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看书网 > 重回初三 > 第14章

第14章

作者:多木木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58♂看÷书﹡网 WwW.58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做优等生的日子真是甜蜜而忧伤。

    首先,借作业的人变多了。林美每天都是七点半到校,她的作业到了七点五十需要交作业时要在全班各处去问了。

    其次,默认她会做题而来请教的同学也变多了。比起从一开始就在神坛上的尖子生们,从中等升上去的林美就显得朴实又亲民了,很多人都很自然的向她请教题该怎么做,不会像对梅露郑凯那群人一样问都不敢问。

    其实林美被人请教问题时都很紧张……

    她怕这道题她也不会做就丢脸砸招牌了。

    郑老师倒是很喜欢班里现在浓郁的学习气氛,看到林美下课被人围着说题时还很温柔的说了句:“你们下课不要总在教室里坐着嘛,也要出去转转,让眼睛休息一下啊。”

    林美如奉纶音,光明正大的逃走了。

    而梅露对她隐约的“敌意”,她也依稀仿佛感觉到了。某一天,她到校时发现梅露已经来了,旁边还有热情的女生悄悄告诉她:“梅露今天七点二十就到了。”

    梅露并不住在这一片,她没有林美的地利之便,七点二十到校的话,意味着她必须要更早起床。

    看着梅露认真早自习的身影,林美有种非战之罪的负罪感。打破班上尖子生们的面子,让他们产生危机感,这真的不是她的本意〒▽〒。

    只能说现在这种情况是附带效果,她的本意是:赶紧把初中的东西捡起来不然她连最差的高中都考不上,那就悲摧了。

    所以林美的努力全都是基于不能混得比上辈子还惨这个原因。

    当然,她自己的面子也是很重要哒。

    天气慢慢变冷了,大家开始在裤子里面多穿一条秋裤。学校也与时俱进的出台了一项新的举措:跑操。

    以前的第二节课课间什么都没安排,二十分钟纯休息。隔壁的附小倒是每到这时就做广播操,附中就把这一节给省了。理由不明。

    现在学校打算重新把这二十分钟给利用起来。

    同学们是什么心情只要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了:一片哀号。

    郑凯在讲台上一边看着学生会刚发下来的通知一边等大家号完,不过林美觉得他只是在考虑用什么方法劝大家接受这一决定。

    关于跑步这件事,学校只是简单的印了个通知,附上时间要求,然后说列入考勤,发到各班就完了。郑老师也很简单的指挥郑凯“去班里通知一下”。

    郑凯就只好趁着课间十分钟的时间尽快给大家解释下,因为这个通知上说明天就要开始跑了。

    林美觉得学校的效率一向是最高的。

    “好了!”郑凯拿黑板擦敲讲桌,敲得扬起一大片白色的粉笔末,第一二排的同学全都咳咳的捂着鼻子拿本子在面前使劲扇。

    郑凯低头在讲台的书斗里看能不能找到另一个当惊堂木的东西,结果书斗里只有两块旧抹布。

    = =

    郑凯只好用手在讲台上拍,“好了!明天就要跑!这个要记考勤!所有人都不能请假!不许缺席!”

    台下,梅露举手:“女生有时候需要请假怎么办?”

    梅露这么一说,班里的女生们顿时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对啊,女生有时不能跑怎么办?”

    郑凯大声说:“女生可以例外!”

    “哇!”男生开始闹,“班长偏心!”

    “为什么女生就可以例外?”

    郑凯俏脸微红,严肃的大声说:“你要跟女生似的每月……咳,那什么,你也能请假!”

    全班轰堂大笑。

    郑凯再拍桌子,重点声明跑步都要到,这个是全校的活动,记考勤的,考勤扣分郑老师会生气,班会肯定会发火。所以不能放松。

    说完看离上课就剩下两分钟了,郑凯表示自己说完了,道:“大家快去上厕所,一会儿上课不能迟到。还有!明天记得穿运动鞋!别穿皮鞋!”

    他下来时,一个男生问:“还要求穿什么鞋?穿校服不穿?”

    郑凯说:“校服不用穿。一开始肯定要严一点,等过几天管得不那么严了就好了。”

    第二天到了课间,林美都忘了还有这件事了,还想着趁着这二十分钟可以先下去买个饼夹菜再上来。朱海和周罄叫她:“走吧,该下去了。”

    林美:“?”

