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回初三 > 第25章

第25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式开学的那天,李军骑来了他的新山地车。

    学校里一下子涌入了太多的人,让林美都有点不习惯了。校园里乱糟糟的,让本来已经收心认真学习的三年级们突然又被拉入了过年的气氛中。

    看到一二年级的全都是过足了寒假才来的,他们却连炮都没有放过瘾,一个个都不甘起来。

    “真羡慕他们啊。”何棋跟高源几个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望着底下操场里的低年级生们。

    “他们早晚也有这一天!”高源恶狠狠的说。

    三年级跟一二年级的人相比,那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

    所有的老师就像牢头一样紧迫盯人。

    山地车成了学生中间的新流行,人人都想要一辆。家长们也看在孩子们辛苦的份上满足他们的愿望。就在李军骑着新车到学校时,郑老师就在课堂上说:“一辆山地车好点的顶你们父母一两个月的工资,父母们不吃不喝攒了一两个月的钱才能给你们买辆车。可你们要车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啊?无非就是在同学中间显摆显摆。”

    郑老师问得整个教室的人都垂下头,“你们愧不愧疚?”

    “你们都长大了,懂得比我都多。”郑老师示弱般语重心长的说到这里,底下的人嘿嘿笑出了声。“现在的家庭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你们的父母都要奉养双亲吧?大多数人都是跟姥姥、姥爷或爷爷奶奶一起住的。你们的爸爸一个月能多抽一包好烟都要高兴坏了,结果你们一张嘴就是一两千的山地车。你们要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父母啊?”

    这话说的,简直如泰山压顶。

    林美以及绝大多数的同学都把视线悄悄集中在了李军身上。而李军早就把头埋到胳膊肘底下去了。

    郑老师长叹一声:“我也不多说了。山地车是挺好的,你们要来了,就要对得起你们父母给你们买的这辆车。好好学习,考个好学校,让你们父母也跟着光荣光荣。”

    这只是上课中的一个插曲,说完这段心灵鸡汤,郑老师翻着书说,“大家来看《山中访友》,一起把课文读一遍。”

    大家齐声读起来:“……早晨,好清爽!心里的感觉好清爽!……”

    清爽个P啊。

    下课后,高源同情的拍了拍李军的肩,刚才那一堂课李军的脸蛋都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李军却恢复得相当快。下午放学时,林美刚出校门就见李军骑着他那辆酷炫的山地车拐了个弯停在了附中后面的那个爱结冰的小巷子口。然后黑暗中,一个看不清脸的女生走过来上了他的车。

    跟着,李军风驰电掣般骑着车带着妞咻的一下跑远了。

    林美、周罄和郭鑫鑫都被震住了。林美叹道:“李军的心理素质可以啊。”她今天也有那么一咪咪担心他被郑老师给打击坏了,结果人家根本没当一回事。

    郭鑫鑫的担忧更人道一点:“被人看到怎么办?”

    周罄冷静道:“没事,李军是坐在后面的,郑老师都懒得管他。倒是那个女生,好像不是咱们班的。”所以就更不用管了。

    之后几天,因为一二年级都到校了,学校里在下课时突然多了很多放炮的声音。连打扫卫生的人都抱怨了。这周值日的是王宝宝那一组,他负责拖三班外面走廊的这一块地。

    “这谁啊?还敢放炮?”王宝宝拖地时看到角落里有一小撮红色的炮衣。他稀奇的对人说,“咱们现在还有人敢放炮?”谁这么英雄?

    高源过来看了眼说:“估计不是咱们三年级放的,是底下扔上来的。”

    把过年时的习气带到学校里的人还挺多,一二年级里都有。因为学校里严禁放炮,所以偷偷把炮带到学校来的人都有着做间谍的本能,地下工作搞得非常好。他们不但喜欢把炮点着后往楼上扔,还喜欢扔到自行车的车篓里。

    周罄的自行车很快遭秧了。这天晚上放学她去推车,车棚里黑洞洞的看不清,等走到路灯下头,就看到她白色的车篓底部和侧栏被炸的黑呼呼一片了。

    三人赶紧站住,周罄把车支好,林美帮她提着书包,三人把周罄和郭鑫鑫的车给检查了个遍。

    “还好没把你的轮胎给炸坏了呢。”林美说。最后是只有周罄的车倒霉。

    “这些人真恶心!”周罄推着车气得不行,这种事谁遇上了都不可能不生气。

    “平时上课没时间,下课就有人看到了,估计是体育课上干的。”林美道。

    自行车篓遭殃的不止周罄一个,越来越多之后,学校祭出雷霆手段:搜查。每个班抽几个人做为特搜组,就站在学校门口,看到可疑的人就叫过来让他自己掏兜掏书包。

    郑凯在班上一说,平时避之惟恐不及的大家纷纷踊跃起来。

    “我!”高源直接站起来举手,撸袖子道:“叫我知道是谁把炮扔到我的车里看我不跺死他!”

