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回初三 > 第90章

第90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是一般的小盗窃估计还不严重,沈曼说她的随身听是从日本带回来的原装货,三千多,林美当机立断告诉赵老师了。

    赵老师坐在办公桌前听完说:“你回去跟沈曼那个屋里的人说,下午下课五点我去她们寝室,谁偷的在这之前站出来就不说了,最后查不出来,他们寝室的人一起赔给沈曼吧。”

    林美回去如实转达。不等别人说,沈曼先喊道:“等等!这跟其他人没关系吧?怎么能让别人赔?”

    林美一脸严肃的说:“三千块不是小东西,都快够得上刑事案了。一般盗窃上五千就是刑事案,你自己算。”

    下课的走廊里,林美和沈曼寝室的八个人站在角落里。

    程燕说:“那让我们赔……”她左右看看,“不太合理吧?”

    林美想试试看能不能把人吓出来,说:“很合理。这就跟楼上掉下一个什么东西把底下的过路人给砸进医院了,找不到是谁扔的,这幢楼的人都要跟着负连带责任。现在是沈曼的随身听丢了,有钥匙的只有你们寝室的这八个人。丢的时间又是从下午下课到晚自习结束的这几个小时里,除了熟人也没别人了。找不着就一起赔。”

    最后这几个人回教室时脸色都不好看。

    林美回去后,周罄小声问她:“赵老师怎么说?找着是谁偷的了吗?”

    林美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赵老师打算下午怎么办,反正她听出赵老师的意思后已经照办了,把事情说得很严重了,不是一般的寝室小偷小摸了。而且那些看热闹觉得跟自己无关的人,现在可能需要她们也出钱赔了,这性质就不一样了。说不定还真能找出来呢?想想林美就有点小激动。她也算吃过这种合住的亏,要真能抓住一个,也算报仇了。

    沈曼回去越想越不对,本来她觉得事情挺简单的,就是徐佩兰偷的,逼她承认后把东西拿出来就行了。结果现在好像她把整个寝室的人都得罪了。

    她下了第一节课就跑去找林美,说:“我看,这事要不算了吧?就当丢了。”

    林美能理解,沈曼能用一个三千多的原装货就不是缺钱的人,事到如今怕麻烦直接认栽也不奇怪。不过她悄悄提醒沈曼:“你这样,最后别人该说你冤枉人了。”倒打一耙的事并不少见啊。

    “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出是谁偷的。不是徐佩兰,你郑重向人家道歉就行了。”林美说。

    沈曼别扭半天说:“……我觉得还是她!”

    觉得徐佩兰手脚不干净不是一两次,她说她曾经有支洗面奶,快用完了就随手放在桌上,一转脸就不见了,后来看徐佩兰在用,她也不好说人家乱拿她东西,“我当时在寝室里说这东西快用完了要扔了,那我也不能说人家捡我不要的东西有错吧?”反正挺让人不舒服的。

    就算林美一开始没有把徐佩兰当有嫌疑的人看,也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爱占小便宜。

    中午吃饭时,林美和周罄坐一块吃饭,程燕打了饭转着找座位,看到林美犹豫了下就过来坐了。

    “吃呢?”程燕说。

    林美对程燕的印象还是来自化学常老师被大家“冷落”时的仗义执言,程燕此时过来应该是有话要跟她说吧?

    果然程燕把她的豆角炒肉和米饭拌成一缸糊涂饭后,压低声跟林美说:“其实我觉得不是徐佩兰。她没上晚自习应该是跟诸葛明约会去了。”

    林美和周罄立刻饭都不吃了,这可算是新闻了!因为徐佩兰和诸葛明站一块比他还高半个头。而且平时好像没发现两人在谈啊。

    “上周六我在外边看到徐佩兰和诸葛明一起吃凉粉,就他俩,我猜他们俩在谈。”程燕说,“而且后来我回忆过,徐佩兰不上晚自习时诸葛明也不上,也不是就那一天,早都开始了。”