    赶到操场,各班都在按班级站成方队,一年级免跑。大家喊“不公平!”,郑凯过来解释:“学校让跑步是怕我们三年级学习压力太大身体撑不住,而且一年级人太多一排咱们这跑道上怕站不下。”

    翻译一下:让三年级的跑是学校对他们的关心爱护,一年级不让跑是给他们三年级的让路。

    大家再次哀号。

    然后开始跑,二年级一班的站最前头开始往前跑,后面各班慢慢跟上。轮到林美这班时,基本大家走着就能跟上了。

    = =

    郑凯站在队外做领跑,鼓动大家:“跑起来!都跑起来!”

    然后大家无奈的做跑步状在路道上慢慢磨。

    郑凯一边跑还一边给大家做动员:“你们看二年级,学校说让他们先习惯习惯就跟着我们三年级一起跑,人家比咱们倒霉多了。”

    有个更倒霉的衬着,比如要提前跟着他们三年级一起跑的二年级,大家觉得心情确实好多了。

    绕着操场跑两圈,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大家站住停下来,马老师和另一个体育老师吹着哨子站在前头大声说:“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每天跑两圈!现在解散!”

    学生们做鸟兽散。

    林美往校门口去,她现在食量明显变大,如果上午这次饼夹菜不吃,到十一点时能饿得前胸贴后背。

    小摊前今天的客人明显变多了,摊主都有点忙不过来了。

    林美还看到班里一个男生一口气买五个,看到她挤不进来问:“给你也要一个?你要什么?”

    “都要。”林美赶紧把钱递给他。

    大家现在的食量都明显增加,一到下课都是加餐的。那个买了五个饼夹菜的男生,回到班里后把三个给了他哥们,他吃两个,他哥们吃三个。

    都怪饼夹菜的烧饼越来越小了。

    学校也很快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没过多久,小厂长就通知说他已经跟厂里的食堂说好了,每天都会送面包和包子过来,都是食堂自己做的,放心。让大家到时尽量买送到学校里的,别买外面摊子上的。

    通知的当天面包和包子就送来了。面包就是很普通的,有方形的圆形的和花朵形的,其中花朵形的里面有豆沙馅。个头比外面小卖部卖得要大,一个一块五。不能算特别便宜的价格。

    包子有肉馅和素馅的,素馅里放鸡蛋、青菜、豆腐和粉条,肉馅就是猪肉大葱,一个五毛,跟馒头那么大,皮厚馅少。

    大家还算捧场,至少都想去吃吃看。林美就出于试试看的心理吃了一个星期学校的加餐,把面包和包子吃了个遍,发现还是想吃饼夹菜。但学校把校门给锁了,据说是为了防止学生课间出校门发生危险。

    一楼的大厅里贴了个大告示,说是他们学校因为挨着大马路,之前发生过学校课间出校门被车撞了的事,学校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就决定上课期间不开校门,所有进出人员都要登记。

    校门口的两个小摊子也从此消声匿迹了。

    “咱们学校谁让人撞了?”

    这是在楼下的告示贴出来后,大家都在讨论的问题。

    林美也完全不记得初中时同学中间有人出过车祸。

    “会不会组织捐款?”有人这么问。

    梅露和郑凯听了之后商量了下,决定去问问郑老师。如果真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那捐点钱是应该的。

    “你去说还是我去?”梅露问。

    “你去吧,你跟郑老师好说话。”郑凯说。

    梅露摇摇头,“现在我不太敢见郑老师。”

    郑凯露出“什么都不用说了,哥们明白”这样的表情,不再多问了,改口道:“那我去问吧。”说完就起身去办公室了。

    梅露扭头看林美,她还在写卷子。

    其实梅露知道,她的成绩没那么好。她是从附小升上来的时候成绩很高,而且在小学时就是班长,还是少先队大队长,郑老师才让她当了学习委员。

    可是她的成绩其实只能维持在平均分80分左右,好点话能上到86、87分。不像郑凯他们,多数都能上90.女生中她的成绩也不是最好的,像周罄,她现在是退步了,之前周罄的平均分成绩一直比她好。

    听说周罄现在请家教了,林美也是请的家教。梅露想,她要不要先请个家教提高一下?

