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384章 赴汤蹈火

第384章 赴汤蹈火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更送上,四百月票加更!

    小黑今年十八,却已经是一个老卒。

    他是章丘长白乡人,本是一孤儿少年,后来被罗成挑中做了长白乡勇,跟着罗成从乡团到郡营再到军府,剿匪平贼,再到北上涿郡出关征辽,仗打了一场又一场,几年时间里运气还是比较好的,既没瞎也没瘸,命还在。

    只不过相比起许多曾经一同入伍的那些乡勇同袍们,小黑的军功平平,而且说实话他有些胆小,别人悍不畏死的冲锋时,他总有些缩手缩脚。于是连杜伏威、辅公祜这些才十六岁的小老乡,如今都已经成为一厢副将,官阶六品时,他却也还仅仅是个队副。

    就是这队副之职,其实也是因为他的资历老,要不然以他的表现,还真当不上这队副,估计勉强混个伙副还差不多。

    一开始,小黑是个刀牌兵,后来因为表现差,本事也稀松,于是这跳荡陷阵的刀牌手就不适合他,便改做了弩手。

    但小黑弩射的实在太缺准头,于是又改做了长矛兵。

    他当年那一批一起入乡团的少年二百人,如今还剩下大半还活着,其中有小半留在章丘长白山,在历次剿匪中没死没残的,则大多数来了辽东。这些老兄弟们,混的最好的自然是杜伏威辅公祜,罗七罗九等人,更别提罗成的几个兄弟还有姐夫妹夫他们。

    这些人要么就是一厢都将,要么就是副将,起码也是偏将,最差都基本上混到营校尉、副尉了。

    唯有他小黑,到现在却还只是个队副,而且是呆在最没出息的步兵营长矛队中。

    只是小黑对自己的现状却很满意,毕竟几年前他还是个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孤儿,靠着宗族乡亲们的接济,才勉强没饿死。虽然现在职位不高,但罗家军里最大的好处就是福利待遇好。

    哪怕战场上你没能斩将夺旗,可罗家军更重集体军功,只要你没当逃兵,你就算在战阵上杀的人少,但功劳也少不了一份,这赏赐也没短过。

    只是说,不够勇悍,毕竟难往上提升,但赏钱不少多少。

    许多同乡们得了赏赐,花起钱来也比较大手大脚,赏赐下来,或者分了战利品,这些人便会花钱去女营爽两回,或者又等休假时一起结伴买酒买肉痛快一餐,但小黑舍不得这样花钱。

    他的钱每次到手,总是取一点零头在手上,然后整数便寄存在参军那里,有机会便让帮着寄回家中。

    小黑是孤儿,父母早亡,但家里却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对自己很扣的小黑,对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却总是大方的,那些上等的布料赏赐下来,他舍不得穿舍不得换,却舍得直接寄回家让弟弟妹妹们做新衣裳。

    小黑最大的愿望,就是等这次东征结束后,回乡后在家里买上二百亩地,然后起一座大宅子,也不用太好,要是能有以前罗大将南山村的那宅子那么大那么好就行。

    他经常算自己的钱,算家里攒的钱,也算他寄存在参军那里的钱。

    好多同乡嘲讽小黑不敢拼,说不敢拼命是挣不来官职的,毕竟能够不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也能有功名的,那是世家勋戚子弟,不是他们这种草根。可小黑每次对同乡们的话只是笑笑,并不是他真的胆怯,只是他有太多的牵挂,家里还有好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父母走的早,宗族也照顾不过来。

    以前有一顿没一顿,经常吃野菜的日子他深深的记得,现在他在军中,只要他不死,每次打仗下来,总能分到不少赏钱,这些钱拿回家,便能养活弟弟妹妹们。

    弟弟妹妹们还小,他还打算送弟弟们读书开蒙,将来买田盖房,还要给他们成亲。

    如果他战死了,那他们怎么办?

    平壤城终于攻破了,小黑跟着弟兄们欢呼的时候,也不由的长松了口气,终于又撑过一场大战了,这次攻破了敌都,赏赐肯定不会少的。或许东征很快就要结束了,他也许能早点回乡,提前买田盖房了。

    攻破平壤之后,小黑跟自己的一队人分到了一条巷子,这是罗家军的惯例,不管是攻破贼塞还是打下敌城,等到战斗结束后,各团营便会按片划分,然后各自负责包干搜捕残敌,查抄钱帛等战利品。

    小黑最喜欢做的就是这任务,这任务没危险,而且查抄到战利品时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虽然不管抄到多少,并不能收入自己口袋,但交上去后,罗大将也不会独吞一丝一毫,他会让参军文书们全部入账,最后按罗家军的惯例来分割。

