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回初三 > 第50章

第50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一到初三,林美在姥姥家虐了陶涛三天,虐得陶涛生不如死。舅妈大概看她确实使得上,破天荒的买回来了半只烤鸭,还带饼和酱。按说买烤鸭店里送鸭架子,一般买半只不送的,但舅妈硬是让店里送了她一副鸭架。这副鸭架熬了三天的汤,最后汤清似水,半点肉味都没有了。

    等初三下午她准备返校了,陶涛特别激动的说要帮她提行李送她去学校。

    今年过年没下雪,天一直是晴冷晴冷的。路上的冰越结越厚,走在路上能看到放假的小孩在冰上滑来滑去溜冰玩。

    林美提着提兜,陶涛帮她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往公交车站走。

    “还有半年了,想好考哪个高中了吗?”林美问陶涛。

    陶涛说,“我爸想得太美,他让我以你的高中当目标。我说我考不上还打了我一顿。”具体考哪个学校,他也没什么底。

    这半年因为成绩在进步,老师们也很关心他,替他想了很多主意。

    “我们老师倒是建议我上回民高中,说那边师资力量还是不错的,而且录取分数不高。我考那个比较有把握。”陶涛说,他回来跟他爸说不知道回民学校收不收汉族学生。

    “我爸说去打听打听,不过我爸跟我说到那边就是人家打我一个,叫我真去上了就把我这脾气改改,到那里别拿大。”当然舅舅的话没这么文雅,舅舅说的是“想去上先把你的狗脾气改改!回民抱团,三年不能吃猪肉,你在那里被人打残打死,你爸我都来不及救你的。”

    要论打架,陶涛倒是很有自信,心里还想到时不定谁打谁呢。可三年不能吃猪肉就是个大问题了,听说那边一条街都没有卖猪肉的,想吃只能回家吃。

    回民中学其实就是七中,里面初高中都有。但里面不是只收回民,汉族学生占了大部分。陶涛去上也不要紧,也不可能没有猪肉吃,因为就像省一的食堂有个清真窗口方便回族学生一样,回民中学应该是专门有个清真食堂?

    林美知道这个是因为附中时的同学李军,就是后来改民族加分的那个,他后来上的就是七中,听说是他姥爷决定的。

    她跟陶涛一说,陶涛松了好大一口气,原来不是全是回民的学校啊,他爸骗人!还有什么三年不能吃猪肉,他不去清真食堂不就行了?

    林美又说了几个学校,“七中,还有四中,二十一中都可以,这些学校的录取分数都差不多。你到时再看吧。”

    到了公交车站,正好车来了。林美连提带抱的把行李弄上去,陶涛把书包递给她:“姐,我跟你一块去吧?”

    “不用。”空位很多,林美抱着书包坐下,从窗口探出头去,“你回去吧。”

    陶涛还不走,嘿嘿笑道:“姐,你把强强给我玩两天呗。”

    林美想了下说,“我留强强是看门的,要不你去我家玩吧,在我家住两天。”

    “行啊!”陶涛答应得很快,“我办的音像店的卡还没花完呢!”他最喜欢去姑姑家住了!

    虽然马路上还是空荡荡的,但校园里却已经是一派热闹景象了。大部分学生都选在今天下午提前返校,明天正式上课。校门口又是车水马龙,挤满了前来送孩子的家长们。

    林美先回寝室把行李收好,再拿着洗澡的东西去洗了个澡,然后回来晾晾头发,差不多到六点多时头发就干了,去食堂吃完晚饭就直接带着饭缸和书去上晚自习了。

    教室里已经有人先打开电视了。比起刚入学时的拘谨,现在大家跟赵老师熟了以后也没那么怕他了,提前把电视打开看看节目,等着七点左右的新闻。

    晚上七点,赵老师出现在班级门口。他扫了眼教室,此时班里的人大概只有四十个左右,一直到九点晚自习结束时还有人不停的悄悄溜进教室。

    有人悄悄问林美,赵老师刚才有没有通知什么事。林美摇头,她只注意到赵老师穿的西装相当不错,可能是从办公室过来所以也不穿大衣,就这么只穿衬衣西装过来了。

    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事呢?