    郑凯挑了几个男生加几个女生,林美赫然在列。

    挑男生是为了抓人,挑女生就是为了让她们管着点男生。郑凯跟林美等几个女生说:“到时要是高源他们太过分了,你们管着点。”

    林美黑着脸,这样一来她的早自习算是泡汤了。已经养成习惯的事,一旦打破习惯就浑身不自在。林妈妈让她看电视,她都有罪恶感,现在不能上早自习,她的心情当然也不会太美好。

    第二天一大早,林美就站到了学校门口。带队的是体育马老师。马老师教他们:“女生不用搜,带炮进来的都是男生。挑那些看着就调皮的,衣服比较脏的,一般一抓一个准。”然后他演示给他们看。

    一堆三五个一年级的一窝蜂往校门里跑,马老师招手:“站住。过来。”上去一把将一个躲到他同学身后往校门里挤的男生抓过来,“你跑什么?哪个班的,去叫你们班主任过来。”

    马老师吓唬完后就让这男生自己掏兜,结果这男生浑身上下六个兜,上衣四个,裤子两个,装满了指节长短的小红炮。

    林美都看直眼了,马老师让他把炮放在地上:“你带这么多,是来上学的还是来放炮的?”

    一早上下来,林美抓了六个,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带炮了。最多的也跟马老师抓的那个差不多,身上所有的兜里都装满炮。

    所有收缴上来的炮扫起来能有小半筐,马老师提到自来水管底下冲水冲透才倒到垃圾箱里。

    晚上上自习课的时候,李军嘿嘿嘿嘿的跟高源几个人溜了。郑老师最近对他们很放心,自习课早就交给郑凯和梅露了,今天更是早早的走了。

    班里又变成聚成一堆堆的,郑老师之前说过的话已经被大家忘到脑后了。反正只要不谈恋爱,怎么坐老师其实是不管的。特别是前几排的学生们。

    林美和郭鑫鑫把桌子一并,加上周罄、朱海和陆露五个人围在一起写作业,挺有学习小组的风味的。上回郑老师突然过来看到了还对她们笑了笑,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

    桌上摆着各自的作业和卷子,有不懂的就可以互相问,林美和周罄都快成她们的小老师了。

    朱海爱走神,她借来林美的书照着划重点,说:“我听李军和高源说要去把收来的炮给捡回去。”

    “捡回去也不能放啊,都湿透了。”周罄说。

    郭鑫鑫说:“我听说他们把炮放在暖气片上烘干。”

    ……

    李军和高源废物利用,白捡这么多炮!简直都快乐歪了。他们有时甚至会在白天去捡炮,一不留神就被人看到了。林美再听到这个消息时是郑老师大发雷霆,要高源和李军把家长喊来。

    家长喊来后的第二天,高源两边脸都被扇得通红发肿,李军是被他妈妈送来上学的,到教室后连坐都不敢坐。

    下课后,何棋亲切的去慰问李军和高源,“疼不疼?你爸把你的屁股揍成八瓣了吧?”

    高源的脸是他爸让他自己扇的,本来挺爱傻乐的一个人今天不吭声了。

    倒是李军呲牙咧嘴的说:“我爸是拿他的皮带抽的,我操!把我家鞋柜上的花瓶都抽到地上了!”李爸爸抽皮带这么一甩,哗啦啦就把后头鞋柜上的东西都抽到地上去了。

    “我妈说我爸糟蹋东西,我爸一边跟我妈吵一边揍我。”李军觉得父母很没有道理,哪有一边打孩子一边吵架的?最后他妈说他爸浪费钱买那辆山地车,李军又多挨了几下,今早他跟他妈撒娇耍赖,结果李妈妈理亏(?),特意送儿子来上学。

    “山地车我爸不让我骑了,什么时候中考完什么时候给我。考不好就给我弟送去。我操!”李军悲摧道。

    “该。”周围一群哥们齐声道。

    冬去春来,天气一天天变得暖和起来了。除了路旁还有积雪未化,大家现在再穿大衣走在太阳底下已经会热了。

    林美每周跟同学一起去书店已经成了保留曲目。最近又加进来了几个人,像朱海、郭鑫鑫和陆露。

    一堆女生一起逛书店这目的就不怎么纯了,总是先逛完辅导书,再去逛音像店,郭鑫鑫和周罄都要看新磁带。周罄已经接到了周妈妈给她寄来的迈克的CD,是周爸爸托朋友从海关带回来的。不过周爸爸说暂时不能给她听,要等中考过后才给她。

    周罄就只好先买些别的外国歌手的磁带解解馋了。

    几个人从音像店出来去吃米线。朱海说:“一会儿干嘛?”