    部份做为给阵亡伤残将士的抚恤补贴,部份做为立功将士们的赏赐,部份留做军用,最后部份则用来收养孤儿少年给阵亡将士做继嗣子,还剩下的,则都会拿出来分给全军将士。

    撞开一户涮了漆的大门,小黑带人开始搜查,能够把门涮漆,绝对是有钱人,这年头的漆可是极值钱的。

    “仔细搜,不要放过任何角落,若发现了人,一定要分开审问。”小黑已经是熟门熟路,经验丰富。

    一进院子,立即交待起下面的弟兄来。

    “队副你放心吧。”一群长矛兵笑呵呵的道。

    “队副,发现地下密室。”一名长矛手兴匆匆的喊道。

    小黑赶紧过来查看,发现在院里一座假山下,果然有道隐密的门,只是门被堵住。凭他的经验,他马上断定,里面肯定有人。

    “先拿烟熏,再拿木头撞开。”

    漆门,密室,肯定有好东西,小黑很兴奋。按罗家军惯例,虽然缴获得归公,但各团营所收缴到的战利品,是能够直接拿出一定比例做为他们的赏赐分成的。

    如果查抄缴获的多,这提成可也不是笔小数字,说不定就能让他在家乡多买上几亩地。

    烟生起来,有长矛手使劲往里扇烟,果然一会后里面就传来了咳嗽声,紧接着大家猛的撞门,密室门打开。

    一队长矛兵冲进去。

    很快,里面传来了金铁交加之声,小黑眉头一紧,连忙提起横刀冲了进去。

    等他冲进去,发现最先进去的几个兄弟,已经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小黑双眼发红,提刀就砍了过去。

    密室里藏着几十人,一群家丁护着一个高句丽官员和他的家眷。

    只是这些人再反抗又有何用,没一会,小黑他们便杀光了这几十人。

    小黑没受伤,可他很愤怒,本来已经攻破了平壤,战事已经结束,可现在他队里却有五个弟兄死在了这里,他们本来不该死的。

    恼怒的小黑他们杀光了密室里的男人,他手下有几个愤怒的兄弟,便想要拿那群女眷泄愤。

    恰巧当时罗成带白马义从巡视城中,听到这边的喊杀声过来看了下,及时的制止了这群人。

    要不然,以罗成的军法,虽然小黑他们杀那些反抗的高句丽人无事,但敢奸**人,肯定是要被军法处置的,这是罗成不容越线的地方。

    罗成亲自过问情况,然后安抚了小黑等人,最后他让人把那些女人带走了。

    本来小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

    可没成想,这天晚上,罗成居然提着两坛子好酒过来他们队里。

    “不用多礼,我不是来巡查的,只是过来找你们喝喝酒。你也不用太客气,你看我今天除了带了一队亲兵,一个军官也没带,就是怕你们太拘束。”

    罗成一般不喝酒,尤其是在军中。

    但是今天,他却提着酒来找小黑。

    “我记得你,长白乡水南里的小黑,你是我招募的第一批乡勇少年。”罗成拍了拍有些紧张的小黑。

    小黑没想到大将居然还记得他,在他想来,虽然他当年是最早加入乡团的那批人,可几年过去,如今大将麾下数万人马,哪里还记得他一个小小的队副呢。

    “把你队里兄弟都叫来,我知道你们队今天休假,反正不当值,没任务在身,那就一起来喝酒,不违反军规。”

    小黑开始还有些拘束,可跟罗成聊了会,发现他现在虽然是侯爷了,可依然没半分架子,又说了不少当初乡团时的旧事,小黑渐渐的也就不紧张拘束了。

    倒是小黑队里不少长矛手们,他们以前总听小黑吹嘘当初追随大将时的事情,可他们并不太相信,在他们想来,小黑真要有这资历,那岂还是个队副?

    更别说小黑还曾说杜伏威辅公祏都曾还在小黑手下干过呢。

    罗成放下架子,给大家倒酒,聊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但他每次总是起个头,然后便静静的听大家聊。

    罗成喜欢听大家聊天,他也喜欢这样直接下到最基层,听最底下的弟兄们的心声,尤其是大家喝了些酒后,慢慢的就放开聊了,这时候,能听到更多真实的心声。

    也能够听到不少大家对罗家军的一些问题的反映,平时是很难直接从身边将校们嘴里听到的,可现在却能直接听到。

    “我们赵队头很勇猛的一个河北汉子,可惜攻打宫城的时候,被一个高句丽人拿长矛捅死了。”小黑有些失落的道,“赵队头是我征辽以来的第五个队头了。”

    队头是需要站在全队最前面的,也是伤亡率最高的,甚至比普通的府兵伤亡率还高。

    酒喝到半夜,罗成才离开。

    第二天,小黑起来头还有些痛,等脑袋都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结果上面下来一道命令,他被提升为本队队头,实授九品官阶。

    除了升官了,上面还给他送来了一笔钱,足足百贯。

    “这是凭条,钱都放在参军账上,这钱是我们大将自己的钱,说是送你的,百贯虽不多,但足够补上你买二百亩地盖一所宅子所差的那部份了,甚至还能帮你娶个婆娘。”

    一刹那间,小黑热血上涌,有一种就算现在面前是刀山火海,可只要罗大将一句话,他也愿意为他去闯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