    周罄是初四早自习时到的。这三天,周爸爸带她去串亲戚了,玩得很开心。周罄一来就说周爸爸没答应她养狗,但给她找了只兔子。

    “那兔子很大,我爸说是在菜市场卖活鸡活鸭那里看到的。他说兔子不会叫,放在笼子里养就行。我想抱也能抱抱。”周罄说,“我给它起了个名叫雪子,它好白啊,雪白雪白的,特别肥!我爸是按活兔子买的,一只十五。我爸说给我挑了只年龄最小的,说让我能多养几年,那只兔子据说才八个月大呢。”

    周罄激动得不得了,这三天一回家就蹲到笼子边看兔子,周爸爸说客厅里一股兔子的尿骚味,可她没闻见。“我爸说有,我一点都没闻到,后来就用夏天用剩的六神在客厅地上和沙发上洒了洒,我爸不让我抱它上沙发,也不能让它上床。说怕它尿或拉到床上不好收拾。”

    周爸爸其实也很开心,他已经有差不多一年多没看到周罄这么高兴了。所以虽然不喜欢在家里养只兔子,但还是很认真的给兔子准备吃的喝的,铺报纸垫在笼子里让它拉尿。他买的时候就问那卖的这兔子怎么喂了,还特意从卖家那里买了拌好的半袋兔子饲料。

    到了晚上在寝室里,周罄说起兔子,大家都把自家养的宠物报一报。有养乌龟的,有养鸟的,还有养猫的。

    说起猫,林美这三天在菜市场买了不少两块钱一斤的小鱼,菜市场的人听说她是喂猫,让她把杀鱼杀鸡扔掉的杂碎都拾走了。

    林美弄了一大包,放在外面一晚上就冻起来了,比在冰箱里冻得还快。这次她就全都带过来了,昨天晚上已经喂过一回了,野猫们吃得都很香。

    周罄跟她一块去喂的,林美说:“我妈说她有空就去帮我拾点,其实要是有猫粮更方便。”

    学校的课程还是按部就班的往前进行着。刚到校不到两天,赵老师就喊他们去搬书。高二的书已经进来了,先把主科的发到各人的手里。其实理科和文科分班的事已经大致上清楚了,这次发书就是按照大家上次交的志愿发的。赵老师在发书时站在讲台上说:“如果到高二的时候还有人改主意也可以,只是那时就要交申请了,会比较麻烦。所以大家最好考虑清楚,决定了就不要轻易改了。不然那不止是浪费你们的时间,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新书发下来就直接讲。赵老师又调整了一次坐位,基本都是理科生往前调,赵老师说:“别觉得我给理科生开小灶,基本上我的一班就是理科班,二班是文科班。选文科的在我的课上想听就听,不想听干别的我也不会管。反正到时你们也不用再上我的课了,只要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不存在。”

    董老师到他们班上就是另外一番说辞了,“不管你选文科还是理科,语文都是必考科目。在我的课上看别的课的书是不允许的。谁看我都要把他请出去的。”

    文科的课本多了历史、地理和生物,理科则是比文科多了物理和化学。总得来说,文理分班的确是皆大欢喜的比较多。不用再学物理化学的文科生基本上都是一脸的喜大普奔。发现一下子少了三科要学的理科生也觉得轻松不少,他们很多人都在说要是语文英语也能取消就好了,这种言论一度很有市场,不过是白日做梦。

    山中不知岁月,这种话放在学生身上也适用。学校里的日子是一程不变的,林美只顾埋头跟着老师赶新课,平时还要复习旧课。倒是每周回家一次都能发现强强长得好快。在它打完最后一次针的时候,已经比刚来的时候要高一个头了,又因为正在长骨头架子,显得腿长腰细耳朵大,怪模怪样的。

    狗厂的那个孙老板特意送来了钙片,说让强强每天吃一片。因为它是大狗,长骨头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补钙。林妈妈跟他买了好几大袋的狗粮,省了做狗饭的时候,就是偶尔让强强吃两块骨头啃啃。强强的牙正在换,这天林美一回家,林妈妈就跟她说强强掉了一颗乳牙,她在沙发上发现的。

    “它前面的一排小牙都换了,我都没注意!这个估计是它在沙发上被沙发勾到牙了扯下来的。”林妈妈托着那颗晶莹的还带尖钩的小尖牙给她看。“现在吃骨头,那厉害得很!你舅从狗厂拿来的棒骨,它一会儿就能啃掉一根!”家里的桌子腿椅子腿基本都被啃过来了,不过林妈妈拿报纸吓过它几回后,它就知道不能啃了。

    “多亏了咱家有条狗。我听说咱们这幢楼里有人被偷了。一家子都去走亲戚,家里没人,那贼把锁都快给卸了,进去偷的。”林妈妈说,“我当时不在家,听邻居说咱们家强强那天上午叫得特别凶,估计它当时是听到动静了。”

