉菜,一碟花生米,一碟凉拌黄瓜……叶霓顺着那筷子,视线挪到他嘴边……嗯,其实换个衣服,加上意气风发的神情,外加披十大上市公司主席的气势,还真的和她的有钱爹有点像……怎么先前没发现。

    当然也确实应该如此,不然都得违反遗传学了。

    “您……叫什么名字?”叶霓问他爸,忽视了他豪情狂放的餐桌礼仪。

    那正在吃凉拌黄瓜的父亲一下被呛住,“咳咳”他的黄瓜呛在气管里,黄瓜里拌了油泼辣子,他奋力咳……

    “水。”那二哥放下盖上电脑,对着厨房喊。

    保姆左手在围裙上擦着水,右手端着个玻璃杯出来,右手也是湿哒哒的,水杯放在桌上,叶霓明显地看到,那杯子外面有水珠滑下,然后杯子被端起来……她“爸爸”咕咚咕咚喝了半杯。杯子不擦到发亮不能上桌,不知道吗……

    叶霓目瞪口呆!

    这什么保姆呀?

    这什么父亲呀!

    这什么家教,什么格调,什么品位呀!

    这样的人……如今是她的父亲……太残忍了~

    不由看向那桌上的二哥,那二哥视线又回到了电脑上,不知道是见怪不怪,还是压根习以为常。他穿的倒是人模狗样,不知道劝劝吗?

    那父亲顺了气说,“爸爸叫叶长胜,你二哥叫叶乔治,你大哥叫叶哈利。”

    叶霓眼神呆滞……她已经被这家人彻底镇住了!忽略了还有个大哥。

    倒是那二哥看了他爸一眼,说道:“爸,那个英文名不能这样翻译后加到中文姓氏后面。”

    “那有什么,你不是嫌自己的中文名不好听,才起了英文名吗?”

    “我是为了在外头读书的时候方便。”

    “都一样,都一样!”

    那二哥战败,又看向电脑。

    叶霓“诧异”地看向叶长胜,还好这人和她有钱爹的名字不一样,不然她会崩溃的。这人和她自己的父亲,简直是差天共地!

    所谓教养,就是从小到大,吃饭、穿衣、说话、一丝一毫不能出错……叶霓还没展开思路,一阵香气传来,厨房里的保姆出来,托盘上面放着三大碗臊子面,肉厚汤宽,上面撒着韭菜叶,旁边放着一碟蒜。

    叶霓指着那蒜,“这是干什么?”她的语气很惊悚。

    “还能干什么?”那保姆二十出头,老板找她来就是因为她精通面食制作,她把面条放到叶霓面前,“你才出院,这是鸡汤臊子面,吃一碗这,比什么都好!”

    叶霓心中翻江倒海中还是感到了人家的善意,她“感激”地点头,看那父亲已经“跐溜跐溜”吃起面来,抽空还咬了一口蒜。

    生蒜,他就那么吃了?!

    没人管他吗?叶霓太惊讶了,这种接地气的吃饭方法她只在电视上见过,从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在自己的同一个饭桌上见识这个。

    哎……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这位父亲也可怜,在外努力想挤入社交圈,在家,吃个饭也不自在,还要被“假”女儿挑剔。叶霓这样给自己宽心。

    她也有自己的苦恼,就像她觉得女孩都理所应当是被家人娇生惯养,但现在没人“浇灌”她,她很狂躁~~~

    她拿了小碗,挑了面条,这面碗大的吓人,味道还是很飘香诱人的。

    叶霓吃着面,就听叶长胜对二儿子说,“等你大哥从南方的厂里面回来,你们俩就一起到公司去上班,到时候我考察一下,谁能胜任,以后谁就是接班人。咱们也搞一次民主。”

    叶霓咬着个肉丁,心里想,还要争继承人,一个民营小老板,搞得还是豪门争产?看他家的房子就知道生意不大,“您是做什么生意的?”叶霓问。

    “生产小五金件。”叶长胜说,“本地行业前十。”

    小物件行业,才是本市行业前十……好悲伤的企业家,在她曾经父亲的眼里,那就是不入流的。

    算了,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她暂时当他是九流吧……

    就听“九流”企业家父亲又开口道,“你和你哥都是从学校出来,就直接去国外读书,对国内商场上的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以后周末就和爸爸去饭局。”

    “我也不是没去过,可是你总几万几万给别人买单,我怎么没看出任何好处。”二哥说。

    “好处哪里能一下就露出来。”叶长胜拍了下桌子,“我告诉你,这叫放长线钓大鱼,爸爸去的饭局,都是我们市真正的上流人士,他们哪里那么容易接受外人,关系要一点点建立。没有我今天和你套上交情,明天就要用的道理。——你知道吕不韦当年为什么可以成功,就是因为他押对了人!请人家那落魄的什么人吃吃喝喝,套上了交情,所以最后才让自己的儿子当上了秦始皇。”

    叶二哥神色悲伤地点了点头。

    叶霓仰望天花板,家庭是背景,更是上流社会女孩子的底气。这父亲如此行事摸不到套路,实在令人担忧。

    可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嫌弃,这人让两个儿子都在自己身边工作,却让自己出去,难道是之前的自己排斥去公司上班?生产小五金件,确实听上去很不吸引人。

    但“豪门”争产,必须参加!