    林美回到家,听林妈妈正在跟人打电话。

    “没有,她都是自己学的,没请家教……没骗你!真没请家教!哎,好,好,好!我闺女回来了,我要去给她做饭了,咱们回头再聊啊,挂了!”林妈妈放下电话赶紧过来接过她的书包,“闺女回来了?妈把饭都做好了,再炒个豆芽就能吃了。”

    林美帮着摆桌子,“妈,有人跟你问家教的事?”

    林妈妈打开排风扇,呼呼的把炒菜的油烟都给抽走了。“就是啊!怎么说他们都不信你是自己学的,还说我是怕家教分心,教了别人就不能好好教你了。刚才那谁都快跟我吵起来了。”

    炒好最后一盘炒豆芽,林妈妈端着菜过来放到桌上,解下围裙说:“现在当爸妈的都盯着孩子的成绩呢。你进步的快,他们就想你有什么窍门,我都挡了好几回了,都说要让你帮着给辅导辅导。你每天自己学得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够,再辅导他们这时间就更少了。”

    “快点吃。”林妈妈给林美挟了一筷子炒蛋,“吃完赶紧去学,学完了早点睡。”

    结果林美走在家属院里就被一个眼熟的阿姨拉住了。阿姨请她吃饼干,看起来是刚从商店里回来,买了一大兜东西,见着林美死活要拉住她把饼干塞给她,然后悄悄问:“美|美啊,你悄悄告诉阿姨,阿姨一定不跟别人说,你是怎么学的?听你妈说你请的家教是哪个学校的?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阿姨,阿姨让他给你妹妹也辅导辅导。放心,阿姨肯定不会耽误你的事,到时让那家教一三五去你家,二四六来我们家就行了。”

    林美拿着饼干哭笑不得的说:“阿姨,我真没有家教。”

    阿姨一脸不相信。

    “阿姨,都是住一个院子的,我骗您干什么?再说,真有人到我家来给我当家教,那一周至少要来个两三次吧?住这么近,你碰见过吗?阿姨没碰见过,别人总能看到吧?咱们院里都是熟人,来个生人谁不知道?”林美说,“阿姨说是不是?”

    肯定没这个人。

    但阿姨就是死活不信。

    “那要是你去家教的家上课呢?”

    林美说:“我回家就不下楼了。我要是回来后再下楼,邻居肯定能看见啊,阿姨你可以去问问,我是不是回家后就不下楼了。”

    “阿姨不去问这个,阿姨去打听这个干什么?”阿姨转口道,“那你平时是怎么学的?有什么窍门没?你跟阿姨说说。”

    林美想了下说:“就做卷子。”

    “就做卷子?”阿姨一脸“编这么简单的话你以为有人会信吗太弱智”的神情。

    “就做卷子,多做。我买了很多卷子和练习册,天天做。”林美说,“学习能有什么窍门?我现在什么电视都不看,回家吃了饭就写作业,写完就写卷子做练习册。”

    “那都能提高的这么快?”阿姨有一点信了,比起窍门和她家孩子没林美聪明,她更相信下苦功才能出好成绩,那只要她家孩子比林美还用功就能学得比她还好。

    “做完还要想,还要背。”林美说。说起来还真没任何捷径,当脑子里全都转的是公式和背诵时,那种专注力就是她一直听老师说却在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过“集中注意力”。真正集中了,会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好像你真的把大脑给全都利用上了,等你从那个状态脱离出来,才会发现:我刚才集中注意力了!外面有人说话我都没听见!

    阿姨半信半不信的走了。

    但说服这一个,还有无数个。

    林妈妈被围追堵截,连上班的时候都有人专门跑来问“林美的家教”,还有舅舅也过来插了一脚,打电话给林妈妈:“美|美的那个家教辅导完了她,让他过来辅导辅导涛涛吧?放心,肯定不叫他吃亏。你给他一节课多少钱?我再加十块!能把成绩提高我再给她发奖金!”

    林妈妈:“都说了没请家教!有那钱你怎么不说给美|美啊?以前说让美|美给涛涛辅导,你怎么不说给美|美发钱?”

    “给,都给。”舅舅在电话里哈哈笑,“那家教的事你记住给那个人说啊。”

    林妈妈:“……”

    ——都说了没有家教!!╰_╯