    一般来说应该是回家,林美问她:“你想干嘛?”

    朱海立刻兴奋的说:“咱们去逛街吧!”

    朱海带路,一群人先是把自行车存起来,然后坐上公交车去了火车站附近的批发市场。朱海对这一片特别熟,什么地方专批文具,什么地方卖包,还有卖小饰品的、卖衣服的,等等。她奶奶家住这里。

    林美跟着一起买了一些文具,挑了个牛仔布的书包,又淘换了一堆发卡皮筋才回家。

    林妈妈在家里等到天黑,看她回来这么晚一点都不生气,说:“晚饭已经做好了,你姥姥腌的韭菜花,我买了两斤卤猪头肉,现在吃不吃?”

    林美坐着吃饭,林妈妈看她买回来的东西。今天带出去的五十多块钱花得干干净净。林妈妈却一点也不觉得她浪费,看她买的书包说:“结实。我早就想给你换个书包了。”再看她买的发卡皮筋,说:“好看。”听说价格很便宜,就说:“又便宜又好看。”

    反正在林妈妈眼里,林美从来都美得像花一样。

    之前说起山地车,林妈妈还问她要不要也买一辆。林美囧道:“我上学就过个马路,不用买。”她平时也就去书店时骑骑车,使用率不高。

    林妈妈不这么想,“买了放着嘛,你那辆给我。你同学都有,你怎么能没有?”

    林美:“真不用!我真用不着。不然等日后我上高中了再买?”

    上高中后学校远了,换辆好点的车也行。

    林妈妈从此就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了。今天她一边给她把旧书包给腾出来,说一会儿就拿出去扔了,这也太破了,一边说:“我今天在外面看到一个小姑娘骑的山地车特别好看!粉红色的。回头我带你去看看,也挑一辆!”

    林美就记得自己小时候别人有的她也有,她还以为自己从小就是个会追赶流行的人呢。现在看居然是林妈妈太疼爱她的缘故。她家里还有个旧的小霸王游戏机,也是林妈妈在她小学时突然有一天托人买回来的,还有两个游戏卡,之前林美从来没有玩游戏的念头。

    第二天到了学校,林美她们五个全都用上昨天买的新文具了。

    朱海甩着头发让她们看:“我昨天回家跟我妈研究了半天怎么把这个蝴蝶结摆正,最后根本摆不正,只好这么歪着。”她买的是个带蝴蝶结的缎带皮筋。

    周罄买了个新笔袋,说:“我爸说我浪费钱,说我把心思都用在这些东西上了。”

    林美:“你爸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周罄摇头:“我爸一直这样。他就恨不得我每天什么都不干,就学习。”她看了眼陆露和朱海,悄悄跟林美说:“我以前把陆露带我爸看,我爸都让我别跟她玩。我爸倒是对你挺满意的。”

    怪不得林美以前一直觉得周罄好像没几个要好的朋友,原来是周爸爸干的。

    “我昨天跟我爸说是跟你一起去的,他才没有使劲骂我。”周罄知道,这是因为林美之前模拟考考得非常好,周爸爸才认同林美的。所以她现在常拿林美当挡箭牌,要干什么叫上林美基本都能行。不然以前,周爸爸肯定不会让她每周六下午出去跟同学玩,就算说是去书店,回来也要严加审问。更别提还跑去批发市场买一堆小饰品回来。

    周罄不敢买太显眼的东西,昨天除了一个笔袋,只买了一堆可爱的小耳钉。

    林美看她买耳钉问她:“你想打耳洞?打耳洞很痛啊。”

    周罄肯定的对她说:“我考完中考就去打,一边打两个。”她早就想好了,连店铺也找好了,就是她平时去理发的那家美发店,店里也打耳洞。

    林美看她扒着耳朵说要打在耳软骨上就浑身冒冷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周罄说:“你打不打?那家店还能纹身,我想等我上高中了再纹。图案我都挑好了。”

    林美头摇得像拨浪鼓,她怕疼怕得要死,无论如何不会打耳洞,更别提纹身了。

    “你不怕痛吗?”林美问周罄。她觉得这姑娘现在道行高的有点吓人了,是压抑太久吗?