    家族掌舵人决定一家人的命运!那个关系她的人生高度!!

    “那我呢?”叶霓问叶长胜,“他们都在公司上班,为什么我是在外面做化妆品的导购?”

    叶长胜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说,“你是女孩。”

    叶霓怔怔地看着他,“……女孩,女孩怎么了?”

    原来真有无缘无故的嫌弃?!

    像这种不宠爱女儿的父亲,在叶霓曾经的圈子里,简直无法理解。

    因为女儿,老婆,房子,车子,那全是男人的面子呀。

    但现在,叶长胜明显是重男轻女吧……

    那二哥也吃完了饭,放下筷子说,“你那样看着爸爸有什么用,以前的你说话差跟筋,谁敢让你去公司?”

    “……差跟筋?”叶霓看向他,又看看那父亲,“是说家里的基因不好吗?所以才把孩子生的差跟筋。”

    “咳咳”叶长胜又被水呛了。

    叶二哥看了她几秒,终于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看来这撞了一下还真的撞出来点不一样。那以前脑子怎么那么不清楚?”

    叶霓说,“怎么个不清楚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要是一般家庭,就算要送女儿去联姻,也起码得包装一下,炒作一下,一个做导购的女儿,你们怎么想的?”她对自己的职业很有意见。

    叶二哥却噗嗤一下笑了,站起来,隔着长饭桌看着她,“你以为我们没包装过……可那是两年前了,如今我们早不报希望。”

    “原来如此……”叶霓点头恍然大悟,怪不得都对她冷冷的,父亲也不甚关心和在意她。但是,女孩就是应该被娇生惯养,即便性格上有问题,才应该加倍的“浇灌”。

    何况如今换了她。

    被人“浇灌”是应该的,没人“浇灌”她,她也有办法令他们“浇灌”她,浇也得浇,不灌也得灌!

    “您不能吃这个了!”叶霓拿开叶长胜面前的蒜。

    “已经吃完了。”叶长胜说,还招呼保姆来收碗。

    叶霓说,“我是说以后也不能吃了。”她指着自己的嘴,哈一口气,“您不知道生吃蒜会有味道吗?”

    “知道。”叶长胜说,“可爸爸没在外头吃,就是在家吃,到外头,爸爸从来没吃过。”

    叶霓摇头,眼睛一转,“爸,我不想去外面当导购,太丢脸了,那是伺候人的工作。您是有身份的人,以前是不是我不懂事我也不记得了,但是现在,您既然出入饭局,都是那么有格调的地方,如果让人家知道你女儿是个化妆品导购,还有什么面子。”

    叶长胜愣了,没想到自己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女儿,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他还记得,遥远的上一次,他带她去吃饭,桌上大家谈到现在的生意难做,企业转型,一位朋友说,“所以说……人都是逼出来的。”

    然后他这个女儿当时就接口道,“谁说的,更多的现在是剖腹的!”

    一桌子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被一个侄女说到面红耳赤……那种想钻地缝的感觉……叶长胜真不堪回首。

    叶二哥也是一脸惊讶看着他妹,不想上班都可以说的这么好听,还是为了老爸的面子?右脑开发后,语言技巧也突飞猛进了吗?

    “干嘛?”叶霓被他盯的不自在。又对叶长胜说,“爸,以后我乖乖听话,你养着我,我告诉你,为什么你在饭局上有不顺心的地方。”

    不顺心是婉转的说法,其实就是吃不开。

    叶长胜心中一喜,倒不是女儿说的话,而是她的语气,他女儿从来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

    这样谄媚讨好,但又不惹人厌的叶霓,让叶二哥也很不适应,他看着叶霓说,“你变得很奇怪你知道吗?”

    叶霓说:“你才奇怪呢,现在谁不知道,这是个拼爹的社会,不让爹强大,拿什么去拼?”

    二哥站起来就走,厚颜无耻他受不了了。

    叶长胜却是大喜过望,女儿这样与有荣焉的口气,句句说在心坎上,让他曾经破灭的希望,又燃烧了起来,等了这么久,知心的女儿终于被磕好了!

    他关心道,“这头看来撞的还真有好处,烂哪儿了?”

    “这儿……”叶霓娇声娇气,指着自己的头,“医生还说里面有淤血呢。”

    叶长胜伸手隔着桌子,在女儿头上轻轻挨了一下,“那要不换个医院检查一下,我看你这撞的还挺邪乎。”

    叶霓甜甜地说,“好!”

    哼,重男轻女算什么,被轻的就是手段不够,只要手段高,角度找的好,地球她都能撬起来,何况是一个偏心的父亲,叶小姐这样想。

    一念至此,她忽然问道,“对了,我有妈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