    那邻居发现被偷后还特意来谢谢他们家的狗。因为可能是狗叫的凶,那人只随便翻了翻客厅和大卧室,没把所有的房间都翻一遍就走了,损失不大。

    经过这次事后,楼里倒是有不少人家都养了狗,还有人专门来打听林美家的狗是哪儿来的,听说还给狗厂的孙老板介绍了不少桩生意,搞得孙老板说想把强强要回去,他觉得强强搞不好是那种会带财的狗。

    林妈妈当然没有答应,还拿了二百块钱让舅舅给孙老板说就当他们家是买下强强的。因为当时抱狗时,孙老板跟舅舅熟是送的。孙老板特意来看强强,可惜不已把强强从头摸到尾,说强强腿骨又直又长又粗壮,头大,嘴大,机灵懂事聪明,是条难得的好狗。跟舅舅说了半天,翻来覆去都说:“屋子这么小养大狗不方便啊,我以为是你要养才给你的。听说是你外甥女养的?那还是养小狗,我那儿有博美狗,是现在最流行的,你去打听下,外头卖一只小博美多少钱?兄弟肯定不会让你吃亏!”

    舅舅一边让烟一边点头,就是不说换狗的事。林妈妈硬是把钱塞给这个人了,生怕他把狗再要回去。

    林美听了抱着强强亲个没完,他们家强强就是好!谁要都不给!

    周二的时候,学校里拉起了横幅,说是欢迎领导来检查。赵老师特意找林美交待了下,没什么,就是注意在领导来的时候纪律好一点,别在走廊打闹,男生别打架。

    “等领导走了你们怎么打我都不管。有人来的时候,咱还是要注意点面子的。对吧?”赵老师在班里说。

    为了迎接领导,学校也是下了力气的。让人把学校里走廊和各班的墙都粉刷了一遍。

    赵老师说检查的事早就在说了,本来以为不会这么快下来,没想到这次来的这么快,估计是突击检查。

    “不过到咱们这里也就是走个程序。”赵老师挺自信的说,省一嘛,市里有名的好学校,一向很得上级领导的信任的。

    但没想到的是,偏偏就是在领导来之前出事了。

    除了学校里重新刷墙以外,学校各科室也都为了迎接检查先自检自查了一遍。结果就发现有一位学生的学籍貌似有问题,有涂改的痕迹。学校就让原中学再发一份过来,然后跟这个学生说了说,让他们家长也过来一趟补份证明。

    结果这个学生就有些紧张,然后叫来的父母看着也挺紧张的,学生的妈妈有两次都说错了这学生的小学和中学。

    顶替学籍之事并不鲜见。省一学生科和招生办的老师们也是久经考验,立刻上报校领导。这事也非常简单,去原中学调这个学生的原始档案就行了。结果一调出来就发现不对了。

    这事要真查实了就是通报批评的事,而且不止是在本校内,在整个教育系统里都是大事。谁帮这个学生改学籍的?参加中考的人到底是谁?被顶替的学生知不知道他考上了省一?

    学校领导的头都大了三圈。

    赵老师是主管教学的副校长,这事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但肯定也要跟着吃挂落。然后校领导很紧张,查出来一例,谁知道有没有第二例第三例,然后就要求所有的学生必须让家长出具证明,还要回原初中开证明,证明你是本人,没有顶替冒名之事。

    赵老师说这件事的时候脸都是黑的,严肃的一点玩笑都开不起的样子,他平静的说:“这不是小事,你们都回家跟家长说说,让你们家长去开。开完证明交到学校来,最晚下周一就要。班长收齐后交到办公室。”

    这真是无妄之灾。那个冒名顶替的学生已经回家了,到现在都没听说他到底是男是女,是哪个班的学生。可能学校不想让学生们知道,那个班的班主任也让学生都闭嘴了。但最后还是有风声传出来,但也只知道他是六班的,是男生,别的就没听人说过了。

    宋科知道这事,他知道的还比别人多。“六班的,叫马源,我以前的同学跟他一个班,说他从这周二就没来上课了,也没听说是什么事不来的,班主任也没说。”

    赶在领导检查前暴出这件事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只能说幸好在检查之前发现了,还来得及补救。

    最后不知道省一是怎么运作的,省一从第三个被检查的学校变成了最后一个,算是给学校争取了解决这件事的时间。

    这些惊险的八卦还是其次的,摆在林美面前的事就是赵老师要的证明和保证书特别不好收齐。家长写的保证书倒是好收,去原来的中学开证明这个就难了。因为赵老师还要求要盖原来学校的公章。