    这么一说,徐佩兰不肯说晚自习时干嘛去了也很正常,一二年级谈恋爱还没事,三年级谈恋爱不上晚自习就是作死,赵老师知道了肯定不会笑笑就算了。

    不过程燕走后,周罄提供了另一个思路:“你说会不会随身听会不会在诸葛明那儿?”要是两人合谋呢?徐佩兰拿了东西,然后藏在诸葛明那里,这样她就不怕别人搜了。

    周罄饭都不吃了就去找何棋了,让他在男生寝室这里侧面打听下看诸葛明身边有没有多出一个索尼的随身听。

    林美好像又看到了初中时那个特别认真的周罄,就是那个连她不写暑假作业,要借给她抄都要在心里经过一番挣扎的女生。在她“叛逆”后已经很久没看到这样的她了,林美有点小怀念。

    何棋一听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搓着手说:“包在我身上!诸葛明他们那寝室每个人都有个随身听平时听听英语磁带,诸葛明也有一个,但肯定不是索尼原装的!”

    他接到周罄的消息从寝室楼下来,两人站外边说完就又赶紧跑回去了。林美站远点让他们俩说话,周罄回来说:“他说最晚明天肯定能知道诸葛明有没有再多一个随身听。”

    中午,徐佩兰躲到林美他们寝室来了。她在219待着别扭,大家都跟平时一样该说说该笑笑,就没人跟她说一句话,好像她是个透明人。

    她想换寝室,换到林美这个寝室来。她跟黄苓坐在下面的床上说,“你们这个寝室多好啊。你这个寝室长也好,还有班长,没那么多事。”说着说着又哭了。

    寝室里几乎所有人都拉着床帐装睡觉,其实都竖着耳朵在听。

    黄苓一个劲的劝她,但她也不敢说让她换过来。他们寝室没空床,徐佩兰来就肯定要换一个人走,219现在这样,谁愿意换过去啊?

    等快该上课了,黄苓叫人:“都起来,该起来了。”

    黄苓回219拿东西,吴骄腾的从床上下来,拉着黄苓小声说:“不能让她来!”

    靠门上铺的路芝宜站在床上穿衣服,伸脚把门给踢上了,省得让外面的人听到她们寝室里说的话。

    黄苓说:“我怎么能说让她搬过来?她搬过来谁搬过去?这都不是一句话的事!”

    吴骄这才放心了,回去穿衣服,说,“那就行。反正我听她跟你哭了这一中午,就觉得她这人心眼实在不大。”说的都是她们那个寝室人人都看不起她,连晚上一块去打水不叫她,去洗澡也不叫她都能说成是人家看不起她,因为她用的洗头的沐浴液什么的都是路边小店买的,不是超市卖的,所以别人都嫌弃她。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路芝宜从上铺下来说,“你还别说,我觉得吧徐佩兰要想搬出来,多的人是愿意跟她换。她们那寝室有大款,沈曼身边的什么化妆品乳液、口红、香水都随便她们寝室的人用,她们寝室还爱换着穿衣服,上次程燕不是穿了沈曼的那件什么大衣?听说在香港卖几千一件呢。想占便宜的人不少,徐佩兰想搬出来,肯定有人想搬进去。”

    “那正好。”吴骄说,“其实这事也怪沈曼。天天用那么多名牌货,肯定招贼啊。”

    林美在寝室就是回来睡觉,平时跟大家开卧谈会也就是说说明星衣服之类的八卦,还真不知道大家私底下还有这么多事。

    出来后她问周罄:“你知道219的人换衣服穿吗?”

    周罄说:“都是沈曼借衣服给别人。上次我听她说那谁借她的衣服穿了半年多都不给她洗洗就还回来了,害得她还要送去干洗。”

    可见奇葩都是惯出来的。能借一件需要干洗的衣服借半年,可见沈曼的大方和好脾气应该是深入人心的。

    林美听了这么多,也觉得沈曼的大方或者是炫富也是这次的原因之一。

    “可能有人觉得沈曼丢个随身听不会介意。”林美说。所以才敢偷,她肯定没想到平时那么大方的沈曼这次竟然会查,也没想到现在连赵老师都知道了。

    周罄嗤道:“一个索尼原装的随身听啊,谁丢了会不当回事啊?沈曼来上学,估计这是她带的最贵的一个东西了。这丢了父母也会问的,怎么可能不查?”

