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回初三 > 第127章

第127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动物园的前门在几次大修、拓宽后非常气派。但它的后门还是照旧在一条只能开进一辆车的小巷里。

    这条小巷以前是专卖鸡鸭鱼这种味道太大的鲜货的,现在这里仍然有很多卖这种的小摊子,摊主都是骑着三轮车把装鸡鸭的竹笼运过来堆在路边,在这个城市里住久的人都习惯到这里来挑活鸡活鸭。一般菜场里的似乎都没有这里的新鲜。而且这里有正宗的农村鸡,放养的那种。

    但它真正出名却是因为宠物猫狗,这里还是最早一批玩鸟玩鸽子的人自发形成的集市。比起画眉这些玩赏鸟,一开始鸽子也是算在鸡鸭这种肉菜里的。林美小时候就吃过炖鸽子,感觉肉是比鸡的要滑嫩些。

    他们四个过来就只能推着车进去。附近看不到有看自行车的,不管是三轮、面包车、摩托还是自行车都是乱放。像林美他们骑的这种山地车,停在这里实在让人不放心。

    “推着进去吧。”何棋往前张望,见人头攒动,连个插缝都看不到,让人怀疑他们一会儿怎么进去。

    “先逛那边?”何棋问。

    天已经有些暗了,时间也快到下午四点了。他们在路上花了一点时间,肯定不能逛完整条街。往东还是往西?

    “哪边是狗?”图海支了车站在路边掂起脚往前看,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狗叫什么的。

    林美扯扯他,小声说:“你去问问旁边的摊主看他们知不知道?”

    肯定知道,但既然有图海了,她就不出头了。

    图海也算是在外面上过半年学的,鼓足勇气去了。他让他们在这里等,走到路边,掏烟,寻一个看起来面相憨厚的大叔,让烟,问:“叔叔,我们想来看狗,往哪头走啊?”

    那大叔接过烟就笑了,旁边的摊主哈哈道:“老马,快跟人家学生说说,这都给你让烟了。”

    大叔清了清喉咙,站起来详细又认真的给他们指点说:“从这边一直过去,走到头就是卖狗的。什么狗都有,不过你们啊别急,先逛,看中一个也别买,跟他磨,等到天黑了,他们快要回家了,那价就好讲了。”

    图海诺诺点头的回来,连大叔教的窍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林美好笑的想,大概是看他面嫩,一看就在年轻的学生,偏偏还装老成让烟,大叔就特意多说了两句。

    几人就朝着大叔指的方向走,一路上先看到鸡和鸭,然后是鱼,吃的鲤鱼草鱼鳝鱼还有虾蟹,往后还有金鱼,一尾一尾的在一排盆里密密麻麻的挤着。旁边有看鱼的也有问价的,一个卖金鱼的蹲在那里摇头说:“这条三十,你出去问问,我这个价别的地方有没有!”

    何棋乍舌:“一条三十?!”

    周罄懂一点说:“那是牡丹狮子头,这种大小这个价格真不算贵。我爸办公室有人送了一缸,听说一条一百呢,比这个再大一点吧。”

    越过鱼就是猫和狗了,猫有人抱着来卖的,有放到箩筐里的,还有装在麻袋里的。放在小笼子里的也有,贵个十块钱,买一猫送一笼子。倒是没什么名种猫,碰上个白猫鸳鸯眼的摊主就说是波斯猫。价格也不贵,一只三十。

    他们走了这么长的路了,终于看到普通意义上的宠物了。几人都蹲下来看,周罄捧着一只三花小猫跟林美说:“要不买一只猫回去吧?”

    林美点头说:“这个倒简单,不用遛,也不用教怎么上厕所。现在还有猫粮了,也不用你爸天天管它。”

    周罄就真想买一只猫回去了,她跟林美说:“其实我就是觉得我爸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你不知道,我这次回家都觉得家里没人气了。”

    林美这才知道周罄为什么这么想买狗。不过猫看起来不像周爸爸这个年纪的人会养的宠物,就说:“那不如给你爸买只鸟?”

    周罄想想说:“我爸好像不喜欢鸟。”她还真没见他爸喜欢什么。

    看了一会儿,周罄挑中一只小白猫,但这次她学精了,不像刚才在宠物店表现得那么清楚立刻就要买,而是挑中后放下说:“我们去那边看看,回来再买。”

    何棋想替周罄买下这猫,有点激动的说:“要不我给你买吧?”小白猫多可爱啊。

    周罄拉住这不开窍的男朋友往前走,“还要看狗呢。”

    图海也小声问林美:“喜不喜欢?”

    林美怕他也想给她买,摇头说:“我家有狗了。”然后也把这只给拖走了。

    最后一段街就是狗了,品种倒是比他们想的要多,最显眼的就是路边栓的一只黑棕色的藏獒,看着跟头小狮子似的,就算是喜欢的人也只敢远远站着看。

    剩下的京巴、博美也很多,土狗也有,像林美家的黑背倒是一只都没有,有摊主听说他们家养了只纯种黑背,平时一声不吭,不是主人喂东西都不吃,摊主就说:“你家狗要是生了,我收,一条给你二百。”

    这街上的狗一条也就三五百,他收二百算是相当不错的价格了。

    周罄转一圈哪个都没相中,还是喜欢那家宠物店的阿拉斯加,她说:“不然,像林美家的强强也行啊。”

    林美想起把强强的那家狗厂,其实两边关系这几年有点远了,以前关系近的时候还能问问那狗厂里有没有阿拉斯加,要是有的话,给周罄找一只也可以。但问题是她真不觉得让周爸爸一个人养一只小奶狗是个好主意。小奶狗多难养都知道,两小时就要吃一顿饭,管不住屎尿,还容易拉肚子生病,要一直到半岁才会好一点。

    所以她才一直犹豫没跟周罄说。

    从街这头再转回去,天已经黑了。林美和周罄都打电话回家说要再晚点回去,这条街上的摊也开始收了,街道一下子就显得宽敞多了。

    图海问:“咱们找间店吃饭吧?”