    林美这个,因为是子弟学校,学生也少,郑老师对她的印象也深刻,林妈妈去了一说,郑老师带着林妈妈去找了小厂长,一上午就开出来了。林美周日回家拿齐,周一就带回学校了。

    但别的同学就没这么容易了。

    到周二时才收上来了二十七份。林美无奈去找赵老师能不能时间再给得多一点。赵老师的眉头皱得死紧,办公室里抽得到处是烟,他随意点头说:“那就等你收齐再给我。”

    林美刚要走,他又叫住她添了句,“最晚到这周五。没交的人先让他们回家。”

    有了这个“威胁”后,果然赶在周五所有的证明都收齐了。

    这件事到这里貌似是结束了,但赵老师变得行色匆匆,晚自习也很少来了,班上纪律和杂事全都交给林美和班委来干。

    大家都猜这次的事估计还是牵扯到了赵老师,说不定那个学生就是他给办进学校的。没办法,赵老师的风格就是这样,好像不怎么在乎学校的规章制度似的。

    董老师上课时也带出来一两句,“所以说人呢,还是要行得正,坐得直,这才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赵老师啊,这是在阴沟里翻船了。”

    赵老师在一周后才好像不那么着急了,人看着倒是憔悴了不少。

    物理课上,大家看他好像没什么精神,竟然这堂课没一个人说话,全都专心听课。让赵老师提前十分钟讲完了所有内容。

    赵老师把粉笔扔到粉笔盒里,拍拍手上的粉笔末,笑道:“怎么了?几天没见我,想我了?这么乖。”他双手按着讲台冲大家一笑,“没事,我这几天在跑那个学生的事。你们都知道吧?叫马源,他本名叫马大帅。”

    林美的眼睛瞬间瞪大了,这名字真帅!

    “马大帅跟马源是一个村的。马源说好上完初中就不上了,马大帅的学籍不在这里,转过来也太费事,就掏钱‘买’了个学籍,买的就是马源的。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到时马大帅再改个名更没人知道了。”谁没事看初中小学的毕业证啊?高中毕业证有时都用不到。

    马大帅改成马源,全家都知道这学籍有问题,但马大帅认真肯学,考得还不坏,一口气考到了省一。这下这个学籍就成了他们全家的心病了。其实早在接到通知书后,马大帅一家就考虑过要不要今年先不上了,等把马大帅的学籍转过来明年再复读试试。但马大帅考的这个成绩其实是临场发挥的好,明年还能不能考得这么好,他实在没多少信心。

    今年的中考题容易是公认的,万一明年题难了呢?万一发挥的不好呢?

    赵老师主管教学,在事发后他特意去了趟马大帅的家,发现这家基本就是家徒四壁。他们老家那里不能考这边的学校,马大帅的父母就搬到这里来,想给马大帅找个学校借读上两年取得学籍后读这边的高中。

    但想得很美好,事实上却很难。因为大部分的学校不收初三转学生,有的好一点的连初二都不收了。不能耽误孩子读书啊,这才“买”了个学籍。马大帅本人是很努力的孩子。赵老师一看之下起了惜才之心,正好省一除了这个主校区,还有两个分校区,他想让马大帅去分校区读。但最后没成。

    他只能先挂靠到一个学校重新读初中,取得学籍再考一次中考。

    赵老师在讲台上好笑的说:“我也是有病。没点好处跑这事跑了一个星期,把你们扔下不管,去管别的学生。”

    现在马大帅的事已经解决了,赵老师的面子还是够使的,硬是把马大帅塞进一所初中的三年级,读半年就参加今年的中考。到时能不能考上省一就看他的造化了。

    学校没因为这件记他的处分已经是宽弘大量了。

    而马大帅进的初中,林美也很熟,就是陶涛的体育中学。林美不由感叹,那所中学确实是有容乃大。

    赵老师说完后大家轻轻的鼓起了掌,赵老师笑着双手压压说:“我啊,就喜欢努力的学生。你只要努力,你在我这里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你不努力,我也不会费那个功夫管你。你们好好学就算报答我了。”

    解决完这件事后,检查团姗姗来迟。大家没有听说关于顶替学籍的事对学校有什么处分,赵老师说:“可能也就是暂时不处分,反正什么时候翻出来都是个事。不过这事归校长操心,你们先想想明天的物理考试吧。”为了检验大家最近有没有好好学习,赵老师说明天就来次考试,让他看看大家在他不在的时候偷懒了没。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下午有事,晚上十点如果没有就是不更了,如果我能赶得及,那十点会再更一章。十点没有大家就不用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