    但一般大家用的随身听都是几百块的,而且高中生对钱没什么概念。如果他把沈曼家想像成百万富翁,那可能沈曼就不会在意一个“小小的”随身听。一般人用三百多的,沈曼三千多的都是一回事。

    周罄说:“再有钱那钱也不是天上掉的啊。”

    何棋下午一来就跟周罄说报告完成任务了,诸葛明的柜子里没有疑点。“我们几个找诸葛明借袜子,把他的柜子翻过来了,还有他的床,就他那一个二百多杂牌的随身听。”连个索尼的毛都没看到。

    周罄关注的显然是别的,她往旁边躲了躲,三观受冲击的问:“……你们平时还借袜子?”借毛衣借大衣都还算可以接受,但借袜子……有汗脚怎么办?

    何棋马上说他平时从来不借别人的袜子穿!“都是他们借我的!”

    周罄的表情更难忍了,“……别人穿过的袜子你还穿?”

    何棋转口很快:“我都扔了。”

    周罄算是被他哄过来了,主要是男朋友这么努力哄她,这份心意值得感动一下。不过也表示自己没那么好哄:“吹牛吧,你有几双袜子能这么扔?”

    下午的课,219的人上的都有点心不在焉。林美是一上课就集中注意力,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直到五点下课,沈曼来问林美赵老师什么时候过来,林美才想起还有这件事。结果去办公室没找到人,问人说赵老师下午就一堂课,四点就走了。

    他们办公室的人都认识林美,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他?”班长来办公室找人肯定是有事。

    林美犹豫了下,出去跟沈曼说:“赵老师走了,说不定是把这件事忘了吧?”

    沈曼有点遗憾,但也松了口气,说:“那算了,我也不查了,丢了就丢了吧。”

    林美在这一天听了沈曼很多事后,对这个姑娘有了一些不同的印象,算是比以前了解她更多了,听她这么说,再看她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就说:“沈曼,你知道什么叫姑息养奸吧……”她高中三年,同寝室的几个姑娘不说交了几个朋友,倒是先养出个小偷。她这个脾气如果不改,大学呢?以后工作呢?亏只会越吃越多。

    沈曼沉默了会儿,有点烦心的说:“我就是不想折腾了……”其实随身听丢了也就丢了,回家最多教训她几句。

    林美也没再劝,她觉得吧丢东西不是重点,问题是沈曼跟别人相处的方式。大方到她这个地步就不是大方,叫傻了。活生生的升米恩斗米仇,占她的便宜都快成不占白不占了,那偷东西的自然就是不偷白不偷了。

    上晚自习时,林美跟周罄说了她在沈曼这件事上学到的。林美从重生回来后一直觉得自己在见识上还是什么上都稳压周围同学一头,但沈曼这事倒是让她恍然大悟了。

    “说矫情点,自己被偷是不是也有点自身的原因呢?”林美说,“这么说肯定是找打,但我觉得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以前也容易被偷了,而且偷了我东西的人还敢光明正大的用。”不是那人傻,只是那人认为她懦弱到在看到脏物后也不敢说什么。

    这么一想,简直羞耻到不行。

    周罄听了赶紧问:“你被偷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偷你的人还敢当着你的面用?你怎么没说啊!”

    林美马上发现时间线有重大问题,赶紧说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偷她东西的是个外人,后来发现时也不好说因为都认识还是邻居,其实她也没丢大件,就是一个毛毯,不值钱。

    何棋说:“还有人偷毛毯?”

    这句略过,林美和周罄都没接话,因为周罄很认真的看着林美说:“你刚才还说沈曼不该姑息养奸,可听听你刚才说的,不也是一样?”