    周罄摇头说:“我看过他们打洞纹身,一点都不痛。他们会先给人涂麻药,麻药过了有点疼,还要再吃几天消炎药,不过很快就没事了。”

    林美心道看来你掂记很久了嘛。

    周罄的打耳洞计划不但跟林美说了,还鼓动朱海、陆露和郭鑫鑫也去,不过朱海和陆露都摇头说家长肯定不同意,朱海更是说:“我妈知道我敢打耳洞非打死我不可。再说多痛啊,我听说痛得睡觉连翻身都不敢。”

    倒是郭鑫鑫很有兴趣,还跟周罄去那个美发店问了问价钱,回来说那边的针头是一人换一个,卫生情况倒是挺让人放心的。

    一个周罄,一个郭鑫鑫,看起来都是乖乖女。没想到她们的接受能力这么强。

    朱海私底下跟林美说:“这才叫人不可貌相呢。我妈还说我会带坏人家,切。”

    林美她们五个渐渐成了一个小团体。班里从来不缺这种小团体,像郑凯和梅露,都有自己的小团体。林美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有一个小团体。

    她们五个同进同出,有时连去厕所都要问问五个人是不是都去。

    这里面,只有陆露是林美不太熟的一个。

    陆露在这半年一下子胖了很多。听她说是陆妈妈说她现在三年级太辛苦了,每天都催着她吃。陆露不知是长胖了还是青春期的缘故,脸上冒出了很多青春痘。周罄说陆露一直在找能消青春痘的洗面奶,家里光是她的洗面奶就有七八支,逛精品店超市看到了还要买。

    林美:“这个,青春痘一般跟内分泌有关。”只用洗面奶是治标不治本啊。她想让陆露这样不如去看看中医。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她记得她有个学中医的同学曾经跟她说过,青春期时最好别吃中医调理,等过了这一段,要是青春痘还不下去再看不迟。就是去看了,大多数大夫都不会给开药的。

    陆露在她们五人小组里只跟周罄最好,一般也不太跟林美她们说话。有次陆露问林美物理题,林美给她讲了以后,周罄事后跟林美笑着说:“陆露说她犹豫半天才敢问你,你给她讲了题后她都不敢相信。”

    林美囧:“我有那么凶吗?”

    周罄严肃的点头,“你有点,怎么说呢,就是挺爱教训人的。不是说你这样不好啊,我觉得挺好的,挺有气势的。”

    林美整个人都不好了,问周罄:“我很爱教训人吗?”

    周罄严肃的举了个例子,“就那次你们组打扫卫生,我在那里等你一起走。几个男生不是拿扫把打架吗?你回头瞪了他们一眼,真的挺吓人的。”

    林美回忆了下,想起那是两个男生拿拖把乱甩,污水甩到了她脸上,她才生气的看他们。

    “很凶吗……”林美不禁自问,是不是她自以为已经收敛了,没把他们当小孩子看了,但偶尔遇到事时还是反应不过来呢?

    她决定反省下。

    于是林美在第二天就保持笑脸迎人的温柔面容了。她用春风般的温暖坚持了一天,放学后周罄悄悄问她:“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

    林美:“有吗?”

    周罄点头:“吃错什么药了?”

    林美:=_=

    周罄说:“下课李军和王斌打架,把你的书都给撞到地上了,你笑得特别吓人。”

    林美:“……”

    不止书,连她的笔袋里笔都给撞飞了,在教室里找了半天。这两个男生从讲台上嘻嘻哈哈打闹一路摔到她的桌子上。

    她当时就是一直微笑看他们,看得李军嘿嘿笑着帮她把书和笔都拾回来。

    然后这两人去教室后几排打去了。

    林美跟周罄说觉得自己脾气太大了要改改,所以如果下回她再乱发脾气,要周罄提醒她。

    周罄马上说:“你的脾气一点都不大!”还跟朱海和郭鑫鑫他们说,“你们说林美的脾气大不大?”

    “不大。一点都不大。”朱海说,“你脾气够好了,今天要是我非跟李军他们没完不可!”

    郭鑫鑫:“其实我挺羡慕林美的,往那儿一站就没人敢惹。”

    林美:“……”

    陆露说:“挺好的,别改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停电说的是早六点停到晚八点,因为我不确定八点到底能不能来电,所以就跟大家说昨天停更,想着要是能补上就补上,补不上也别让大家空等。所以晚上那次补更其实是意外来着,没有提前跟大家说>▽<

    傻遥扔了个火箭炮╯ε╰谢谢砸霸王的童鞋,明天见

    苏小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5 13:54:02

    血流成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5 14:52:02

    喵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5 16:30:39

    麒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5 17:04:01

    羽羽毒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00:29:28

    猫小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01:13:02

    傻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8-06 02:56:21

    百日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09:30:03

    小黄鱼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8-06 11:37:47

    西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11: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