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头狼 > 1422 又是增城区

1422 又是增城区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世界上最缺的东西就是“如果”,最不缺的东西也是“如果”,我一直都相信命里绝对有“际遇”这种东西,只要能握住,鱼跃龙门不是传说。

    一顿只有我们仨个人的简单饭局,在两个小时后结束。

    分手的时候,我不光揣走了熊初墨给拟的临时合约,还被叶致远狠狠的白眼一通。

    这个年龄和智商明显不成正比的世家小公子肯定有点气急败坏,我猜测他原本是想把熊初墨给我的好处分成几份,然后钓鱼似的一笔一笔钓着我往前走,谁知道熊初墨这个傻甜白一下子没沉住气,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给我摆在明面上。

    送熊初墨上车后,我笑盈盈的扶在车门旁边开腔:“墨墨姐,咱们电话常联系,我这边出结果的话,就马上通知你哈。”

    “诶,你不说我都忘了,咱们还没互存号码呢。”熊初墨这才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掏出自己手机道:“你手机号多少,我给你拨过去。”

    “138XX。。您先打过来吧,我来到急,忘记带手机啦,回去就给您发短信。”我豁嘴念出号码。

    熊初墨低头储存我的手机号,坐在副驾驶的叶致远皱着眉头,抻手阻拦:“不用那么麻烦,有什么事情我和他沟通就可以。”

    “远仔,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熊初墨不悦的将手机往旁边闪了一下,鼓着小嘴巴吹气:“我拜托你,不要和我爸一样把我当成小孩子行吗?我需要的是你的帮助,不是堵路,明白吗?”

    叶致远无奈的轻叹:“墨墨,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就随随便便把私人号码给他?”

    熊初墨挑眉反问:“他不是你朋友吗?你难道连自己朋友都信不过吗?”

    叶致远磕磕巴巴的辩解:“这。。那。。完全就不是一回事,我们都是男人,互相之间怎么沟通都可以,关键你是个女孩子,你懂我的意思吧?”

    看叶致远一脸吃醋的模样,我眨巴两下眼睛,欲擒故纵的出声:“要不。。要不算了吧墨墨姐,有什么事情我和远仔说一样的,你俩别因为这点小事吵嘴,嘿嘿。。”

    熊初墨气鼓鼓的瞪了眼叶致远,随即朝我微笑:“无妨,朋友和朋友之间交流,如果都需要一个传话筒的话,我觉得他今天根本都不需要介绍你我认识,就这样吧,你的号码我存起来啦,待会到家我会打给你的。”

    我佯装为难的模样扫视一眼叶致远干笑:“那。。那远仔不能跟我闹别扭吧。”

    “他敢,你我之间又没什么见不得光的,好啦,我得赶快回家啦,咱们电话里聊。”熊初墨挥舞一下小粉拳,慢慢将车窗玻璃升上去,车窗即便合拢的时候,我看到叶致远满是幽怨的眼神恶狠狠的注视我。

    目送白色的奥迪R8缓缓驶出酒店,我吸溜两下鼻子轻哼起小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哼着哼着,我随即猛拍一下后脑勺:“卧槽,手机还没找着呢,得赶紧把那个黑鬼挖出来。”

    说罢以后,我迅速上车,朝会所的方向驶去。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曾经的“莫妮卡”会所门前,会所门口的广告牌已经被完全拆除,几个工人正“吭哧吭哧”的往室内搬运建筑材料,李新元、姜铭和余佳杰正聚在门前的台阶上聊天,旁边还站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人。

    我信步走过来,冲着余佳杰轻问:“诶,杰哥你没跟乐子一块去帮我找手机吗?”