    沈曼觉得为一个在她看来不算很贵重不能承受的随身听不值得再查下去了。林美也下意识就觉得为了一条毛毯跟当时的邻居吵架很不值。

    林美发现就算她明白当时她被人看扁了,但到现在她还是觉得为了条毛毯不值得吵架。

    林美愣了,在周罄认真的目光下,难得气虚道:“……吵架很伤神的。而且那毛毯也并不稀奇,他完全可以说是自己的。”虽然那毛毯是她从国内带来的,而之前从来没见邻居晾过一条跟她一模一样的“旧”毛毯。

    好吧,这理由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说白了,还是胆气弱。

    林美靠在椅背上想,或许她一直以来的自信更多的是因为她面对的都是比她小的学生。如果换成现在的她……她会直接敲邻居的门问她那条毛毯是哪里来的吗?她会报警求一个公正吗?

    林美在心里握拳,下回她一定会这么做的!就当给自己一个激励!既然能在一群初中生高中生面前刷勇气自信,那等她再次变成大人,也要一直这么勇敢自信下去。

    周罄奇怪林美怎么后半节晚自习就一直心情很好的还在哼歌,就是哼来哼去就那么一段,跟洗脑似的,等下了晚自习,他们这一片连郑凯图海张煦都在哼“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到了寝室楼下就跟219的碰上了,整层楼的包括寝室宿管阿姨都知道219丢东西了还有贼了,一楼的小黑板上就贴了个告示让大家注意保管好个人财物,值钱的东西记得放在柜子里,保管好钥匙。

    219的气氛还不错,沈曼已经跟大家说了她不打算查了,赵老师今天下午放学也没来。结果到了寝室门口就看到赵老师站在那里,宿管阿姨正在开门。赵老师看到沈曼她们就说,“回来了?走,进来说吧。”

    气氛顿时飞流直下三千尺。

    219关了门,挡住了所有想围观的视线。林美她们就回寝室拿暖水壶出去打水,在路上还好奇的说赵老师会怎么查。回来路上碰到何棋,他出去给周罄带夜宵了,顺便也有林美一份。

    “我听说赵老师刚才去你们女生寝了,不是说这事不查了吗?”他问。

    不查是沈曼说的。赵老师可能是下午忘了这事回家了,现在想起来了又来了。

    “不知道是谁偷的。不过不管是谁偷的,我看那徐佩兰是不能在219住了。”何棋说。这事男生寝也都听说了,男生寝也有丢东西的,何棋说了一车例子,关于他也丢过几盒磁带。几盒他忘了,什么时候丢的也记不得了,就是去音像店买磁带时想起他以前买过的几盘磁带,回去翻已经不见很久了。

    等何棋跟周罄说够了,林美已经把玉米啃完了,听完说:“是你自己不知道放哪儿了吧……”连丢了几盒都不知道。

    她们俩回到女生寝室才知道赵老师已经走了,然后沈曼的随身听又在她枕头下发现了。黄苓说:“我看就是那个小偷害怕又给偷偷放回去了。”但是是什么时候放的呢?沈曼昨晚回来发现枕下的随身听失踪,中午睡午觉时还看过枕头下,还是空空如也,这个寝室里的人都能给她作证。

    然后下午加晚自习,就是从二点二十到九点间,随身听又出现了,还有丢的那一百四十块钱。因为沈曼也把钱随便放在枕头下。可这时让人再回忆这段时间她们寝室谁曾经不见过也不好找了。因为从教学楼回寝室,跑快点五分钟就能一个来回,怎么查呢?

    赵老师说:“找着就好了,就当没这回事。大家同学三年,别坏了这份情份。”

    沈曼憋屈死了,“就跟我胡说的一样!明明丢了的!”

    徐佩兰也四处找人换寝室,很快找着一个。就是跟别的班拼寝室的那两个女生之一,一说马上就愿意跟她换,比起跟外班的人住,还是跟自己班的人住更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chloe扔了一个浅水炸弹^-^;尛兮扔了2个火箭炮^-^;猫小狸扔了2个手榴弹和一个地雷^-^;米老虎扔了一个手榴弹一个手榴弹^-^;喵喵扔了一个手榴弹和一个地雷^-^;免我无枝可依扔了2个地雷^-^;deepsee、15980683、饭饭、喵喵、海明明明明暖扔了一个地雷^-^,最后群么一下,大家晚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