    周罄想赶紧回家,有些不太想在外面吃。何棋看周罄,摇头说:“今天太冷了,一会儿天黑就更冷了,算了,不吃了。”

    图海就悄悄问林美:“你饿不饿?”路边有卖竹粽的,“给你买个吃?”

    林美拉着周罄过去,干脆一人吃一个先垫垫吧。

    买竹粽的钱当然她们俩谁都没挑出去,竹粽的摊子还兼卖红糖炖梨水。路边有骑车经过的都纷纷回头看着路边这两对小恋人,男生提着女生的包,端着炖梨水,女生两只手都占着吃竹粽。

    林美也不知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反应过来跟周罄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还往路边站了站。

    炖梨水有点烫,图海端着还要换换手,看她吃完了两手都是粘的还说:“你别动,我给你拿纸。”

    怎么一下子成了什么都不会的人了呢?

    林美就真的支着双手等图海拿餐巾纸给她擦手,等她吃完捧着炖梨水喝,图海才赶紧吃他的竹粽,快凉了倒是好下口,几口吃完,他拿纸擦手,林美想了下,捧着炖梨水试探的往他嘴边递,看他喝不喝,他要是嫌弃她就再拿回来。

    图海看梨水递过来,也有点迟疑的一边看她,一边试探的张开嘴去够那吸管,等他咬在嘴里了,嘴也笑开了。

    “有点烫,慢点喝。”林美说。

    周罄这边蹦出来一句:“你俩酸不酸?”

    林美回头才看到何棋自己去买了一杯梨水可怜巴巴的喝着,周罄自己的还没喝完,脸红红的瞪着林美:太不够意思了!刚才看她把梨水分给图海喝,何棋就也看她,她又不好意思跟林美一样喂图海,只好装没看见!

    图海接过林美的梨水有点小得意,他这杯两人分喝已经可以入口了,喝空了往垃圾筒里一扔,何棋那边还烫舌头呢,周罄看男朋友喝得慢就也慢慢吸等他。

    图海把林美拉一边说话了,街边路灯的火从头顶洒下来,就算街道上车水马龙,声音吵杂,也无妨此时此刻的气氛。

    “你几号回学校?”图海问。

    林美诚实的说:“我想早点回去,学校之前有一个活动,我想参加看看。”她看了眼周罄和何棋那边说。

    图海说:“那我到时还不走,我去送你好不好?”

    去火车站送行可一点都不浪漫,又挤又累。林美犹豫了下摇头说,“估计到时是我舅开车送我。”那就不合适叫图海去了。

    图海也早想到了,一点不气馁的说:“我想再买个号,办套餐咱俩发短信。”

    “那我也办。”林美说,看到图海笑了,她也高兴了。

    现在的寝室拉网线的少,如果她说两人申请个QQ号,用QQ聊,那她可以在自己家用电脑,图海就必须去网吧了,这样对他来说一是不安全,二来花销也比电话卡多。

    剩下时间两人也不说话了,图海悄悄握住她的手,两人就这么手牵手的站着,有点心跳加速、度日如年——紧张的时候时间过得既快又慢。

    何棋终于把梨水喝完了,烫得舌头发木,两人分别送自己的姑娘回家后,两位少年回家后还要打电话交流一个各自的心得。

    图海想明年要不要他们四人出去旅行。

    何棋,“……你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快?”

    图海满脑子都是粉红泡泡:“我想先计划一下,明年不行还有后年,美|美毕业时不是跟周罄一块出去旅游了?到时咱们四个一起去。”

    “这就叫人家小名了?人家让你叫吗?”今天在林美家那边听邻居叫林美小名了,图海这就叫上了,何棋有点“他怎么比我的发展还快?!”的不痛快。现在都计划上旅行了!这人真叫人恨得牙根痒痒!

    图海得意的呵呵笑。他也觉得跟林美说开之后,两人之间就像加了润滑油,顺利得不得了。以前还担心过跟林美之间相处上可能会有的问题,比如郑凯就很不看好他跟林美,说:“你现在看着她好,那是这个环境下的问题。比如她现在学习好,老师喜欢,同学捧着,她为人看着也不坏。可要是你们俩相处的时候,她也跟在班里似的凡事发号施令,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图海当时怕如果林美个性太强,他会不会跟她吵架?两人老吵架的话,感情就会渐渐消耗光了,那还不如就一直暗恋着不说,日后也能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不过这种理智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一直停留不了太久,应该说听完郑凯的话,他要患得患失五分钟十分钟,然后再看到林美就忘光了。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在这件事上好像不太理性,郑凯只会唱衰,他就找何棋给他分析:你觉得我是不是太不理智了?

    何棋听了他的话后喷笑:“你先把人家追上手再考虑这些行吗?”

    图海就恍然大悟:杞人忧天说得就是他!

    现在,他觉得郑凯说的都是放P,果然纸上谈兵要不得,他又没跟林美交往过,知道什么?他就不该听一个谈两次恋爱都失败的人的话,他就是有经验也是失败的经验,完全没有价值。交往后林美让他感觉好极了,他一点都没有被压制的感觉,相反,他觉得人生从来没这么幸福过!想想看如果当时他没有追上来,那多可怕啊!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多写一点,结果忘了通知大家八点更〒▽〒……大家晚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