    “已经完系啦,雷的手机。”余佳杰眼中挂笑的从兜里掏出我的手机道:“乐ji把那个黑鬼抓回来啦,就在会所里面。”

    “东西拿回来就行了,没必要再节外生枝。”我接过电话开机开了眼,没有被删除任何电话号码和信息,这才舒了口气。

    李新元马上解释:“大嫂的支F宝被那黑鬼刷走好几万呢,乐哥想把钱要回来。”

    我笑着摇摇脑袋:“呃?那黑鬼也是个人才,不知道密码都能刷走钱,行,你们聊着,我上楼看看具体啥情况。”

    见我掉头要走,余佳杰轻咳两声问我:“朗弟,雷现在忙吗?”

    看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好奇的问:“咋啦杰哥,你有事吗?”

    余佳杰指了指站在他旁边的中年人,跟我介绍:“系介样的,这系我最好的朋友陈凯,陈凯最近遇上一点麻烦系。。”

    我抬头看了眼那中年,大概四十出头,长相其貌不扬,头发有些稀疏,梳着个中分头,穿一件灰色的休闲装,胳肢窝底下夹个包,感觉就跟这边很多那种在郊区开工厂的小老板一样。

    我笑了笑,主动抻手打招呼:“凯哥您好,我叫王朗,是杰哥的小兄弟。”

    叫陈凯的中年含蓄的笑了笑,出声道:“王总就不要客气啦,你和佳杰的事情我还是有所了解的。”

    余佳杰搓了搓手道:“朗弟啊,陈凯在增城区有一家规模不小的鞋帽厂,这段时间增城区不是要危楼改造吗?陈凯的鞋帽厂也被划到了改造范围里。”

    “嗯,那挺好的。”我随意点点脑袋,不过心里“咯噔”跳了一下,这特么也太巧合了吧,天娱集团在参与增城区的改造工程,熊初墨想在那边办学校,现在余佳杰又冒出来个朋友,竟然也在那边过活。

    “本来是挺好的事情,可现在我两难。”陈凯叹了口气,拨拉一下自己黑白参半的头发道:“政府原本给的改造款,我是很满意的,既可以安置我手下的那些工人们,又足够我们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厂,可真的落实起来,负责项目的天娱集团却只愿意支付我们合约上的百分之三十赔偿款,剩下的钱,他们说暂时先欠着。”

    “有合同怕啥,不给钱,你们不搬就完了呗。”我舔了舔嘴唇浅笑。

    “不搬不行,他们很凶,这几天不光把工厂断水断电了,还用挖掘机堵门,恐吓我们工厂里的一些工人。”陈凯烦躁的说:“我这间鞋帽厂是从我老丈人手里继承来的,厂里的很多工人都是叔叔伯伯辈,也持有工厂的股份,他们给我们家干了一辈子,你说最后一毛钱都拿不到,家人以后怎么生活啊。”

    “这样啊。。”我摸了摸下巴颏轻喃:“要不,你们找找相关的负责人?危楼改造这么大的工程,上面应该不差你们这点赔偿款。”

    陈凯喘着粗气,满脸悲愤的说:“找过啦,这个部门推那个部门,那个部门推别的部门,完全就是在打太极,我好不容易通过朋友联系到负责改造项目的开发办主任,他却让我去找天娱集团谈,我到天娱集团门口蹲了两三天,都始终没见到任何负责人,唉。。”

    “那你来找我们。。是有什么诉求?”我眨巴两下眼睛问。

    陈凯吞了口唾沫,有些不好意思拿胳膊靠了靠旁边的余佳杰。

    余佳杰干笑着搓动两下手掌接茬:“是这样的朗弟,陈凯的意思是把他的工厂已原价百分之八十卖给咱们,然后让咱管天娱集团的要钱。”

    原本我是想一口拒绝的,但又怕余佳杰脸上挂不住,思索片刻后问:“凯哥的工厂打算卖多少?我合计。。合计咱有没有那么大实力。”

    陈凯马上开腔:“王总,有你和佳杰的关系在这儿摆着呢,我完全信得过,我可以先把工厂转让给你们,等你们索要到赔偿以后再支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